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國歷史到底哪裡不行

作者:mobbn  於 2016-12-14 14:2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關鍵詞:中國歷史

(一)記性不好

幾千年來,對金錢權力的慾望一直主宰著中國歷史的循環,秦漢魏晉唐宋明清,一個接一個興亡交替,興亡兩頭皆遭殃,中間都是白折騰。幾千年不長記性的中國歷史只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幼稚;這種幼稚是會傳染的,一個動人的口號就會引起歷史上的狂熱,把歷史卷進殺戮的災禍,歷史上這些邪惡的方式也只能產生災難的結果,比如太平天國,義和團,土改,文革,這些都是邪惡的兄弟姐妹。


幼稚的歷史總有很多動人的口號,幾千年來這些口號也都能騙到很多人,如今口號依然如故。關於清末與民國那些美好的進步夢想,一百年前是空談,一百年間是笑談,一百年後還是空談;對自由平等民主法治等概念的理解,歷史還在自欺欺人的幼稚階段。


近現代一百年多來,由於中國老百姓被諸多革命與民主的口號給玩慘了;於是進入21世紀之後,對以集體為主導的任何革命與民主的口號,老百姓就不像以前那麼舉國感冒了;這種冷淡也是殘酷歷史的後遺症,也是冷靜和理性的過渡期,這個過渡期的社會表現也是一個看似麻木的狀態,這種麻木狀態很容易綜合感染幾代人,還可能貫穿一個很長的歷史時期。這個期間,中國的民主概念還是個一百多年也長不大的小女孩,雖然喜歡民主的人越來越多了,想法也越來越強烈,但是與民主實際結合還需要長期培養常識和理性的成長。對於很多民主人士來說,歷史也能看出他們是真心喜歡民主的,可是中國的民主還在幼稚園階段,圍在專制的鐵柵欄裡面,所以這種對民主的愛慕是不對等的單相思。


這是一個禁錮很深刻的國家,幾千年來,不但沒有產生任何積極改變的民間跡象,還能把長期積壓的情緒悄然轉化到生活中的日常內容上,這個狀態從一件事情上就能反映出來。中國人好吃喝,特別重視吃喝,節日尤甚;歷史上,很多中國人的一生就是吃吃喝喝。為什麼中國人如此看重吃喝?如此吃喝成性?從而形成了歷史上獨特的飲食文化呢?翻翻幾千年歷史,不難發現,老百姓也只有在這件事情上,享有相對最大化的自由,其他方面就不是老百姓可以如此做主的了。於是禁錮的歷史就把人性中很多重要的追求都做了壓縮 ,扁平式寄託到吃喝當中,默默溶解在酒桌之上和各種節日之間;腦子不被允許思想了,就用舌頭替代更多人性的體會,包裹著歷史上一段段及其相似的朝代,就這樣吞咽了幾千年的坎坷,就這樣走進了今天的迷惑。歷史的傷疤還沒好,幾代人就集體忘了疼,不是歷史不長記性,是歷史記吃不記打。


(二)不以為然

歷史上的狂熱帝國,大秦算一個,東征西討不可一世,轉眼被流民起義摧垮。蒙古帝國算一個,橫掃歐亞屠城無數,今天只剩下一塊荒涼的寒冷高原。清末的太平軍和義和團也算是狂熱了一把,雖然還沒有狂熱到舉國沸騰的地步,但是留下了沸騰的種子。


到了上個世紀30年代,歐洲的納粹德國和亞洲的日本開始成為了狂熱國家。納粹上台是有廣泛民眾基礎的。1930年9月14日,640萬選民把選票投給了德國國家社會主義工人黨及希特勒;如果不是發動對外戰爭,憑藉解決失業問題和振興德國經濟等業績,納粹再持續狂熱幾十年也未可知。


與納粹同時代的日本,是島國特色的軍國主義。雖然君主立憲后,日本極力去中國化而效法西方,但日本還是無法徹底脫離漢文化的影響,這種影響讓軍國主義日本對中國具有歷史遺傳的糾結,這種糾結導致日本陷入中國戰場而沒有去進攻蘇聯。否則,德日會師一起南下,今天的華人可能就成了東方吉普賽人。


所有歷史上那些曾經狂熱的腦殘國家,最後都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才結束了瘋狂的歷史。德國和日本以相繼戰敗終止了噩夢。繼德日之後的蘇聯,在狂熱了69年之後也崩潰解體了。


二戰之後,蘇俄成了狂熱國家領頭羊。蘇俄的情況是斯大林一死,赫魯曉夫就站出來揭露斯大林的罪惡;還有歷史上這個北方大國從來就沒有富庶過,幾百年一直在過緊日子,二戰後蘇俄不僅要對外援助那些狂熱小跟班,還要跟西方搞軍備競賽,狂熱了69年舉國精疲力竭;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斯拉夫人都是很血性的,這樣的民族不可能被長期奴役。如果不是具備這些歷史條件的,就不要空想期待什麼70年大限了,那不是奴性民族的時間表。


狂熱之德日是被打敗的 ,疲憊之蘇俄是自行解體的;相比之下,另一個東方大國的狂熱持續性更加漫長而且不斷變化。從瘋狂土改到瘋狂文革,這是升級。這個期間被直接殺死和慢慢折磨死的,都是同胞。從狂熱拜神到狂熱拜金,這是變異。金錢的價值能不能保留到最後不好說,做人的尊嚴先喪失了。從砸日系車,大鬧肯德基,到對人權普遍沉默,卻為了狗權高調吶喊,這是扭曲。扭曲的現實才剛剛開始。至於中國的赫魯曉夫,始終只是有這個罪名,實際並沒有起到這樣作用的具體人,如今更是演變成了更加廣泛的罪狀,出來一個就會認罪一個。中國的狂熱是一個攪合了奴性惡習的複雜狀態,文革老一代依然很頑固,新生小紅粉密密麻麻,加上可以任意揮霍「國富民窮」換來的巨大財富,所以註定比蘇俄玩得時間要加長。


