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嫻兒的平行線

作者:秦臻  於 2019-7-28 10:5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6評論


Image result for 民国女孩背影

嫻兒坐在窗前,手捧一杯咖啡,望著院子里自己剛剛洗過的,晾衣架上隨風擺動的衣服出神。午後的陽光斜射在木頭院牆上,遠遠的反射在她的臉頰,讓她的臉色添上一絲暖意。她的睫毛在斜射的陽光下,鼻樑處投出一片小小的陰影。升騰的咖啡熱氣讓那一小片陰影一會清晰,一會模糊。坐了一會,嫻兒忽然低垂下睫毛,抬高了眉毛,起身回到桌前,望著電腦上的信息,落寞無奈,卻沒有了早先的哀愁悲傷。她把滑鼠的滑輪向上翻著,在一段信息處停下,目光積聚在幾句話上:「嫻兒,我死了,來世見。」

她知道又是他喝的酩酊大醉之後的話,所以也沒有太多的驚駭。濤哥前幾天給她發過消息,問她和大愷怎麼了,為什麼大愷過段時間就會喝的酩酊大醉,而且總是跟他們幾個哥們說起嫻兒給他帶去的種種痛苦無奈,濤哥讓她必須回答,可嫻兒說:「我不想說的事就不會說。」其實也是,倆個人一起經歷的每一件事,外人沒有參與體驗,怎麼說也是跟夏蟲語冰。她和大愷之間的距離越來越遠,大愷堅定的覺得是嫻兒要求太高,而嫻兒卻覺得她跟大愷根本就是倆條平行線,這也是他們經歷了四年的交往之後,嫻兒才忽然覺得到的。望著大愷滿面滄桑的照片,嫻兒想極力的把他和少年時代的大愷聯繫在一起,可是卻發現,現在的他和少年的他,根本就沒有了一點點的相似之處,少年時代的大愷,俊朗聰明,活潑豪放,而現在的他,卻讓嫻兒望而卻步。

想起他們交往的四年,嫻兒忽然有了一種慶幸,慶幸她優柔寡斷的性格最終沒有嫁給大愷,她沒有為了大愷跟家人決裂的勇氣,回過頭來看看家人當初對她的百般阻止,嫻兒忽然覺得或許她最終放下大愷是對的了。想起他們四年的交往,開始的二年可以說極盡了甜蜜,大愷說,他少年時代懵懵的對嫻兒的喜歡一直暗藏在他的心理,他對嫻兒說,特別喜歡那首歌《心愛的姑娘》,大學的時候總會不自覺的哼起,卻毫無意識將來走進自己生命的那個心愛的姑娘會是誰,直到多年後見到嫻兒,才忽然意識到,原來自己心理那個模糊的姑娘,從少年起就在自己的心理生根發芽了,如今她卻在他的心理開花了,可是大愷已為人夫,人父,只是嫻兒還是單身著,這更讓大愷的心翻騰不已。 

多年後嫻兒見到大愷,本沒有什麼過格的想法。其實嫻兒很小的時候就過繼給母親的一個遠方表弟,也就是嫻兒的表舅。因為表舅婚後多年沒有孩子,就求著表姐把嫻兒過繼給了他們。嫻兒家那時已經有了四個女孩了,嫻兒是老二。那時她還小,表舅和表舅媽來家裡很多次,對嫻兒非常疼愛,經常單獨給她買她最喜歡吃的彩色糖球和奶豆,還有姐妹們羨慕的花衣裳。母親忙不過來,心理也一直想要個男孩,看錶弟對嫻兒這麼喜歡,也就放心的把她過繼給了他們夫婦倆。

