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賭博盛行的國度----美國

作者:華人新聞  於 2016-2-27 10: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華人新聞|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1評論

關鍵詞:賭場, 博彩業, 賭徒, 借錢, 敲詐勒索


美國是個博彩業盛行的國家。博彩種類繁多,合法的、非法的,西式的、中式的,成人的、少年兒童的,大賭的、小賭的,五花八門,一應俱全。有人說,美國是「賭徒的天堂」。這個說法不太準確,賭徒上不了「天堂」,倒有可能進「地獄」。不過,在美國要想參加賭博,確實很方便,很自由自在。

金碧輝煌、紙醉金迷的「銷金窩」
       
1987年美國最高法院裁決,部分印第安原住民可以在保留地開辦賭場。賭場合法化的口子一開,各地仿效。不是印第安原住民保留地的地方,也紛紛開辦賭場。美國51個州,除夏威夷和猶他州,都開放了賭博。愛荷華等州還在密西西比河等內河上,開辦了賭船。著名的賭場和賭城,在西海岸有拉斯韋加斯、雷諾城、太浩湖、勞莽林;在東海岸有新澤西州的大西洋城、康乃狄克州的金神大賭場等。其中拔尖的、最具有代表性的是拉斯韋加斯。美國每年進出賭場的人超過一億人次,賭場營業總額達數千億美元。

賭場老闆們為了廣招來客,都把賭場建設裝修得豪華氣派,標新立異,各具特色。有的像羅馬王宮,有的像希臘神殿,有的儼然印度皇宮,有的好似童話故事裡的神秘堡壘。

賭場內部,金光燦爛,彩燈閃爍,各種賭博機器飛轉,籌碼嘩嘩作響,令人眼花繚亂,彷彿進了阿拉伯神話里的金銀寶庫。身穿筆挺制服的侍者和打扮妖艷的「兔女郎」,手捧美酒和飲料,穿梭走動,隨時服侍左右。「老虎機」、輪盤、擲骰子、21點(撲克牌)、推牌九、打麻將,各種賭博玩法,應有盡有。賭場附設酒吧間和餐廳,贏了,可以飲酒慶賀;輸了,可以借酒澆愁;餓了,可以欣賞美食,大快朵頤。賭場比鄰影劇院和歌舞表演場,累了,可以欣賞娛樂節目(包括色情味道十足的「勁歌熱舞」),稍事休息。賭場旁邊(有些賭場樓上)就是旅店,困了,可以開房間,睡大覺。賭場內有自動提款機,可以憑提款卡或信用卡提取銀行存款。賭場設想得如此周到,伺候得如此舒適,很容易使賭客們樂而忘返。一進賭場,可以連續賭上幾天幾夜,甚至十天半月,不必出來,直到輸個精光。

賭場合法化后開辦的現代賭場,與舊式賭場不同。設備先進,自動化,電腦化;實行企業化科學化管理,規章制度嚴密,手續完備,工作效率高,珍惜賭場信譽;保安力量強大,戒備森嚴。因此,進場賭博,一般不再擔心被詐騙. 搶劫,或者贏了巨款賭場賴帳。

賭場為了吸引顧客,想了許多「妙招」。例如,在紐約,要想去大西洋城參觀遊玩,只要花10美元,買任何一個賭場的一張門票就行了(大西洋城有12家賭場)。這張門票的作用是:賭場車接車送;奉送一張餐券(午餐或晚餐通用,約值5美元);憑門票進出任何一家賭場參觀遊覽;向出售門票的賭場憑票領取10美元籌碼進行賭博。賭不賭悉聽尊便,如果不賭,可以憑門票和籌碼換回10美元現金。須知,從紐約到大西洋城,單程長途汽車費就需要10美元。如果不賭,等於賭場奉送25美元接你去玩一趟。這樣,賭場豈不賠錢了?不會的。賭場老闆們有經驗,很少有不賭的。特別是奉送籌碼,使人認為是「白來的,不賭白不賭」。只要賭,賭場很容易把「優待」的費用收回來。

