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的斯雅姐姐

作者:秦臻  於 2021-11-26 11:2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15評論

曾經風華絕代的民國美女

鍾伯伯是我父親的大學校友,幾十年的老朋友。我們家和鍾伯伯家離得比較遠,來往也僅限於年節。只記得小時候過年過節的時候,鍾伯伯和鍾伯母會帶著他們的三個女兒來我家做客。他們的三個女兒各自相差大概三,四歲左右,最小的女兒比我大四歲。老大叫鍾芷恬,老二叫鍾洛童,老三叫鍾斯雅。記憶中的三姐妹到我家來的時候總是穿著連衣長裙裝,冬天也穿,只不過是棉裙。或素色,或簡潔的碎花布料,看起來像民國時候的大家閨秀。
我姐跟她們玩的時候多,我參與不進去,她們女孩玩的那些遊戲我不會,大過年的,也不能去別人家,我在旁邊看的時候多。看起來如大家閨秀的三姐妹,玩的時候也是一樣忘我,發亮的眼睛,額頭上細密的汗珠,粉嘟嘟的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稚嫩的笑,在燈光下熠熠閃亮的長辮子,都像畫一樣留在了我的記憶里。
長大以後,鍾伯伯和鍾伯母還會在過年過節的時候來我家做客,我們也去他們家,慢慢的感覺到了我們都長大了,一直到她們三姐妹都考上了大學之後,來往就漸漸少了。她們三姐妹一起移民到了美國,不是同時去的,但最後也都在美國,鍾伯伯和鍾伯母好像也在前幾年被老大鐘芷恬辦了團聚移民,現在老兩口單獨住在離老大很近的地方。
三姐妹中,我對老三鍾斯雅的印象深些,因為我和老大老二相差的多了幾歲,跟老三斯雅姐姐差四歲,有時候她也會跟我一起玩,我們在地上放一張小桌子,坐在小板凳上,她給我畫畫,我拿出自己所有的蠟筆塗顏色。畫完了,塗完顏色了,我們就根據這些畫編故事。我小時候淘,脾氣大,只有跟斯雅姐姐擠在一起畫畫的時候,我是安靜的。他們一家來的時候,我總會搬出我的小桌子,拿出我的奶油糖,跟她一邊吃一邊畫。
斯雅姐姐考上大學之後我去看過她一次。她大四要畢業了,我剛剛考上大學,因為學校在一個城市,坐車要一個多鐘頭。
下車的時候看見斯雅姐姐在校門口等著我。可真是女大十八變,眼前的斯雅姐姐真的是一位大家閨秀的模樣,穿著黑色的連衣裙,翻著白色的圓領子,頭髮束在腦後,跟文章附帶的照片非常類似。她看到我,微笑著走過來,拉著我的手說:「我的臻弟長大了,比我高這麼多了。」 我也微笑著說,」姐,你也變了。「 斯雅姐姐抿了下嘴唇,挎著我的胳膊說,「走,咱倆去吃好吃的去。」
我們在路對面找了家飯店,邊吃邊聊,得知她已經畢業了,正準備回家,鍾伯母要來接她,第二天到。或許是很久沒跟斯雅姐姐見面了,我和她都有點局促。臨走的時候,斯雅姐姐交給我一個大信封,說,」你回去看看是什麼,一定是個驚喜。「 我想當時打開,斯雅姐姐堅持讓我回去再打。
剛剛坐上回學校的車,我就迫不及待的打開了姐姐給我的大信封,裡面居然是小時候她和我一起畫的畫,她把那些畫裝了個封面,成了一本散發著古典氣息的畫冊。
之後,我和斯雅姐姐通過寫信維持了一段時間的聯繫。在我大三的時候,斯雅姐姐給我寫信說她要結婚了,婚期定在暑假,這樣我也好有時間參加她的婚禮。
她的婚禮定在了七月的一天。
我還清楚的記得,那是個多雲的天氣,挺熱的。我很早就醒了,時間還早,我卻沒有一點再睡一會的困意。索性起床吧,套上跨欄背心和一條運動褲,到家後面的一所學校的操場上跑步。我也不知道跑了多少圈,直到我汗流浹背精疲力竭才停下來。坐在跑道旁邊的塑料椅子上,望著霧蒙蒙的天,心理好像什麼也沒有,一片空空。
發了一會呆,用手背抹了抹額頭上的汗,起身慢慢的往家走,心理還是空空的,只在想,斯雅姐姐穿上婚紗會是什麼樣子呢…
回到家洗漱完,我找了件淺灰色的襯衫,和一條深灰色的褲子,讓我姐給我熨一下。我姐狐疑的看了我一眼,說,「你怎麼了?怪怪的呢?」我沒吭聲,也沒吃早飯,就跟姐姐一起去參加斯雅姐姐的婚禮去了。
我們先去的是斯雅姐姐的娘家,我們到的時候門前已經有很多人了,忙忙碌碌的,拿東西的,來回進進出出的好不熱鬧。我和我姐在人群中穿梭著往斯雅家走去。不知道怎麼回事,我心跳的厲害,腳步也慢了下來,我姐回身一把抓住我往前一拽,說,「你快點啊,幹啥呢走這麼慢。」
我被我姐拽著,被人群擠著,走進了斯雅姐姐的家。在門口就聽見斯雅姐姐在叫誰把她要換的衣服包放在客廳,看見我和我姐進來,她楞了二秒而後快步走過來,給我姐來了個大大的擁抱,姐倆親熱的聊著,我就在一旁站著,也沒笑。這時,斯雅姐姐拉著我的手,說,「來,臻弟,讓姐看看。「她抿著嘴微笑著說,「我臻弟成了大人了。」
我也不知道自己笑沒笑,反正我沒什麼話,看著穿著婚紗的斯雅姐姐,美好而雅緻,像在看一個民國大家閨秀要出嫁。我楞在那裡看著忙碌的人群,看著斯雅姐姐。
整個婚禮,我都沒有怎麼坐著,跟我姐一起忙活著婚禮中的各種事情。很快時間到了中午,吃飯的賓客漸漸散去,該吃團圓飯了,我們才坐下來。我父母和鍾伯伯,鍾伯母一起交談著,我姐和斯雅還有其他親戚也嘰嘰喳喳說個不停。好多年沒見面的鐘家三姐妹還有鍾伯伯,鍾伯母,看到我和我姐都非常高興,大家說我最多的就是,多吃點啊,小臻長大了......
我坐在那裡看著斯雅姐姐跟大家說話,笑的嘴角都木了吧,斯雅姐夫看似是一位很英武的人,有些軍人氣質。他替斯雅姐姐攔酒,被大傢伙灌酒,就是那樣,他也不怎麼讓斯雅姐姐喝,挺有風度的。
婚禮結束了,大家都各自回去了,臨走的時候,我們跟鍾伯父伯母道別後,斯雅姐姐走過來淺淺的擁抱了我一下,說:」臻弟,好好學習,畢業后再接著讀碩士吧。「我點點頭,沒說話。只是斯雅姐姐臉上淺淺的微笑,深深的印在了我的腦海里。
好多年過去了,我跟斯雅姐姐的來往少多了,後來他們一家移民去了美國,斯雅姐姐如今在美國FDA工作,姐夫好像是位兒科醫生。
那些往事當初帶給我都是模糊的,瑣碎的印記------不知發生了什麼,不知如何處理。多年之後,那些印記卻逐漸清晰起來,明朗起來,而如今唯一留給我的,是記憶里那本兒時跟斯雅姐姐一起完成的畫冊,隨著風緩慢的,一頁一頁的翻動......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7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5 個評論)

