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走走看看說日本(結尾)

作者:玉米穗  於 2021-8-21 00:3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旅遊歸來|已有4評論

離開京都,我又到了靜岡。
在靜岡停一夜,第二天乘電車去藤澤,從藤澤走去這次長走的終點——東京日本橋。
靜岡旅館的前台小姐看著有三十來歲,檢查複印完身份證件后十分熱情地跟我拉了會兒家常,說她Working holiday時在我居住的城市住了整整一年,不惜溢美之辭讚揚那裡的風土人情是如何如何的好,她是如何如何的喜歡那裡。她說當初她是跟一個女性朋友一塊去的,後來朋友找了個當地男人結了婚留在了那邊,一年後她只得一個人回到日本,我能感覺得到她口氣中五味雜陳,顯然她對自己沒能找到男朋友心有不甘。沒辦法,在對的時間對的地點碰上對的人是不容易的。

從藤澤到日本橋大約60公里,我分三天走。

最後一天秋雨綿綿氣溫驟降,我從品川車站冒雨出發。途中路過一個地方是以前的刑場,叫鈴ヶ森刑場,開設於1651年,1871年關閉。

從開設到關閉的220年間,據說多達十到二十萬的罪人在這裡被公開處死。數量驚人,即使以下限的十萬計算,每天也有1.2人在這裡被處決,幾乎是每天都殺。據說之所以把刑場設在這裡,是因為這裡是去東京的必經之路,掌權者以此給去東京的人們敲響警鍾:到了東京別胡來。與常在電影中看到的所謂血流成河橫屍遍野場面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現實中的殺人場面是極為震撼的,對於普通民眾而言,看一眼便足以銘記一生,所以我相信看過處刑的人一定會更自覺地遵紀守法,「一不偷二不搶不反對人民不反對黨」

經過一個建築工地,我看到將工地和人行道隔開的欄桿支撐設計得很有點意思,小猴子們賣力幹活的樣子煞是可愛。


中午時分,我到了離日本橋五、六公里的地方。當時又冷又餓只想吃點熱乎的,看到一家中華麵店,便進去吃了碗面。正值午飯時間,生意很好,店堂里交談聲、跑堂的吆喝聲、吃面的呼嚕呼嚕聲和廚房里的鍋碗瓢盆丁零噹啷聲此起彼伏交織在一起十分嘈雜。店裡的從業人員從跑堂到掌勺都是東北人。大廚手藝很好,味道相當不錯,另外他迎送客人時那中氣十足高分貝大碴子味日語「一拉下一碼塞!「いらっしゃいませ」「」阿厲阿剁我砸姨媽希大!「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也是讓人印象深刻。
吃完繼續往日本橋去。日本橋不到一點的地方是赫赫有名的商業區銀座,大街上有不少推著箱子來採購的中國暴買族。

再往前走一段便到了此次徒步的終點日本橋。

所謂日本橋最初只是一座木橋,現在也指以「日本橋」這座橋樑為中心的周邊地區。橋樑的歷史可追溯到1603年的江戶幕府時期,當時是全國道路網建設計畫中「五街道」的起點,現在也被視作全日本公路網路的原點,我走的東海道是五街道中的一條。日本橋原本是木造,上圖的石造橋樑是於1911年建造的第19代日本橋。

終於走到頭了。回頭望去,這次共走了二十多天約四百來公里,期間掉過兩次東西(均找回)迷過兩次路(箱根那次得到警察幫助,另一次在岡部的山裡自力脫困),摔過一次跤。總體來說感覺還是不錯的,我覺得類似這樣的旅行還是一個人單獨行動比較好,最大的優點是自由自在,去哪裡呆多久,走路還是乘車,店裡吃還是買了帶回旅館甚至在馬路邊上吃,吃得好點還是隨便點,住貴點還是住便宜點諸如此類,不用徵求任何人的意見全部自己決定,徹底的當家作主,這支隊伍我當家。

接下來的幾天,我在東京都內四處瞎逛。從前常去的地方儘可能都去轉轉。

在以前讀日語的學校里碰到幾個日語科的留學生,說他們是該校日語科第三十期的學生,我是那裡的第四期,子在東京曰逝者如斯夫,二十六年過去彈指一揮間。距日語學校不遠是東京巨蛋球場,出來學校我順便去那裡看了看。90年代初,我曾在那裡打過一段時間看停車場的工,有些事還蠻有意思的。記得當時一起打工的同伴中有個姓江的廣東人,他逮到機會就跟人說自己是乒乓球高手,干過專業隊如何如何的厲害,「當年我和江嘉良被稱為廣東二江,你們沒聽說過?」我們一塊兒打工的十多號中國人真的還就是沒人聽說過他。後來來了一個原江蘇還是南京乒乓隊的退役選手,聽說老江乒乓球厲害便約他切磋球藝,可約了幾次都被老江這理由那理由的婉拒了,老江最終也沒讓人見識他的球技,不過他倒也不再跟人提起他當年是如何神勇了。
我還溜達到了新宿,除了瞎逛還在uniqlo優衣庫買了點東西。在消費稅退還處,看到一對母子,大媽對著幫她辦理退稅的女店員一個勁兒地問「你會中文,你是中國人吧?你要不是中國人怎麼會說中文呢?…」女店員顯然不想扯這些,低頭邊幹活邊說「不是,我是日本人,不是,我是日本人……」大媽依然不依不饒繼續刨根問底:「就算你不是,你父母是中國人吧,對不對?……」,有點意思:以炎黃子孫為榮且熱衷於與他人分享這份榮譽的偏偏遇到個不領情見榮譽就讓的。


