倍可親

1967年毛澤東盛怒:「要否定文化大革命,辦不到!」

作者:successful  於 2018-11-10 17: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1967年毛澤東盛怒:「要否定文化大革命,辦不到!」


  來源:中國共產黨新聞網


    2月18日深夜至19日拂曉,毛澤東召開會議,在會上盛怒地說:「要否定文化大革命,辦不到!大鬧懷仁堂,就是要搞資本主義復辟。讓劉、鄧上台,我同林彪南下,再上井岡山打游擊。陳伯達、江青槍斃!康生充軍!中央文革小組改組,陳毅當組長,譚震林當副組長,余秋里當組員,再不夠,把王明、張國燾請回來。力量還不夠,請美國、蘇聯一塊來。」

中南海懷仁堂大廳。「文革」期間,徐向前等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在這裡與江青、林彪一夥作針鋒相對的鬥爭

 

 

 

  

 


  1967年2月8日,周恩來在懷仁堂召開中央政治局碰頭會議,吸收有關負責人參加。出席會議的有:周恩來、李富春、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譚震林、李先念、余秋里、谷牧、陳伯達、康生、張春橋、姚文元、王力、關鋒等。主要研究「抓革命、促生產」問題。會議圍繞著「文化大革命」要不要黨的領導,應不應該把老幹部統統打倒,要不要穩定軍隊等重大原則問題,徐向前等一些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與陳伯達、康生一夥展開了針鋒相對的鬥爭。

  在2月11日下午的會上,葉劍英質問康生、陳伯達、張春橋一夥說:「你們把黨搞亂了,把政府搞亂了,把工廠農村搞亂了,你們還嫌不夠,還一定要把軍隊搞亂啊!」

  徐向前敲著桌子,激憤地說:「軍隊是無產階級專政的柱石,軍隊這樣亂下去,還要不要支柱?如果不要,我們這些人乾脆回家種地去!」兩位老帥據理力爭,慷慨陳詞,得到了一些同志的支持,使康生、陳伯達等人無言可對。

  2月16日下午,繼續開碰頭會,討論「抓革命、促生產」問題。徐向前因故沒有參加。這次會上,鬥爭更加激烈。開始,譚震林要張春橋保護陳丕顯,張春橋推託說回去和群眾商量。譚震林惱怒了,大聲質問:「什麼群眾,老是群眾群眾,還有黨的領導嘛!你們就是不要黨的領導。」譚震林越說越激動。他斥責清華大學蒯大富之流搞的「百丑圖」,說:「蒯大富是什麼東西?就是反革命!搞了個『百丑圖』。這些傢伙就是要把老幹部統統打倒。」譚震林越說越氣,拿起文件、衣服,要退出會場,並說:「讓你們這些人干吧,我不幹了!砍腦袋,坐監牢,開除黨籍也要鬥爭到底!」

  周恩來要他回來。陳毅也說:「不要走,要留在裡邊鬥爭!這些傢伙上台,就是他們搞修正主義。」還講了延安整風,說他和周恩來挨過整。……

  參加會議的張春橋、姚文元等人成了受審被告,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散會後,他們急忙跑到釣魚台去向江青彙報。江青聽了夾敘夾議的報告,暴跳如雷,說:「這是一場新的路線鬥爭,陳毅、譚震林、徐向前是錯誤路線的代表,葉劍英、李先念、余秋里是附和錯誤路線。」她拿起電話打給毛澤東辦公室,說張春橋、姚文元有要事報告,請主席連夜接見。張春橋、姚文元講起這些情況,毛澤東聽著只是笑,並不表態。他最了解幾十年跟自己打江山的這些將帥們。張春橋摸不著頭腦,弄不清毛澤東的意思。但是,當彙報到陳毅說延安整風的問題時,毛澤東的態度突然有了變化,說:「難道延安整風也錯了嗎?還要請王明他們回來嗎?」

  2月18日上午,江青帶著王力去向林彪彙報懷仁堂會議的情況和毛澤東的指示。林彪一如既往,面無表情地聽著。聽完,說了兩句話:一句是「徐向前不能代表解放軍」;再一句是「陳伯達是個書生」。

  2月18日深夜至19日拂曉,毛澤東召開會議,在會上盛怒地說:「要否定文化大革命,辦不到!大鬧懷仁堂,就是要搞資本主義復辟。讓劉、鄧上台,我同林彪南下,再上井岡山打游擊。陳伯達、江青槍斃!康生充軍!中央文革小組改組,陳毅當組長,譚震林當副組長,余秋里當組員,再不夠,把王明、張國燾請回來。力量還不夠,請美國、蘇聯一塊來。」