賭場對賭博「大戶」專門奉送「貴賓金卡」。持貴賓卡的顧客,賭場奉送飛機票(或用直升飛機接送),乘貴賓豪華車,招待住高級賓館。「羊毛出在羊身上」。賭博大戶出手十分闊綽,一個賭注成千上萬美元,賭場不愁不能把巨額招待費收回來。賭場老闆只賺不賠,賭客花錢如流水,賭場也就成了名副其實「銷金窩」。上個世紀,紐約中國城一位粵菜酒樓大老闆,很會經營,第一個把北京烤鴨引進中國城。他大作廣告,製造聲勢,上烤鴨時,侍者吹小喇叭引路,主廚親自上場片鴨子。吃烤鴨的顧客很是風光,加上烤鴨味美,一時轟動紐約,他也發了大財。得意忘形之餘,成了賭場「貴賓」。從此越陷越深,把酒樓輸掉,傾家蕩產,沒臉在紐約呆下去,不知所終。類似故事有多起,有餐館老闆,也有車衣(縫紉)廠主。老華僑們談起來,無不嘆息。

賭城和大賭場都進行綜合開發。在賭場附近開辦大型遊樂場,架設「過山車」「摩天輪」「轉馬」「飛輪」等大型遊戲機。還開辦游泳池(大西洋城有海灘浴場)、旅遊商店、購物中心、度假村等。拉斯韋加斯、大西洋城、金神大賭場經常舉辦頂級拳擊和其它體育比賽,邀請「天王」「天後」級歌舞影視明星表演歌舞節目,有時選美比賽也在賭城舉行。這些著名的賭城和賭場,都發展成了以賭博業為核心的娛樂和旅遊中心,去那裡的,除了賭客,還有許多參觀旅遊的遊客。

應否開放賭場的一場辯論

上個世紀九十年代,受全國賭風勁吹的影響,紐約市發生了一場持續兩三年時間的不小的辯論。有人主張紐約市也應當開辦賭場,但是,遇到全市居民反對,沒有任何一個地方的居民同意在居住地附近開辦賭場。有人還設想,收購華埠(中國城)銀宮大酒樓,將之改造成大賭場,華人華僑大嘩,堅決反對。主張開辦賭場的人「退而求其次」,想利用紐約地理優勢,遠離市區,在海上開辦大型賭船。紐約市民還是不同意。當時朱利安尼當市長,長時間不表態,最後,看準市民堅決反對,才決定賭場賭船都不辦了。

主張開辦賭場的理由有四:

一,增加地方財政收入。開辦現代化賭場,需要巨額投資,但是利潤率也很高。地方政府可以向賭場收取大量稅款。

二,增加就業機會。開辦一個現代化大賭場,需要管理人員,業務人員(充當賭博時的「莊家」、 「發牌員」、「操作手」等),服務人員,保安人員等,可以增加成百上千就業機會。

三,帶起相關行業,繁榮經濟。賭場開起來,需要旅館業、交通服務業、商品零售業與之配套,這對發展地方經濟有利。

四,「肥水不流外人田」。大西洋城、金神大賭場等都在紐約市附近,那裡的賭客和遊客,大多是從紐約市或經紐約市去的,紐約市開辦賭場可以把這些賭客和遊客留在市裡,把錢花在紐約。

主張開辦賭場的人經常舉出的例證,是拉斯韋加斯。那裡原來是一片沙漠,土地貧瘠,寸草不生,什末自然資源都沒有,貧困得很。開辦賭城以來,發展很快,瑰麗的大型建築物平地而起,不但有了自來水,還建起了大游泳池,成了沙漠中的「綠洲」和「明珠」。顧客雲集,繁華似錦,日夜笙歌艷舞,名副其實的「不夜城」,把世界各地的賭徒吸引來,變成舉世聞名的旅遊勝地。

反對開放賭場的理由有五:

一,社會成本太高。賭場與賣淫,吸毒販毒,行竊詐騙,放高利貸,暴力逼債等等存在自然聯繫。賭場一開,各種家庭問題和社會問題隨之而來。預防和治理刑事犯罪,解決家庭問題,消除惡劣的社會影響,需要花費巨大的人力物力和財力。賭場管轄範圍內,可以通過加強保安力量,嚴禁公開賣淫吸毒詐騙和暴力犯罪,但是,出了賭場就較難防範,特別是對付隱蔽的賣淫吸毒等,美國一直缺乏有效的辦法。

