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說秦檜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5-2 17: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評論

千百年來,中國人幾乎一面倒地認為秦檜就是不折不扣的賣國賊。為了把這個印象推向極致,不知道誰在岳飛墓前鑄了幾個下跪的鐵人。還有好事者提對聯:青山有幸埋忠骨,白鐵無辜鑄佞臣。一個基本的問題是,如何定義漢奸?假設,我們可以把漢奸定義為:身為某個民族的成員,卻做了有利於外族的事情。那麼,問題來了,耶律楚材是契丹人,他為元朝人做事,應該是契丹奸。范文程為努爾哈赤做事,應該是漢奸。可他們卻得到史學家的認可。因為,他們的努力,使得許多殘暴的事情,沒有發生,促進了各族的和解,得到一種雙贏的結果。再有就是班禪與達賴,按照上述定義,班禪應該是藏奸,達賴卻應該是藏人的英雄。但是,中共的宣傳正好相反。所以,我們應該把上面的定義修改一下。凡是做了對外族有利的事情,又失去權力的人,就是X奸。這才是關鍵的問題,是中國的劣根性--強權就是真理。不管你出生在哪個族群,也不管你為哪個族群工作,只要你有權利,你就不是X奸。秦檜掌權的時候,沒人敢說他是漢奸,等到皇帝問罪后。一群阿Q才一擁而上,罵他漢奸,而且越罵越升級。到此,漢奸的定義,已經變成了現代社會中,強權與真理的矛盾,而不是民族矛盾了。換句話說,中國人被儒家文化洗腦,已經不會思考了,皇帝說什麼,就是什麼。一旦皇帝本人也被這種文化洗腦,那就沒人會思考了。於是我們看到,在漢朝獨尊儒術前,經常出現暴君。而此後,常常是昏君當道。
儒家的中心思想由孔子的一段話代表,「天下有道的時候,製作禮樂和出兵打仗都由天子作主決定;天下無道的時候,製作禮樂和出兵打仗,由諸侯作主決定。由諸侯作主決定,大概經過十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大夫決定,經過五代很少有不垮台的;由陪臣執掌國家政權,經過三代很少有不垮台的。天下有道,國家政權就不會落在大夫手中。天下有道,老百姓也就不會議論國家政治了。」孔子從來沒說,也不敢說的是,如果遇到暴君,昏君,需要推翻他們,由一個明君取代的時候,該怎麼辦?孔子的解答就是,「其人存,則其政舉;其人亡,則其政息。」和沒說一樣。
在儒家的理論中,天子不能有錯,有錯也要掩蓋。因此,後人造反時,修改一下旗號變成清君側。而罵人的口號就變成了,罵君側。趙構是天子,他有錯就是秦檜等人代罪,毛澤東有錯,四人幫代罪。這種狡猾的做法,註定了中國人永遠不會有真像真相,或者說永遠不會有科學。科學的基礎就是說實話。試想,現代技術,一投資就是幾百個億,開發者有一句假話,這些錢就全打水漂了。所以,中國人即使賺了錢也只能私分。不會形成一種科技事業,因為,誰要是認真,那只有吃虧上當,還得被人恥笑。因此,每個人都必須變成鄉愿,有點錢,趕緊分,過了這村沒這店。根據我們最初的定義,這種使本民族受到最大傷害的制度和思潮,以及不說真話的傳統,才是最大的漢奸。它比一兩個個人起到的傷害作用大了不知道多少倍。而一群愚笨的利己主義者,每次重複罵某人漢奸的時候,其實就是將這種愚昧的狡猾向前推進了一步。這裡,我們再次發現,由於思想的麻木,國人永遠是竊鉤者誅,竊國者侯。放過了那個最大的制度漢奸,卻死盯著一個個微不足道的小漢奸,甚至不是漢奸的人。就在這種對別人隨意的謾罵中,人們自己變成了一根筋的生物。所以說,這是一個巨嬰國。兒童在看電影的時候,不停地問,那是好人還是壞人?有人做過實驗,發現,兒童在過馬路的時候,眼睛只看對面,對於過往車輛卻沒有反應,這是同樣的道理。
