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從兩種信用體系看左派之危害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7-4 16: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5評論

人與人之間,沒有絕對的平等。這個原則,反應在經濟學上,就是基尼係數。所有人都懂得,當基尼係數為零的時候,社會財富達到了絕對的平均,但一切經濟活動停止;而當它超過0.4的時候,社會發生動亂。也就是說,健康的社會是在0與0.4之間運行。人類的整部歷史,其實,就是解決這個問題。共產黨的理想與白左的初衷,就是把社會的基尼係數拉到零。但是,一個最簡單的道理是,人必須吃飯。當經濟活動停止后,就吃不上飯了。於是,為了生存,相互殺戮開始了。從最簡單的肢體衝突到格鬥術,從集團作戰到《孫子兵法》。所有這些,其實都是為了一個簡單的目的,生存。
1930年凱恩斯寫過一篇小文,他說在100年內人類將徹底解決它的生產問題。生產問題的確是解決了,但生存問題卻更加複雜了。本該使人人不挨餓的糧食,沒有均勻的分到所有人手中,反而使一部分人得到不該得到的權利,變本加厲的壓榨窮人。另一方面,很多不勞而獲的窮人,也學會了各種無恥的手段,用不正當的方法獲取利益。
我們不厭其煩地反覆討論太公望與周公旦的辯論《淮南子.齊俗訓》說的其實就是這個問題。只不過,周公旦耍了一個小花招,告訴人們,只要大家相親相愛,又有我這樣的好人來管理國家,咱們就能夠獲得幸福。共產黨與白左都是這種論調。美國左派的民主黨,以及自稱左派的中共高層,他們手裡的財產遠超很多右派人士。絕對平等的宣傳與欺騙,造成了經濟崩潰,而經濟崩潰導致了人人都衝破基本的道德底線,結果殺戮,盜竊,貪污盛行。就是這種宣傳摧毀前蘇聯,毛時代的中國,索馬利亞,海地,賴比瑞亞,津巴韋布,南非以及美國的底特律等地的經濟。由於三千年前,人們還不懂得什麼是『平等』,因此,周公旦用「尊尊親親」也就是尊敬長者,愛護弱者的言辭來表達這一概念。結果就是,中國在後來的三千年中,一直不能產生科學的思維方法。周公旦可以說是世界黑社會的祖師爺。所有的黑社會都是用這種「尊尊親親」方式建立起來的。周朝本身就如此;後世較明顯的是漢朝,宋朝和明朝。《水滸》描寫了,由「尊尊親親」導致的快意恩仇、暴力美學特別吸引人。這也解釋了,當年很多美歐國家,叛逆期青年,為何投奔伊斯蘭國。簡單的動作比事實更容易被接受。習總也有這個情結。
「尊尊親親」思潮,到了今天,就是左派思維;絕對平均主義。而太公望的「舉賢尚功」政策就是右派思維;資本主義的法治就是建立在這個基礎之上的。因此,這個法律系統看待極左的行為方式,就是恐怖主義。恐怖主義不能長久生存,關鍵的因素是他們沒有給所有的人以平等的上升機會。這是天下最大的弔詭事情。他們在一個資本主義,或者右派的社會中,能夠吸引百姓的就是平等,而在他們內部則是絕對的不平等。原則上,資本主義是把基尼係數推高。而左派既然企圖把基尼係數推向零,那麼左派就不能自己生產利潤。沒有利潤怎麼生活?答案是,在內部勾心鬥角,爾虞我詐爭奪生存資源,在外部坑蒙拐騙,掠奪資源。所謂,人不得外財不富,馬不吃夜草不肥。這種國家必須有一個強大的外財,才能活下去。比如,前蘇聯,開始,依靠美國的經援。後來,美國與它切割,不久便土崩瓦解。古巴,在前蘇聯不斷的經濟援助中,過得非常愜意,一旦蘇聯倒台,它也混不下去了。北朝鮮和越南也有類似的現象。而阿爾巴尼亞,失去中國的援助,立刻現原形。
中、美矛盾的根本對立就在這裡。資本主義的分配原則是太公望的原則「舉賢尚功」,非常容易理解,就是獎勤罰懶。它並非無懈可擊,當一切被富人所壟斷,也會出事,中國的古代的田氏代齊就是富人篡奪國家權力的例證。呂不韋也差點買下了秦國。現代民主國家更容易被財團操控,這種時刻才是左派應該挺身而出的時刻。但當言論自由被取消后,什麼都免談。目前的世界,社會主義國家,或者說左派極權的分配原則是什麼呢?隨著時代不同,說法不同,可原則不變,古代人說得直白就是「尊尊親親」,現代人繞了一個彎,說是「平等」但沒有了言論自由就更加不平等。北韓如今已經不用繞彎子了。無論是古代還是現代,左派集權后都是說一套,做一套。根本的原因是他們不能創造財富,必須依靠偷和搶獲得財富。左派和右派的根本區別是,一個生產組織與一個分配組織的差異。左派原則上是一個不生產,只分配的組織。右派原則上是一個自己生產,按勞分配的組織。左派代表的社會主義國家,既然自己不會生產,就要想邪招弄錢。
