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回到黑暗時代

作者:蘇誠忠  於 2018-4-7 17:5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這次貿易戰能在世界上引起軒然大波,一定是雙方都感到恐懼,如果不拚命,日子就過不下去了。那麼究竟各自都在恐懼什麼?先說中共的恐懼。由於近年來對政治結構的調整,以及反腐,導致經濟萎縮。當此之時,川普來了一個釜底抽薪,對依賴出口的中國經濟,雪上加霜。因此,中共感覺到了恐懼。

再說美國的恐懼。美國人無法理解,共產黨到底是要什麼呢?全人類都相信,只要你是正常人,就一定追求生活的幸福。可是,共產黨追求的卻不是幸福,而是赤裸裸的權力。最近的電視劇《風箏》就能看出,所謂的優秀黨員,就是把愛情、友情、親情、身體、血、肉、骨頭都變成黨的權力。仔細研究一下共產黨的各位領袖,不但自己過得不幸,還使得周圍的人也不幸。美國影片《斯大林之死》中,就是反映了這個特色。這些高官心知肚明的事情,可就是囿於一種權力崇拜的狂熱,沒人敢把它說出來。中共高官將家屬和財產轉移到美國也是證明。這其實就是黨性與人性鬥爭。

中共的文宣有一個習慣,專門和美國過不去,因為美國人能包容。八國聯軍時代,美國率先把戰爭賠款還給中國作為教育經費,致使其他國家效仿。改革開放后,也是美國用最惠國待遇支持了中國的經濟發展。美國的包容,得到的是中國的嘲笑和輕蔑。因為中共企圖恢復前社會主義陣營。相反,中國被俄羅斯侵佔的領土超過300萬平方公里,相當於國土的三分之一,而中共隻字不敢提。因為俄羅斯是個戰鬥民族,他們錙銖必較。此外,中國每年對朝鮮輸送大筆援助,得到的是朝鮮的不滿意,最後,還要對這個小國逆來順受,朝鮮偶爾的示好,中共還感覺受寵若驚。就這麼大的能耐,還叫嚷雖遠必誅

近幾年,一群御用文人用一種非常直觀的理由,反對西方民主。他們認為,對與錯其實就是個簡單問題,民主國家偏要走一個繁文縟節的程序,弄不好,對的東西反而遭到打壓,錯的東西卻成了氣候。這群鼠目寸光的文人,號稱一眼就看出對與錯,其實就是無知的表現。堅持這種觀點就等於扼殺一切科學。這實際上就是千年來,中國與科學無緣的根本原因。因為,世界上的對與錯沒有絕對的標準。前面舉例,1970年代,中國製造大飛機,是對還是錯?從技術上看是對,按照市場規律卻是錯。同樣,製造超級電腦,加速器,高鐵,葛洲壩等等,都應該從多個角度看問題。民主國家正是由於不知道什麼是對和錯,所以,用公民的總體認知來做決定。什麼是封建主義?原則上講,一個思想被表達出來以後,只要重複第二遍,就形成了一個封建平台。所以,沒有封建意識就不會有學校。而完全的封建,就會停滯不前。或者說,學校辦到了極致就失去了創新能力。民主國家的黨,台上教育別人,台下總結經驗。中共企圖永遠的教育別人,因而沒有創新能力。他們到民主國家收集即時知識,並說它是絕對真理以建立封建統治。根本不知道這些知識僅是民主文化的某個單一側面。可想而知,一旦中共擁有了世界的領導權,後果就是強迫地球人回到封建時代。因為,他們將民主文化毀滅前,最後的那些創新成果作為絕對的教條。這就好像當年羅馬教廷,將古希臘的哲學成果固化后,作為教條;秦帝國把春秋文明簡單化以後,作為統治基礎一樣。這才是人類真正的恐懼。世界能夠從封建主義擺脫出來,就是因為發展出了資本主義。它的突破口就是以財富的流動沖淡地域的界限。財富來自觀念的更新,舉例來說,美國獨立戰爭期間,亞當斯密發現,英國維持在美國的軍隊,每年需要35萬英鎊,而美國每年上繳英國的稅只有11萬英鎊。因此,讓美國獨立是明智的選擇。正是這個政策,不但使得英、美共同繁榮,而且在二戰時,英國還得到美國強有力的支持。如果亞當斯密活在今天,他一定會建議中共聽任台灣獨立。內戰一打,中國人的醫保就被打沒了。所以說,科學與民主共生,封建與專制一體。這次貿易戰,已經有了意識形態的意義,保護知識產權,就是防止世界回到中世紀的黑暗。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1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9:2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