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大一統陷阱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9-12 16:4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儒家的大一統思想是從小國開始,通過法家的陰謀,逐漸合併而形成的。在開始的時候,儒家不知道大一統的後果,雖然僅僅是一種意造,但還有不少合理的成分。一旦使用各種陰謀實現了大一統之後,失去了言論自由,便形成一個無法進取的社會。歷史中,人們總能夠看到,凡是分裂的時代,必定是思想、文化、科技飛躍的時代。我們常說的歐洲『文藝復興』時代,就是在紛爭中出現的。這說明在古代,各國紛爭實際上推動了社會的發展,它讓有思想的人得到發展的機會。我常說,創新就是社會的道德,一個社會,沒有創新就是腐敗的開始。在法律不健全的古代,思想家雖然對這個道理認識不足,但是小國之間的競爭,在客觀上促進了各國的創新。列國紛爭可以被看成是一種互相監督的手段。列國之間不但要監視你的實力,還要監視你的道德水準。一旦出現了大一統,統治者以為高枕無憂了,這個時候,最大的隱患就出現了。蘇軾在《晁錯論》的開頭這樣寫道,「天下之患,最不可為者,名為治平無事,而其實有不測之憂。」原因在於大一統的情況下,所有的矛盾都被人為地,不惜成本地掩蓋了。看不到矛盾,矛盾就不斷的積蓄,等待爆發。當決策者出現問題時,小國之間永遠是動小手術,而大一統則需要動大手術。
最近,遵義市正安縣一位老人,被一條流浪土狗撞倒摔成十級傷殘。警方調查發現,這是一條無主狗,但當地居民萬某長期向該狗投食。因此,萬某被法院判處罰款7萬元。無獨有偶,一位22歲,名為麗麗的女孩,因拒養2歲弟弟被父母起訴,父母勝訴。這兩起案件詮釋了,什麼是合法政府,什麼是非法政府。合法政府的一切法律法規是為了人民著想,非法政府的法規,是要把責任推給人民,把自己打扮成偉光正。當這些矛盾被人為地掩蓋后,社會的根基就動搖了。從這裡我們看出大一統對於社會的危害。解決的方法必須藉助外部勢力。這也是大一統政權最害怕的,因此,中共不斷強調主權大於人權。而事實上中共的出現,本身就是當初蘇聯的投資;外部干涉的結果,按照中共的這套說法。他們根本就是非法組織。外部勢力的介入,就如當初的列國紛爭一樣,是一種,在愚昧社會中,不得不採取的監督與反腐手段。失去了這種約束,大一統社會將陷入慘無人道的地獄。
大一統的另一個危害是,創新人才得不到就業的機會。由於各地的問題不一樣,而大一統的解決方法卻要劃一。各種選拔人才的方法,以及被選人才的素質也是劃一。這種統一洗腦的人才無法適應各地的具體要求。唐朝是大一統的時代。韓愈在《后廿九日復上宰相書》中對宰相說:如今我已經是四張的人了,求職到處碰壁。古代的知識分子(指春秋戰國),三個月得不到職位就要互相安慰。而當時,這個國家不錄用,可以到別的國家。如今,天下一君,四海一國,不在這裡求職,就只能出國了。不肯出國的,就只好甘於平庸。以後,所有的人也就不思進取了。
大一統解決問題的方法劃一,教條,問題越來越多。獨裁者應付不了,不得不簡化處理過程,結果只能是人為地硬性壓制。中共選擇最高領導人時,需要有各省工作經驗,實際上就是大一統思想的產物。以為有了這些經驗,就可以把經驗推廣。其實,各地情況不一樣,在各省蜻蜓點水地干過一段,對任何地方都沒有深入研究過,結果,當然就是萬金油幹部。只知大處著眼,不懂小處著手。自然假、大、空盛行。
所有的人都在變化,因此,天下太平就只能是一種動態的平衡。想要一勞永逸地解決問題,根本思路就是錯的。正是大一統思想把問題看成一種不變的狀態,使得所有的人都無法看清楚一個個具體問題的要害,因此,中國古代的思想中帶有了太多模糊不清的認識。看不清問題的實質,解決起來就無所適從。唐代,一天,太宗問大臣:「創業與守業哪個難?」房玄齡說:「開國時,與各地豪強較量武力,使其稱臣,創業難。」魏徵說:「自古帝王沒有不在艱難時取得天下,而在安逸時失去天下,守業難。」問題就這樣不了了之。
清代醇親王奕譞有一段廣為流傳的家訓:財也大,產也大,後來子孫禍也大,若問此理是若何,子孫錢多膽也大,天樣大事都不怕,不喪身家不肯罷; 財也小,產也小,後來子孫禍也小,若問此理是若何,子孫錢少膽也小,些微產業知自保,儉使儉用也過了。