孔子說,「君子喻於義,小人喻於利。」從這裡看出,孔子所說的君子,只知道義,不知利益。他們就是左派。而小人當然就是右派。左派既然自詡是一切以道義為中心的「禮儀之邦」那麼就有一套自己的分級體系。這套體系就是「忠義」。左派雖然口頭上說要財富均分。但總要有老大、老二、老三等,說得好聽就是「梁山泊英雄排座次」。按照左派的理論,應該是,誰最「忠義」誰當老大,差一點的當老二,更差一點的當老三...。可是,「忠義」多和少,怎麼來決定?打仗的時候,跑在前面的,應該是最「忠義」的,可是,往往這種人先死。人死了,還是找不到最「忠義」的當老大。於是,「禮儀之邦」就逐漸形成了一種以鬥狠為榮的解決辦法。比如,戰國時代,出現了殺自己老婆,兒子,甚至割自己身上肉來表達忠義的事情。這種做法一直流傳到近代。三十年代,北京天橋,有一位出名的流氓,他是一位癱瘓。外出的時候,總要有人抬著。但是,大家就是認他做老大。因為,在他十幾歲的時候,一次和別人鬥狠,躺在對方的大車前面說,「有本事,你從我身上壓過去。」對方二話沒說,真的就壓過去了。他的雙腿當時被壓斷。他爬起身子,面不改色,申出大拇指說,「你有種!」接著就暈了過去。醒來以後,便被天橋的黑幫尊為老大。《野火春風斗古城》裡面描寫高大成,和一位女土匪鬥狠,將一個燒紅的煤球放到自己的大腿上,談笑風生。禮儀之邦淪落到最後,往往就是這樣證明自己。目的是告訴世人,只有我,無論忍受什麼痛苦,都能夠保持自己的體面。我連這種事情都不怕,還有什麼力量能動搖我的人格?這就是「禮儀之邦」的信用。因為,沒有其他的方式來劃分等級,就只能用這種手段;要的就是這種面子。但是,凡這樣乾的人,心裡想的都是最後騎到別人頭上,不是什麼「忠義」。到了最高級別的競爭時,一定是卧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因此,火拚就是左派組織內部的常事。由此證明,沒有一個合理的,源於普世價值的評級機制,人們只好使用邪惡的辦法來解決。幹完壞事後,或者滅口,或者強迫別人忘記。而被這套理論洗腦後的人,也認為,既然沒有其他的解決辦法,只能接受。就這樣,當所有的人都在這個最關鍵的問題上採取模糊態度以後,中國就失去真實的歷史,中國的科學就死了。
美國與中共的矛盾,實際上就是這兩種不同的信任體系的矛盾。滿腦子傳統文化的中共當初加入世貿的時候,就是那位割自己肉的混混,認為自己今天割肉,就是為了有一天騎到別人頭上,美其名曰,韜光養晦。當時中共有權割的是百姓的肉,是少數民族的肉,是香港人民的肉。在中共內部也一樣,上級割下級的肉,下級不肯對百姓動手,那就讓他變成百姓,由別人來割他的肉。但面對世界的時候,中共依然認為那塊被割的肉是自己身上的。所以,美國就應該為此付出代價。因此,盜竊知識產權是合乎「忠義原則」是「禮儀之邦」應得的。美國的信用體系其實就是我們說過的,太公望的信用體系。它的出發點是,必須先把蛋糕做大,才能使更多的人,按照比例受益。多勞多得,不勞的只能混個吃飽飯。沒有蛋糕,分配就無從談起。比起左派的,掙不到錢的人先去死要文明一些。但是,左派掩蓋了他們製造的最殘酷的現實,以至於人民只看到他們「尊尊親親」的一面。最近,我看了一部奧巴馬時代的紀錄片。用一句話來形容它就是:他得到了人民瘋狂的擁護,因為他給了人民一個沒有蛋糕的分配方案。而目前的德國總理默克爾也在推行這條路線,她引進了數十萬的難民,卻沒有給他們工作,只能分德國人民過去積攢下來的蛋糕。她自己拿不出軍費,就把防務交給美國。相反,右派也有一套信用體系。它基本上根據人類的慾望的層級,逐步實現。馬斯洛把人類慾望分成五個層次;生理需要、安全需要、社交需要、尊重和自我實現。根據財富的多寡,逐漸達到最高的層次以後,低端人口的生活問題就容易解決了。因為,向富人徵稅就比較容易,分配給窮人的時候,就有蛋糕了。因此,資本主義的評級是根據你財富的多少來判斷,而不是根據你割幾塊肉來評價。由此,我們看出左派和右派,或者說社會主義與資本主義的信用體系是不一樣的。
