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當祀與戎遇到人文主義

作者:蘇誠忠  於 2019-4-27 16: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在《現代碩鼠》中,打錯了一個字祭司,多謝網友指出。我們談到,封建主義從古到今,只關心兩件事;宣傳合法性和軍隊。古代的祭祀就是為了宣傳某個集團的合法性而誕生的。否則,誰會勞民傷財的干那種事情?網友提出祀被你這樣解釋,那就遷出另一個問題了,在古代人心目中,是天大還是法大?古代統治者怎麼可能為了合法性而去得罪天?開始,我沒弄明白他為什麼這樣說,過了一天,明白了。這位網友大概是相信神靈的存在,認為天代表了神明,在沒有對天做過科學的分析以前,很多人都有類似想法。那麼古人所說的到底是什麼?《尚書·湯誥》是商湯打敗夏桀后,爭取民心、壯膽的文字:「上天獎善罰惡,本次伐桀,我不知道是否有悖天意。如果降罪,責任在我,與你們無關。從這裡,我們能夠發現,古人所說的天,是一個看不見,摸不到,公正不阿卻又真實存在的機體。古人不懂得用科學的語言描繪它。因此,上面那個問題就轉化成驗證神明是否存在。在耶穌、釋迦摩尼、孔子等教主誕生之前。人類大多數信奉多神教。這種宗教,一般是用人性來解釋各種神祇的心理。其中,對人性刻畫的最為完美的是古希臘神話,比如,普賽克是一位國王的女兒。她外表和心靈美麗無雙,全世界的人們都長途跋涉來敬仰她的美麗。這一切使得愛神阿佛洛狄特心生妒忌,因為世人忽視了她的美麗。她讓兒子小愛神厄洛斯,用計策讓國王把普賽克拋棄在一個荒山頭上,並預言,她在那裡將與一條醜陋兇殘的帶翅巨蛇定親。但這件事,最終沒有發生,因為,厄洛斯本人愛上了普賽克。」這個故事告訴人們,神也有七 情六欲,如果信神而不去分析神的心理,那就會發現,神諭不靈也不合理。

此後,一神教出現了,就是上述那幾位教主。一神教要解釋一切,但有些問題在當時無法認清,怎麼辦?答案是靠想象。比如,摩西說,他在西奈山上獲得上帝賜予的『十誡』,這件事,除他以外,沒人知道。其他人是僅僅通過他的語言得知此事。沒有第二個目擊證人。如果相信了這件事,那豈不是說,他代表神明?中共的招數和這個差不多,他說:馬克思主義的道理千頭萬緒,歸根到底就是一句話『造反有理』。首先是把老馬捧上神壇。其次,他替老馬傳達神諭『造反有理』?如果『造反有理』為什麼維穩費用高于軍費?其實,對於馬克思的解釋權來自槍杆子。無論怎樣解釋你必須接受,否則,就讓你消失。從古至今,任何一個封建軍事集團要想做大,就必須有一個遙不可及的神話吊人民胃口。比如上面說的,商湯發誓,「如果殺夏桀是個錯誤,那麼懲罰我好了。」這其實是他已經取得勝利,夏桀也無法翻身了。說這種話的目的就是讓那些還沒認可他的人,趕緊投降,自己的勝利是受命於天。翻譯成中共的語言就是,「人民的選擇」。中國歷史上,所有的造反,都是這個路數。而且,一旦他們做的事情真的該受天譴的時候,無一例外篡改歷史。直到下一個王朝建立。中共玩這個更是登峰造極,他們熟知,只要銷毀歷史,任何失敗的神話還可以反覆使用。比如,1958年說好是二十年超過美國。當年生的好多小孩都叫『超美』。二十年後的1978沒有兌現,於是,銷毀歷史。如今,金燦榮提出十年超過美國。超不過怎麼辦?不用著急,只要銷毀歷史,萬事大吉。

如何跳出這些神話的怪圈?這正是歐洲文藝復興的偉大之處。它的手法就是用人文主義揭露這些神話所代表的神文主義。人文主義從新回到希臘時代對於神的人性解剖,這本身就是一種創新。文藝復興以前,一神教想要掌控越來越多的教眾,只好分出不同的等級,經過神學院、黨校、私塾教育后,學位越高,人品也越高,教育改變人生,教育使人不平等。為了揭露這些人的嘴臉,文藝復興時期,義大利的喬萬尼·薄伽丘,寫了一本《十日談》,其中講了這樣一個故事。十四歲的美人阿莉白,要求一位修士為自己指引侍奉天主之路。修士告訴他說:「姑娘,我身上有一個魔鬼。你身上有一個地獄,只要把魔鬼打入地獄,世界就能夠得到暫時的安寧。」結果姑娘相信了這位修士的話,脫去了衣服。網上曾經流傳過一段回憶:當年紅衛兵串聯途中,一位女紅衛兵夜宿農家,那位老貧農半夜摸到她床上,說自己受資產階級修正主義迫害,無緣娶妻,希望她可憐。結果,這位女紅衛兵就真的依從。我還知道一個真實的故事。一位女紅衛兵,因為看到一位老僱農可憐,相差二十幾歲竟以身相許,後來,年紀輕輕就離開人世。文藝復興時期的努力,就是揭露這種道德等級。