以上兩則故事都是封建獨裁的產物,說明了大一統時代,人們看不清問題所在而採取了最保守的做法。遇到任何問題,盡量躲得遠遠的,或者和稀泥;即使遇到了可以計算的科學問題,也玩模糊。相反,歐洲國家正是因為體積小,能夠看清楚問題。能夠成功的利用各種特殊的現象造福人民。比如,太宗提到的創業與守成問題,如果你沒有獨裁的野心,根本就不是問題。一個人,無論是皇帝還是百姓,每天也就是三餐一宿。能夠認清這一點,外加有自知之明,那麼,將權利還給人民,讓有能力,年富力強的人去管理,也就沒有什麼牽掛了。而奕譞所說的,「子孫錢多膽也大,天樣大事都不怕,不喪身家不肯罷。」也不是問題,如今的資本主義要求人人學會投資,所謂,富則多事。輿論迫使你,學會投資,有了正事,就不會驕奢淫逸。大一統的真正問題是,有人權太多,有人錢太多,可是都不會用。而民主政治正是解決這兩個問題的良藥。或者說,民主制度是用就業率來解決封建大一統的腐化問題。也可以說,高就業率,不但是為了提高產量,也是使一個國家的人才,不斷受到鍛煉,朝氣蓬勃,不被安逸所腐蝕。
周朝以前,中國人認為諸侯國可以自己推舉的首領,而各國也可以和平相處。天子不過是一位國際警察,諸侯每隔一段時間到天子那裡見個面就成了。但是,秦朝建立郡縣制以後,使用的手段出奇的殘酷,死亡人數遠遠超過諸侯之間的戰爭,最可惡的是給中國人留下一個毀滅性的認識,以為沒有大一統就沒有天下太平。接下來的兩千年裡,人們把所有的精力都放在大一統上了,為了這個大一統,即使是陰謀詭計,說假話也理直氣壯。一個國家,不說真話哪裡還有什麼科學?我們曾經講過,科學science 來自直覺sense。發揮個人的獨立性,獨立判斷才能發展科學。在民國時代,很多人都曾經思考過,各省獨立與大一統,到底哪種更加優越。一般是各省的軍閥希望獨立,而中央的孫中山,蔣介石希望統一。當時毛在湖南也主張成立湖南共和國。並提出把中國分成27個小國。但是,這些爭論都帶有私心,也從來沒有用民主與科學的原則衡量過。
大一統思想經過不斷渲染后,改變了整個中國的學術生態,迫使文人必須接納,從而失去了獨立性。比如,三國演義中描寫的曹操挾天子以令諸侯。就是大一統思想的變異。不但文人著書的時候必須這樣敘述,就連曹操本人,也不得不利用這個思想鞏固自己的勢力。二十四史最終也被人用儒家思想來敘述。結果就是戰爭越來越殘酷,百姓死亡越來越多,而身為韭菜的百姓越來越喜歡聽這種血腥的描述,嗜血的故事中讓他們忘記,那些血就是自己祖先的血,也是自己將要流的血。在集體失憶的泥淖中,中國人很難找回應有的獨立思考能力。這就是國學中致命的缺陷。現代科技,現代敘事方法,不斷告訴人們,這種思想的統一,實際上是在摧毀各種創新。它使得在新舊兩種思潮夾縫中生存的牆內人民,想法變得越來越扭曲。有了大一統才有了『漢奸』這個詞。相反,在春秋時代就沒有這麼多的『奸』。因為諸侯國比較平等,誰也不想滅別人的國。伍子胥帶領吳國軍隊殺回楚國,按照大一統的說法,他是楚奸,可他並沒有用吳國資源吞併楚國。利用別國資源,糾正本國統治者的錯誤,應該是一種正義。否則,無道之國的正義就無法伸張。大一統思想正是把這種正義,硬說成是非正義,這就造成了大一統思想最關鍵的假話。有了這個根本的謊言之後,接下來的謊言就一發不可收拾。民族主義情緒也逐漸積累成死循環。相反,如果僅僅用一般世俗的正義感來看待問題。為了個人的利益進行的仇殺,無論如何也比為了民族利益進行的仇殺死人少,更不要說,為了大一統進行的仇殺了。為了大一統而進行的,各集體間相互仇殺,往往伴隨各集體內部更加慘烈的殺戮。因為大家都只為了一個錯誤觀念而互不信任。歷史證明了相反的事實,各地獨立要比大一統太平,而個人獨立又比各地獨立更加太平。沒有大一統思想,就沒有絕對的權利和宣傳。在列國紛爭的年代,人與人之間還有可能通過感化回歸善良,但當把大一統看作是最高原則以後,感化就非常的困難,除非摧毀他們背後的大一統體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綠野仙蹤 2020-9-13 15:24
共產黨的愛國統一和國民黨的反攻大陸一樣,都是騙老百姓的旗幡。
回復 tfera 2020-9-13 18:17
作者:蘇誠忠 ---  小心國安法垮境喝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3-1-27 16: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