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台灣大選與中共雙軌制

作者:蘇誠忠  於 2020-1-18 20: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台灣總統蔡英文以高票當選,得票率超過了當年的馬英九,也超過了她第一次當選總統時的得票率。按照正常規律,民主國家總統的支持度是逐年下滑的。因為你做的任何事情都會得罪一部分人。比如,19963澳大利亞的霍華德高票當選時成為總理后,民望很高,正巧1996428日,澳大利亞發生了震驚世界的亞瑟港槍擊案,35人死亡,17人受傷。霍華德有效的利用了這個事態,下令禁槍。這成為了澳洲一筆不小的財產,它是很多富豪不願意去美國而來澳大利亞的原因之一。霍華德禁槍成功后,支持度受到影響,因為愛槍的人不喜歡他。後來,霍華德與工會的鬥爭使得工會也反對他,這就像花錢一樣。等到霍華德下野的時候,支持度已經很低了。所以,一般總統到了第一個任期結束時,民調會很低,能夠勉強再次當選已經不易,相對來說,你的政治對手沒有得罪過人,容易讓選民感覺不一樣的風格。本次選舉中,更加反常的是,民進黨在2018年底台灣的「九合一」地方選舉中慘敗。當時,蔡英文辭去黨主席職務,要求她放棄連任的呼聲甚高。而一年多后的今天,蔡英文卻得到這樣的成績,是什麼原因呢?固然中共打壓香港,以及對台發出的各種武統恫嚇起到了非常大的作用,這使得很多中間選民倒向民進黨。但是,那些民進黨的基本票倉是怎麼想的呢?他們才是民進黨獲勝的主力軍。

事情要從九合一選舉說起。民進黨2018年的慘敗,很大程度上是想要削減軍公教人員的福利以補償一般百姓的退休收入。這就相當於大陸的養老金雙軌制並軌。凡是養老金不平等的國家,都是封建時代的遺留。台灣的這個問題沒有解決,說明雖然有了言論自由和民主法治,但是,台灣的輿論依然掌握在精英的手中。他們利用各種方法,讓百姓相信,因為他們過去比別人努力,所以退休待遇要高一點,否則,以後誰還努力?只要他們的忽悠能夠得逞,那麼,這些公務員們就能繼續享受高出一般人的退休金。為此,他們組織了一個黨,稱為軍公教聯盟。對比大陸,兩會中連一個窮人代表都沒有,要想均貧富,那不是緣木求魚嗎?

精英口中的所謂多勞多得。這個概念在中共打破大鍋飯的時代,的確曾經起到過一定的作用。但是,當歷史繼續發展以後,就出現了由小康向大同過度的轉型。在這種轉型中,多勞多得就必須轉變成為多創新多得;因為,當社會高速發展時,僅僅從多勞中所得的報酬不足以彌補需要。一個發達的大同國家,只有保證了更多人的就業,更多人的平穩生活以後,才能在此基礎上不斷創新。小康社會沒有這個創新條件,也就是說,當人人都為溫飽而奔波的時候,貪污、潛規則所獲得的利潤,遠遠高於創新。因此,無論中共如何炫耀他們的科技創新,在我看來,都是蒙人的水貨,不是偷來的,就是風大雨點小,先吹牛再說。美國的知識產權問題也由此而來。有了公正的福利制度,各種創新才有真正的可能。沒有這個制度,養兒防老的思想就會盛行,損公肥私的事情就無法杜絕,本位主義,地方勢力就永遠有市場。

