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變化中的道德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8-15 16: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當下很多人思念毛時代。認為那時,窮卻有道德。仔細分析,這些人大多是在毛時代,沒有受到過衝擊的人。真正受到過衝擊的人,不是已經不在了,就是已經向強權低頭了。有獨立思維能力的人,鳳毛麟角,而且,他們的聲音也很微弱。毛時代,只要沒挨過整的人,就算是幸運兒。出身好,學會四入:入隊、入團、入黨、入土,的生活方式就可以啦。這種人在當下,大多淪為低端人口。毛時代,是一個『槍打出頭鳥』的時代。那時,雖然明裡批儒,但其實是為了打擊異己;就如今天的反腐。而在春秋戰國的動亂中產生的儒家理論,在文革時代,依舊很受底層歡迎,「循而不作」,「國無道,其默足以容。」簡而言之,盡量別多事。久而久之,發展出一種窮歡樂的文化。一件衣服,新三年,舊三年,縫縫補補又三年。小學三年級,就教《憫農》鋤禾日當午。珍惜糧食是農耕文化的特點。《西遊記.無底洞》,唐曾在鎮海禪林寺中,病了三日,孫悟空說這是因為唐僧前世糟蹋了一粒米,故有此難。豬八戒嚇壞了,連忙說像老豬這樣吃飯潑潑洒洒,得造多少孽啊!直到改革開放之初,有人提出了高消費拉動經濟,一幫挨過整的中共高層還在極力阻撓說:還沒有生產,哪能先消費?這些都說明農耕文化的特點。小富即安是這個時代的主軸,因為,沒有大富的可能。沒人大富,就沒有人妒嫉,也沒有紅眼病。從這裡看出,凡是在動蕩年代生活的人,都有一種渴望,『採菊東籬下,悠然見南山。』,『桃花流水窅然去,別有天地非人間』。說得更確切一些,是用這種態度逃避動亂的現實。其實,很多國家至今存在這種生活態度;尤其是許多北歐國家。不同的是,他們是用創造力,而不是動亂來支撐它。創造力來自整個社會的深刻思考。因此,只有民主國家才能將現代社會,與古代的田園生活,和諧統一起來。
自從周朝的專制理論將所有的人洗腦後,中國人以為,要想生活穩定,就必須閉關鎖國,人人被限制在自己的一畝三分地上,不得亂說亂動。每天像機器一樣的勞作。當然,這樣的百姓,最高理想,就是《桃花源記》,小國寡民,不受別人約束,自由自在。中國人心中的共產主義,其實就是這個樣子。只要不搞運動,吃點苦就是幸福。這就是中式封建主義的產物。《國語.敬姜論勞逸》「聖王為老百姓尋找棲息地時,選擇貧瘠的土地。這樣百姓就需要勞作,發揮他們的才能,因此(君主)就能夠長久地統治天下。老百姓要勞作才會思考,要思考才能(找到)改善生活(的好辦法);閑散安逸會導致人們過度享樂,人們過度享樂就會忘記美好的品行;忘記美好的品行就會產生邪念。居住在沃土之地的百姓不成材,是因為過度享樂。居住在貧瘠土地上的百姓,沒有不講道義的,是因為他們勤勞。」
可是,這種田園牧歌式的生活,最大的缺點就是限制了所有人的想象力。因此,一遇到現代文明就會土崩瓦解。只要是人,就擋不住利益的誘惑。歐美國家 早就對這個問題做過詳細的描述與探討。比如,馬克吐溫的小說,《敗壞了哈德萊堡的人》The Man That Corrupted Hadleyburg。故事的梗概:哈德萊堡原是一個最誠實、最清高的市鎮,其傳統美德是全體鎮民深入骨髓的品質。以至於該鎮青年外出謀職,只要亮出籍貫,就可獲得理想的工作。但是,哈德萊堡卻在無意之中怠慢了一位名叫史蒂文森的外鄉人。他想對這個小鎮報復。於是,帶著一袋金幣回到哈德萊堡,他告訴鎮上人,自己曾經被一位不知名的鎮民,用20美元和一句話救了。為此,他希望找到恩人,並用這袋錢報恩。消息不脛而走。而19位鎮民收到了作為索取金幣憑證的那句話。結果,在對證會上,這些人的本來面目一一被揭穿。