那麼我們應該相信什麼呢?這裡,我們還要回顧一下語言學的知識,語言的發明是為了便於記憶與交流。但是,當語言符號取代了大自然的真實現象后,兩者就出現了差異。符號不可能將大自然時時刻刻發生的變化記錄在案。那些不明確的部分,只能依靠你自己的想象;不管電腦怎麼發展, 這個差異只能靠人類想象來連接。只要你不認真弄明白符號背後的含義,你就很容易被符號系列形成的假象所蒙蔽。在沒有科學指引的年代,人類不僅創造出各種文字元號,同時也創造出了神符、聖象、聖歌等等一系列表達那個,無法自證的神明。各種符號就是人們常說的『意識的表現形態』簡稱『意識形態』。比如『鬼』,這是一個沒有實物的符號,它就來自符號與自然之間的想象。從傳說中感覺到它,而各人的感覺又有不同;屈原感覺到的是美女。吳承恩感覺到的是青面獠牙的怪物,蒲松齡感覺到的是貌似美女,實則害人蟲。如今的『符號』是高鐵,世界之最的橋樑,大廈,甚至是高級轎車。希望達到的目的就是把中共想象成『偉光正』。讓你忘記養老、看病、教育、住房等,你切身需要的東西。

基督教容易被揭露是由於它解釋了一些自然現象。而後來的科學力的證明了它的虛偽,比如包括達爾文的『進化論』,以及哥白尼的『日心說』。相反,在中國,自從周代以後,實用主義和犬儒主義開始盛行。它們使中國人龜縮在固有的習慣之中,不敢越雷池一步。犬儒主義的典型是儒家總結的一句話,子不語怪力亂神。實用主義的典型是《東周列國志》的這樣一段,晉文公重耳與楚國開戰前:夢見與楚王打鬧,被楚王壓在身下,打破腦袋吸腦漿。醒來后認為是凶兆。狐偃聽了以後說,大王面朝天,楚王面伏地。這不是吉兆嗎?古代的神諭,其實就是么回事,不同的人來解釋,就是不同的結果。明白的人自然懂得,神性和人性是一樣的;根據常人的想法,就知道神是怎麼想。河伯娶婦中的西門豹為什麼敢於把女巫扔進河中?因為他相信,如果真有神明,神一定會阻止這種悲劇發生。韓愈有一篇祭鱷魚文說的也是這個道理,鱷魚有靈,祭過以後就趕緊走人,如果沒走,說明冥頑不靈,那麼,殺你活該。正是這種實用主義,使得中國科學落後於西方。至今中國人對也沒有明確的定義,但人人用天來發誓。相比之下,西方人經過認真的追究,不斷的探索,將那冥冥中的天,具體化為普世價值加憲法;它不但最為公正,而且還有執行能力。當西方人用科學的方法將這個解釋出來以後,大同社會也逐步地具體化了。西方人對著憲法發誓,相當於中國人對天發誓。

中國的宗教也很實用,要求人們『六根』清凈。因此,中國的知識分子,最多只能想到眼見為實,耳聽為虛。歐洲人則不然,追求真實的動機,使他們將眼、耳、鼻、味、觸外加思維統統開動起來。解釋不了的現象,要真實的記錄。比如,狂犬病,晉代的葛洪就曾經試圖用疫苗治療,但僅僅是想象,記錄也不完整,因此,不了了之。可是歐洲人則不然,既然無法解釋,那就真實的記錄。正是他們真實地記錄了這些問題,才使得問題最終得到解決。如果是中共,發生狂犬病,最先想到的是如何隱瞞、維穩。結果,本該成為重大發明的線索被抹殺了。此外,歐洲思想家在探索真知的過程中發現,只有反覆實驗都能成立的事實才是科學。未經科學驗證的任何經文都不足以為證,世界上沒有聖人,也不會有『絕學』。正是這種嚴謹的作風,使得歐洲人在科學探索上面一直領先世界。

就像數百年前的歐洲,只有從人性的角度看待問題,才能擺脫中共的洗腦。因此要學會抵制宣傳,凡事先看看你自己感受。比如,GDP這個指標,在人性的大同社會,它是為檢驗各黨的工作而提出的。但到了狼性的封建社會,它就成了中共一黨吹牛的工具。那麼,如何得到可靠的GDP?最好就看你的工資。如果黨媒說今年GDP增長率是6.5%,那你的工資也高漲6.5%左右。這裡說的是時薪,是你工資的總數除以工時。比如一周到144元,理論上工作5*8=40小時。但實際你是996,那麼就不該除以40,而是除以6*12=72.這樣得出的結果就是時薪。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農家苦 2019-4-27 23:41
老蘇,還是老問題,反共請不要擴大化,波及無辜的文化就會抵消你批判的力度了。天,在中國文化里概念清晰,內涵外延周詳,你不理解,或者沒有讀到,就不能無端地下結論。商湯的禱告和周公的禱告都是發自內心的虔敬,不是你受了科學家洗腦後的解釋那樣假惺惺。摩西如果象你所說的那麼有心機,那他自己為什麼之前那麼不情願出來當以色列人的領袖?

周武王攻擊商紂王之前也占卜了,說不吉,他不信,結果滅商三年後他就死了。咱反毛反共,切不可以毛的造反有理來對待傳統文化。
回復 農家苦 2019-4-27 23:41
你這篇文章中還有很多錯誤,有空我再給你點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4 18: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