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P族

作者:蘇誠忠  於 2018-2-17 12: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中共在收集民眾隱私方面,可以說是全球之冠。但另一方面,這也使他們對遺傳基因的研究受益匪淺。就好象當年納粹德國與日本在活體解剖方面,領先世界一樣。一位資深的中共學者到未庄旅遊的時候,買到了一縷阿Q的頭髮。經過數據比對,他發現,中國出現了一類人,與阿QDNA特別相近。學界大驚,因為,根據記載,阿Q沒有結過婚,哪來的後代?研究表明,當年那位別問我從哪裡來,也別問我到哪裡去。的阿Q還有不為人知的近親,他們將類阿Q的群體繁衍成今天的規模。

本來阿Q的兒子輩應該是阿R,孫子輩是阿S,再往下是阿T。但是,這類人稱自己是p族。他們認為自己具有先進性,怎麼能排在Q的後面,應該往前排才對。阿Q當年因為自己腦後的小辮,像是英文字母的Q而得名。其實,人們能夠從側面清楚的看出pq的辮子是一樣長的。無論怎麼排都一樣。

自從中共建政以後,p族就一直活躍在各個舞台上面。為所有政治鬥爭中的勝利者叫好,為所有被打倒的人叫壞。P族與阿Q的共同點都是對於趙家人無限崇拜;但從不受趙家人待見。此外,見到慫人壓不住火兒也是他們的共性。阿Q喜歡說,「我們先前——比你闊的多啦!你算是什麼東西!」,而p族喜歡說,「我現在比你闊多了,你算是什麼東西。比錢,我在世界上的綜合力量,已經是老大了。」

Q是先為殺革命黨叫好: 「你們可看見過殺頭么?」阿Q說,「咳,好看。殺革命黨。唉,好看好看,……」他搖搖頭,將唾沫飛在正對面的趙司晨的臉上。這一節,聽的人都凜然了。但阿Q又四面一看,忽然揚起右手,照著伸長脖子聽得出神的王胡的後項窩上直劈下去道:「嚓!」王胡驚得一跳,同時電光石火似的趕快縮了頭,而聽的人又都悚然而且欣然了。從此王胡瘟頭瘟腦的許多日,並且再不敢走近阿Q的身邊;別的人也一樣。可是有一天,突然傳來革命黨進了城,於是,阿Q立刻轉變思想:「革命也好罷,」阿Q想,「革這伙媽媽的命,太可惡!太可恨!……便是我,也要投降革命黨了。」 然後再吹自己是革命黨。與阿Q不同的是,P族則是在八九民運開始的時候,標榜自己是民主鬥士。可後來,民運被鎮壓了,P族翻臉就說民運是暴徒,是動亂根源,殺民運人士好看哪。

老實說,p族在中國大陸根本算不上是一個族,更像是一種幫派組織,但是,如果叫做xx幫,那不就給人一個類似丐幫的印象,低端人口,太不雅觀。於是他們改稱自己是Q諱說「癩」以及一切近於「賴」的音,後來推而廣之,「光」也諱,「亮」也諱,再後來,連「燈」「燭」都諱了。而P族的『諱字』不但比阿Q多很多,而且檢測的手段也先進許多,只要誰敢在網上使用這種詞或者字,他們立刻就給你點顏色。阿Q尤其「深惡而痛絕之」 「假洋鬼子」,是他的一條假辮子。就憑這一點,阿Q就能確定他是「裡通外國的」。辮子而至於假,就是沒了做人的資格;他的老婆不跳第四回井,也不是好女人。仿此,P族開始罵所有出國的人都是『賣國賊』,之後,又親自跑到日本成田機場,伊朗德黑蘭機場鬧事,高唱國歌,宣揚『雖遠必誅』。直到後來發現趙家人也往國外跑才不敢說了。

Q當年就喜歡欺負小尼姑,「和尚動得,我動不得?」。到了p 族時代,趙家人的勢力大了,隨便扔給P族一塊骨頭就是好東西。p族的成員做了某地派出所長后,將妓女遊街示眾。嫖客可以看你的身體,我們為什麼不成?至於逼女人上床,那更是拿手好戲。阿Q看什麼都有等級,比如小DON的等級就在王胡之下,他阿Q的等級在王胡之上。而p族中則是等級森嚴,不但說話的用詞不同,而且享受的待遇也不一樣。阿Q靠著偷盜,在鎮上著實的火了一番,而P族偷的是專利,也很風光。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3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18:0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