中國歷史上,這兩種信用體系第一次相撞,也許要屬明朝的倭寇之亂。徽州人汪直,原本在海上過得好好的。為什麼要去杭州慷慨赴死?因為他認為,自己沒有殺過明朝的人。自己的財富來自海上的貿易。明朝沒有理由殺我。我已經有了好日子,皇帝怎麼會疑心我反叛?為什麼要反叛?這就是右派的信任體系。但他就是沒有想到,隨著自己財富的增加,追隨者越來越多,大明皇帝已經感到不安了。老大隻有一個,你死我活,當然要殺你(左派)。
最近披露出來,一位參加過孟良崮戰役,原國民黨74師的老兵說,74師當年的失敗,不是因為彈盡糧絕。而是因為,看著一排排衝過來送死的人,實在不忍心繼續殺下去了。共軍要的不就是一個勝利的榮譽嗎?只要不死人,大家都能活下去,國民黨士兵寧願投降。無獨有偶,當年韓戰,美軍也遇到了同樣的情況。他們發現中共的士兵真的就不怕死,用肉體去消耗美軍的子彈,這使得開槍的美國士兵都手軟了。他們害怕這種氣勢,不得不後退。這些都是資本主義右派思維。他們無法理解左派的思維方式。正如左派不理解他們一樣。同理,二戰時,美國人不能理解,日本人為什麼會因為政府打了敗仗而自殺。
中、美之間的誤判,實際上就是兩種信任體系的誤判。中共一直把美國描繪成一個爾虞我詐,唯利是圖的社會,最終,久假不歸。 連中共自己也相信了這套鬼話。他們認為,資本主義賴以生存的法治系統是虛偽靠不住的,一旦中共當了老大,世界還是離不開叢林法則。因此,中共相信三十六計,還想用同樣的方法,戰勝美帝。美、中衝突以來,他們還是用老大忌憚老二的叢林法則來解釋一切。另一方面,美國則認為,人類的普世價值是絕對真理,不可能有哪個政權會傻到違背這個原則。當經濟問題解決了,任何國家都會按照慾望的層次不斷提高的。他們的誤判在於不懂得中國傳統文化。但也正是如此,才得到使得所有尊重普世價值的國家,不斷向美國靠攏。
分析了太公與周公的對話后,我們可以知道,左派在中國的根基非常牢固。商鞅是世界上,黑社會理論的創始人,他把極左社會中,治理百姓的手法歸結為五個方面;愚民、弱民、疲民、辱民、貧民(左派的平等)。換句話說,就是讓人民在政治,文化,經濟上永遠處於弱勢群體,政府永遠佔有絕對權力,只有這樣,才能絕對的獨裁。目前,中共就是根據這個原則,在疫情監測上面大做文章,一方面,消耗百姓手中資產,以達到便於控制的目的。另一方面是要告訴人民,別亂動,你們的一切都在我的監控之爭。在民主社會中,左派最有力的武器就是攪亂天下,讓人民感覺到分配不公平,以此推翻右派政府。最好把世界拖回到叢林時代,他們才能如魚得水。因此,美國的BLM實際上是被白左利用的運動。黑人都是一些沒有文化的人。
就中國人民而言,最要命的問題是,清朝是家天下,五億人供養皇帝一家子。到了中共是黨天下,14億人供養9千萬黨員,百姓負擔加重了千萬倍。因此有:

四十年來黨國,九兆六百千山河。樓塔崛起如春筍,鋼橋高鐵怎了得,幾曾會沒轍?
一旦美帝封鎖,維而不穩奈何?最是地攤鋪街日,公帑還往非洲挪,百姓怎麼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5 個評論)

回復 vector 2020-7-5 03:14
So互相尊重,各美其美不好嗎
回復 慈林 2020-7-5 04:51
中、美之間的誤判,實際上就是兩種信任體系的誤判。中共一直把美國描繪成一個爾虞我詐,唯利是圖的社會,最終,久假不歸。 連中共自己也相信了這套鬼話。

中共可不會信,心中清楚得很。醜化美國只是愚民,鞏固自己的江山。
回復 慈林 2020-7-5 04:55
中國人還擁護中共,並非信什麼馬列教,而是人民生活確有提高。
回復 NO_meansNO 2020-7-5 05:56
好文!有橫向對比(中西之間),也有縱向比較,(今古例子)。論據說服力強。大讚。
回復 11nn93n9 2020-7-5 10:45
和體系沒關係。沙特什麼體系?意識形態是騙人的鬼話。再說,中國比美國還資本主義。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9 02:2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