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緬懷小不點兒

作者:美國的老王子  於 2018-7-6 11: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隨筆|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評論



緬懷小不點兒

  我一直納悶,小不點兒為啥不託夢給我?難道她記恨我對她的「虐待」,亦或她認為我不夠愛她?

 我的母親和女兒可都夢見了小不點兒。

 一天早晨,我在睡夢中隱約聽見老母親的啼哭聲,我翻身跳下床直奔母親房間,看到保姆正在安慰老人家:小不點兒挺好的,她在醫院挺好的,沒事,你不要胡亂猜疑啊......這是我交代給保姆的,先暫時不要告訴老父母小不點兒的事,免得他們過於傷心而搞壞了身體。

母親說,她昨晚夢見小不點兒了。小不點兒被裝在一個紙箱里,臉深深埋在自己的身體里,好像故意不讓母親看見,母親說,小不點兒似乎很想要母親抱一抱,她也為沒有在最後一刻再抱一抱小不點兒而深深自責,於是,哭得更加傷心了。

我不得不相信靈性是相通的,小不點兒一定是託夢給母親了。因為母親的夢與我前去醫院處理小不點兒遺體時的情景如出一轍。

那天晚上吃過晚飯,我打算再去醫院看看小不點兒,她已經在醫院五天了,前一天,我和姐姐抽空去看了她。她趴在鐵籠里,身下鋪著的報紙浸染著她腹部流出的血跡,眼神中透露著絕望和迷茫。我先給她用針管餵了些水,然後和她說話,安慰她,臨走時我要她把手伸過來,她的前爪只微微動了一下,就把臉扭過另一邊,再也不看我們了。從醫院出來,姐姐說小不點兒好像故意把臉扭到窗外不看我們的,似乎再多看一眼就會頻生更多離愁。奇怪的是,這一天,小不點兒的眼睛顯得很大,也很亮,好像要把整個世界全部看在眼裡,裝在心中。

  想著小不點孤苦伶仃呆在醫院,一定盼著家人去看她,我穿上衣服準備出門,這時,醫生的微信來了:小不點兒已經過世了。

  儘管在意料之中,還是有千般不舍和痛失家人的感覺,她畢竟是我們家庭成員,畢竟陪伴我們十四個年頭,畢竟給了我們那麼多的歡樂。

  小不點兒是在我們家土生土長的。

  十幾年前,前妻閑來無事,在市場上擅自做主買下一個吉娃娃,怕我訓斥,她把吉娃娃藏在衣櫃里。我下班回家,聽到衣櫃里有異響,以為隔壁王老五不請自到,於是,悄悄操起掃把,大吼一聲,衝進衣櫃,一個虎頭虎腦,圓圓大眼睛的精靈閃現在我面前,這樣子可比王老五可愛多了。於是,我就收下了這個小可愛。沒過多久,前妻懷孕了,只好把娃娃送到父母處寄養。父母沒養過寵物,對小貓小狗沒有太大興趣,但受我之託,又深感責任重大,於是,也就勉強應承下來。沒多久,娃娃發情了,母親心善,不忍看她獨守空房,到處給她找夫家。有一天,一個陌生電話打到家裡來,說是有合適的對象給娃娃配對。母親納悶,這個陌生電話怎麼找上門來的?難道是天賜良緣?母親問對方要不要「嫁妝」,對方倒也爽快,操著帶有濃重廣東普通話的口音:什麼錢不錢的啦,大家都是好朋友的啦,就當是幫忙的啦。於是,母親抱著娃娃就直奔那個陌生電話的店裡。一切妥當后,母親心存感激,再三道謝,抱著娃娃就要出門,沒成想幾個壯漢攔住去路,臉上露出凶光:哪有免費的午餐啊,拿錢來。母親被這架勢嚇壞了,乖乖掏出兩千塊錢給人家。

  母親至今也不明白那個陌生電話到底是怎麼找到家裡來的,那伙人到底是騙子還是強盜。不過,儘管被人狠狠宰了一把,幾個月後,畢竟還是驚喜交加,娃娃臨產了。娃娃生產那天是半夜,老父親找來一個紙箱,鋪上棉被,母親把娃娃抱到紙箱里安頓下來。娃娃的生產並不順利,生出的第一個男嬰,由於臍帶纏頸死於難產;當生產第二個時,娃娃已經十分虛弱了,她艱難的總算把第二個孩子生了出來,第二個是女嬰,母女平安。這個小傢伙的到來,令我們全家人十分開心,父親給她起了個名字,叫小不點兒,老父守在紙箱旁,不停地觀察母女倆。娃娃生下孩子后,把胎盤吃掉,把孩子身上的血跡舔舐得乾乾淨淨,就連小狗拉出的屎都一併吃掉,狗窩裡一塵不染,乾淨如初,伺候月子伺候的如此清潔,實在是人嘆不如。每天,娃娃都準時給自己的孩子餵奶和清理,沒過多久,小不點兒的眼睛睜開了,當窗外的陽光照射進來,似乎預示著,小不點兒十四年的生命和我們這個家庭緊緊聯繫在了一起。