可是時隔接近五年,表舅和舅媽竟然有了自己的孩子,而且是個男孩。那時候嫻兒已經七歲了,上學了。每次放學回家看到新出生的小弟弟被舅媽抱著親了又親,滿臉上抑制不住的笑容,嫻兒忽然感覺有些受了冷落之後的自卑和悲傷,只是她來到表舅家的時候才不到二歲,對親生母親和姐妹們的印象也沒有那麼深了。嫻兒在表舅的家裡日漸被冷落,表舅和舅媽意識到的時候,倒也會親近一下她,可是只要弟弟一哭,一醒,舅舅和舅媽就會立刻忘了嫻兒而跑去看弟弟了。

嫻兒就在這樣的家庭里長大,在小學,初中同學和老師的眼裡,嫻兒就是個很安靜的女孩,總是怯生生的,總是害羞,遇事總會自責,也總會主動的承擔起班級里本不屬於她的值日。其他同學都在上自習的時候,嫻兒的眼睛卻會經常注意到地上的紙屑,教室最後邊的掃帚,下課的時候同學們都去外面玩,嫻兒卻總是去教室後面拿著掃帚把整個教室都掃一遍,再撒上水,然後安靜的坐在自己的座位上。同學們聽到上課鈴聲響起,回到教室的時候會發現地乾乾淨淨,還有撒上水的土氣味道,開始的時候還讚歎,後來慢慢也習慣了,而嫻兒卻很怕自己落掉一次掃地,同學如果感覺地髒了怎麼辦,好像同學們的感覺對她來說是件很要緊的事情。

班級里有位男生,座位離嫻兒很遠,雖然嫻兒從來不敢正眼看班級的男生,可是下課時嫻兒若是去衛生間,或者洗手,打水,跟這個男生擦肩而過的時候,餘光里經常會發現他盯著自己,嫻兒每次都慌忙的低下頭急匆匆的從他身邊走過去,這個男生就是大愷。

那時候他們還都是孩子,大愷心理對嫻兒的關注或許他自己都不知道是什麼,每次嫻兒進教室的時候都會感覺到大愷的目光會隨著她一直到她坐下。放學的時候,大愷跟一幫男生嘻嘻哈哈的往車站走,女生們也三五成群嘰嘰喳喳,只有嫻兒借故說自己有事等會再走,其實是在同學都走光了之後,她獨自一個人把教室打掃的乾乾淨淨,但是她確會在自己一個人打掃的時候放聲高歌,她的嗓音,韻律,節拍,對音樂的敏感都極具天賦,歌唱的非常動聽,有好幾次嫻兒也想在音樂課上舉手試一下老師教過的歌曲,可是她心理突突狂跳不停,一直掙扎到下課的鈴聲響了,手還是沒舉起來,心理填滿了落寞和遺憾。

嫻兒那時經常心事重重,不是想到家裡新出生的,備受關注和寵愛的弟弟,舅舅和舅媽對自己需求顧不上,也會經常想著教室里地上的紙屑,同學是否高興,因為她經常溜號,課聽的斷斷續續,課下又忙著回家給弟弟去打牛奶,幫助舅媽做飯,時而經常顧不上學習。所以嫻兒的學習成績不太好,班裡排名在中下游,同學在老師的影響下都非常勢利眼,對學習成績中游以下的同學,充滿了敵意和輕視,這更讓嫻兒更加小心,安靜和孤獨。

轉眼到了高考,嫻兒其實非常聰明,到了高中二年級下學期她好像才緩過神來學習,成績進步很快,班級排名經常在前十位。可是她依舊很安靜,高中有晚自習,有幾次嫻兒故意在中間老師給的吃飯時間後晚幾分鐘回來,在敲門進來,走到自己最末排的座位時,對同學們注視自己的目光忽然有了幾分高興和驕傲,嫻兒也喜歡照鏡子了,鏡子里的嫻兒滿臉的青澀,也有著跟年齡不相符的淡淡憂鬱。