十九世紀八十年代,德國的俾斯麥,在世界上首先推行了社會福利制度。這個制度是打垮封建勢力的根本保障。正是福利制度的出現,使得人們不再為小集團,封建領主,行業工會,黑幫勢力等組織的利益賣命,也為人類的創新能力解除後顧之憂。任何正常人都具有創新的動機和條件,但是,繁重的生活壓力阻礙了這種能力的釋放。福利制度解放了人類的這個能力,它使得德國的科技能力一直領先於世界。即使中途受到希特勒、納粹的影響也沒能改變這個格局。中國在毛時代,雖然也沒有學術自由,但分配相對平均,因此,還是出了不少創新型學者,包括那些沒有得到認可卻做出過重大貢獻的人。根本的原因在於,人人都有這樣一個想法:既然我不可能大發橫財,那麼,唯一的目標就是活出一個不一樣人生。叔本華說過:「生命是一團慾望,慾望不能滿足便痛苦,滿足便無聊,人生就在痛苦與無聊中搖擺。人生就是這樣,你要讓他失去了追求目標,他就非要玩出一個花樣來讓你看看。這就是民主國家一般民眾的想法。而集權國家、小康社會,人人都想著如何多賺一分錢,眼睛血紅。至於那些知道自己賺不了大錢的人,則把目光轉向了麻將桌和性生活。牆內學者一向認為,資本主義的衰落是由於高福利養懶人。其實,這些在牆內的書蟲,根本無法理解什麼是衰落。他們一天到晚唱衰的日本。真是這樣嗎?日本的經濟增長也許沒有過去強勁了。但是,他們的國家卻更強了。相反,中國的經濟增長在世界上數一數二,但是,國家一天比一天衰弱。這裡就要弄清什麼是強,什麼是弱。一家之中,壯年的父親往往是最強的,家裡的各種事情,他都能幹。但是,很可能為了某種原因,他不掙錢。國家也一樣,能夠解決各種問題的國家才是強國,但是,為了某種原因,它可能沒把這些能力都換成錢。而是,在保證了人民生活的條件下,把自己變得更強。簡而言之,強國並不是把自己的所有能力都轉變成『錢』。而是不斷的挑戰人類的各種極限,看看,人類到底能夠發展到什麼地步。當強國與弱國發生矛盾的時候,強與弱就立刻顯現出來。最明顯的例子就是,川普一句話,中興通訊就玩完。換句話說,越是條件險惡,越能現顯出強國的作用。我認為,英國能在二百年的時間稱雄,美國能夠在一百多年的時間裡稱霸,並不是僅靠他們自己的能力,而是其他國家,尤其是一些想稱霸的國家給他們提供了機會;能夠顯示出其強大的機會。比如,希特勒,蘇共等等。每次重大的挫折都使英、美兩國將那些過去沒有市場的強項拿了出來;蠍了虎子掀門簾-露一小手,對於本國是重新振奮,對於世界,是重樹霸主的形象。沒有這些機會,他們的那些別人沒有的能力就現顯不出來,還很可能逐漸被人忘記。這就好像,美國產大豆的地區,由於出產後沒人買,那麼,明年只能限制生產了,沒市場。對比兩種制度的日常生活,人們會發現,小康社會中人,每天比的就是誰的收入多,誰的收入少,因為,依靠小智小慧,人人都有機會多撈一些外快。而小康社會的獨裁者們,處心積慮地從大同社會巧取豪奪,弄來各種已經擁有市場的技術,以為有了這樣的儲備,就可以稱霸世界了。所以,每次失敗,實際上都不輸在已有市場的技術上,而是,當時還不知道,還沒有儲備的技術上。最近的例子就是,勞民傷財發展最先進的導彈,但沒想到,超小型的刺殺導彈比大規模殺傷性導彈更加厲害。二戰前,日本也干過這種事情,違反國際公約,偷偷建造成超級噸位的軍艦,結果,到了二戰時,軍艦的作用讓位給了飛機。相反,在大同社會中,人們討論的是各種有意思的話題,因為,生活有了保障,而發大財的機會只在創新之中,不談這個談什麼?什麼是創新,如何改在你家的後院,如何種出別人種不出來的植物,總之,只要別人做不了的事情,你做到了,這就是創新,要不然,見面吹什麼?或者說,創新在小康社會是精英們的夢想,而在大同社會,創新是百姓的生活。它們不會反應在GDP之中,卻是一個國家強大的依據。

回到主題,民進黨在2018年的九合一選舉中大敗,就是因為當時的華文媒體被中共所壟斷。而那群井底之蛙根本不懂的福利制度帶來的好處。他們依然用封建社會,學而優則仕的小康思維解讀平等的概念。讓人們相信,必須拉開貧富差距台灣才有前途。直到今天,台灣人可能依然沒看清楚這一點。而看不到這一點,政策就不能有效的發展並利用這種優勢,反而真的養起懶人來。改變不了這種心態,那麼,台灣的前途依然不確定。沒有這個認識,台灣就無法像以色列對付阿拉伯那樣面對中共。台灣也無法決定自己的命運。說白了,民進黨的政策是左派政策,只有在右派腐化的時候,有前途。當右派找到存在價值的時候,左派會變成今天的白左。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NO_meansNO 2020-1-19 10:08
好文章,粗略初看不甚理解,回頭再讀,發覺立論獨到,意義重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9 06: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