  隨著歲月流逝,小不點兒長大成狗了,出落得亭亭玉立,玉樹臨風。隔壁王二狗總是覬覦著小不點兒,一到晚上,就跑來我家門前,趴在那裡苦苦等待。小不點兒一出現,王二狗像打了雞血一樣立馬興奮起來,一個箭步沖了過來,跟著小不點兒的屁股追來追去。小不點兒一點也沒看上王二狗,王二狗長得像黨委書記,兩個眼睛色迷迷,嘴巴快要咧到耳朵跟上了,身上的毛皮像長了賴瘡。王二狗不僅長得丑,還十分討人嫌,欺軟怕硬,狗仗人勢,狗眼看人低的事情可是沒少做。只要主人在,它見誰咬誰,那種不可一世的狗奴才相表露無遺。而一旦主子不在,就夾著尾巴,裝出一副可憐相。我們的小不點兒怎麼能看上這樣的同類呢?

  物以類聚,狗以群分,小不點兒和她媽媽娃娃倒是形影不離,母女情深。以前,在小不點兒還真是小不點兒的時候,她的媽媽是個盡職盡責的好媽媽,把小不點兒捧在手裡怕掉了,含在嘴裡怕化了。而到了小不點兒長大成狗以後,卻變成了媽媽的守護神,每次出去遛,小不點兒都時刻跟在媽媽身後,不允許她隨便亂跑。有一次,娃娃見到鄰居家的一隻小狗,跑去跟人家玩,結果玩著玩著就忘了回家的路,小不點兒狗急跳牆,到處尋找,終於在一個花園找回了自己母親,小不點兒喜極而泣,跑過去追著她的媽媽咬,似乎是怪罪媽媽亂跑,讓她擔驚受怕。

不過,擔驚受怕的事終於還是發生了。有一天,全家人出去吃飯,晚上十點回到家時發現門是虛掩著的,家人趕快打開房門沖了進去,家裡一片凌亂,小不點兒躲在沙發下瑟瑟發抖,娃娃躺在地上已經奄奄一息。原來家裡遭到入室盜竊,我們相信盜賊撬開房門時小不點兒和她媽媽娃娃一定奮力怒吼,要擊退盜賊。盜賊惱羞成怒,把娃娃打成重傷不治,而小不點兒的頭也被打破血灑疆場。儘管身軀弱小,在關鍵時刻,卻勇敢地挺身而出,保護家園,這無異於忠誠的共產主義戰士啊。

埋葬好烈士的遺體,擦乾小不點兒狗頭上的血跡,生活還得繼續。通過這次的遭遇,全家人對狗的情感世界有了更深入的了解,他們是如此的忠誠,如此的奮不顧身,面對邪惡勢力,他們可以拋狗頭,灑熱血,絕不會退縮,更不會投敵變節。

我的老父親是一個不大輕易動感情的人,以前也並不喜歡阿貓阿狗,可是,在血與火的考驗里,他與小不點兒結下了深厚的無產階級革命感情,一日不見如隔三秋,為小不點兒俯首甘為孺子狗。我的老母親對小不點兒更是疼愛有加,總覺著小不點兒失去了母親,很是可憐。我的女兒每當放學就會屋裡屋外喊著小不點兒的名字,而小不點兒也會從床底下衝出來跳進女兒懷抱。我從小就喜歡小狗,但是,我之喜歡近乎變態,每次一定要把她弄疼才感覺過癮,比如我會撕扯她的長長的嘴巴,讓她發出嘶嘶的慘叫,因此,我是家裡小不點兒唯一不喜歡的人,每次看到我她就會鑽進床底,任由如何誘惑就是不出來。也許她認為我很可惡,也許她懼怕我。有幾次,我不在家時,她故意報復我,跑到我的床上打滾,還在我的床上撒尿,拉屎。

就這樣,小不點兒漸漸深入融入了我們的家庭,成了我們家庭不可或缺的一份子,父親對她更是倍加寵愛,有什麼好吃的都要給她,全然不顧她是狗,吃飯的時候,她也和人一樣,人模狗樣的坐在桌前,人吃啥,她就吃啥,就連差一點的肉她都不吃,專門吃最好的部位。