馬克吐溫1910年去世,他還沒有看到資本主義大幅增加福利的年代。他的小說,類似於中國今天的社會,也就是說,在沒有福利的情況下討論道德。這種道德,實際上就是以一家一戶為經濟單位的道德;封建主義道德。而今天的資本主義,已經逐步發展成為考慮整個社會效益的道德。比如,失業救濟、醫療、教育、養老的保障系統等。在馬克吐溫時代,沒有這些,人人只能靠天吃飯,貪婪與勤奮往往成了同一件事的兩個側面。就如今天的中國,為防大病,家家都在拚命,銀行存一大筆錢,或者買一套房子。大病、養老,或者孩子上學的時候變現。準備這筆錢自然需要省吃儉用,它的另一種說法就是錙銖必較。在這種情況下,珍惜每一分錢,是一種道德還是一種缺德還真難評判。說某人沒有公德,不一定就是壞人。說某人有公德,也可能是一種騙局,作秀。而在現代資本主義社會中,這些顧慮,都不存在,因此,道德也就不一樣了。政府把民生問題放在首位,個人需要做的就是創造價值。所以說,幫助別人,或者自己發明、創新就是現代社會的道德。而任何想用階級、出身、膚色、學歷、級別來分配財富的政策,都是缺德。
就目前的情況看來,美國的共和黨代表了當今的道德,而相比之下,以膚色劃分等級的民主黨,就是缺德。歷史經驗告訴我們,對某一群體的任何特殊照顧,都是對該群體的腐蝕。與此同時,也是對其他群體的傷害。用一個政策辦兩件錯事難道不是缺德嗎?歐洲人用了幾千年才發現的平等原則,被激進的民主黨在短時間內就破壞了。這就從另一個角度告訴了我們,在古代,根據某些看似有理的認識,逐漸發展出獨裁與專制是多麼的容易。而能夠做到真正的平等需要多少有識之士,不懈的努力?目前,美國的主流媒體,已經被,以階級、出身、膚色作為依據的做法,過度的侵蝕了,因此,川普政府也得不放棄歐洲傳統的做法,改為一種新的觀念,『對等原則』。你不承認中英香港聯合聲明,我就不承認中美聯合公報。你對我採取怎樣的關稅,我就對你採取同樣的關稅。你在本國監督我國企業的財務,我也在本國監督你國企業的財務。對待恐怖主義,川普可能還有一種對等原則。既是《超限戰》,那就一起玩超限。打了人,只要沒被抓到,那就死不承認。你發動襲擊的時候,不事先警告,我發動襲擊的時候,也不警告。這種做法,是否有害,不得而知。但如果是一個愛面子的總統,也許不會這樣做,丟份。可是,川普是個不怕丟面子的人。
如果說,古代的獨裁與專制還有幾分道理,到了現代,當信息發達,交通完善以後,保留獨裁統治就完全是獨裁者本人的自私行為。信息發達,就能保證一切公共事務的透明,經得起考驗,就是因為這樣,才使得現代的總統交出權力后,不會受到制裁。而古代的君主,因為信息不發達,一切保密,做過的事情,因為沒人監督,連自己都不知道對錯,因此,害怕交權以後被清算。由此看出,對統治者而言,民眾監督,即是一種限制,也是一種保護。可惜,被權力腐蝕以後的獨裁者,總也跳不出這個自私、貪婪的圈子。