歷史上,大多數人的狂熱和大多數人的沉默同樣可以達到助紂為虐的效果。尤其是現代中國,前三十年普遍集體狂熱,后三十年普遍集體沉默;前後近百年的歷史經受了很多巨大的災禍,但是餓死千萬人和整死千萬人都沒有戳到這個民族的痛點,歷史還能說什麼呢。這個狀態是十分可怕的,到底是根本沒有痛點,還是災禍不夠巨大?這樣的麻木歷史細思極恐,對應的現實卻還是常年不以為然。


如果沒有大眾基礎,歷史上的好事和壞事都辦不成。納粹上台之時,日耳曼民眾高度認同,日本轟炸上海的飛機返航抵達,日本民眾雀躍歡呼。文革開始,舉國積极參加。今天,在一個關注娛樂圈就能輕鬆淹沒無辜遇害,奧運禁藥,核廢料20萬年污染周期等嚴重問題的時代;雖然不能說這樣的時代一點理性都沒有,但只有理性概念,沒有認知基礎,結果還是等於沒有理性。結果是什麼?結果是愚民娛樂就足以操控大眾,如同當年羅馬的角斗比賽,當今現實看到的也不是充滿人性關懷的社會,也是一個以赤裸裸的肉慾和感官刺激為樂趣的大眾結構。在一個狂熱,盲從能輕易擺布的社會裡,理性到底有多遠?如果不知道還有多遠的距離,可以看看大清之後的一百多年走了多遠。


推翻滿清的時候,中國內部並沒有長期打殺,推翻滿清以後,同胞之間反而連年內戰,自相殘殺。有人說這是為了實現民主共和,這個狂熱的解釋當時有人信,現在也有人信。


歷史上成功推翻滿清的袁世凱稱帝袁世凱死,提醒了中國那些想圓皇帝夢的人,僅僅得到一把龍椅是遠遠不夠的。對比後來歷史客觀看待袁世凱這個人,他還是個本分的老實人,單憑這一點,就註定了他不可能成功。尋遍山外山,找遍水中水,翻爛上下幾千年,那個只屬於大奸大惡召喚愚民歡呼的舞台,如果不夠壞根本無法勝出,只要人品稍微好一點,都會死路一條。


推翻滿清之後的歷史用事實證明,誰能像洪秀全那樣傳播一個新的極權理念,培養出大批新理念的愚民,誰就能重新回到個人權力的慾望頂峰。紅太陽把忽悠了半個中國的洪秀全當成模仿教材,培養和忽悠了更多的億萬愚民,幾十年內鬥摧毀了幾代人格,搞壞了幾代人的腦子,留下讓後世難以置信的悲慘歷史。這個絕對是慈禧太后想不到的後來,慈禧要知道大清倒台之後,舉國竟然會腦殘到這個地步,慈禧在墳墓里能笑醒。


皇帝推倒了,紅太陽升起來了。中國人一方面懼怕強權,一方面又崇拜和迷信強權;那些身經百戰的將軍元帥,也在強權面前放棄尊嚴與正義,喪失了男兒的血性,更何況奴性深重的民眾。紅太陽落下之後,歷史的慣性繼續派生出更多新的腦殘。摸個石頭也有人信,口頭代表也有人跟,接下來居然連做個夢也有人激動;一輛日系車,一家肯德基,一塊興奮劑金牌,甚至一小段娛樂圈性生活 ,都能讓腦殘們瘋狂沸騰。大眾群體也只有在觸碰到私利的時候才可能帶來局部理性的短暫表現,這個局部理性跟局部有雨一樣,很多時候雷聲大雨點小。對於這種文化與制度雙重扭曲下的歷史惡化,現代大眾依然習慣保持著高度普遍的觀望,很多情況下大多數人的沉默都是一種不以為然。


有人說,大家不要擔心了,文化總是從高處流向低處的,中國能同化蒙古和滿清,但是同化不了西方人,未來慢慢會向好的方向發展,慢慢還會是先進的文化主導歷史。文化確實是這樣的,總是從高處流向低處,但是病毒不是。病毒是不分高低的,病毒是無孔不入的,病毒是可以感染全世界的。中國歷史延續幾千年,靠的可不是文化里的仁義道德,而是憑藉各種謊言與欺詐,憑著骨子裡傳統的三十六計信仰,這些病毒都是中國歷史文化與真實信仰的主導成分。


看看當今的現實,全民普遍熱衷於眼前的私利,一方面是普遍不尊重規則,一方面又善於發現規則中的漏洞並進行廣泛的惡意使用;有時候這些是個人行為,有時候這些是集體表現,有時候這些是國家手段,對此,今天的很多人同樣不以為然。將來中國傳統病毒與外來文化的滲透同化與對立感染可能比暴力對抗的過程還要慘烈,那時就不僅僅是排華反華那麼簡單了。被現代科技手段與經濟貿易打開的世界,將成為東方千年病毒與西方文化信仰全面接觸與對抗的平台。是東風壓倒西風?還是西風壓倒東風?歷史去看吧,東西方都有核武器以及核廢料,都有毀滅世界的能力。


長期持續的狂熱與愚昧的自私是歷史對現實的因果折磨,狂熱更長或沉默更久,歷史都會傷得更慘。當年上下齊心搞出畝產萬斤,隨後餓死的大多數是農民。當年相互揭發舉國文革,最後受傷的是幾代人的靈魂。有些後輩聽到當年的那些傳聞,都覺得那時候的人愚蠢到自己坑害自己,自己毀滅自己,簡直不可思議。 其實當年,他們也像今天大眾面對有毒食品,霧霾,強拆,三峽,核廢料等時的心態一樣,那時,他們也曾不以為然。