儘管小不點兒並不聰明,甚至連清華北大的學歷都沒有,但我們依然覺得她最可愛,最忠誠,是狗中豪傑,狗界里的精英。她哪點都好,就是膽子太小,過年了,鞭炮聲都能令她聞風喪膽,狗狽逃竄。一年春節,我們全家帶著小不點兒去二姐家過年,大年初一的早上,父親抱著小不點兒剛剛出了門,小孩子的鞭炮齊鳴,把小不點兒嚇得一下子從父親懷中竄了出去,夾著尾巴逃之夭夭,任由父親如何叫喊和追趕,她頭也不回的狂奔。全家人緊急總動員,像鬼子掃蕩一樣,不放過每一個角落,河邊,草叢,樓道,工地,只要能找到的地方都找了,就是不見小不點兒的蹤影。我從來沒見過老父親如此悲傷,這一次總算見識了他為了一條狗而嚎啕大哭。母親在一旁說著風涼話:他媽當年死的時候都沒見他哭成這樣。是的,當今世界,人狗的感情的確勝過人與人之間的感情,老父親一生從不輕易表露自己的感情,可是,在小不點兒的身上卻傾注了如此深厚的愛。

也許真就應了那句話,好人總有好報。第二天早上,外甥打來電話說小不點兒找到了,我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原來外甥貼了尋狗啟示,一個好心人家的孩子發現小不點兒躲在一個水泥管子里,就把她抱回了家,看到尋狗啟示,他們主動把小不點兒送了回來。

     塞翁失狗,焉知非福?老父親從此更加小心翼翼,恐怕重蹈覆轍,更加珍惜與小不點兒在一起的緣分,對於小不點兒也是有求必應,出手闊綽。而小不點兒似乎並不買老父親的帳,對老父親不理不睬,倒是對老母親忠誠有加,永遠緊跟。也許在小不點兒的眼裡,老父親只是人民,人民養育她是應該的,她無需感恩。老母親才是黨,只有黨的權威是至高無上的,黨的地位是無可替代的,黨才是這個家的主人,至於人民,呵呵。小不點兒與黨有著天然的無產階級革命感情,無論母親走到哪兒,她都會永遠緊跟,黨上廁所,小不點兒就起身跟著進了廁所,或者趴在外面守候,像一個忠誠的哨兵;黨要去買菜,小不點兒就叼著袋子緊跟在後面,任由人民如何呼喚,她頭都不回,也不帶走一片雲彩。

轉眼,小不點兒來到我們家已經十幾年的光景了,她也由一個風華正茂的美少女,漸漸變成了一個老態龍鐘的老處女。對了,小不點兒是名符其實的處女,這一點毋庸置疑。不是我們的小不點兒嫁不出去,實在是沒有幾個狗東西能夠配得上小不點兒。你想,王二狗那樣的狗東西,想要追求我們的小不點兒,那不等於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嗎?就這樣,小不點兒耽誤了終身大事,但是,小不點兒寧缺毋濫,潔身自好一輩子,雖然保住了貞潔,卻也帶來了麻煩,這是後來醫生告訴我的,醫生說,小母狗如果不生育,最好在小的時候做絕育,否則會容易得乳腺疾病。有一天,我們帶小不點兒去寵物店給她洗澡剪毛,回到家不久,發現她的肚子下面長出一個包,起初家人並未留意,過了一段時間,那個包塊迅速擴大,並且生出另外的包塊,我們帶她去寵物醫院檢查,那家醫院煞有介事,說是要切片,把病變組織拿到國外化驗,還沒等治療,就宰了我們一萬多塊。我們想,只要能治好小不點兒的病,花再大的本錢也在所不惜。過了十天,那家醫院說結果出來了,是良性乳腺腫瘤,我們家人放心了,在醫院做一些簡單消炎治療就回家靜養了。過了一段時間,小不點兒腹部的包塊不僅沒有消失,卻有越來越多的跡象,而且包塊慢慢滲出血腫,小不點兒的精神狀況也越來越不好,不思茶飯,走路也越來越步履蹣跚。沒有辦法,我們換了一家醫院,那家醫院的醫生姓謝,是一個典型的西北漢子,言語不多,卻倔強厚道,不會揣摩家屬心裡趁機狠宰一刀。他也摸不準小不點兒的病是良性還是惡性,如果根據那家喪盡天良的醫院的所謂化驗,結果是良性毫無疑問,但是,現在病情沒有得到控制,反而有惡化趨勢。如果是惡性,那家醫院的化驗結果卻是良性,所以,我們有理由懷疑那家無良醫院根本就沒有化驗,而是騙了高額的化驗費,毫不負責任的告知家屬是良性,這無異於謀財害命。老謝醫生給小不點兒做了手術,僅僅收了幾百塊錢。手術以後的小不點兒,精神狀態明顯好轉,胃口也大增,我們一家人十分高興,對老謝醫生讚賞有加,覺得老謝不僅醫術高明,人品也沒得說。為了感謝老謝醫生的救狗命之恩,我特意寫了一首蝶戀花詞送給老謝:「猶記先前家病狗,病亂投醫,誤入獅狼口。一擲萬金收效否?可憐家犬天天瘦。天下良心仍賦有,老謝神醫,妙手刀鋒走。幾百區區除痼久,功人不缺功臣狗。」