中國目前最大的矛盾是,一方面中共想要稱霸世界,佔領白宮。可另一方面,他們的習慣與認識還停留在周朝。而稱霸世界,佔領白宮的背後原因,是不懂經濟,沒有創新。那麼,出路在哪裡?還是那句話:發明和創造是現代社會中最高的道德。理解這句話的人,不會傷害他人,卻不斷為別人造福。不理解這句話的人就只能使用霸佔別人利益的專橫手段,無休止的瘋狂。美國南北戰爭,實際上就是北方工業的發展,需要工人,才要求南方解放奴隸的。王福重說:「農民,出大力、流大汗,在我看來是一種懶惰和愚蠢;它不能帶來發明、開創新世界,也引領不了世界的進步!只有消滅了農民,國家才能真正富強」。一向不思創新、進取的中共,如果你要求他『思創新,求進取』,他就理解為一蹴而就,彎道超車。這種投機取巧的人很像《嶗山道士》。最大的毛病是,1、不肯自己努力工作,卻惦記月中嫦娥。2、以為法術可以幫助自己偷東西;翻譯成現代語言就是,以為彎道可以超車。
西方社會是集錢辦大事。錢的支配權在百姓手中,百姓願意,就集資辦大事。既然是百姓的錢,使用起來就格外精打細算,就憑這種小心謹慎,美國出現了私人公司製造宇宙飛機的馬斯克。中國集權辦大事,把百姓的錢拿來以後,錢就是領袖的了,他想怎麼花,沒人能反對。更有甚者,如果你順著他說,還能分一杯羹。結果,錢都被貪腐。所以說:「權力不能私有,財產不能公有,否則人類將進入災難之門。」權利私有,就是當權利歸一個人所有,他要是生病,孩子上學或者養老,一切都是超規格待遇。其實,超規格是最大的浪費,超不超規格,該病還得病,該死還得死。就古人所說:朱門酒肉臭。但如果是一筆公共財產,就可以根據計算,將它分給最需要的人。沒有困難的人交稅,就是預備到了需要的一天,自己也能享受到這個待遇。或者說是用一種人人放心的方法,使得:路無凍死骨。通過公權力的操作,用財富盡量挽救最需要的人,就是現代社會保證道德的手段。
古今中外,能夠把權力抓到手的最好方法,就是樹立一個敵人,尤其是異族的敵人。努爾哈赤在向明朝發難時,提出了『七大恨』。孫中山推翻清朝政府提出了「驅除韃虜」,毛澤東在文革時為了集權,在珍寶島挑起衝突。鄧小平為了掌握軍權,與越南開戰。如今,為了經濟危機,急需在台灣打一仗。這些都告訴人們相同的道理。而最容易樹立的敵人,就是挑起民族矛盾。由於不懂創新,民族主義只能機械地分配,有你沒我,有我沒你,並且只考慮本族人的利益,因此,利益越分越少。與此相反,因為懂得創新,資本主義的利益是分給那些創造價值的人,因此,越分越多。所以,兩國中,只要有一個搞民族主義的,就絕對不會成為朋友;而兩個資本主義國家卻能因為找到共同的利益,常常成為朋友。
資本主義社會要求,每一個人都有一個自己的目標,而封建獨裁則要求所有人都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每個人有自己的目標,這個目標必定是一個非常複雜的目標,否則便會相互混淆。而所有的人都有一個統一的目標,這個目標一定是簡單的目標,否則就不會被所有的人理解。因此,毛時代,所有人都不能有自己的思想,而唯有毛一人獨尊。正是這個原因,封建獨裁僅適用於簡單的生產,而複雜的生產,只能建立在普世價值的基礎上。因此,普世價值才是現代社會的道德標準。
上面說過,無論禮儀之邦還是荒蠻之地,年輕人都喜歡簡單、極端言論,所謂:「男兒本自重橫行。」這就是獨裁專制的基礎。美國剛剛經歷的BLM運動,就是極端言論被民主黨利用的結果。如今,川普也在利用這種心理,打中共牌以獲得選票。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1 12: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