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說說宗教

作者:蘇誠忠  於 2019-5-11 16:4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共產黨總喜歡說,自己是科學共產主義。遺憾的是,在一百五十年的歷史中,沒有一個共產國家出現過偉大的科學家。更無法解釋的是,在研究大科學家的生平時,發現,他們的晚年都相信了神。包括達爾文、牛頓、伽利略、笛卡爾、等等。怎麼解釋這種現象呢?我想,宗教與科學對立的現象,來自一種誤導。問題的關鍵不在於是否存在神,而在於對於神的解釋權。科學不能證明神不存在,宗教也無法證明神的存在。這是一場沒有結果的辯論。但是,有些人自稱是神的代言人,說的是神話,這就成為了問題。

仔細了解一下歷史就會發現,科學其實來自對於神的解釋。比如,被稱作科學之父的古希臘人泰勒斯,就是一個有神論者。他試圖用數學方法計算日蝕。並把一年定為365天。或者說,科學認為,宗教的許多教長歪曲了神的旨意,因此,需要使用更為可信的語言或者方法來從新詮釋神意。

在科學的眼中,應該像是荀子的說法,天道有常,不為堯存,不為桀亡。科學家的任務就是尋找更加真實表達,並用人類通用的語言告訴世人。並不是根據某個個人的表現或言論來解釋一切。在古代,很多宗教將一些不為常人知道的科學現象作為自己與神交往的證據。比如,公元前3世紀希臘天文學家、數學家、地理學之父埃拉托色尼Eratosthenes ofCyrene.Platonicus中記錄了希臘提洛斯島Delos,發生了一次瘟疫,當居民向阿波羅祈禱時,神諭說:他們需要把正方體的祭壇體積增加一倍,瘟疫才能停止。現在我們知道,正方體體積翻倍其邊長需要變為原長的(23次方)倍,但是,當時人們還不會開立方,該問題被限定在尺規作圖法內完成;這就是世界著名的十大難題之一,以尺規的方法求倍立方的邊長。提洛斯島的居民只好去請教當時最著名的學者柏拉圖。柏拉圖也一籌莫展,只好說:神並不是讓大家真做一個兩倍體積的祭壇,而是因為希臘人過於忽視數學和幾何的作用,以此來警示大家。

再有一個例子,就是關於寶塔的問題。我們看到東南亞國家到處聳立著寶塔。它的由來實際上就是一道數學題。據說佛祖在開天闢地時,設下三根立柱,在其中的一根上有64個大小不同的銅碟,佛祖說,當這64個銅碟被移到另一個立柱上的時候,就是世界的末日;條件是,任何時候,必須小的銅碟放到大的銅碟之上。一般人會認為,按照佛的說法,世界豈不是很短?但是,經過計算,人們會發現,如果每秒鐘移動一個銅碟的話,要經過六百億年才能完成。(地球的歷史也就四十多億年。我這裡放了一個四片的動漫作為演示。)這種強烈的反差使人們產生一種神秘的感覺。於是,就對傳教人,以及神感到敬畏。


古代人分不清自然科學與社會科學,一旦發現有人說出自然科學的奇怪現象,就以為,他是神的代表。正是這個原因,使得人們不遺餘力地尋找自然界的真像。這個動力推動古希臘的科學理論不斷的發展。後來出現的阿基米德定律(浮力定律),奇諾悖論,畢達哥拉斯定律,以及無理數的發現,都帶有神的色彩。當時人對於各種自然規律的解釋經常決定了你是人還是神。所以,畢達哥拉斯才讓自己的弟子追殺,發現了無理數的希伯索斯Hippasus。其目的就是爭奪對於神的解釋權。畢達哥拉斯的貢獻是發現了勾股定理。因此,在西方,勾股定理被稱為畢達哥拉斯定理。為了能夠掌控更多的話語權,畢達哥拉斯提出,『萬物皆數』的概念,比如,用2來代表『意見』,用5代表『婚姻』,用10代表『完美』等等。今天看上去雖然有些可笑。但就是因為這種試圖用數字錶達世界的的動機,使得他們想到了尋求一種線段最美比例的數值;這就是我們今天到處應用的黃金切割。今天的電腦,其實也是一種計算工具來表達世界的方法,只不過它的速度很快,我們沒有感覺到而已。

由於現代科學與宗教爭論點並不是有沒有神的問題,而是由誰來解釋神意。所以,很多宗教人士說,科學是一種另類的宗教。不錯,科學反對的就是由少數人把持對神的解釋權。不但如此,科學要求任何人對任何學說,宗教享有自己的解釋權利。因此,科學與民主是同時存在的。沒有民主,就沒有科學。反過來,宗教如果被某個集團把持,就一定形成極權的統治。經過人類千年的努力,如今,人們已經懂得,憲法是科學得以貫徹的根本保障,憲法就是為了這目的而誕生的。而集權主義者,用槍恐嚇人民接受洗腦,這就走向反面了。