就在一家人為小不點兒大難不死慶幸之時,小不點兒的病情卻再一次惡化,開刀沒多久,她的腹部腫瘤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越來越大,只半個多月,腫瘤就長滿了小不點兒的肚子。老謝醫生斷言,小不點兒得的是惡性腫瘤,而且是晚期了,已經沒有治療的意義了。小不點兒的病情牽動了所有家人的心,遠在大洋彼岸的女兒得知小不點兒的病,失聲痛哭,老父親也魂不守舍,整天愁眉不展,老母親天天張羅帶小不點兒去醫院看病。可是,我知道,小不點兒已經不久於狗世,善待她吧,以前,我看到老父親溺愛小不點兒十分生氣,總覺得他不懂得教育。可是現在,無論老父親如何的不可理喻,對小不點兒做如何出格的舉動,我都不會說什麼了。因為,小不點兒真的要與我們永別了,就讓她任性一回吧,想吃啥就盡情的吃,儘管吃的東西對她的身體不好,可是好又能怎樣呢,畢竟小不點兒已經病入膏肓了。

 最後的時刻難說分手,我希望小不點兒能多和家人待一下,哪怕多幾分鐘也好。可是,眼看著小不點兒的狀況越來越不好,我怕她在家裡出現意外,會對老父老母打擊太大,無奈之下,只好把她送進醫院。送小不點兒去醫院的那一天晚上,我很清楚,這是老父母與小不點兒的訣別時刻,我抱起小不點兒,實在不忍心就這樣讓她與老父母告別,我抱著她,在房間里走了一圈又一圈,讓她再多看一眼她熟悉的家,她摯愛的家人。從此一別,將是永別。

小不點兒住進了醫院,老父親天天詢問小不點兒怎樣了,老母親吵著要去醫院去看她。大洋彼岸的女兒也每天打來電話。老父母已經是85歲的老人了,身體不好,行動不便,根本不可能再去醫院探視。就這樣,小不點兒自己在醫院孤苦伶仃,備受煎熬。我想,小不點兒一定會以為家人拋棄了她,甚至可能還會心生抱怨,我就有點懷疑那天我去看她,她愛理不理的態度也許就是對我們無聲的抗議。可是,小不點兒啊,你可知道,家人是多麼愛你,對你多麼不舍,如果能有辦法挽回你的生命,我們情願付出所有。

但是,現實如此殘酷,就在我準備再一次去醫院看小不點兒時,卻傳來小不點兒離世的噩耗。那一晚,天空飄起濛濛細雨,好像是為小不點兒致哀。我帶上外甥來到醫院為小不點兒辦理後事,儘管喪事從簡,卻一定要給小不點兒找一個安靜之所,讓她安息。我找一個精緻的盒子,把小不點兒安放進去,姐姐放了一些小不點兒愛吃的骨頭在盒子周圍,用白色的布把小不點兒包好。我們開著車在附近兜了一圈又一圈,最後找到離家不遠的河邊的一顆大樹下,把小不點兒安葬了。

第二天早上,我被一陣電話聲吵醒,女兒說,她夢見小不點兒了,她用書包裝上小不點兒,帶她去看病,結果,小不點兒丟了,急得她大哭。當我告知小不點兒已經於昨晚離世,女兒哭得更加傷心了。

直到現在,我都沒有告訴老父母小不點兒已經永遠離開了我們,母親是個聰明人,儘管患了帕金森症,但是頭腦清晰,什麼事都瞞不過她,她其實早已猜到小不點兒去世了。而老父親,小不點兒最忠實的僕人,對小不點兒感情至深的人,如今依然被蒙在鼓裡,只是每每提到小不點兒,就泣不成聲,幾度哽咽。

四月五號清明節,我特意買了上好的豬肉,去祭奠我們時刻思念的小不點兒,我不是一個人,我代表的是我們一家人對小不點兒的無盡哀思。小不點兒,你已經離世三個多月了,你現在還好嗎?儘管你沒有託夢給我,甚至可能對我多有抱怨,可是,我要告訴你,我愛你,我們全家人都愛你,我們感謝你陪伴我們的日日夜夜,我們也在你的身上感受到了忠貞,不離不棄,愛和責任,因為有你,我們的生命是飽滿的,豐富的,也是充滿愛的。

小不點兒,來世我們還是一家人。

201871日星期日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1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法道濟 2018-7-7 04:48
惡勢力總是存在,揮之不去,小不點這樣的真善美永遠值得紀念。
回復 美國的老王子 2018-7-7 07:27
法道濟: 惡勢力總是存在,揮之不去,小不點這樣的真善美永遠值得紀念。
是,說那個狗像書記都是對狗的污衊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1 07: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