回復 8288 2021-11-26 14:32
人開始老就越會記得年輕時的故事
回復 scripting 2021-11-26 14:59
單相思。如果自己沒有勇氣去捅破那層窗戶紙,有勇氣的其他小夥子就當仁不讓啦。
回復 七把叉Archie 2021-11-26 17:01
寫的好,年輕時候,不懂愛情。營造的意境很想日本的民謠,紅蜻蜓。池塘邊的紅蜻蜓喲,你今在哪裡?童年時候遇見你,那是哪一天。
回復 秦臻 2021-11-26 18:03
8288: 人開始老就越會記得年輕時的故事
嗯,好酸啊! 真羨慕你還那麼年輕!
回復 秦臻 2021-11-26 18:05
s**ting: 單相思。如果自己沒有勇氣去捅破那層窗戶紙,有勇氣的其他小夥子就當仁不讓啦。
那時候還不懂。
回復 秦臻 2021-11-26 18:06
七把叉Archie: 寫的好,年輕時候,不懂愛情。營造的意境很想日本的民謠,紅蜻蜓。池塘邊的紅蜻蜓喲,你今在哪裡?童年時候遇見你,那是哪一天。
你評論寫的更好。
回復 light12 2021-11-26 18:18
你要是哥哥,這事就成了。
回復 秦臻 2021-11-27 00:13
light12: 你要是哥哥,這事就成了。
   或許,那時候不懂事,也是最近跟我姐聊天的時候說起以前的事,說到了斯雅姐姐而已,聯繫很少。現在想起來我那時候還是很喜歡她,所以看到她跟別人結婚了心理不是滋味。
回復 8288 2021-11-27 05:43
秦臻: 嗯,好酸啊! 真羨慕你還那麼年輕!
誰都年輕過誰都會變老.好多事不到年紀不會去想
過了一定歲月也就看穿了才會拿出來晒晒
回復 秦臻 2021-11-27 06:10
8288: 誰都年輕過誰都會變老.好多事不到年紀不會去想
過了一定歲月也就看穿了才會拿出來晒晒
  
回復 akeqin 2021-11-27 07:30
很多男孩在心裡默默地喜歡大美女    只是他們太羞澀,沒有任何捕捉獵物的經驗。我的一個初中同班男同學在大學畢業后一個月亮很美的晚上把我約出去,對我說他想對我負責之類的話。我只能默默地流淚好久。這呆瓜,你早些時候都躲到哪裡去了,我以為你真的不在乎我,現在才跟我說,晚了!
回復 秦臻 2021-11-27 07:39
akeqin: 很多男孩在心裡默默地喜歡大美女     只是他們太羞澀,沒有任何捕捉獵物的經驗。我的一個初中同班男同學在大學畢業后一個月亮很美的晚上把我約出去,對我
一切都是上帝的美意。
回復 light12 2021-11-27 15:34
秦臻:    或許,那時候不懂事,也是最近跟我姐聊天的時候說起以前的事,說到了斯雅姐姐而已,聯繫很少。現在想起來我那時候還是很喜歡她,所以看到她跟別人結婚了
哈哈。
回復 海外思華 2021-11-27 22:43
年少時經歷的青澀,朦朧,意識不清晰的愛情!
回復 秦臻 2021-11-28 01:51
海外思華: 年少時經歷的青澀,朦朧,意識不清晰的愛情!
有時候覺得,記憶給人保留著很多美好,但同時也因為只能是記憶而讓人倍感窒息。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8-9 03:3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