二,害人不淺。據調查研究,參加過賭博的人,約有二三成會變成賭場的「常客」,經常到賭場去「進貢」;約有百分之五的人會上癮,變成「賭鬼」,像吸毒的「癮君子」一樣,迷了心竅,任何人勸阻不住,自己也管不住自己,想盡一切辦法弄錢進場賭博,直到傾家蕩產,妻離子散。我遇見過一個餐館侍者,年近六十,頭髮花白,身體瘦弱,友人告訴我,這個人年輕時來到紐約,在餐館打工,沾染惡習,每個周末都在賭場渡過,一生所掙的錢都送進賭場,沒有娶妻生子,沒有一點積蓄,一旦失業,不知將如何生活。這還是品行好的,因賭博成癮,走上犯罪道路也毫不希奇。賭場對青少年的影響惡劣。住在賭場附近的孩子們,天天耳熏目染的是賭博,色情,吃喝玩樂,不務正業,追求奢侈豪華和享受,靠運氣僥倖發財等等,使孩子們沾染很多壞思想,妨礙心理健康,容易走上歧途。

三,不能片面地計算經濟效益。開放賭場似乎能夠繁榮經濟,但是如果深入全面地進行調查研究,就會發現開放賭場對經濟有利也有弊,算總賬未必利多。大西洋城開辦賭場以後,不到十年時間,人口流失26%。許多居民不願意繼續在那種環境中呆下去;原有餐館250家,關閉了100家,因為賭場的酒吧間和餐館搶走了顧客;開辦賭場17年以後,社區才從開放賭博業得到一些實際好處:地方政府用賭場繳納的稅款為社區建造和翻修了680間房屋。最初實行賭場合法化的目的,是為了使印第安原住民保留地改變貧困落後的面貌,但是開放已經這末多年,還沒有哪一個印第安保留地改變了面貌。

四,城市畸形發展。開辦賭場的城市,賭博業和相關的行業興旺起來了,但是,與之無關的工業、商業和科學教育文化等事業卻受到冷落和擠壓。如果只是開辦一兩個賭場,這種效應還不會太明顯。如果變成賭城,就會出現「一花獨放,百花凋謝」的情景。

五,靠賭博繁榮經濟不光彩。拉斯韋加斯的情況特殊,那裡自然條件太惡劣,找不出別的辦法,才變成賭城。拉斯韋加斯吸引世界各地的賭徒,賺的是「坑人的錢」,並不榮耀。紐約市是世界大都會 、經濟中心、金融中心、文化中心,還是聯合國總部所在地,具有優越的地理條件和光榮的歷史,完全可以靠正常途徑使紐約發展得更先進更富有,用不著再把紐約變成「世界賭博中心」。

最流行的賭博——樂透獎
        
美國最流行的賭博,不是進賭場,而是買樂透彩券(lottery)。第一個開辦樂透的是新罕布希爾州(1976年),很快傳遍全美國。
        
樂透的花樣很多,有:每天猜三個字、四個字的最普通的樂透(天天在電視台上開獎);從一大堆數字中排十組號碼的「十字獎券」;從40和54個數字中挑六組的「六合彩」(這兩種,每周開一次獎,在媒體上公布)。還有當場開獎的多種「刮刮樂」,颳去覆蓋在獎券號碼上的銀粉膜,看是否中獎。
        
樂透獎由各州政府授權專門公司舉辦。成本很低,只是印刷和發行費用。從彩券銷售額中扣除成本,拿出一少部分作為「獎金」,返還給購買彩券的顧客們;其餘大部分由州政府和專門公司所得。代銷樂透的是報刊糖果店、雜貨店、食品店、藥店等零售商店。代銷店向專門公司領取代銷費;如果賣出獲得大獎的彩券,代銷店也可以領取一筆「獎金」。州政府開辦樂透的目的是增加政府收入,這筆收入主要用於補充教育經費和地方經費之不足。所以,喜好購買樂透的人們,稱之為「微笑納稅」;如果什末獎也沒有得到,就自我安慰「算是給政府作貢獻」了。
        
樂透是「窮人的玩意」。據調查,在年收入一萬美元以下的窮人中,購買樂透的錢平均占其開支的1.3%;在年收入七萬美元以上的富人中,購買樂透的錢平均占其開支的0.3%。這是因為,富人生財的門路很多,不太看重樂透;窮人發財很難,所以對樂透抱較大幻想。由此可見,政府發行樂透,加給窮人的負擔多於加給富人。
        
美國人買樂透,有四種心態:

一,遊戲娛樂。買東西,剩點零錢,不用找了,給我刮刮樂吧!(一美元一張)刮開一看,又是什末也沒中,一笑置之。這種情形,太常見了。

二,「心血來潮,碰碰運氣」。最近諸事順心,運氣好,買樂透也可能中獎,買幾張試試看;還有的情況相反,最近倒霉事一連串,買幾張樂透,如果得中也可以挽回損失。
        
樂透獎有一條規定:本期如果無人中頭獎,則這筆獎金併入下一期頭獎;如果接連幾期無人中頭獎,頭獎獎金就可能超過一億美元。出現這種情況時,樂透銷售額猛升,許多平時不買樂透的人,也掏錢買上若干張,試試運氣。

三,有計劃「放長線釣大魚」。有些人每月從收入中拿出一小筆錢買樂透,作為一種「投資」,多年如一日。他們以為,日積月累總有一天中獎;即使中不了,生活也沒受太大影響,不至於心疼。還有的情況是,幾個同事、朋友、家人,每月各出一點錢,合夥買樂透,中了獎,大家分。不論個人還是合夥,這種有計劃的購買樂透,副作用較小。

四,買樂透上癮,失去理性,成了「另類賭徒」。買樂透,金額較小,間隔時間較長,一般說來,不會造成巨大經濟損失;不像進賭場,賭注較大,反覆投注,轉瞬間輸贏成千上萬,一夜可以傾家蕩產。但是,如果多次頻繁購買樂透,同樣可以「上癮」。紐約長島一個推銷員,開始每周只用10美元買樂透,中了一次2000元,起了貪心,每天用10美元買樂透;有中有不中,中了貪心更大,不中又不甘心。越陷越深,直到每天花100美元買樂透,欠下數萬美元債務,覺得對不起家人,幾乎自殺身亡。還有一個家庭主婦,買了幾次樂透,每次與巨獎號碼只差一點,產生幻想,以為自己快要得巨獎,瘋狂購買樂透,損失十幾萬美元,最後把房子賣掉還債。

許多人買樂透,是希望得大獎,認為得了大獎就是幸福。許多事例證明:未必。首先,貧窮肯定不是幸福,但是富有也未必就是幸福。其次,金錢能不能帶來幸福,要看是怎樣得來的。古人云:「貨悖而入者,必悖而出」。意思是,用不正當途徑得來的金錢,必然沿不正當途徑散失。中頭彩,雖然不是沿不正當途徑得來,但是屬於僥倖得來,來得太容易,失去也必容易。在美國,中了樂透大獎,很少敢張揚的,絕大多數是低調處理,有的還長時間默不作聲,直到領獎期限的最後一天,才靜悄悄地去領。

得了大獎,首先需要防備被壞人盯上,盜竊、詐騙、綁架等都可能發生。其次,數不盡的麻煩接踵而來,媒體跟蹤採訪,慈善機構紛紛來募捐,某些企業來拉贊助或者邀請入股,親朋好友紛紛來借錢或求助,至親還可能要求「分一杯羹」,如果處理不當,就會得罪一大片人。再次,必須善於理財用財,否則,巨額財富也會很快散失。有一位麵包師中了百萬美元大獎,一周之內,家中被偷三次,還接到一封恐嚇信,如不送巨款到指定地點,將綁架他的女兒。他嚇得立即遷到另一個州,買了一個農場。但是從來沒有種過地的他,不會經營,虧了大本。他想找一份麵包師的工作,沒有人願雇傭他,不相信百萬富翁這末快就沒錢,他只好改行開計程車為生。他說,「還不如當初沒有中獎呢!」中大獎不幸福的實例,還有許多。有的為分配獎金,家庭不和,導致離婚;有的中了大獎變了心,拋棄妻子,另覓新歡;有的揮金如土,吃喝嫖賭,腐化墮落,最後比原來更窮,等等。

五花八門的博彩業
        
除了賭場和樂透,美國和歐洲許多國家一樣,也有歷史悠久的賽馬和賽狗。紐約許多地方設有投注站(TBO ),熙熙攘攘,頗為繁忙。美東地區有線電視設有兩個賽馬賽狗頻道,天天轉播比賽和開獎實況。有些英文報紙設有專欄,專門報道和評論博彩業,其中包括賭場.樂透.賽馬賽狗等。不過,參加賽馬賽狗活動的,大多數是歐裔。
        