所有的問題,其實就來自於一個世襲的獨裁者。它像鴉片一樣,腐蝕了獨裁者本人。也造成了對百姓和國家的傷害。民主法治,其實是即解放了人民,也解放了獨裁者。這就是為什麼發達國家都是民主法治社會,而落後國家,都是專制獨裁社會的原因。獨裁者看似風光,卻並不幸福。如果當年的宋代是民主制,趙構不是獨裁者,那麼他不必為了害怕徽欽二帝回來搶奪皇位而擔心。岳飛和秦檜不過就是兩個黨派的鬥爭而已。兩派都對人民直接負責,那就來一個公民投票,看看是戰還是和。如果主和,那麼,岳飛根本就不該出兵(類似古羅馬)。既然全民負責,而金國人真的打到臨安,那麼全民將以一個個獨立的人格,擰成一股繩奮起抗戰。就像抗日戰爭中表現的氣概。集權制度則不然,只有獨裁者是主人。到了抵禦外患的時候,只有他一人擔心。這就是為什麼薩達姆的軍隊,一觸即潰。這也是為什麼魯肅對孫權說,「主公,我和別人都可以投降曹操,唯獨您不能。」 而到了明朝末年,崇禎皇帝在親手殺女兒時,流著淚說,「你不該生在帝王家。」最近,網傳金正恩的心臟手術,因為醫生手抖而耽誤了搶救時間。但無論如何,伴隨他的生死,都會出現電影《斯大林之死》中的情節,各方面爭奪權力,外加獨裁者本人的詐屍,構成一幕幕小說情節。這都說明的作為獨裁者的無奈。如果中國是個民主國家,那麼,毛澤東不會因為抓權而弄死劉少奇和林彪。毛本人在臨終的時候,也不會鬱鬱寡歡,甚至,他還能多活十年。因此說,民主法治是使所有人都得到安全感的制度。但是,奇怪的中國人,一旦鑽進了獨裁的圈套中就再也出不來了。這個圈套適應了受虐狂的需求,被人稱所站在鐮刀刃上指點江山的韭菜。如今還發展出來什麼『集權辦大事。』,『讓民主國家抄作業。』等狗屁理論。
說完了獨裁者,再說說人民。如果宋代的中國是個民主國家,那麼,絕對不會是一派非要殺掉另一派,也沒有必要在誰的墓前鑄造幾個鐵人在那裡下跪。秦檜與岳飛的鬥爭,類似當年英國的張伯倫與丘吉爾的鬥爭,同樣是面對希特勒,同樣是為了國家好。雙方都向人民表達自己的觀點,最後人民做出了正確的選擇。如今,台灣實行了民主制,也像當年的英國,同樣是面對納粹一樣的中共,國民黨的政策就類似秦檜、張伯倫的政策,主和;而民進黨的政策類似岳飛和丘吉爾的政策,主戰。選舉結果后,沒有誰被殺頭,也用不著把誰鑄成跪像。
相信如果岳飛懂得了民主法治的話,他也只把秦檜當作政治對手,而非不共戴天的仇敵看待。 現代人逐漸明白了,沒有皇帝的許可,秦檜有再大的權利,他也不敢殺岳飛。我們退一步講,就算是秦檜的責任那也只能是封建統治下的鬥爭結果。想一想,毛澤東,當年通過潘漢年與日本特工岩井勾結,陷害國民政府,為抗戰造成巨大損失。但是,他憑藉各種政治手段,沒有失去權利,反而變成了抗日英雄。這就是獨裁政權的最大特色--沒有真相。同樣是漢奸,一個失去了權利,其銅像就跪倒在別人的墓前,另一個沒失去權力的,卻躺在紀念堂中受人膜拜。由此,不難發現,在這種強權即真理的制度下,受到侮辱的未必是小人,受到追捧的也不見得是君子。而受愚弄的卻一定是人民。民主國家是真理治國,權利服從真理。專制國家是權利治國,不顧真相。正是這個原因,獨裁體制下,為了維護謊言,對於本族人的迫害往往比外族人更加殘酷,因為,本族人知道真相。而這種殘害對於本族整體的傷害,遠大於某個漢奸的作用。所以,在獨裁統治下,沒有漢奸和英雄。人人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更不知道別人在做什麼,真正的矛盾在於制度。
據說,秦檜像被人打來打去,損壞得很厲害,先是用黃銅鑄,後來改成鐵鑄;人和金屬對打而不覺的痛,一定是信仰的力量。這種做法讓人想到川普的畫像讓人打來打去,但美國人民依然投他的票。日本很多大公司的總裁在職工休息室中安裝自己的塑料像目的讓他們出氣。出氣后,能夠更好的工作。這也許就是民主與獨裁在制度上的差異。民主制度,人人有選票,不喜歡誰,就投他的反對票,讓他直接下台。而獨裁統治下,有氣憋著,又不敢拿獨裁者的畫像出氣,於是,看誰都像是壞人,隨便給別人扣帽子,以為毆打他的畫像就真能起什麼作用。就好象古代的人,恨誰,就做一個布人,寫上他的名字(因為布人做得不像那個人),每天扎針一樣。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2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 個評論)

回復 ohmygoodness 2020-5-3 03:30
好文章
回復 汴梁東京 2020-5-3 05:08
不論什麼制度中國盛產漢奸是不幸的事實,給漢奸賣國賊洗白是啥意思,還嫌中國漢奸少嗎?
回復 來美六十年 2020-5-4 08:48
出賣國家民族利益者才是漢奸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6 02: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