大學畢業之後,嫻兒工作了。單位年長些的同事經常給她介紹對象,那些男人對嫻兒一見鍾情的還真不少,二十幾歲的嫻兒最讓女孩們艷羨的是芭比娃娃一樣的身材,五官端正,談不上大美女但氣質卻很特殊,有點不食人間煙火的味道。其實以她的條件找到個如意郎君不是很難,可是同事給她介紹了那麼多對象,最多的也就相處半年,少的一個月就分手了。大家都感到不解,介紹人找到男方問究竟,男方說的最多的就是嫻兒跟很多其他女孩不一樣。

就這樣拖到了三十二歲。在她那個年齡,所有的同學都已經結婚生子了,嫻兒卻還是單身,她也不是不著急,就是找不到可以跟她相處長久些能夠奔著結婚去的人。依然有不少人給她介紹對象,可是慢慢的,不是離婚的,就也是比她大很多的,嫻兒都看不上。

一個陽光明媚的上午,嫻兒出去給單位辦事,在辦事大廳里等待,當聽到自己被叫到號的時候,她坐在櫃檯前往外拿材料,交給辦事人員的一刻,那個辦事人員和她竟然都呆住了,坐在櫃檯後面的竟然是自己的同學,大愷。十幾年不見,他們還是認出了彼此,按照大愷的話說,眼前坐著的這個人只是長大了的嫻兒,跟小時候比模樣雖然變了,但也只是感覺長大了而已。他們互相留了彼此的聯繫方式,不合適多聊,後面還有不少辦事的人等著,嫻兒就告別大愷離開了。

之後大愷便經常找嫻兒,都是給她解決些生活瑣事,再就是替她想到很多嫻兒想不到的事情,還有各種囑咐,甚至出門的時候穿平底鞋,去外地出差的時候帶雙拖鞋在飛機上穿,免得腳痛之類的小事,大愷都要叮囑。一來二去,久而久之,嫻兒忽然感覺大愷成了她生活里不可或缺的人,她在很多需要幫助和需要拿主意的時候,大愷都在。可是,嫻兒也知道大愷已經有妻女,所以除了感謝也沒有其他更多的了。只是,這樣的關心叮囑,嫻兒和大愷都明白,而且時間久了就會發生些什麼,嫻兒也在大愷無微不至的關心裡對他心生依戀。果不其然,大愷的所作所為還是被他妻子發現了,他妻子跟他大吵大鬧,以死相逼,那樣的吵鬧持續了很久,大愷最後提出離婚,可是他妻子竟然說什麼也不離,其實大愷面臨離婚的選擇也非常猶豫,畢竟孩子還小。

只是大愷實在受不了每天回家都吵架的日子,就自己搬出來住了。他自己在外租了個房子,這下他自由了,沒人再跟他搶手機,沒人再跟他吵架,只是他對生活沒有過起碼的鍛煉,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生活戛然而止,一些繁瑣小事現在都得自己動手。不過因為有嫻兒的陪伴,大愷對所有的困難都沒有抱怨,反而每天回到他自己的蝸居,想到嫻兒每天晚上會陪在自己身邊,也喜滋滋的。期間,大愷的妻子也來找過他幾次,每次都以惡吵惡鬧收場。大愷對妻子越發厭倦,可是妻子不肯離婚。大愷即使跟妻子說自己凈身出戶,妻子也不肯。

因為有嫻兒的陪伴,大愷的情緒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但他心理也是著急,他想早一天跟嫻兒結婚。可是嫻兒的家裡卻堅決反對他們在一起,嫻兒也因為大愷還沒有離婚的事實無法跟家人對話,自知理虧,但是他們那麼相愛,到了非你不娶,非你不嫁的地步。

日子就這樣慢慢流逝,大愷在外面努力賺錢,但是他從家裡搬出來的時候只帶走了自己的衣服和被子,把家裡的一切都給了妻子。還問嫻兒,他一無所有,嫻兒是不是還會跟他在一起。嫻兒點點頭,說以後他們一起努力,還說將來如果有了些錢,也願意幫助他的前妻。嫻兒也很努力的工作,但是大愷的經濟條件沒什麼改善,因為他身無分文從頭做起,談何容易。期間他沒給嫻兒買過任何東西,嫻兒也理解,從不曾為此有過抱怨。

