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忠與信

作者:蘇誠忠  於 2018-1-27 17:1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

忠誠本來是唯心的東西。無論多麼先進的儀器也探測不出來。最後還得看外在的表現,忠不忠,看行動。在《風箏》中,我們看到,兩黨的忠誠幹部外面斗,裡面斗,打來打去,一團漿糊。因為人心叵測,就算你證明了某人當下忠誠,那也不能保證他昨天、明天也忠誠。

從商朝滅亡起,人們就對於有了探討。紂王胡作非為,那麼制止他的人是忠還是不忠?歷史的答案是忠,紂王認為是不忠。中共要求黨員盡忠,可是在跌宕起伏的歷史中,黨永遠犯錯誤,而且由於極權,每次都是大錯。那麼是反對黨的人忠,還是聽話的人忠?今天聽話的黨員,過些年是不是反黨的呢?沒人知道,只知道,標準變一次,就得考察一次忠心。結果,就是為了這麼一個字,整個大陸變得,上級不信任下級、下級不信任上級、父母不信任子女、子女不信任父母、老公不信任老婆、老婆不信任老公。而根本的原因是,這個忠字,包括了對於錯,忠誠與對錯,這兩件事攪和在一起,就成了一個無解的問題。黨要求上級必須比下級正確。可是,上級的想法總在變,下級要想永遠跟對方向,那就要事先知道領導將會怎麼變。這樣一來,那不就成了下級比上級明白了嗎?於是,經常看到這樣一個死循環,越是無能的領導,就想考驗下屬的忠心,越著急考驗就越考驗不出來。其實,在中國,最關鍵的問題不是忠與不忠的問題,而是,忠於的那個組織或個人是不是正確的問題。孟子總結了前人的經驗提出,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人民是不會錯的,他們錯了也是對的;不管你是不是黨員,首先你是一個人。但中共要求黨性高於人性,(君為貴)原因就是,這個黨依靠與人民對立起家,對黨忠誠,就意味著偷盜,搶劫都是合理的。中共早年搶劫地主的財富,延安種罌粟,內戰時逼迫百姓無償提供並運送輜重,公私合營拿走資本家的財富,文革剝削知青血汗,改革開放后竊取別國科技成果都是忠於黨。要求黨員的忠心,其實就是投名狀,否則黨無法存在。在當今世界,這種封建主義的黨想要坐大,要求全黨忠於一人,真是笑話。什麼事都不敢公開,基層黨員連黨魁的面都沒見過,他怎麼盡忠,還不是通過間接領導的指示,這不就是黨內山頭嗎?

資本主義根本不去考察任何人的心靈。只認錢,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搶錢、偷錢、竊取知識產權就是犯法,一切以信用衡量。封建社會總說一諾千金,可到時候,你的諾言無法兌現怎麼辦,以死明志還是像中共那樣耍無賴?在資本主義,你有多少錢,許多大的諾,且必須經過法院公證。而只要人民投票支持你,錢不但可以賣商品,買知識,還可以買政權。國家像個大公司,誰能讓它富裕,誰來管理。英國君主以及清王朝交出權力的時候,都是與議會達成協議,出賣政權,國家給予王室各種優惠條件,以及年金。資本主義相信,只要有了對國家的經營權,社會總財富就會增加。撥給王室的財富,很快就能夠賺回來;事實也證實了這一點。直到宋代的澶淵之盟,中國人才懂得錢可以做到軍隊做不到的事情。盟約的內容是,宋朝每年為遼國提供白銀十萬兩、絹二十萬匹,稱為『歲幣』。這個政策中,沒有武裝對抗,也沒有誰對誰忠誠的問題,它使得宋、遼兩國120年內沒有發生戰爭。後人發現,宋朝每年支出的費用,抵不上一次戰爭的百分之一。清政府也做過類似事情;將海關交由洋人代管。按照今天的觀點,那不是出賣主權嗎?但當時洋人管理的海關,不但支持了大清的財政,而且,沒有發生貪腐。從此看出,清政府的膽識遠在現政府之上。世貿組織是在信用的基礎上建立的,但是,中共按照對黨的忠心來參與,於是,隨著中共經濟體量的增加,這個組織逐漸失去了效力。

封建主義看待戰爭是計謀與心術的競賽,目的是復仇與佔領,不計較財政。可資本主義只想生活,他們認為戰爭也是一種經濟活動。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0 05: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