宗教的危害在於教主本人不敢與百姓講平等。這就是民主國家常說的膽小鬼coward。因為一旦平等,他們就會原形畢露。人們就會明白,他不是什麼神聖。美國有一部《綠野仙蹤》其中描寫的,最偉大的魔法師,其實就是一個膽小如鼠的騙子。人們之所以認為他威力無窮,是因為他從來不把真實情況告訴大家。信息不透明,就造成一種神秘感,神秘感被人放大后,就有了威力凡是現代的集權國家,都深諳此道,因此,它的一切信息都不能公開。

弄清了宗教的本質,人們會聯想到學校,如果沒有民主,它就會變成一種由老師說了算的地方。民主國家的大學,是依靠出現過大思想家的數量來衡量的。因此,從教授到校長都必須為新的思想開綠燈。否則,就不會有人為你的大學投資,沒有學生願意來你的學校。但是,一旦政治勢力介入后,只要花錢或給你好處就能買你的學位,整個遊戲規則就被破壞了。絕對的話語權腐蝕了教授,教授再去維護這種絕對的話語權。久而久之,就變成了叫獸說了算的地方。

往往一個宗教失去解釋權就等於喪失了政權。因此,宗教最怕的就是有人證明了自己的錯誤。比如,哥白尼時代,天主教必須維護地心說的權威。因為這是教長曾經說過的,挑戰了它,就等於否定了教長。達爾文時代,宗教必須維護上帝造物的解釋權。張志新、林昭,遇羅克時代,中共必須堅持對馬列的解釋權。這就是各種專橫的宗教必須搗毀其他宗教的一切痕迹的原因。只有讓教眾學會了自己欺騙自己,他們才能保證自己手中的解釋權。一旦人民有了自我意識,他們的解釋權就會破產。換句話說,一旦人類學會了運用自我的獨立意識,任何宗教都會破產,只有科學的表達才能永存。由此看出,人性是認識宇宙的唯一標準。用人性不斷認清世界的本質才是獲得真知的根本,話語權並不總是在某些人手中。沒有永久的上師;道之所存,師之所存。某些宗教的最大問題在於,一日為師,永世為師,這就阻礙了後人繼續探索世界的道路。因此,凡是教義的解釋權被一小撮人壟斷的國家,只能是科技落後的國家。

兩千年前,地球上幾乎同時出現了幾位宗教的鼻祖。由於時代在變,他們當時的許多想法被後來的宗教人士不斷的解釋,已經與原來的宗教有了很大的偏差。正是這些後來的解釋人,都利用自己手中的解釋權,干著自私自利,或者自己喜愛的事情。這才形成千差萬別的教派。從此能夠看出,自私自利是所有人都共性,也是人性。而在過去的兩千年中,幾乎各種宗教都企圖戰勝人類的自私,結果是,那些口號喊的最為響亮的人,往往是暗地裡最為自私的人。因此,現代社會科學是以人性的自私角度來評判。可以說人只有兩種,一種是精緻的利己主義者,另一種是愚蠢的利己主義者。從一個小康社會轉變為大同社會,實際上是根據照馬斯洛人類需求的五個層面來提高自己。有了這種提高自己的願望之後,才會認清,科學的本質,就是幫助人們從低層次走向高層次。每個層次的提高,都是自私的,自發的,並非一種『禁慾』『克制』的結果。科學告訴大家,如果每個人在很多對自己沒有多大傷害的小事上,稍微注意一點,就能得到別人的好感,就能逐漸使社會變得更好。不斷向好的發展,就能達到大同社會。這套規則,就是憲法,因此,憲法即是民主國家的法律依據,也是道德規範。它的出發點,還是來自人性。比如,德國有習慣,出門時,前面的人一定幫後面的人扶門。有人說德國民眾天生素質高,其實不然。真正的原因是政府制定了一套規則:關門時不小心把人撞了,你得無條件賠償,還得幫人醫治。但是,遇到一位中國的縣太爺,他就是違反這種規則,你能耐我何?結果,為了這麼一個人,全縣人都以違反規則而得意。在這種情況下,無論宗教如何宣講也無濟於事。白岩松最近有一段視頻,其中說道:人性千百年來沒有太大變化,好不到哪裡,壞也壞不到哪裡。只不過各種制度改變了人的行為。這說明,國人已經逐漸弄明白人性的力量。如果什麼時候能像文藝復興時代的歐洲,把人性作為一切活動的坐標原點以及方向的話,中國社會趕超美國是不存懸念的。什麼是以人性為原點?就是承認自我與私慾是人人都有的共性,如何將所有人都這個共性開發出來,並且不會傷害到別人。比如,錢應該盡量掌握在最需要的人手裡,就是大同社會,最重要的科學。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重返伊甸 2019-5-12 10:09
「科學與民主是同時存在的。沒有民主,就沒有科學。反過來,宗教如果被某個集團把持,就一定形成極權的統治。」  贊同。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07:4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