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曾經想當解放軍(下)

作者:玉米穗  於 2021-1-3 04: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

 老醫生說為了配合提高療效,建議我少看書或者乾脆不看書,以免眼睛疲勞,萬一必須看書,則不要閱讀超過四十分鐘,然後必須望遠十分鐘以上,最好看綠色的云云。我把那些話奉為金科玉律,於是上課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鐘,下午經常乾脆曠課在家睡覺,修生養息以免用眼。我的學習成績直線下降,老師覺得不可思議,找我談心,說要了解我的思想新動向。我說沒啥新動向,反正學不學都是去修地球,沒好意思告訴她本人其實是為了實現一顆紅星頭上戴,革命的紅旗掛兩邊,參加人民子弟兵的遠大志向,必須保護眼睛。三年級後半學期,有一門課考試交了白卷,老師痛心疾首直搖頭,說,唉,想不到好好的學生變成了張鐵生。
 但我到中學畢業時,到底還是沒能治好近視眼,眼藥水點了不計其數,練眼睛每日數次從不偷懶,那個上海大廈的模糊影子到底還是未能變得清晰可見,除非戴上眼鏡或者使用望遠鏡——望遠鏡里的上海大廈倒是變得既近而大而又清晰。

  
  中學畢業后我與我那個一度大有希望翱翔祖國藍天的發小哥們陳君一樣去上海郊縣農村插隊落戶做了半年農民。後來高考恢復,一同考試又回到了上海。那時對於當兵已經全無一點興趣了。


  當我當兵夢想破滅行將去農村時候,我熟悉的兩個人去參加了解放軍。一個是陸軍,一個是海軍。當陸軍的那個與我住在同一院子。有一次同我打架,後來彼此不說話,視若陌路人。79年中越之間發生戰爭(自衛反擊戰),那人上了戰場,據說負傷立了三等功還是二等功。但那人退役后據說精神受到頗大傷害,鬱郁不得志。前些年偶然聽說他早已經過逝,當時聽到那消息時候,震驚之餘,頗覺感慨。另一個當海軍的讀書時與我同在校田徑隊,是投擲標槍的,跑短跑也很快。那人父親似乎頗有門路,中學畢業后通路子使他當了海軍。當時海軍剛換了新軍服,重新換回水兵服(文革中軍服與陸軍統一式樣,只是顏色不同,是藍色的),他在上海吳淞口那裡駐紮,有一回國慶戎裝回來探家,白色水兵服格外耀眼,走在路上遇到熟人打招呼,顯得風頭十足。然而高考一恢復,原本顯得「天之驕子」的解放軍在世人眼裡似乎價值大不如前,取而代之的是新大學生。那個當海軍的因為當了兵無法參加高考,看到原來同學一個個考上大學成了大學生,十分焦急失落,又趕緊讓他父親尋找門路給他辦理提前複員手續以便參加高考,他父親似乎確實神通廣大,既有辦法讓兒子穿山軍裝,也有辦法讓兒子脫下軍服重新換回平民便服。那人後來考上了政法學院,只是比應屆生晚了若干年。

  許多年之後我從日本輾轉來到了加拿大,在這裡認識了一個新朋友原是中國人民解放軍一大校(副師級)。他是國防大學的碩士生,告訴我當初他班裡二十多個同學里有四個做了將軍(少將),我問他那個成天嚷嚷著要跟美國干一仗的戴旭是不是也是他的同學或老師,他笑說,不是不是。我告訴他國防大學教授金一南的《苦難輝煌》里錯誤百出,他說金一南嘩眾取寵,學問也就那麼回事兒。這朋友與我年齡相仿,是部隊子弟,在部隊大院長大(他父親原是57軍的幹部),中學未畢業就當了小兵,後來逐漸提干做到營級幹部后保送去了國防大學。他太太堅持要來加拿大,他轉業后費盡千辛萬苦(軍人移民受限制頗多)來到了加拿大。他有很多關於部隊的故事,與我一起時便會聊起,使我聽得頗為神往,並想起自己當年曾有過的當兵夢。我一邊聽他說他當兵的往事,一邊相像倘若當初自己實現夢想去當兵,這幾十年來走過的將會是一條多麼大相徑庭的人生軌跡,不由得感嘆人生充滿了偶然與未知,奇妙無比。(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9 06:1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