二年半過去了,他們的感情慢慢的不像以前那麼如膠似漆,倒也不是不愛了,只是沒有之前那麼熱烈,這倒也正常,只是大愷在外面跟朋友喝酒吃飯時,經常會喝多,一喝多了就會說話傷嫻兒,比如她高高在上,自己配不上她,或者說她不好相處之類的話,嫻兒也很敏感,回敬了些不想處就分手的話。這樣的事情多了,忽然有一天嫻兒發現自己對大愷的愛淡了許多。

有句話說,愛經不起蹉跎,經不起傷害,也經不起漫長的等待。當他們相處到三年半的時候,就隔三岔五的有矛盾,起因都是因為大愷酒後失言傷害嫻兒,起初他們還因此吵架,後來嫻兒就不愛吱聲了,結果就是他們會不說話,短的幾天不說,最長的時候一個月沒有說話,這樣感情慢慢的淡了下來,嫻兒也認為大愷其實沒有那麼在乎她,否則怎麼會捨得這麼久不跟她說話,而大愷呢,覺得自己是老爺們,在女人面前不能服軟,不願被看不起,不願被嫻兒覺得自己多麼上杆子她。

每次這樣的分分合合,嫻兒跟大愷雖然也會和好,但是連嫻兒自己也沒有想到,所有的那些傷害都會讓她的感情減淡,直到有一天她突然覺得自己對大愷沒有愛的感覺了。大愷當然也感覺出來,嫻兒對他沒有之前的依戀,深愛了,但是嫻兒不願表現出來,大愷就認為嫻兒說還是愛他是欺騙他的話,為此他們又吵。。。。

到了四年,他們彼此互相都累了吧,嫻兒說,我們分開一段時間吧,大愷也撐住面子說,好。
他們就又是很長時間沒有說話,終於有一個晚上,大愷發來信息,問及嫻兒的情況,說了自己的落寞,對嫻兒的思念,希望還可以繼續在一起。嫻兒也感動了一些,可是,她無論如何也找不回當初的感覺了。她也想像以前那麼愛他,所以回憶著之前的甜蜜往事,可是無論回憶多少,那些往事只停留在她的記憶里,無法幫助她回到從前。大愷問及他們的關係,嫻兒就不太接話,或者把話題岔開,大愷就明白了。

真正的分手是不吵不鬧的,或許大愷還需要時間接受現實,對於嫻兒來說,太多的傷害和不快已經讓她心靜如水。嫻兒說,他們還可以做朋友。就如劉若英的一首歌里唱的:後來,我們總算學會了如何去愛,可惜你早已經消失在人海,後來,終於在眼淚中明白,有些人,一旦錯過就不在。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慈林 2019-7-29 04:11
小說嗎?
回復 akeqin 2019-7-29 06:09
「小三」 一當就當四年,人生就足夠了,也證明了兩個人不適合婚姻,當情人就是那麼短命。
回復 Lawler 2019-7-29 09:42
故事 其實挺平淡的,就像嫻兒這個人。現實里,這樣的事 也不缺。
喜歡
回復 秦臻 2019-7-29 12:03
慈林: 小說嗎?
小說不敢當,朋友將給咱們大家聽過的一個事,是他的同學。
回復 秦臻 2019-7-29 12:05
akeqin: 「小三」 一當就當四年,人生就足夠了,也證明了兩個人不適合婚姻,當情人就是那麼短命。
某些時刻必須要堅持住原則。現實生活里有些事情也並不會非黑即白,生活簡單,生活也非常複雜。
回復 秦臻 2019-7-29 12:08
Lawler: 故事 其實挺平淡的,就像嫻兒這個人。現實里,這樣的事 也不缺。
喜歡
謝謝。其實這個事可以寫的再長一些,分開寫,寫的細緻,更戲劇化一些會好看很多。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8 05:4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