  全場鴉雀無聲。新中國的元帥和國務院的副總理們在最高權威面前,面面相覷,目光里充滿了擔憂、惶惑和期待。

  會議確定陳毅、譚震林、徐向前「請假檢討」,召開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批評陳毅、譚震林、徐向前。

  2月25日到3月18日,在懷仁堂斷斷續續開了七八次會,名曰「政治局生活會」,實際上是批陳毅、譚震林、徐向前及其他人。

  林彪、江青一夥誣衊老一輩革命家力挽狂瀾的舉動為「二月逆流」,1967年3月24日,在「中央文革」的一次會議上,宣布由肖華主持「全軍文革」的工作。

  一個月以後,即4月30日夜,毛澤東請周恩來、李富春、陳毅、葉劍英、徐向前、聶榮臻、譚震林等老同志到他的家裡,作了親切交談。毛澤東逐個問了每個人的情況,然後說:「今天開個團結會。我們還是要搞團結嘛!」

  毛澤東手裡夾著一支煙,一邊抽著,一邊和悅地說:「起初,我不知道什麼是『大鬧懷仁堂』。後來,我聽了幾次彙報,才搞清楚了。碰頭會上的發言,是對運動有意見,是老帥發牢騷嘛!


1953年,毛澤東與徐向前(資料圖)

 

 

  毛澤東坐在沙發上,目光注視著這些一起打天下的戰友說:「這些話,是在黨的會議上講的,是陽謀,不是陰謀。以後,大家有意見,可以對我講嘛!」

  毛澤東還笑著問譚震林:「譚老闆哪,你的氣消了沒有呀?我的氣已經消了。」「咱們訂一個君子協定,不許罵娘。」

  屋子裡揚起一陣笑聲。徐向前和其他老帥們的臉上也出現了「文革」以來的第一次笑容。解放軍建軍40周年紀念日快到了,按照慣例,新中國的元帥都應該出席招待大會,所以,這一次周恩來也把他們列入了出席招待會的名單。可是,林彪、江青一夥以他們「犯了方向路線錯誤」,是「二月逆流」的成員為由而不同意。7月31日討論了一下午,始終爭論不休。

  下午5時左右,葉劍英來到徐向前住處,說周總理打電話給他,請他通知徐向前,準備出席招待會。總理說,關於出席招待會的名單,討論了一下午,爭論不休,他準備報告毛主席,等請示主席后,正式電話通知。

  葉劍英還帶來一名理髮員,要徐向前先理好發,等待通知。他剛理好發,就接到周恩來的電話:「毛主席指示,今天的招待會,朱德要出席,徐向前、韓先楚也要出席。」

  徐向前雖然早已脫離「全軍文革」的領導工作崗位,但還掛著「全軍文革」小組長的頭銜,名不符實。9月16日,徐向前正式向毛澤東寫了報告,要求辭去「全軍文革」組長的職務,請另選賢能。

  毛澤東考慮良久,於10月12日批示:「我意不宜免除,請考慮酌定。」林彪也批:「我完全同意主席意見,不要免除為妥。」

  徐向前的辭呈沒有得到批准,繼續掛著空名。這位軍委「文化革命小組長」,實際上只幹了三個月就靠邊站了。

  1968年10月召開的中共八屆十二中全會以後,黃永勝當了總參謀長。他在總參布置批判幾位老帥,並發動老帥們辦公室的工作人員,組織揭發批判,要求和老帥劃清界線。在一期簡報上竟編造謊言,誣陷徐向前的夫人黃傑是「叛徒」,結果,三次被「造反派」抄家。不久,徐向前辦公室黨支部寫了一份正式報告給周總理,請示如何批判徐向前和他的夫人黃傑的問題。周恩來看后批示:「不要搞得過於緊張。」並轉呈毛澤東。毛澤東批示:「所有與『二月逆流』有關的老同志及其家屬都不要批判,要和他們搞好關係。」

  林彪無可奈何,只好在毛澤東批示的一旁加批:「完全同意主席的意見,希望徐向前同志搞好健康,不要製造新的障礙。」

  1969年4月1日,「九大」召開。在八屆十二中全會選舉「九大」代表時,徐向前等幾位與「二月逆流」有關的老共產黨員,經毛澤東提名,當上了代表。九大期間,又是毛澤東出面做工作,徐向前等幾位與「二月逆流」有關的老同志才被選入中央委員會。

  1971年9月13日,林彪的陰謀徹底敗露,葬身大漠。毛澤東在鬥爭中更加理解和認識了這些老帥,並親自為「二月逆流」平反。

  毛澤東在接見八大軍區司令員的會議上,對到場的每一位老帥,都說了幾句褒獎的話。在和徐向前握手時,他沒有說太多的話,只是連聲稱讚:「好人!好人!」心情激動,意在不言之中。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8 05:3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