(三)同病同命

歷史上推翻專制朝廷與推翻專制傳統,至今不是一回事。從秦末到清末,專制朝廷已經被推翻很多次了,但是專制傳統本質並沒有什麼改變。為什麼會醬呢?因為歷史上的朝廷都是利用愚民大眾推翻的,上一個朝廷被推翻了,愚民大眾註定齊心合力建立下一個相同的朝廷。歷史上,愚民一直是朝廷的主力,內部自相殘殺的也都是愚民。


歷史上的朝廷,沒有愚民是運轉不起來的,所以新朝廷都要大力製造新的愚民;但是歷史上的愚民,都註定會失控,比如滿清,就眼睜睜看著自己多年製造的愚民變成了太平軍,變成了義和團。歷史上沒有愚民,哪個朝廷也玩不轉,有了愚民,每個朝廷都死得很慘。歷史上的朝廷與愚民之間,相生相剋,循環互虐,不是願打願挨,勝過願打願挨;哪一方離了另一方都不爽,互相爽死了還會再重來。幾千年的中國歷史都是這樣,同一個病,同一個命。


科技進步,世界發展,愚民也要更新換代。從歷史上看,紅衛兵和小紅粉本質上繼承了太平軍義和團的很多傳統規則;從功能上,太平軍義和團屬於原始版,紅衛兵和小紅粉絕對是升級版;從數量上看,紅衛兵和小紅粉也比太平軍義和團人多勢眾;從結果上看,紅衛兵和小紅粉也跟太平軍義和團一樣,都沒有直接把朝廷搞死,都只是負責互虐環節。


一百多年前推翻滿清的時候,大家說要建立共和,要實行民主,那個時候懂得民主共和的有幾個人呢?宋教仁算一個,袁世凱算半個,他們倆,一個不知道自己是被怎樣刺殺的,一個不知道自己是被怎樣搞死的,一前一後殊途同歸了。後面的一小段歷史選中了孫中山,孫中山也天天喊民主共和,他要實現的民主共和就是按個手印效忠入伙,武力革命襠天下,哪個外部勢力答應推他一把,他就倒向誰,蘇俄說,還是我來推你吧。從那時起,蘇俄一路把中國推向內戰,推向外戰。


從1911到今天,一百多年過去了,歷史並沒有走出清末求變的那個原點。表面上看折騰了一百多年,實際歷史內容還是在抄慈禧太后的作業(洋務運動和預備立憲),剛剛抄到「洋務運動」引進西方科技這一段,小紅粉就成長起來了。歷史要用事實說話,一百多年實際走了多遠,不難對比。 一百多年的歷史進程已經無情證明了,一百多年根本不夠用!一個百年根本沒走出歷史的漩渦。


用這一百多年時間來檢驗歷史的進步,進步都在浮華的表面,本質上看,現代社會各階層依舊類似清末原地踏步。幾代人走了一百多年,幻想走出清末的內外困局,讓歷史想不到的是,以革命為代價的大盤,蛻變到比清末還要腐敗的熊市,一路狂跌,沒有跌停設置。


一百多年前的那個中國,滿世界跟這個打,跟那個打,逢戰必敗自取其辱。一百多年後強大了沒有?一百多年後的今天還像個怨婦一樣,滿世界要求這個道歉,要求那個道歉。


一百多年前,義和團是往街上潑糞阻擋八國聯軍開進,一百多年後,小紅粉是上網翻牆去罵人;一個是用手潑糞,一個是用嘴噴糞,台前幕後的原理都是一樣的。歷史用事實衡量,這一百多年後究竟強大了沒有。


所以下一個百年怎麼走,不看清末看哪裡?現實走不出歷史,還要看當初的那個原點。今天的歷史還是大清的那個模子,看緬甸台灣有卵用?還是好好看看大清吧。繼續犯同一個病,早晚同一個命。不識當今真面目,只緣重蹈清末中。


今天的西方民主社會,也是從奴役奴隸,戰亂殺戮的歷史之中一步步走出來的;如果從二戰結束算起,也還不到一百年。美國社會的理性進步,如果從1957年艾森豪威爾總統派101空降師,保護黑人學生上學開始算起,那就更短了。也就是說,西方民主也是發展了幾百年,才剛剛踏上了理性進步的台階。


西方民主社會的資本財富也是集中在少數人手裡的,這方面整個世界也並沒有什麼不同;所以西方社會也有很多不完美的地方,也存在金錢和利益的交易,也有醜惡的政治和虛偽的政客。但是這種社會模式可以不斷自我修正和提升進步,不必打打殺殺推倒重來,可以和平走向更加自由平等的未來社會。


在矇昧時期與未來社會的更加高度文明之間,西方民主社會其實就像資本運作下的一種包辦婚姻模式,羨慕和嚮往這種資本操控下猶如包辦婚姻式的社會生存狀態的人們,基本是那些長期生存在一個類似被強姦環境下的人們。


那些拒絕接受這種包辦婚姻社會模式的人,當然也是長期處在一個強姦與被強姦環境里的;想要根本改變這種生存環境,清末之後的歷史事實證明,一百多年是不夠的,像日韓那樣完全被佔領下的植入式結構,其他大國是不可能了。


滿清末年,試圖糾正歷史錯誤的慈禧以為,只要立憲,大清就能安全著陸;一心想推翻滿清的孫中山以為,只要革命,中國就能改頭換面;歷史上看,死了那麼多人,折騰了一百多年,舊體系還是熟悉的配方,官本位還是原來的味道。


很多人總拿台灣做先例,說明台灣就是一個成功轉型的案例;但是世界上哪一個地區能像台灣一樣,獨裁者臨死前突然選擇放權而小島沒有大亂,恐怕全世界也找不到第二個這樣的小島吧。