華人華僑對賽馬賽狗不感興趣,很少參加。華文媒體也沒有報道過賽馬賽狗的消息。原因可能有三:一,語言障礙。參加賽馬賽狗活動,需要精通英語。二,華人沒有參加賽馬賽狗的傳統,不掌握專門的知識和技巧,而參加這類賭博需要精通「馬經」「狗經」。三,對華人來說,能玩的賭博已經夠多了。賭大錢可以上賭場,賭小錢可以買樂透,華裔更愛玩的還是麻將.撲克牌和牌九,輪不到賽馬賽狗。
        
美國各地有許多大型遊樂場。其中,除架設大型遊戲機器外,還有許多有獎「挂彩」娛樂項目,例如:玩具槍射擊、「套圈」、「投壺」、「抓彩」、「轉盤」、「釣假魚」、「彈子機」等,花樣繁多,不勝枚舉。中彩的,可以得到玩具、糖果等「獎品」,有時可以贏得服裝.日用品。有些項目可以贏得籌碼,憑籌碼換取現金。這些活動輸贏不大,但是「寓賭博於娛樂」,或者說「娛樂與賭博相結合」,起著傳播和推廣賭博,助長僥倖心理的作用。

美國集市貿易很發達。紐約市許多街道,每年固定時間輪流舉辦「街坊節」,屆時將整條街道封閉起來,禁止車輛通行,變成臨時攤販市場,賣小商品和舊貨,還有各種小吃攤檔。小型有獎挂彩遊戲攤也乘機出場,賺上一筆。

美國許多商店門前或店內,擺放供兒童玩的抓彩機,投入一個25美分硬幣,按一下鈕,或搖一下搖把,機器唏哩嘩啦轉動一次,幸運的,掉下一個玩具或一個小球(內有糖果之類),不幸運的,白投25美元。這種遊戲,看起來沒有什末害處,其實也是一種小賭博,對孩子不會有正面影響。

罪惡淵藪的地下賭場

美國的非法賭博很多,可以分為兩大類:

一類是「灰色地帶」的非法賭博,例如,在公園.某些公共娛樂場所.私人家裡,玩贏錢輸錢的娛樂。歐裔.非洲裔.西班牙語裔主要玩撲克牌和擲骰子;華裔主要是打麻將.推牌九和玩撲克牌。

在美國,除領有執照的合法賭場和政府開設的樂透彩券,其餘的賭博,都是非法的,嚴厲禁止(抓彩之類的遊戲,在美國,不視為賭博)。但是,這類「灰色地帶」的非法賭博,很難查禁,更難杜絕。因為,這類賭博是親戚朋友時聚時散,沒有固定場所和固定時間,有的還不是用現金賭博,而是記賬事後結算,同「帶有賭博性質的娛樂」(例如,輸贏金額很小的所謂「衛生麻將」)較難區分;更重要的,是沒有以經營賭博為業的賭場主從中漁利。美國警方對這類賭博,主要是教育、警告、驅散,對屢犯者加以拘留,進行適當處罰。

另一類是地下賭場。這種賭場,通常隱藏在餐館、酒吧、髮廊、按摩店、夜總會等的背後,也有獨立設場的,隱藏在偏僻地區或居民樓群里。開辦和操持這類賭場的人,大多有黑社會背景,有的本人就是幫派頭目,有的同幫派關係密切。因為,出入地下賭場者成分複雜,大多數品行不端,賭場內經常發生糾紛,需要暴力維持賭場秩序;地下賭場都兼營高利貸,為了討還「賭債」,也需要依靠地下暴力。所以,地下賭場總是和黑社會勢力結合在一起。黑社會幫派為地下賭場提供「保護」,收取巨額「保護費」,這是黑社會幫派的重要財源,也是他們得以生存的經濟基礎之一。

賭徒們容易染上吃喝嫖與吸毒的惡習。所以地下賭場往往也是妓女和吸毒販毒者經常出入的地方。地下賭場在黑社會眼中是「大塊肥肉」,不同幫派經常為擴充勢力,爭奪賭場的「保護權」,發生激烈衝突。去年11月,紐約警方同時破獲了兩個黑社會幫派,一個在法拉盛,擁有三個「地下賭檔」,分別以「美髮廳」.「職業介紹所」.「移民服務公司」為掩護;另一個幫派在曼哈頓,擁有兩個「地下賭檔」。每個「地下賭檔」,每天流動金額多達數百萬.上千萬美元,賭檔從中賺取10萬至20萬美元,幫派則從賭檔利潤中提取20%作為保護費。12月,法拉盛發生一起群毆械鬥血案,4名青年沖入一座商業樓的一個單元進行搶劫,單元內的4人進行反抗,雙方動了刀,開了槍,重傷4人,幸未死人。原來那是一個地下賭場,械鬥的起因是幫派糾紛。

