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民主與憲法的作用

作者:蘇誠忠  於 2019-8-24 16: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淮南子.齊俗訓》說,周公旦與太公望討論治國之道的時候,魯國的周公認為尊尊,親親。齊國的太公說,這樣的話,國家將貧弱。周公問,你怎麼治國?太公說,舉賢而上功。周公說,將來一定會有人弒君。倆人的話,後來都在各自的領地中應驗了。太公的政策就類似今天的右派,商品經濟,按功刑賞。周公的政策類似左派,計劃經濟,按照等級分配。倆人所不知道的是,如果人民是主人的話,那麼就不會弒君,如果憲法有權威,那麼,人民不會看著國家積貧積弱。目前,中共的問題在於,想要同時得到兩派人的優點,最後,得到的是兩派人的缺點。和毛時代一樣,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原因就是沒有民主和憲法。

周朝以後,周公旦代表的思想被統治者不斷吹捧,致使他一家獨大。因此,可以說,極左思潮就是兩千年封建統治的延續。在皇帝統治下的尊尊,親親。計劃經濟,按等級分配,壓制商業。當這種想法深入人心后,朝代輪替就不可避免。小說《水滸》中,就是在這個背景下深受歡迎。大塊分金,大塊吃肉;但是這些物質是從哪裡來的?搶來的。這種做法一直延續到目前的中共。政治局就好象梁山泊英雄排座次。位置一定,法律靠邊站,任人唯親。唯一的變化就是,搶的已經不是大塊肉,而是盜竊知識產權。需要反腐的時候,發現不能尊尊,親親了。因為,權利是建立在這些親情之上,如果制裁他們,自己的權利基礎也就不存在了。這就是權利與人情混淆不清的結果。也是為什麼,歷代反貪的力度都比今天大,但從未阻止王朝的覆滅。

相反,在民主國家裡就沒有這個問題,憲法制約了各種權利的運行。任何人貪腐,司法部門就直接剷除了,因為那是一個獨立於黨的機構。從這個角度講,憲法實際上是為了領導人減少了許多麻煩。從官員的角度來講,一旦出錯,受到的懲罰也更加人道;封建時代的尊尊,親親。,在反貪時,一定要斬草除根。因為沒有憲法,人們看問題的立場是非友即敵。整個家族都是連在一起的。動了一個人就等於動了全家。日後,只要留下一個活口,輿論迫使他窮一生之力報復,結果是冤冤相報何時了?為了這個原因,就要誅滅九族。這就是為什麼從毛時代起,出身一直那麼重要的原因。這種世仇,與社會需要的正義完全是兩回事。但是,為了穩固自己的地位,統治者不得不編造各種謊言來說明這種殺戮的正義性。結果,這種政體只能依靠欺騙過活。時間一長,人們就忘了什麼是真,什麼是假。舉例來說:

有一位李毅先生,發表過一篇:《北平方式 統一台灣 一國兩制 台灣方案》其中在對比台獨勢力支持度時,給出這樣的數據:

1.大陸不打、美國會救,台獨支持率約是80%

2.大陸不打,美國不救,台獨支持率約是60%

3.大陸要打、美國會救,台獨支持率直接腰斬剩下約40%

4.大陸要打、美國不救,台獨支持率更是只剩下14%

以此證明了,台獨實際上是怕打的,只要大陸敢打,台獨就不敢發聲。正是這種恫嚇使得全世界人民團一致反對中共。因為,恫嚇在民主國家的法律中,就是犯罪。

台灣學者明居正:論『台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0RoTsikdYkQ在另外一份調查中問了兩個問題:

1.你們有多少人贊成台獨?舉手的人有三成,最多到了四成。

2.如果大陸變成民主國家,類似美國,有多少人支持台獨?大家的手紛紛落下。由此得知,台獨的背後,反中共才是關鍵的因素。

從這個對比中,我們看到,真正影響台獨主張的是中共。而李毅先生,作為一個牆內學者,唯獨不敢問的,就是如果中共不存在。把最關鍵的環節拋在一邊不去討論,反而把開戰恫嚇作為調查的條件。這就是大陸學者的悲哀;在沒有憲法的大陸,學者無權提出獨立見解。如果他們不去蠅營狗苟地吹捧聖上,那就沒有活路。可是,真理的標準是老百姓的直覺,不是受到恫嚇后的感覺。一群被嚇破膽的愚民怎能創造出先進的文化?

民主國家平均收入,不是權貴們的慈悲與施捨,不是尊尊,親親,也沒有等級。他們縮小這個差距的目的是理性而非感性的。無論是左還是右,都必須建立在理性基礎之上。過激就會出問題。極左會使人失去拼搏精神,最後在謊言中滅亡。那麼,極右思想是怎樣傷害經濟的?極右思想的要害在於貧富差距過大;一個社會,有100個人,如果財富聚集在一個人的手裡,那麼,真正的消費者,就他一個,可是工廠生產能力卻在急速加大。一個人吃穿用度,根本無法消費這麼多的產品。結果,產品滯留,資金無法周轉。從此,人們懂得了平均收入的重要性。只有當100個人都有閑錢的時候,才能大大拉動消費。

沒有民主與憲法,弱勢群體就沒有發言權,貧富差異就無法縮小;比如幹部財產公開制,退休金並軌制等問題就無法解決。這就導致購買力下降,市場萎縮,中共只能指望從美國市場獲益。這次貿易戰,美國實際上就是利用自己的市場與中共較量。而由於貧富懸殊,中共的市場比美國小了許多倍,結果只能挨打。要想扭轉這一趨勢,只能給大企業加稅,把財富平均地分給所有的人(包括農村人口)。最好實行免費醫療、教育、住房、養老。打消所有人的後顧之憂,購買力自然上升。只有加速資金周轉,新技術才能不斷產生。民主與憲法則是良性循環的保證;資本主義的道德品質也是靠憲法與財富教育出來的。大法官的工作實際上是告訴人民,兩者的關係。民主國家(包括香港)的人均GDP都是中國的許多倍,而他們的日常生活卻表現得與中國的發達城市差不多,甚至還不如。那麼錢都去了哪裡?答案是,錢都變成了社會福利,花在購買人民的道德品質上了。否則,他們的道德水平與中國人沒什麼兩樣。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RightSouth 2019-8-25 22:47
Is the official news about Jeffrey Epstein's suicide true?
Why does Nancy Pelosi want to send Donald Trump to jail?
回復 borninheaven 2019-8-26 03:59
民主是對憲法的反動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21 19:5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