西方民主的優勢是一人一票,這個優勢如果用於現代中國就可能變成劣勢;目前中國的毛粉有老中青幾代人,貧富兩極分化之下,大量的底層民眾也不反對再來一場文革替他們出氣;如果走進這種結構一人一票,理性不會是贏家。現在中國可以一夜之間山寨西方的科技產品,但從清末到今天,折騰了一百多年也沒能山寨這個民主;我個人認為,中國民主在本世紀的100年內還需要繼續凈化幾代人;夢想走日韓台灣那樣的捷徑,只能是個天真的幻想,也沒有機會步[前蘇聯]70年大限的後塵。中國現在的狀況不是上上下下一起耍流氓絕對到不了這個地步,這樣惡劣的歷史環境,從根本上的進步,沒有幾百年是不夠的。 


(四)樂觀空想

我覺得中國歷史從根本上進步需要幾百年時間,有人說我太悲觀了;看到很多人對此很樂觀,我也疑問為什麼會醬子?我習慣向歷史中尋找現實問題的答案,剛想到清末就發覺有答案了;原來,歷史上的中國人普遍具有樂觀主義精神。


從清末小處看:當年太平軍被清軍圍困斷糧,洪秀全樂觀引導大家吃甘露(野草),臨死的時候洪天王還樂觀了一把,說什麼「上天堂,領天兵天將,保天京」。這真不是一般樂觀。


從清末大處看:經過第一次洋務運動引進西方科技的幾十年強國,創建了北洋艦隊,巨型鐵甲艦游弋在海上,大清也很樂觀。1886年李鴻章曾經召見日本駐天津領事「波多野」,就中日關係訓話說到:「…大清兵船艦體槍炮堅不可摧,隨時可戰」。那個時候日本海軍在李鴻章眼裡根本就不算個啥,那個時候距離後來的甲午戰爭還有八年時間呢,怎能不樂觀?


1912年,孫中山無比樂觀對袁世凱說:未來十年,你練百萬精兵,我修20萬里鐵路;袁世凱聽罷,授權孫中山督辦全國鐵路。然,花費百萬公帑,一寸鐵路也沒修,被戲稱為「大炮」,孫大炮揚名天下。


當年孫中山不分地形結構在地圖上畫滿了鐵路,他樂觀認為:在地圖上畫了這些線,外國資本家就會給他錢,5到10年之內把這些鐵路全部建成。孫中山在《建國方略》中繼續提出:「修10萬英里鐵路,修100萬英里公路」。看看人家孫中山那幾年多麼樂觀。


1957年,中國樂觀宣布十五年超過英國,1958年,在超英後面又樂觀加上了一個「趕美」。當時全國人民都非常樂觀,結果剛一起步就畝產萬斤了;糧食多到都不知道該怎麼吃了,怎能不樂觀?後來,你懂的。

 

改開后經過第二次洋務運動引進西方科技的幾十年富國,中國成為了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樂觀的人繼續樂觀,看到美國只用了200多年就成了發達國家,樂觀的人又開始展望中國,說中國要不了多久也會跟美國一樣富強民主自由。根本不用考慮美國的崛起是在歐洲大陸千年積累的基礎之上,根本不必理睬美國不但沒有像中國那樣的千年文化病毒纏身,還比中國多了人文精神和貴族傳統的繼承與發揚。樂觀的人,根本就不需要考慮這些。


就算不看美國,樂觀的人也能繼續樂觀,因為蘇俄出了個戈爾巴喬夫,台灣出了個蔣經國,緬甸出了個昂山素季,在這些事實面前,樂觀的人有理有據,繼續樂觀。


看到樂觀的人樂觀到了這個地步,不由得想問一問,蘇俄能跟中原一起比較嗎?歷史上俄羅斯雖然一直很貧窮,卻從來沒有被強敵屈服,拿破崙征俄,希特勒東進,都被俄國人頂回去了,這天生就不是一個能被強權長期奴役的民族,拿什麼跟人家比?


再看看台灣,孫中山留下的那個百年大旗,大起大落後退縮在一個小島上,到了蔣經國這一代,蔣經國看著他自己手裡[蘋果乾]一樣的政權,他還有什麼可留戀的?不然,假設歷史給他手裡換成對岸的大蘋果,你看他還扔不扔了?從中國歷史上看,大蘋果在誰手裡誰都死不撒手。當幾千年歷史眼巴巴期待某人臨死前能扔掉手裡吃不完的蘋果,這是多麼悲哀的期待。


還有那個緬甸,一個女人都能做到的事情,可見緬甸根本就不是一個上上下下一起耍流氓的社會。而在一個上下一起耍流氓的歷史環境里,男人都不敢站出來,女人站出來面對流氓,流氓不要太高興啊哦。


人人都希望樂觀的夢想早日實現,真是那樣該多好啊。但僅憑無比樂觀地從懸崖上衝下去,是創造不出飛行器的。雖然科技是可以飛越的,目前那也都是西方的科技,文化是不會飛躍的,尤其是中國文化。有人不同意,說很多華人移民海外,他們的孩子長大后就不一樣了。是的,這個是事實,但那只是個體或小集體,不是全體;如同奧巴馬與奧巴馬的肯亞故鄉不是一個概念。這個道理很現實,就像非洲國家說英語,說法語已經很多年了,卻產生不了像巴黎和倫敦那樣的文化藝術,也沒有一個國家因為說英語或者說法語就成為了加拿大。


迄今為止,還沒有什麼可以影響中國歷史上那些樂觀的人繼續樂觀,歷史總是有意無意失去對現實的認知;尤其是近現代一百多年以來,樂觀到幾度無比悲慘,依然保持著無比樂觀的期待。歷史上,大郎有大郎的世界,阿Q有阿Q的幸福,很多人都擁有各種各樣的樂觀。不過樂觀的歷史繼續樂觀幾百年,樂觀是否也會疲憊不堪?歷史上有一種期待也叫逃避 ,另外,歷史上有一種奴性也叫期待。特色的歷史就是醬。


(五)災禍怪性

中國歷史還有幾個慣性,比如推翻一個朝廷,再建立一摸一樣的朝廷,有的複製稍微好一點,有的變本加厲走向更壞。再比如隔一段歷史舉國分裂,隔一段歷史舉國統一。還比如,舉國貿易悶聲發大財,然後舉國被蒙古滅亡。再舉國積累財富,再舉國被滿清滅掉。再舉國洋務運動,再被各國輪流打殘。改開后再舉國發展經濟,再走向下一個崩潰。


世界不斷發展,歷史必然要走向未來,中國歷史的發展進步在哪裡呢?