無數事實證明地下賭場是「罪惡窩」,必須嚴厲打擊,徹底剷除。

方焰(紐約)
2005-6-19


世界日報:華裔渣男邸千賭場輸精光 報警強逼房東借錢 

家庭旅館惡房客 拿錢落跑

在法拉盛Ash大道夾邦恩街(Bowne St.)某家庭旅館租一個床位的中年華裔男子邸千,日前向警方指稱房東把門反鎖、扔他東西等多種惡劣手段企圖非法驅趕。房東孫先生則稱,雙方糾紛是因邸千欠龐大賭債,沒從他那裡借到錢而報警。警方介入后,雙方終於和解,邸千帶著房東借他的數百元日前搬出家庭旅館,並留下一封給房東的信,作為借據。

房客邸千投訴稱,房東孫先生得知市樓宇局(Building Department)要來檢查后,開始驅趕房客,因他不肯搬走,多次把門反鎖,扔掉他放在冰箱的食物和一些日用品,還企圖把他的行李箱扔到街頭。

針對這起投訴,孫先生表示,「這房客不久前因攻擊罪被捕,釋放后沒錢,我出於好心讓他住進來,勸他改惡從善。」

孫先生指出,雙方此次衝突的起因是賭博,「上月20日,他說賭博輸掉老闆讓他辦事的錢,不還錢工作就沒了,因此開口向我借1000元,我沒借他,後來了解到他把離婚賣房剛分到的錢也輸掉了,而且向幾個人借錢還沒還」。

「因為我不借他錢,他就不付租金並威脅稱,這個家庭旅館非法,他就在這裡不走,而且要去舉報,讓旅館開不下去。這種情況下,我決定關閉家庭旅館,讓其他住客搬走。沒想到,他開始搞破壞,弄壞電飯鍋、撬門、砸鎖、威脅,朝我臉上吐口水,拳頭在我眼前晃,嚇得我們不敢進屋。」

關於邸千投訴他換鎖一事,孫先生指出,對方聽說如果房東換鎖,警察可以逮捕房東,於是就以換鎖為由,兩次從逃生樓梯爬到四樓,從窗口進入。孫先生解釋,他開始並沒有換鎖,後來不得已才換鎖是因為邸千在鎖心裡塞了牙籤。

孫先生強調,「我並沒有扔他的行李,現在他連吃飯的錢都沒有,前幾天,想向我要3000元,最少2500元,說拿到錢馬上就搬走。我最終給了他700元,他在周二早上搬走了,還寫了一封給我的道歉信,此事也算告一段落」。

孫先生指出,紐約有上千家家庭旅館,數以萬計的華裔房東分租床位給打工者。家庭旅館和分租都不合法規,但卻為眾多收入不高、以打工為生、甚至要寄錢回國的華裔移民提供很多便利、降低他們的生活成本,為政府解決一些社會問題。

世界日報記者/紐約報導
July 28, 2015


邸千,男,1971年2月出生,遼寧省大連市人,現居紐約法拉盛,職業是送貨司機。嗜好抽煙賭博,打架鬥毆,詐騙,欠債不還,誣告債主及房東。有犯罪被捕入獄記錄。

Failed gambler Qian Di occupied a guesthouse and extorted $3000 (World Journal news)

An evil tenant blackmailed money from a guesthouse then escaped

Qian Di, a middle-aged Chinese man who rented a bed from a guesthouse on the Ash Avenue and Bowne Street in the Flushing Town, recently told the police that his landlord try to drive out him illegally with a variety of harsh means, such as locked the door and throw his baggage. However, the landlord Mr.Sun said, their dispute is due to Qian Di owed huge gambling debts, and can not to borrow money from him, then, called the police. Through the police intervention, the two sides finally reconciled----Qian Di moved out of the guesthouse recently with hundreds dollars the landlord lent him, and left a letter to landlord for a debt note.

The tenant Qian Di complained that his landlord Sun drives all tenants while hearsay the City Department of Buildings will examine to come. Mr.Sun locked the door repeatedly, and threw his refrigerator foods and some daily necessities because he refused to move out. Mr.Sun even attempted to throw his trunk to the street.

In view of this complaint, Mr.Sun said, "This tenant was arrested by the attack crime not long ago. He has no money after the release. I let him lived here by my kindness. Also I advised him to mend his ways."