還去了皇居。人挺多的。我在皇居大牆外找個地方坐下看人來人往。

我看到除了觀光客還有不少人在跑步,沿皇居一圈約五公里,是東京為數不多(也許是唯一)沒有交通燈的首尾相接的跑步路線,在日本很有人氣。跑步的基本上是日本人,而觀光客中好多是外國去的。有拿著自拍桿一群群一簇簇猛拍的,有閑庭信步的。還看到一家四口坐在路邊吃便當,兩個小孩估計是在國外生長的,操著流利英語嘻嘻哈哈地談笑,大人之間則說中文,太太顯得有些驕傲,目不斜視表情矜持,時不時跟孩子交談幾句,音量控制在不大不小剛好讓周圍能聽清楚他們是在說英語。

話說東京都有很多個區,很多區有很多古董店,而其中某區的某家古董店是一位我從小學到高中的同學開的。這天離開皇居后我乘電車去向某區,想碰碰運氣看看是否能找到我同學的古董店。我並不知道具體地址,只知道大致在哪個方向哪個位置和周圍有哪些標誌性建築,那天運氣不錯竟然被我找著了。儘管我和我這同學三十多年未見面,但因為我是有備而來,所以還是一眼便認出了店裡坐著的他。我上前用日語問「你是某某吧?」,他不知道我在日本更想不到我會莫名其妙地突然出現在他店裡,所以完全沒有認出我,」是啊,您哪位?」他很客氣地用日語回答,見此情形我輕咳一聲清清喉嚨一本正經地用日語對他說:「我是東京警視廳的,有幾件事想跟你核實一下……」他臉上沒了笑容陷入沉默,我猜也許他是在思索為啥警察叔叔找上門來了膩?我不禁啞然失笑趕忙用中文通報了姓名,他有些繃緊的臉頓時鬆弛下來:「原來是你呀,哈哈哈,我還真沒認出來……」,接著我們天南地北地聊了兩個多小時,然後我告辭回旅館。
剛到旅館就接到另一個同學的微信電話,他正好在東京玩,看到了古董店同學發在同學群里的消息便打來電話,說機會難得此時不聚更待何時,他已經和古董店同學約好第二天碰頭讓我也去,還說我們的一個女同學也在東京,只是她不在同學群里所以聯繫不上,我說我來想想辦法,這麼難得的機會一個都不能少。掛了電話我趕緊聯繫家人,找到一份多年前的通訊錄,那上面有那位女同學的電話。

我按照通訊錄上的電話號碼打過去,對方電話響了幾下跳成了機器應答:現在外出中,有事請留言。由於通訊錄是十多年前的東西,故我不確定此號碼是否換過主人,機器應答又無法識別對方聲音,所以我簡單說明了一下事由並留下了我的手機號碼,請她聽到留言后給我回電話。然而一直沒有等到回電,午夜已過,我想沒希望了,於是上床關燈睡覺。剛躺下沒幾分鐘,電話鈴響了,瞬間我明白:一定是她,終於還是來了,哈哈哈。我之所以這麼確定,是因為打這個手機號碼的除她之外不可能有其他人。日本旅館要求住客必須提供聯繫用手機號碼,所以我到日本后立即租借了一部,整個在日期間除了住旅館登記以外從來不曾用過,沒人知道這個號碼,所以電話鈴一響我就明白了,事實上這也是這台電話第一次被撥打。我本以為它的使命僅是住旅館時登記一下而已,沒想到派上大用場了
次日我們四人在東京相聚,雖然我們離開學校各奔東西已經幾十年,但我們之間同學十幾年的革命友誼是經得住時間考驗滴,所以我們一碰面自然而然地就是一個團結的大會,勝利的大會。聚會直到半夜結束,然後就又各奔東西。


至此我的日本行程也大致結束,是整理行裝打道回府的時候了。能以與老同學聚會為此次旅行劃上句號,我感到實在是榮幸之至。

轉眼距上次去日本已經過去了近六年。本來沒有疫情的話我可能又故地重遊了,因為上次去過之後想去的地方不是少了而是更多了。
希望疫情早日結束,之前那樣的自由自在到處瞎逛的日子早日到來。

全文完(皮卡丘圖文)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2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加家龍哥 2021-8-21 03:44
旅遊散記寫的非常有趣,說《追捕》台詞那段,同學真的蒙了。哈哈。畫得非常棒。
回復 老驢認路 2021-8-22 08:39
寫得真有趣,讀起來引人入勝,而圖則畫得更好,不但形象且很到位。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啊,你歌多,過載一碼事。哈哈。
回復 玉米穗 2021-8-22 08:57
加家龍哥: 旅遊散記寫的非常有趣,說《追捕》台詞那段,同學真的蒙了。哈哈。畫得非常棒。
謝謝博友。
回復 玉米穗 2021-8-22 08:58
老驢認路: 寫得真有趣,讀起來引人入勝,而圖則畫得更好,不但形象且很到位。ありがとうございました--->啊,你歌多,過載一碼事。哈哈。
謝謝博友。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7-3 19: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