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與世衛組織商榷命名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1-27 16: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世界衛生組織,為武漢肺炎命名SARI(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infections)四個單詞的字頭組成。對比上次非典SARS (severe acute respiratory syndrome)可以看出的區別僅僅在於最後那個單詞;一個是癥狀syndrome,另一個是感染infection。兩者有什麼區別嗎?沒有,都是由於感染而產生的癥狀。所以說,任何一件事情可以有無數個側面,而一個單詞或漢字,只能描述一個側面。所有的語言都是把一個個基本單詞或漢字連接起來,形成複雜的辭彙。由於拼音文字在發音與字元上的數量太少,所以在連接成複雜辭彙的時候,遠沒有漢字方便和清晰。比如英文中的肺炎pneumonia 不像中文中的兩個漢字肺-炎,一眼就能知道是肺部發炎。在英文中,如果你知道了肺是lung,發炎是infection,你依然不知道肺炎pneumonia是什麼。這個單詞來自希臘語「πνεύμων」把這幾個字母用英語書寫后,就變成(pneumos,肺)至於為什麼這樣用,那故事太長了。我只簡單的把它歸結為拼音文字的基本音和書寫符號太少引起的後果。我們常說,三千漢字能夠組合成的辭彙,相當於九百萬個的拼音文字的單詞,就是指這種現象。

再次強調,綜合症syndrome,與感染infection僅僅使你知道SARSSARI是不同的兩種病,但並未告訴你有什麼不同。因為,感染與癥狀互為因果。不能說一個只是感染,另一個只有癥狀。反過來想,由於兩者都只表達了一個側面,所以,兩者的表述都不完全。因此說,這種區別方法只是不得已的選擇。但是,誰也說不準冠狀病毒到底有多少種,如果有兩千種,難道要找出兩千個不同的辭彙來區別嗎?就中文的翻譯來說,也有問題,上次SARS中文翻譯成非典型肺炎簡稱非典,因為它與常規肺炎有所不同。那麼,本次該怎麼翻譯?非常規性肺炎簡稱非常嗎?以後還有更多的詞可用嗎?

因此,我認為,既然是用兩個不同的側面區分兩種不同的病毒,並非為了說明兩者在本質上的差異,那麼,採用數字最為方便。由於,這種病一般在年尾爆發,年初結束。因此,可以統一叫非典,外加年號。比如上次非典是2002年爆發,2003年結束。應該叫02非典。本次非典2019年爆發,應該叫19非典。相對於英語來說就是02SARS19SARS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古久先生 2020-1-28 04:15
如果不知道syndrome與infection的區別、不知道發炎(inflammation)與infection的區別,請不要亂寫、混淆概念。
回復 蘇誠忠 2020-2-1 15:55
古久先生: 如果不知道syndrome與infection的區別、不知道發炎(inflammation)與infection的區別,請不要亂寫、混淆概念。
我認為,兩者是相伴而生的,同一件事的兩個側面。先生認為有什麼不對嗎?應該怎樣區分才對?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6 00: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