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衝突的文明

作者:蘇誠忠  於 2018-8-4 18:2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林彪說,「槍杆子筆杆子,奪取政權靠這兩杆子,鞏固政權也靠這兩杆子。」這話道出了封建主義的精髓。《左傳》上說「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是祭祀,目的是宣傳合法性;戎就是軍隊。古代解決衝突的唯一方法,就是刀兵,而現代資本主義已經過度到用錢來擺平衝突了。古希臘人曾經雇傭馬其頓人來保衛首都。到了文藝復興時代,人們發現雇傭兵比十字軍更能打。常規軍的召集過程緩慢,服役期間不見得正好有戰爭,訓練也很困難。雇傭軍卻可以隨時應戰,而且作戰經驗豐富。清末的湘軍就是為錢而戰的隊伍,反而比正規軍能打,類似承包制。這也說明,槍杆子加筆杆子不如錢袋子,戰爭是交易。因此,當今很多國家,財長的地位遠高於國防部長,(比如澳大利亞)。從另一個方面看,古代需要用『祀』(宣傳)來鼓動士氣,也因為那時沒有創造財富的能力或渠道。這也可以看作是人類解決衝突的方式,從野蠻走向文明的必然。軍隊取勝的目的是為了財富,古代的軍隊是依靠勇氣和運氣取勝,而現代軍隊依靠的是理智與科技。另一個區別是:古人以為佔領土地就等於獲得財富,信息封閉的中共轄區依然停留在種認識上,因此總想宣揚武力。而在海外居住過的人都能體會到,真正的財富在於創新而非土地。鄧小平對此有所了解,提出了,擱置爭議,共同開發。從此也能看出,多年來,中國人意念中的左派,實際上是封建主義,而右派則類似資本主義。也可以說,經過一百多年的折騰,中共政權依然深陷在西方文藝復興時期經歷過的封、資鬥爭之中;儘管它的封建主義穿了一件馬甲。

二十世紀初,共運在窮國興起,因為這些國家不懂創新,沒錢供養軍隊。一群找到了造反『依據』的土匪,用宣傳或者謊言喚起人們改善生活的願望。一旦世界恢復了秩序,他們的『祀』 就比不過資本主義的『錢』了。資本主義不需要宣傳,選票就是合法性,有了錢,什麼事都解決了。中共仿此提出了績效政治(貓論)。與此對應的是堅持文宣的毛左,他們想在當今世界恢復封建主義。

中國古代的學者也曾經苦苦尋找普世價值。但都因對於宇宙的認識不足而失敗。莊子,在《胠篋》中說:什麼是正義?各種政權有哪一個是從正義中產生的?每次政權更迭,不都像是強盜打劫一樣嗎?竊鉤者誅,竊國者侯,就是出自這篇文章。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他找不到解決的方法,能想到,只能是解散國家,回歸原始。孟子在評判正義時說:百姓最重要,國家次之,國君最不重要。所以,得到民心的做天子,得到天子應允的做國君。國君危害到土神穀神,就改立國君。」 這個解釋已經把經濟作為衡量國君的指標,並且有了民選天子的思想,但是他沒看到創新能提升國力,也不懂全民創新需要平等與自由。因此,最終沒能得到具體的實施。

東西方文化的差異其實就在這裡。西方國家採用了民選的方法,以經濟作為唯一的治國指標,使得科學技術得到長足的發展。在第一次鴉片戰爭初期,中國佔世界GDP的比重是28.7%,排名第一。而英國當時的GDP只佔2.9%;還不到中國的九分之一。就是因為文化的進步,最後把中國打成了東亞病夫。中國目前的GDP是世界第二,就算重返第一,難道就有能力和發達國家叫板了嗎?仔細觀察,文明是怎麼進步的?文明的進步,實際上就是思想的轉變:整個民族認識到了,槍杆子筆杆子,(祀與戎)不過就是:謊言加暴力維持的獨裁。現代文明的出現,來自不斷的創新。創新來自各個方面,包括政治、文藝、文化、金融和科學。從群體上講,創新是從過去的精英階層,逐漸蔓延到普羅大眾。隨著更多的普通人加入到創新,不僅財富增加了,還使全民獲得主人感。民主國家的愛國主義就是來自這裡。為了認清它的作用,西方在數千年中曾經付出過慘重的代價,比如蘇格拉底之死,以及法國大革命時多數人的暴政等,最終認識到民主必須與憲政結合在一起。在東方,經過了七十年的摸索,中共為了堅持『槍杆子、筆杆子』(祀與戎),重拾清末的『中學為體,西學為用。』不過,當今的『用』已經不是免費的了,因此只能採用不文明的竊取知識產權(彎道超車)以抗衡西方文明。這種做法就好像唐吉珂德與風車衝突。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9-19 10: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