Mr.Sun pointed out that cause of conflict is Qian Di indulged in gambling. "On the 20th of last month, Qian Di told me that he lost the payment for goods of his boss in the gambling. He was afraid that he might lose his job if he doesn't return the payment to his boss. Therefore he asked me to loan $1000. I didn't lend money to him yet. Soon after, I learned that he had sold his house which he got by the divorce case. He also borrowed money from many people and has not returned to them."

"He didn't pay the rental to me because I didn't lend money to him. He declared this guesthouse is illegal. He will not only to stay living here, but also will report to the government. He threatened to make my guesthouse close. In this case, I decided to close the guesthouse, and persuaded other residents move away. Unexpectedly, he began to engage in sabotage, such as damaged the electric rice cooker, and pried the doors, and smashed locks.He was using violence and intimidation. He spited in my face, and shook his fist in front of me. Therefore we dare not enter here again."

Regarding the case which Qian Di complained his landlord changed the lock, Mr.Sun pointed out that Qian Di knew the law requires that the police can arrest the landlord who changes the lock without authorization. Thus Qian Di use it as an excuse to climbed from the escape stairs to the 4th floor and came into the window. Mr.Sun explained that he would not change the lock originally, but he changed it later because of Qian Di crammed the toothpick in the lock.

Mr.Sun stressed, "I did not throw his luggage. Qian Di has no money to buy foods now. A few days ago, He ask me to borrow $3000, at least $2500. He said that he will leave at once, as soon as he gets the money. Finally I gave him $700. He, then, moved out on Tuesday morning, and wrote an apology letter to me. This matter was end."

Mr.Sun pointed out that there are thousands of guesthouses in New York. Tens of thousands of Chinese landlords sublet beds for the migrant workers. The beds subletting of the guesthouses are illegal, but they provide some conveniences for many Chinese immigrants who are low-income, and work for a living, or even to send money to home. The guesthouses reduce their living costs, and help the government to solve some social problems.

World Journal reporter / New York post
July 28, 2015


Translator: Ms.Le Zhou
 
(Qian Di, a Chinese male, born on February 21, 1971. He is living in Flushing town, New York City now. He is addicted to gambling, fighting, fraud, false debt, falsely accuses the creditors and the landlord. He has some criminal records. Warning: Do not lend your money or rent your room for the Chinese gambler Qian Di! If you find out that he is trying to harm you, please report to the police immediately. His SSN is 115-23-9532.)

病態賭博的十種特徵:1. 在賭博上花費的時間和金錢多於自己能夠負擔或事前安排的;2. 借錢賭博;3. 把用於必需品(如食物、房租等)的錢拿去賭;4. 因賭博而忽視重要的責任(如工作、學業或家庭);5. 撒謊或隱瞞賭博的程度;6. 試圖贏回輸掉的錢;7. 為了金錢的問題與你的朋友和家人爭吵;8. 因賭博而未付賬單;9. 四處躲債;10. 為賴賬而誣陷謀害債主。賭徒邸千到處騙,欠債沒臉回大連。賭徒邸千來租房,關門趕他滾遠點。賭徒邸千來借錢,與他絕交不多言。賭徒邸千來敲詐,別怕報警他有案。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華人新聞 2016-2-27 10:39
華裔「賭鬼」邸千的刑事案將於3月16日在馬里蘭法院開庭

華裔賭徒、大連人邸千先生(45歲,乳名蛋蛋,英文名David)在美國屢次因犯罪被捕。去年《世界日報》曾採訪報道過邸千先生的一宗敲詐勒索案件,在紐約華人社區轟動一時。今年3月16日上午9點,馬里蘭法院將開庭審理邸千先生的另一宗刑事案件,歡迎公眾前往旁聽。

由於邸千先生長期異地流竄詐騙作案,各地受害者不計其數。為便於知情者報案,協助中、美兩國警方調查取證,特此公布被告人邸千先生的相關資料。邸千,男,1971年2月21日出生於哈爾濱市,戶籍地址是大連市中山區中南路億成花園8號樓2單元501室,在美國警察署和法院登記的地址是231 Evergreen Ave., Staten Island, NY 10305。Qian Di社會安全號SSN: 115-23-9532