中國近現代歷史的發展也是很大的,比如科技。早在一百多年前,李鴻章就已經用電報指令北洋艦隊了。現代中國普遍都使用手機和互聯網了。但是這些科技的進步,都是西方歷史創造的。


中國歷史創造的發展進步在哪裡?中國歷史的發展都在災禍之中,在災禍之後派生出來的下一個災禍之中,災禍是推動中國歷史發展的一個怪性。看看春秋戰國到六國破滅,秦滅六國是一個大災禍,但也帶來了內部不再常年征戰,改善為百年大戰幾次,捎帶統一了文字等。這個災禍之後,罷黜百家獨尊儒術把中國帶入了更大的災禍,導致千年歷史沒有獨立自由的思想了。三國魏晉南北朝,戰亂災禍頻繁,這些災禍過後是唐宋的繁榮。唐宋的繁榮帶來了歷史的偏安苟且,註定被蒙古人滅國。被蒙古人滅國之後,軟弱的心又爆發出了反抗。朱元璋靠殺人建立了大明之後,選擇靠殺貪官治理大明,結果強力反腐建國的大明,最後還是被內部的腐敗瓦解了,這才有了大清。


大清建國屠殺無數,又是個大災禍,中國歷史也再一次習慣奴性苟且的百年,造成歷史上人性與品格的再一次墮落,但也帶來了中國歷史的進步。歷史很難判斷一個漢人政權在1840被洋槍洋炮打敗之後,能否很快轉變,向打敗自己的對手學習。歷史只能記錄:畝產萬斤的大躍進和舉國發瘋的文革是滿清滅亡之後漢人政權關起門來搞出的毒家發明。


歷史不會記錄假設,歷史只能這樣紀錄:沒有大清,沒有滿人這個少數民族政權,就沒有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對外開放,第一次引進西方科技,第一次出國留學,第一次走向世界。


如果歷史有假設,滿人入關之時,假設英國人也提前打進中國了,中西文明對比之下,滿人還會學習漢文化嗎?~會嗎?


列寧接受德國資助毀了俄羅斯,孫中山接受蘇聯援助也是同一個性質。中國歷史就是在這樣一個接一個的災禍中向前推進的。一百多年之內,兩次大規模引進西方科技的經濟運動也是中國歷史災禍的結果。


沒有滿清入關和太平天國與英法聯軍(這裡面關鍵部分還是大清),中國歷史就沒有第一次選擇洋務運動的轉型。大躍進和文革的災禍,又促成中國歷史選擇對外開放,第二次大規模學習西方科技發展經濟。當然,沒有如此只顧眼前利益的經濟發展,也就沒有今天的各種環境災禍和人性災禍。


災禍是中國歷史的怪性,無災不成中國歷史,所有的進步與發展都是靠災禍換來的。原子彈也是踩著大躍進的屍體造出來的,比幾十顆原子彈威力還大的三峽,不知將來會製造什麼問題?同時又解決了什麼問題?舉國災禍大一倍,歷史發展大一點兒。如果災禍大到不能再大了,中國把中國搞沒了,也會帶來世界的進步。就像過去歷史上很多文明古國消失了,今天的世界依然進步一樣。


中國歷史能否不再依靠製造災禍來推動發展和進步呢?中國歷史能否在下一個災禍發生之前主動選擇改變呢?迄今為止,這樣的進步,在中國歷史上還未曾有過。1000年以後,如果有些21世紀的國家只在歷史課本上存在,也一樣是世界的進步。


對中國來說,歷史沒有災禍就沒有發展,社會沒有潰敗就沒有轉折,進步一點點需要經受更多更大災禍,人治朝代的歷史越發展災禍就越大。


從春秋戰國到唐宋明清,歷史上的災禍主要就是戰亂。中國歷史越發展,戰亂造成的災禍就越大。到了清代,滿清入關屠殺無數,太平天國戰亂又死傷了半個中國。


古代歷史上幾千年之間也有無數天災發生,但是天災就是天災,戰亂就是戰亂,人禍就是人禍。古代那幾千年歷史,不像現代這幾十年,這幾十年中國內地幾乎所有天災背後都有人禍的根源。


幾千年中國歷史都是人治朝代,人治朝代越發展,災禍就越來越大。發展到今天,戰亂已經不是最大的災禍了。現代中國和平時期的大躍進和文革的死傷,遠遠超過了抗戰和內戰與朝鮮戰爭的死傷總和。這種和平時期災禍的損失,也絕對不是統計傷亡數字那麼簡單了。一個階級鬥爭就破壞了幾千年殘存的人性底線,讓幾代人喪失了人格與尊嚴,這種災禍的後果嚴重到什麼程度,至今無法封頂。因為這種災禍是侵蝕人性靈魂的殘酷過程,註定還要引發更大的災禍。用這個歷史規律看今天,不要以為沒有在大躍進中被餓死的人,沒有在文革之中被整死的人,或者是文革之後出生的人,就是幸運的。因為人治朝代的惡循環繼續下去,後面的災禍更多更大。


從近百年發展事實看中國歷史,人治朝代帶來的災禍越來越無處不在,各種災禍越來越接近每一個人。當看到別人遭遇種種不幸的之時,歷史可以預見更多的不幸還在後面。當看到有些城市遭受水災,有人在城市裡被淹死的時候,未來還會有更多這樣更大災禍緊隨其後。


近百年的歷史發展階段,一直伴隨不斷升級的災禍危害。這是規律,也是事實。當前三十年政治階級大鬥爭,歷史的荒唐超越了太平天國。當后三十年經濟掠奪式發展,霧霾之下人人都是受害者。如今還有人鼓吹這種瘋狂發展的好處,認為死幾個人不算什麼,先把房拆了就好;路修得好不好也無所謂,先把地兒占上。人性都沒了,蓋再多樓,修再多路,能發展到哪去?


