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北京的「碰頭食」

作者:mobbn  於 2016-9-30 13: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評論

關鍵詞:老北京

舊日的北京,隨時隨處都能聽見沿街叫賣「碰頭食」、做小買賣兒的吆喝聲。 北京人足不出戶,隔著院牆聽見小販的吆喝聲,想做生意開開門就行了。「賣什麼 吆喝什麼」,小販賣的東西不同,吆喝的聲調自然也不同,有的圓潤飽滿,有的尖 厲凄愴,有的低回悠長,有的如詠如歌,此起彼伏的象是一支市井生活奏鳴曲。從 春到冬的節令流轉,從早到晚的時辰變換,這支曲子疾徐有秩永不停歇,象在讚歎、 誇耀;又象在怨嘆、傾訴,「九腔十八調」地總是變換著旋律,回蕩在古城深處。 過年節,小販肩挑著盛有清水綠藻、紅金魚的木盆兒,在衚衕里吆喝著「哎嗨, 大小噯,小金魚來賣! 」北京人買來金魚回家,討的是「年年有餘」的吉祥。二月 初一是祭祀太陽神,供太陽糕的日子,一大早兒就有小販吆喝「太陽糕來,小雞的 太陽糕啊」。賣的糕上捏著一個小紅公雞,象徵「日中有金雞」。三月三東便門外 的「蟠桃廟會」,聽見一聲「噯這小棗兒豌豆黃兒,大塊的來! 」北京人知道肆虐 一冬天的寒冷就快過去了,抖抖滿身的塵土,感到了融融的春意。賣清水杏的一吆 喝,一準兒就到初夏了。小孩子家喜歡用那小青杏蘸麥芽糖稀嘗時令。小販吆喝出 來:「清水來,杏兒來,不酸來,粘了蜜來!裡頭還有個小雞兒來!」其實哪有小雞 呀,蒙來小孩兒就得。五月端午節時,賣櫻桃的小販兼售黑白桑椹:「哄櫻桃,大 個兒的是櫻桃,那小個兒的都賽過李子,賽李子來櫻桃……桑椹勒海,櫻桃」。六 月里陰雨天,路上泥濘北京人不便出門,所以有的貧家小孩就背筐叫賣「臭豆腐, 醬豆腐,鹵蝦小菜,醬黃瓜」。也有的窮苦孩子戴著破草帽,打著赤腳,吆喝著賣 煮豌豆:「牛筋的豌豆噯,多給了豌豆來,賽過榛瓤兒,豌豆哩多給」。大人賣蒸 芸豆的則帶蒸茲菇,吆喝一聲「燙手哩多給,蒸芸豆來熱哎」。北京人聽到一嗓子 「管打破,打破的西瓜來! 」甭問,那就是夏天了。夏日的早晨悅耳的是推車賣菜 的吆喝:「溝蔥哎,柿子椒哎,買大個茄子,約洋白菜,黃瓜來黃瓜來」。賣河鮮 的小販最能渲染夏天的氣氛,河鮮兒就是鮮核桃瓤兒、鮮榛子瓤兒、鮮菱角瓤兒唔 的,「白花藕來,河鮮兒來,賣老蓮蓬來呀!」聽著就讓人遍體清涼,生意沒跑兒。 天高雲緲,秋風送爽時,京城內外「甜葡萄、脆棗兒來」、「高庄的柿子來哎,六 個大錢一堆來」、「南瓜大的柿子來,澀了還管換來」不絕於耳。聽到「快買團圓 菜子來——,過節! 」北京人就意識到已是「西瓜月餅供老天,家家戶戶都圓月」 的中秋節了。中秋一過,北京人拆了夏天搭的涼棚,四處開始飄散著糖炒栗子的香 味。吃過七尖八團的大螃蟹,羊頭肉也上市了。賣羊頭肉的小販挑著兩頭翹起的棕 繩扁擔,一頭挑個大圓扁筐,邊走邊吆喝著:「哎,羊頭肉哎! 」聲音竟似凄苦, 秋意卻也蕭然。半生少時所會的歌謠甚少,無外乎是「咪哆哆哆發咪來,老頭領著 老太太」、「高級點心高級糖,高級老頭上茅房」等鄙俗不堪的東西,現在能憶起 的也就是這一首最清新了: 「水妞兒,水妞兒,先出了犄角后出頭唉。你爹,你媽,給你買了羊頭肉……」 羊頭肉其實就是一種不加任何佐料的水煮羊頭。碰到買主時,小販在筐上放塊 小案板,用雪亮的大刀切成飛薄的大片,再用鑽有小孔的牛角灑點兒五香細鹽,北 京人就偏這一口兒。初冬,吆喝就象北風一樣一聲緊似一聲,「栗子味的白薯哎」、 「掛拉棗兒酥、焦、脆哎」、「沒有蟲兒的大海棠啦」、「賣黑棗來!」。北京人 有句話:「不怕三黃,就怕一黑」。三黃是栗子、柿子、白薯;一黑是指黑棗。只 要黑棗一上市,天就真的冷了。「臘七、臘八兒,凍死寒鴉兒」,時入大寒,天氣 已冷到極點。衚衕口兒傳來一兩聲「菱角米來喲! 」的吆喝聲。北風之夜,京城街 里背風處搖晃著一盞小油燈,小販縮著脖子扯著嗓子:「脆瓤的落花生哎,那芝麻 醬的一個味兒呀,芝麻醬的一個味兒呀——」。