Court System: Circuit Court for Prince George's County - Criminal System
Case Number: CT150378X  
Case Description: Qian Di 邸千
Case Type: Criminal Appeal
Filing Date: 04/02/2015
Case Status: Active Status
Judge Alves, Judge Whalen, Ms.M. Smith
http://casesearch.courts.state.md.us/casesearch/inquiry-index.jsp

Attorney:Shaoming Cheng 程紹銘
Cheng Yun & Associates PLLC 成雲律師事務所
6072 Deer Ridge Trail
Springfield, VA 22150
Phones: (301) 802-2588 / (703) 921-2588
Fax: (703) 924-7191
www.chengcpa.com

邸千,一位來自中國大連市的45歲男子,在美國居住了二十多年,因為沉湎賭博而傾家蕩產,妻離子散,於是不停地搬家,到處向人借錢不還,租房欠繳租金,還經常報警誣陷債主和房東。邸千騙錢的手段之一,就是吹噓自己的「輝煌歷史」,並將一份履歷表作為「道具」。

以下《中國游泳教練工作簡歷及主要成績》由邸千同志自己編寫,內容的真實性存疑,未經大連市體育局等單位審核。

中國游泳教練工作簡歷及主要成績
姓名:邸千 性別:男 出生年月:1971年2月21日
家庭住址:大連市中山區中南路億成花園8號樓2單元501室
郵政編碼:116001 電話:15322033666
簡歷:
1979年----1983年哈爾濱市兆麟小學校
1983年----1986年大連市遼寧師範大學附屬中學 中學
1986年----1989年大連市遼寧師範大學附屬中學 高中
1989年----1993年大連大學師範學院體育系體育教育專業
1993年----2007年大連市體育局體育運動學校游泳教練
2008年----日本神戶大學青少年游泳教練員培訓班學習
2009年----韓國首爾大學青少年游泳訓練培訓
運動員簡歷:
1983年大連市青少年游泳比賽年齡組50米自由泳第一名、50米蝶泳第一名、50米蛙泳第一名。
1986年遼寧省運動會100米自由泳第二名,4X100米混合接力第一名。
在從事游泳教練期間向遼寧、北京、廣東省隊輸送多名優秀游泳隊員。

邸千同志自稱1994年移民美國,以「傑出人才」身份獲得綠卡。但邸千同志在美國並未從事過任何與體育運動有關的工作。他目前是一家櫥櫃公司的送貨司機。邸千同志自稱出身於游泳世家,母親和繼父都是游泳教練。在美國,邸千同志不停地搬家,不停地向人借錢,有借無還,四處躲債,還因刑事犯罪多次被捕入獄。邸千同志每次向人借錢,總是拿出自己編寫的《中國游泳教練工作簡歷及主要成績》,以博取對方好感,然後含淚訴說房子和財產都在離婚過程中被前妻奪去。然而實際情況卻是,邸千同志把大部分時間和精力都花在全美國各家賭場里,在「百家樂」、「牌九」等賭局中把工資和借來的錢全部輸光,然後只能靠繼續說謊騙錢度日,租房而拒付租金,對房東敲詐勒索,還報警誣陷債主,以致經常與人爭吵衝突,糾紛不斷。邸千同志每到一地短住,都會大幅增加當地警署的報案率和警員的出勤率,攪得街坊雞犬不寧。

Mr. Qian Di Claims that he immigrated to the United States in 1994, and obtain a green card by the "outstanding talent". However, Mr. Qian Di has not engaged in any work related to sports in the United States. He is currently a delivery driver for a cabinet company. Mr. Qian Di claims that he was born in a swimming family, his mother and his stepfather are swimming coacher. In the United States, Mr. Qian Di ceaselessly moving and borrows money from people but without returning. then he bilks everywhere. He has been arrested several times for criminal offenses. Every time, Mr. Qian Di always took the resume, "the swimming coaches in China and main achievements" which he wrote, to make each other's a good impression when he borrows money from people. Then, he tearfully complained of his house and property have been taken by his ex-wife in the divorce case. The actual situation is, however, that Mr. Qian Di spent most of the time and energy in various casinos in the United States. His wages and borrowed money lost all in the gambling games, such as "Baccarat", "Pai Gow" and so on. Then he must continue to lie and cheat money in order to live. He rented the room, but refused to pay the rental. He blackmailed his landlords. He reported and framed his creditors. As a result, he often quarreled with others, and constant disputed. During he lived in every place, the local police report rate and the police attendance were increased. He made the neighborhood out of utter confusion.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1 09: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