看看人治朝代不斷升級的災禍歷史,宋朝等著蒙古來滅國,大明等著滿清來屠殺,滿清等著1840和太平天國,等著武昌起義一槍斃命。大清倒了,想當皇帝的人多了;有人稱帝,有人割據,有人跑到日本按手印入伙,要當大總統。再看看近現代短短一百年,各種災禍排隊降臨中國,有人親日有人抗日,有人武裝保衛蘇聯,有人在窯洞里模仿洪秀全;大躍進等著千萬人被餓死,文革等著千萬人被整死。文革之後,大多數人等著被少數人經濟掠奪。  人治朝代的災禍就像一個失控的巨大水龍頭,歷史上一代接一代的中國人都是看著這個巨型水龍頭瘋狂傾瀉的人。等到禍水流盡之日,必將那時幾代人淹沒。


像現代中國這樣的歷史,如果按前後一百年的光景來希望,還是可以暫時樂觀一下的。如果照一千年以後去估計,一千年之中,世界上滅亡幾個曾經有過文明的民族,也是情理之中的歷史。


中國歷史上還有一個很龐大的問題,就是官的問題。歷史上的經濟民生問題,地方治安問題等等很多社會問題,歸根到底都是官的問題。歷史上官的問題都是怎麼解決的?這個答案很無聊,歷史上官的問題都在靠官來解決;這屆官不行,就等下一屆,幾千年都是如此。


比如歷史上貴州匪患猖獗,等到民國才等來一個叫[周西城]的省長治理匪患,周西城看清了匪的問題就是官的問題,他宣布如果百姓被搶,當地官家先負責賠償,等追回被劫財物再返還官家。於是那些與官家有關的匪患馬上就消失了。官匪一家,搶了白搶,誰還搶?


可惜,周西城英年早逝,歷史要等下一位這樣的官,就不知要等幾百年了?由此看來,靠官來治官是一件多麼不靠譜的期待,靠一個官來治理天下無數貪官,是多麼荒唐的選擇。此外,關於官的問題,誰找到了整體治理的方法,大小官家就會跟誰拚命,古今中國,尚無例外。


歷史上還有兩個腦筋不轉彎的問題:

問題其一:秦始皇死了,大秦被推翻了,大秦人民並沒有獲得幸福。問題其二:秦始皇死了,大秦被推翻了,大秦人民並沒有獲得幸福,也要慶賀秦始皇死得好。千年中國歷史始終在循環這兩個不要答案的問題。


在這兩個千古問題之上,近現代歷史還附加了一個派生問題,就是推翻大清后一百多年裡,很多老百姓比大清時期的奴才還要遭罪;比如遭遇了大躍進和文革等等,這些大清幾百年都沒見過的坑爹玩意兒都蹦出來了。於是歷史走著走著也困惑了,困惑當初是不是不該推翻大清啊?是不是該幫著咱大清維穩啊?


其實歷史上的老百姓是不想推翻大清的,不然,太平天國也不可能被剿滅;也不會有1895年的「公車上書」,以及1910年的各省聯合四次「國會請願」。想武力推翻大清的,是那些想當天王或者想當大總統的人,是那些迷信武力治天下的一代代工農兵官迷們。但是像大清那個屌樣的,不但不會穩定國家,反而鼓動義和團作惡,時時處處都在逼著老百姓拋棄大清;所以歷史上看,大清是自己尋死的。一個穩定的國家,對內絕不是靠武力壓服,像清末那樣用兵於民的朝廷,都是註定要垮台的。當然,歷史也不排除還有不如大清的 。


現代歷史上還有兩個死皮賴臉的攀比問題:


問題其一就是美國能行的事情,為什麼中國不行?


美國的歷史是歐洲歷史與文化的延續發展,中國歷史是建立在中國病毒文化基礎上的;中美歷史與文化的基礎截然不同,就算未來發展的結果相同,進步的過程也沒法對比。還有美國的歷史離不開美國人的內戰,而中國歷史上的內戰根本就沒有那樣的覺悟,也打不出那樣的效果。這是兩個根本就沒有可比性的國家,還一直這樣攀比,也是醉了。


問題其二就是蘇聯不行的事情,為什麼中國還行?


蘇聯的解體是蘇聯人的命運,俄羅斯人是北方匈奴的繼承者,這個民族歷史上就不是好欺負的;大家相互看看華人哪點像匈奴的後代?如果天生就是一個武大郎的性格,偏偏要去參照李逵的人生設計,死去白咧跟人家攀比,歷史也搞不清這是第幾代阿Q的模式?這就像一個連女朋友都沒有的愚公,整天夢想帶領子子孫孫改變眼前的大山一樣;要不就是整天發一些別人家的老鼠偷油時不小心掉進地溝里摔死的帖子,幻想能嚇住自己家的碩鼠,有用嗎?


