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更可怕的病毒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1-25 16:2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西方人說,謊言與軍隊是獨裁統治的兩大支柱。中國古人總結了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現代人懂得,這個其實就是一種迷信的形式。它說的是什麼無所謂,只要你能信,它的目的就達到了。但是,回到當代,就有很多人糊塗了。比如高鐵,各種壯美的大型建築等等,足以讓人們相信,天朝已經是世界強國了。繼續聯想下去就是,天朝的生活已經是最好的了。然後就是如何讓國人相信中國的科學成就如何了得。整個宣傳系統就是為了營造這種迷信氛圍而存在。

但另一方面,現代迷信可沒有古時那樣容易騙人。因為,現代科學的誕生就是不斷地揭露迷信。幾百年來人們總結出來各種揭露迷信的方法已經被不少國人掌握。因此,現代迷信必須尋找新的方法才能生存。但假的就是假的,目前,中共的宣傳已經到了山窮水盡的階段。一個苟延殘喘的方法就是,拖字真言,能拖一天是一天。拖字真言反應在各條戰線上面。本次武漢肺炎的大規模擴散,就是這個拖字真言的體現。

多年來,一個拖字使得一批又一批的官員步步高升。的確,很多事情不必杞人憂天。丘吉爾在《二戰回憶錄》中說,「當我回顧所有的煩惱時,想起一位老人的故事,他臨終前說:一生中煩惱太多,但大部分擔憂的事情卻從來沒有發生過。這段話,移植到了中國官場,不就是個拖嗎?但丘吉爾說的是民主國家,在那種體制下,每個官員必須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可在天朝,如果人人都這麼想,早晚天下大亂。因為,中共原本就是一個不讓人思考的體制,為了保險一般決策是由上兩級機關作出。要求是,只能贏,不能輸,結果,誰也負不了責任,上級機關的許可權大一些,出了事情由黨負責。實際上,黨也不負責,只不過能夠用更多的資源把事情壓住,這就算負責。因為,中共的權利基礎就是這群官僚;所謂黨內有民主,黨外無民主。由此互相包庇,從上到下,結成了一張誰也不負責任的大網。這張網依靠中央而存在,而中央缺了這張網就不能把意圖傳達下去。從這裡,不難發現,為什麼,民主國家一出現疫情,立刻就被披露出來,緊跟著就是各種措施。因為,市長是民選的,直接對百姓負責,百姓們對於各種問題,往往比市長還清楚。市長最簡單的解決方法就是詢問百姓。在這件事上,市長與百姓誰也不會騙誰,也沒有必要欺騙。有了這種信任,什麼問題都能找到最有效的解決方案。但是,中共的體制則不然,市長是上級派來的,他來的目的就是壓榨百姓割韭菜,對於百姓的意見自然就是半信半疑。此外,中共的幹部,完全是憑運氣吃飯,解決了問題,你未必陞官,還有可能受罰。不解決問題,未必受罰,還可能陞官。在千變萬化的官場漩渦中,只有一樣東西比較可靠,那就是走上層路線。所有的幹部都是這麼上來的。換句話說是,遇到問題,不去思考如何解決,而是先把與問題有關的各種人事關係理清楚再說。就比如,貿易戰開始的時候,中共最先的反應不是如何繁榮經濟,兌現承諾,卻是尋找美國上層的熟人,看看是否能夠走門路。而一帶一路也是同樣的方法,同樣的結局。可想而知,武漢疫情剛一出現,市領導在想什麼?想的一定是某位局長想要用這個方法來害我,要不就是我的後台出事了,紀委要調查我。反正就是不往事件本身去想。在他們眼裡,任何事件都不單純是事件,而是與自己官位相關的這張網的問題。根據多年的經驗,既然拖字真言最為有效。那麼,管住媒體就是最重要的。只要問題還沒有泄漏,想怎麼說,主動權都在自己手裡。這就是11日抓了八名造謠者的原因。在外人看來,就出現王朔說的現象:先帝爺瞎JB折騰留下的爛攤子,第二代治理者的辦法是頭疼醫頭,腳疼醫腳,雖然去不了病根兒,但起碼能減輕癥狀,讓你自以為治好了;第三代是頭疼醫臉,腳疼也醫臉,對他們來說,治不治好不要緊,面子最重要;現在這一代就邪乎了,頭疼堵嘴,腳疼也堵嘴,只要不喊出來疼,就算沒病。

古代,一位領導能夠做到掌握大方向,而疏於研究細節,是因為有一群幕僚。不重要的事情,都是這群幕僚管理。他相信這些幕僚,因為,他的成敗決定他們的飯碗。但是,當今的集權體制,卻不一樣。一位市長,他周圍的人可不是幕僚,這些人是上級領導任命的,有些人是上級派來監督或者制衡他的,有些人還指望他下台,自己好上位。所以說,中共現在編織的這張網,比封建時代更加腐敗。而民主國家沒有這種官僚網路,他們的真相來自雜亂無章的報道。出現任何問題,任何人都可以把它描述出來,有些描述的角度不對,有些看法過於偏激。但是,當大量的描述擺在你面前,而你又有一定的分析能力,一般來說,你能夠從中發現真相。相反,中共希望從自己的情報渠道得到消息,然後有人匯總,最後得出絕對的真相來,從而建立起一個聖人的形象。而事實上,人都會犯錯誤的,無論你多麼慎重的思考。這種情報網路最大的特點就是思想單一,眼界狹窄,傳遞的消息片面。從這裡也能看出,中共的各種文檔類似封建時代的史書或者百科全書,名為絕對權威實際漏洞百出。這種絕對的材料經領導們過目后,當然就出現錯誤的決策。所以,集權國家最大的忌諱就是偏食,營養不良。要是還想從這個狹窄的信息源中挑肥揀瘦,那就和無知一樣。

上面說過,對於集權國家,防疫不重要,重要的是讓你迷信。迷信就要變魔術,魔術其實都來自最基本的科學道理,只不過尋找到一種特殊的表達方法讓你驚奇而已。防疫工作正相反,費了半天勁,為的是讓所有離譜的事情都不發生。所以,想撈官位的人,盡量離它遠點。

據說,有一次魏文王問扁鵲說:「你兄弟三人,皆精於醫術,相比誰最好呢?」。扁鵲回答:「長兄最好,仲兄次之,我最差。」文王疑,又問:「既如此,為何你最出名呢?」扁鵲回道:「我長兄治病,是治病於病情發作之前。一般人不知道他事先已經剷除病因,故他的名氣無法傳出去,只有為醫者才知道。仲兄治病,治病於病情初起之時。一般人以為他只能治輕微的小病,故他的名氣只及於本鄉里。而我扁鵲治病,是治病於病情嚴重之時。一般人都看到我在經脈上穿針管來放血、在皮膚上敷藥等大手術,所以以為我的醫術高明,名氣因此響遍全國。」

集權國家的各級官員當然都想當扁鵲,誰也不肯做他的長兄。集權國家的錢都花在場面上,雄偉,壯麗使人著迷就成。民主國家的錢都花在防患於未然上面;就是扁鵲長兄乾的事情。民主國家通過辯論,弄明白了這種人的苦衷,因此,他們的待遇最高。集權國家相反,看不到他們任何亮麗的表現,就把他們的待遇壓低。這種思想,難道不比冠狀病毒更可怕嗎?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綠野仙蹤 2020-1-26 23:17
欺騙與暴力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6 00:3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