等到出現了「賣畫兒來賣畫兒——」、 「供花撿樣兒挑」、「松柏枝來,芝麻秸來」的吆喝聲,北京人就知道「一元復始」 在即,又該辭舊迎新了。年節里逛了廠甸,小孩們吹著琉璃喇叭,手裡還要攥著根 兒大糖葫蘆。大糖葫蘆是用麥芽糖稀做的,紅紅的山楂串成幾尺長,回家的一路上 甭提多神氣了。「葫蘆——兒,冰糖的」,北京的糖葫蘆以冰糖葫蘆為正宗,薄薄 地裹著一層糖,晶明透亮,味道最佳。冰糖葫蘆取料很多,如海棠、山藥、杏干、 葡萄、桔子、荸薺、核桃等,但還是首推山楂,酸甜可口。 叫賣吆喝聲也在報著一天的時辰,老北京趕早賣豆汁兒的小販多是挑個擔子, 一頭挑著小煤爐,爐上是豆汁鍋子,另一頭是一張小方桌,擺著炸焦圈、芝麻燒餅、 小菜等吃食,走街串巷吆喚「開了鍋的豆汁兒粥!」北京人買了用鍋用碗端回家去, 就著辣鹹菜絲兒喝。豆汁兒是選用一水兒的圓粒綠豆,凈水淘洗、溫水浸泡,水磨 成漿,提取澱粉后的老漿,再經過發酵就成了。北京人喝豆汁兒,講究的是酸、餿、 燙、辣,吸溜吸溜地喝下去,無分寒暑地出身透汗,要得就是這個勁兒。聽見小販 大聲吆喝:「餛飩——,開鍋! 」就多半兒是過了晌午了,小販擔子上放著骨頭煮 的湯,煮得久了,那湯是濃濃的膩膩的,餛飩皮薄餡小,勉強可以吃出其中有一丁 點兒肉,好在佐料捨得放,蔥花、蝦皮、冬菜、芫荽、醬油、醋、麻油,最後再灑 上點兒竹節筒里裝著的黑胡椒粉。下午三四點鐘叫賣的是「茶湯來,油茶來」,茶 湯是將炒熟的糜子面放上紅糖,用滾開的水沖成。與其相似的油茶則是用牛油或素 油將麵粉炒熟,再加入開水。茶湯和油茶又都有「八寶」之說,即加上青紅絲、葡 萄乾、山楂條、核桃仁、瓜子仁等果料,喝上去香甜可口。賣茶湯的小販前面挑個 紫銅大茶湯壺,壺分兩層,外層蓄水,裡層燒火,壺底座放著木炭和一雙火筷子; 後面挑個大木桶,掛著水舀子,木桶上放個木隔子,裡面有碗、匙子、糜子面、油 茶、藕粉,還有一罐紅糖。遇有買主時,先拿小瓷碗把糜子面或油茶用水調開,再 到前頭將銅壺搬起,提得高高地衝下來,小銅勺攪一陣成糊狀,遞給買主。北京人 把豬頭肉煮而熏之, 稱「熏魚兒」 。賣熏魚兒的背個紅漆木櫃,走街串巷,吆喝 「熏魚兒、炸麵筋來喲! 」「熏魚兒」色紫味淳,北京人買來下酒或夾個「片兒火 燒」(不帶芝麻的火燒)吃,別有風味。聽見小販一吆喝「驢肉,肥——」,北京人 知道準是掌燈時分該家走了。 舊時京城裡除了走街串巷的賣「碰頭食」小販的吆喝聲,還有另一些做小買賣 兒的叫聲,夾雜在吹拉彈奏俱全的「報君知」聲中。比如盲人算命的是笛子聲;耍 猴兒的光打大鑼;大鑼、小鑼間奏的就是耍傀儡子的了;打小鼓或皮鼓的是收舊貨 的,還叫一聲「有破爛兒我賣——」,所以北京人會說什麼東西不值錢是「值仨不 值倆的便宜了打鼓的」;打梆子的是賣油的;用鐵棍撥喚頭是剃頭的,喚頭象個叉 子,用棍一撥嗡嗡鳴響,要剃頭的就聞聲而至;聽見吹嗩吶的就知道是耍耗子的來 了;賣碎布頭、針頭線腦、備粉的搖著撥浪鼓;搖大鼓的是賣炭的;夏天裡打冰盞 (即兩個小銅碗)的是賣酸梅湯的;搖鈴的是賣絨線的;盲人賣唱則是彈三弦、打竹 板;就屬那給人磨剪刀菜刀的最賣塊兒,邊磨刀邊攬生意,一會兒用手拍打著鐵鐮、 一會兒吹一陣小號、再吼一嗓子「磨剪子咧——,鏹菜刀!」 隨著合營社改破四舊割尾巴的幾番滌盪,數百年流傳於北京豐富多彩的叫賣聲 在十幾年的翻天覆地中,竟成絕響。1983年大陸的春節聯歡晚會上,素以表現 北京人鄉土生活傳神入微著稱的北京人藝的老一代藝術家們,組織了一個「花甲合 唱團」,以組曲的形式專門表演了北京街頭小販的吆喝聲,再現了一幅舊日北京市 井生活的畫面。看著于是之、黃宗洛等一個個蒼老的面孔,聽著他們把久已不聞的 北京的叫賣吆喝聲唱得那麼動情,半生唏噓不已。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啟蒙 2016-10-1 01:16
要是有照片就好了!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1 03:2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