歷史上所有可惡的東西都經歷了:戰亂,貪腐,欺詐,互害;歷史上所有文明的東西也都擺在眼前了:自由,平等,公正,法治;但是中國的進步依舊艱難,有說制度不行的,有說文化不行的,有說上面不行的,有說下面不行的,就是不說慈禧死了一百多年後的這幾屆爺們不行。不說就不說吧,不願意承認的那句話是不會異口同聲的,但是歷史會給這幾代人都記上的,事實就是事實,一個字也不會落下。


(六)正邪同源

歷史上的當權者與反對者都是十分對立的,對立到水火不容,你死我活的地步。可是,一旦反對者成功上位,馬上會繼承當權者的所有特徵。這是中國歷史很搞笑的循環,一次次改朝換代,拼了性命推翻當權者,卻是要為了變成當權者那樣的人。


當權者與反對者的極端對立,是歷史與現實的事實;反對者與當權者同時又高度統一,這也是歷史與現實的事實。對立雙方的高度統一,主要集中在以下幾點。


第一:對立雙方都有強烈的官迷觀念。這方面陳勝吳廣,劉邦項羽心中的榜樣都是秦始皇。洪秀全更是一邊反對大清,一邊模仿大清的糜爛,有過之而無不及。歷史上,當權者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保住官位,反對者所做的一切歸根到底也都是為了奪官,這種大戲翻來覆去千年傳唱一個調調,至今也沒有過例外。


第二:對立雙方的愚民基礎都是一樣的。誰能最大限度爭取到更多盲從愚民的支持,誰就是勝利者。盲從的愚民一直是中國歷史的盛產,從這個層面看,治理天下就要培養愚民,爭奪天下就要爭奪愚民。想要別開天地,就要搞來一個新的理念,發展新理念的盲從者,提煉新愚民。中國歷史上的王朝內亂都是愚民之間的戰爭,勝出的一方永遠是更強大的流氓團伙,這些歷史反覆折騰的意義就是折騰吧。


第三:對立雙方的潛規則信仰三十六計都是一樣的。歷史上對立雙方骨子裡都是相同的欺詐精神。從陳勝的苟富貴勿相忘,到洪秀全的天下皆為兄弟姐妹,等到他們稱王時,這些承諾就都是逗你玩的了。至於幾千年歷史上的內政與外交,都充滿欺詐,所謂的誠信經常是用來騙別人的。


第四:對立雙方利用壟斷文化信仰和改編外來思想的手法都是一樣的。皇權天下時期,無論誰坐莊都是反覆利用假道學文化;到了清末,出現了以拜上帝名義的太平天國改編西方基督教掀起的十四年內亂,後來的歷史發展中,結合中國特色改編西方思想就成了培養和摧殘新愚民的重要手段。這種內外結合的現代效果和危害超過了歷史上任何朝代的規模,在科技進步文化落後的註定歷史環境下,憑藉學校,單位,報紙,廣播,樣板戲,電影等立體化覆蓋宣傳方式,快速製造億萬愚民,無情摧殘大眾的人格與人性;文革時期這種破壞模式普及全國長達十年,遺留危害足夠再繼續折磨幾代人一百年的,我判斷的這個一百年時間很可能會更長些。


第五:對立雙方除了幾個不幸被捲入的女子之外都是男兒。歷史上說一個民族文化不行,制度不行,科技不行,思想不行,哪哪都不行,歸根到底,其實就是這個民族的男人不行。


(七)初心善變

陳勝種地的時候對同伴說:「苟富貴,勿相忘」。後來他起兵反秦稱了王,立馬就變了臉;誰跟陳勝提當年的事,不但不可能共富貴,還可能被鞭打,被砍頭。


李自成的口號是:「等貴賤,均田免糧」。等李自成打到了北京城下,他就開始給崇禎皇帝寫信,要求當西北王了。


洪秀全的口號是:「均貧富,天下人皆為兄弟姐妹,共享太平等等」。等太平軍打下了南京,洪秀全住進兩江總督府,他就比滿清的皇帝還要奢華,比滿清的王宮權貴還要糜爛了。


歷史上這些不靠譜的初心總是被輕易忘記,總是迅速走向了背叛,站到了初心的反面,最後也都走向了同樣的潰敗與滅亡。總結歷史上這些不靠譜的初心,一開始都是說得天花亂醉,歸納起來也就是這幾個檔次: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但這些努力最終還是為了追逐權力,說白了就是一個普遍的官迷心態,這個官迷情結貫穿了中國幾千年爾虞我詐的歷史。


為此,古代文人可以不為區區五斗米折腰,但卻可以為了被貶成太守落下傷心的男兒淚。為此,現代文人可以不遠萬里從大洋彼岸跑回來,積极參加殘酷的階級鬥爭,可以喪失人格揭發自己多年的好友。為此,某文豪可以忽略兒子的死因,繼續歌頌元兇很偉大!像這樣的文人在文革前後也猶如過江之鯽,比比皆是。為此,也有女兒出賣自己的父親,也有兒子在批鬥會上牽著穿過父親鼻子的鐵絲遊街(《歷史的宮外孕》第三章:紅色冷血無父子)。還有很多不忍多說,以後也將會有更多。


這裡我說的比較直白,歷史上那些這樣乾的人都不會如此直白地講出來,後來他們找到了一個偉大的理由,說這一切都是為了一個光明的前途!就是口口聲聲為了這種光明的前途,文革前後的幾十年裡用盡了卑鄙下流,喪失人性的手段。試想一個偉大光榮正確的目標,怎麼可能會用卑鄙無恥下流的手段去實現。


古今武將更簡單,官是用命換來的,如果敵手想要,同樣拿命來換,如果是主子想收回,一般必須要先幹掉他們。古今商人也很簡單,沒有官商勾結,就不是標準的天朝商人。


古今工農兵級別的人也是一樣,如果這些人熬過多年之後得到了夢寐以求的官位,都會極力維護這個官場,都會拚命保住自己的烏紗帽。不同的是,古時候的情況還沒有惡劣到從每一個娃娃抓起;而現代那些迷戀二道杠,三道杠,五道杠的小學生們,前前後後也至少有數量上億的幾代人。


