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商品與創新

作者:蘇誠忠  於 2018-6-9 16: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商朝是中國歷史上商業發展的高峰。以至於後來人用商人來代表從事貿易的人。商朝人在未得到天下之前就懂得商品交易的重要性。相土是著名的商族首領,《世本·作篇》記載他訓練馬匹,使用馬駕車充當運輸工具。《詩經·長發》記載相土的活動區域相當廣泛,聲譽傳播海外,說明這時期商部落的航海技術已經可以通往近岸的海島。後來商湯得到天下的原因也是在夏桀窮兵黷武,鎮壓各地反叛勢力的同時,他卻發展經濟。他所居住的亳與葛國為鄰,葛是滅夏的必經之地。湯聞葛伯不祭祀神祖,便遣人前去查問究竟,葛伯答覆沒有可供犧牲牛羊,湯遂送去牛羊,葛伯卻宰了牛羊供自己食用,回復說葛國缺,湯再遣去亳邑民眾協助耕種,並派童子到田間送,葛伯卻奪其飯殺其人。於是湯自亳邑出發征伐葛伯。這裡的看點是,湯不但相信經濟力量比軍事力量更加重要,而且也明白,不懂這個道理,靠弄虛作假的人,不堪一擊。但是,秦以前,商人收買政治人物的例子很多,說明它會削弱王權。周朝接受商朝的教訓,但不肯與百姓分享權力,於是,制定了禮。秦朝接受兩者的教訓即抑制禮也貶低商。其實,古今中外,只有兩種力量,資本和軍事。秦始皇一旦弄明白呂不韋的真相后,一定也明白了商人的厲害,為了杜絕後患,當然啊要貶低商人的作用。

漢代在獨尊儒術的同時,卻沒有恢復商業的地位。它的後果就是中國的統治者,因為失去了在和平年代競爭的手段,在不知不覺中衰弱。一切經濟活動都由政府大包大攬,長官的意志決定一切,凡事靠耍小聰明。用閻錫的話說:「事每有不誤於糊塗而誤於精明者,禍每有不闖於膽大而闖於膽小者,罪每有不成於反抗而成於服從者,此皆知淺不知深,知近不知遠,知利不知害之所致也。--為政謹防善毒,惡毒人人知攻之,善毒智者亦難補救。」 由於錢的存在,商業的作用無孔不入。貶低商業,輕視商業使得某些朝代竟然不拿它當回事,且甚至不征商業稅,這就讓封建主義在不知不覺逐漸被淘汰。

這種現象在本次貿易戰中,表現得尤為突出。一方面,看似魯莽的川普則面對媒體,學術界等等各種反抗勢力,不管你是善毒還是惡毒,一概視若罔聞。按照自己的時間表走。而另一方面,習近平任梁家河大隊黨支部書記時,做了很多事情,辦沼氣,辦鐵業社、代銷點、縫紉社、磨坊等等,在當時是要冒一些不大的風險。從這點上看,他堪稱一位精明的幹部。但到了歷史的重要關口,他卻沒有膽量從根本上改變以家族勢力為基礎的中共政權。無法理解當代資本主義的他僅能疲於應對各種挑戰。原因就是沒有開創精神。可嘆的是,一個不懂創新,沒有魄力的人,偏要跑到中科院大會上講創新。那不是「以其昏昏,使人昭昭。」嗎?更可悲的是,他的聽眾又恰好是一個失去創新能力,只知道評級和晉陞的團體。

西方國家的文藝復興運動,正是觸動了家族勢力。因為家族勢力用勾心鬥角取代了人類的創新精神。上流傳這樣一段話,「真正讓奇迹變為現實的是人類的探索與冒險精神,即不是要和誰掰腕子的精神,也不是什麼民族自豪感。」這裡要解釋的是,什麼是創新?凡是能使全人類向著幸福推進的思想都是創新。並非高科技,更不是軍事科學。典型的作品就是莎士比亞的《羅密歐與朱麗葉》,一對年輕人,挑戰世仇追求幸福的鬥爭就是創新。只有當整個民族都有這種訴求之後,才算是發達國家,才能出現發展中國家根本意想不到的創新能力。集中優勢兵力打殲滅戰的思想,只在封建主義時代適用。因為,封建主義說到底就是用恐嚇手段讓別人屈服,抑制別人的思想。而資本主義是為了生活的更好為目的地的,打仗不是目的,佔領地盤也不是目的。說中國是國家資本主義只說對了一半,應該是國家初級資本主義。因為它依然保留著太多的封建家族色彩。

中國的封建勢力有著完善的理論基礎。孔子主張父為子隱,子為父隱。就是其代表。常言道:一心不可二用,可中共就是要人們一邊搞發明創造,另一邊聽命家族勢力的安排。又要馬兒跑,又要馬兒不吃草。好像他們是比任何人都聰明的動物。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22 12: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