最後來定義古今歷史上的那些初心,其實很多初心都是騙人的;在一個沒有公平公正的歷史大環境里,追逐權力官位才是很多古人和今人的真實初心。其他那些有關公平公正的美好初心就算是真的,在這樣的歷史環境下也是根本不可能實現的。


(八)難捨苟且

世界上有的國家歷史很短,如果跟一個幾千年歷史的國家比較,有的國家幾乎就是沒有什麼歷史,但是這些國家照樣可以快速進步與發展,這些國家整體國民素質比發展了幾千年的國家還要高很多。比如澳大利亞,比加拿大,比如美國。


有的國家經濟落後,也沒有多少GDP,很窮。如果跟世界第二大經濟體比較,有的國家簡直窮到卑微。但是這樣的國家照樣可以有所作為。不要看到人家窮,就覺得人家沒素質,富人不一定就有素質,窮人不一定就沒素質,窮國也不一定國民素質就低;有些貧窮的國家,能辦到比他們有錢的國家辦不到的事情,能做到比那些自稱有歷史有文化的國家達不到的進步,這樣國家的整體國民素質,至少要比只顧拜金的國家高出很多。


亞洲的緬甸,就是這樣的國家。可以說緬甸是很貧窮的國家,但請不要以此類推覺得緬甸的國民整體素質低,像大陸這樣一個連和尚都在數錢的國家,是沒有資格衡量緬甸國民素質的。某些自認為比緬甸國民素質高的國家,今天根本做不到緬甸能實現的進步。


中國雖然歷史悠久,文化綿長,歷史上曾經幾度富甲天下,曾經幾度位居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歷史頂峰,但是整個民族的整體素質始終長期處於歷史的低谷。古往今來,欺詐謊言背叛,殘暴腐敗無恥等等所有醜惡,像蒼蠅一樣聚集到這個國家的歷史中,幾千年揮之不去,可以斷定這個國家的歷史中有一種臭不可聞的東西,像病毒一樣代代相傳。只要這種骯髒的病毒還在這個民族的骨子裡遺傳,什麼信仰都是假的,都是逗你玩的,國家民族全部歷史的整體素質將繼續走在愚昧自私的下坡路上。


身處這樣的國家,只有還原歷史的真實經歷,普及常識和理性的認知,改變這個國家民族整體的價值觀,才能擺脫幾度曾經富有,幾度走向毀滅的千年低級循環。這個狀態不改變,罵貪官,抓貪官也就是過過嘴癮,看個熱鬧,於事無補。貪官都是從老百姓中來的,貪官5歲的時候也是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一個天真無邪的孩子幾十年時間從人到鬼,生不如死;可想而知,這是一個多麼可怕的環境,不改變這樣的環境,沒有人能夠倖免。


拿什麼改變呢?從清末到今天,歷史走了一百多年,本來就不多的理性又走丟了不少;走過文革那一段的時候,連人性都走丟了。仔細看看還剩下了些什麼?剩下的眼裡就只有錢了。還能拿什麼改變呢?這個問題可供選擇的答案如今眾說紛紜,真實的答案只有未來知道。


未來會有什麼?未來會有理性嗎?未來的理性是怎麼產生的?


歷史上看,中國是一個沒有理性的國家,中國歷史發展都是依靠一個接一個的災禍推動的,歷史發展的代價慘痛巨大。歷史上看,是陳勝吳廣,劉邦項羽,朱元璋李自成等等這些人用打殺砸搶推動了古代歷史的發展。歷史上看,是太平天國戰亂和英法聯軍戰爭推動了中國歷史上第一次引進西方科技的洋務運動。歷史上看,是義和團屠殺和八國聯軍打進北京推動了開放報禁,預備立憲和後來民國的產生。歷史上看,是大躍進玩慘了,文革玩得更慘了,推動了中國歷史上第二次引進西方科技的經濟運動。


歷史上看,沒有災禍,中國歷史就不可能向前發展,沒有災禍,中國歷史也不知道該怎麼發展。歷史上看,推動中國歷史發展的災禍,一次比一次更大,發展的代價越來越慘重,災禍不夠大根本無法推動中國歷史向前發展,期待中國歷史向前發展,就是在等待下一個比大躍進比文革更大的災禍,僅僅出現像霧霾這樣的小災,根本起不到推動歷史變革與進步的作用。一個國家的歷史發展淪落到如此地步,亦可知這個國家的民眾世世代代麻木與自私到了什麼程度。


那麼中國能不能擺脫依靠災禍來推動歷史發展的悲哀呢?靠災禍來推動歷史發展的觀點太悲觀了吧?歷史用事實說話,這些悲哀的經歷都是歷史的事實,無法樂觀也無法粉飾;不承認這些事實,歷史會更加悲觀。如果經受更大災禍都無法推動中國歷史向前發展,那才是真正的悲觀。


今天,歷史也有朝著好的方向提供各種轉機,互聯網的傳播提供著歷史上前所未有的進步交流,一點一滴艱難地培養著大眾理性的認知,積累著走向文明進步的基礎。等到30年後中國人口的全面老齡化,那時一對年輕夫妻可能最多要共同面對12位老人,那時中國人跟中國人結婚將是一種無法負擔的結合,人口環境的改變將迫使中國產生大量的跨國婚姻,這些跨國婚姻將改變這個國家的人口結構和語言環境以及文化結構;由此進一步獲得足夠變革歷史推動社會進步的理性基礎,中國歷史或許就能在未來的某個時段開始理性地轉彎了。當然,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轉彎,只要轉彎就好;轉彎之後再進步一百年,差不多就能與世界同步了。


今天,歷史還在一個狂熱有餘,理性匱乏,GDP富在海外不在民間的時代;這是這個時代的特色,也是這個時代的悲哀。所有對這個時代滿意的人,不是愚昧無知就是有骯髒目的;所有對這個時代不滿意的人,也是因為對這個時代所做的不多,另外也是沒有儘力。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6 21: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