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上海弄堂鄰居(三)

作者:玉米穗  於 2020-1-30 23: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4評論

阿訇進局子是因為他的女徒弟,用姨姆的話說,全是那個觸霉頭的小逼害的。阿訇對她由愛生恨。原來阿訇回車間之後過了幾年,車間里分來幾個小青工,那個女孩就是其中之一。阿訇成了她的師傅。師徒很快熟悉,過年時女徒弟去阿訇家給師傅拜年,拎了老酒香煙之類的,阿訇喜不自勝,讓姨姆做了碗寧波湯圓給女徒弟吃,姨姆問她:好吃伐?阿拉寧波恁(人)就歡喜吃湯圓。女孩說:不要太好吃哦,阿拉媽媽也是寧波人誒。姨姆阿訇意外又認了半個同鄉,頓時感覺關係更進一步。那之後女徒弟去阿訇家的次數就比較頻繁起來。而且後來稱呼也變了,「師傅」變成了「阿訇哥哥」——那稱呼本是我們鄰居專用的。

女徒弟一出現,「阿訇哥哥」精神面貌煥然一新。原本不修邊幅衣著隨便的他翻出壓在箱子里的培羅蒙西服叫姨姆熨得筆挺,換上了;嘴上和下巴上亂草似的稀疏鬍子不見了;後腦勺那一縷老是桀驁不馴翹起的頭髮也用「摩絲」壓下去了。那段時間還不時聽到他哼唱一兩句越劇《紅樓夢》:天上掉下個林妹妹。國慶嘲笑他說:啊喲,好像有點花頭(名堂)了嘛。阿訇馬上此地無銀三百兩:儂不要瞎三話四,人家小姑娘是我徒弟好伐。

不知啥時候開始的,女徒弟一去阿訇家,姨姆就跑來我家東家長李家短,一坐老半天,叫阿訇兒子也到外面去「多白相(玩)一下再回家」。她那明顯是給阿訇騰地方。姨姆說每次那個小姑娘一來,阿訇就與她爬到樓上閣樓里去講閑話(聊天),兩噶頭(倆人)在閣樓里輕聲輕語有說有笑一呆老半天。她說:阿拉又不是戇頭(傻子),拎得清的呀。算了,我索性好人做到底,房間都讓給依拉(他們)兩噶頭,想做啥就做啥,也不要提心弔膽躲躲藏藏了。我媽就問姨姆,阿訇是不是要討那個小姑娘做老婆啊。姨姆說:啥人曉得依拉(他們)的事體。阿訇神秘兮兮的,問問他,還叫我不要多管閑事。又說:不過話說回來,小姑娘跟了阿拉阿訇也沒啥吃虧,至少阿拉屋裡有房子。好壞還有點金條,阿拉老早也是有鈔票人家。但這種情況並沒有持續多久。有一次阿訇很不耐煩地對姨姆說:儂不要小姑娘一來就跑出去好伐,弄得來好像我們在做什麼見不得人的事體樣的。人家小姑娘說儂再這幅樣子,她下次就不來了。姨姆一肚子委屈,說阿訇拎不清(不明白事理)。然而無論姨姆呆不呆在家裡,女徒弟來的次數還是越來越少,後來就完全不來了。阿訇變得十分焦躁,「天上掉下個林妹妹」不唱了,後腦勺那一縷頭髮又翹起來了,亂草鬍子也在嘴上和下巴上春風吹又生,培羅蒙西服也又回到樟木箱里去壓箱底了。再過了不很久,有一天阿訇突然就被公安局拘留了,公安局是直接去廠里把人帶走的。

據後來從廠里和公安局綜合了解到的情況,原來阿訇確實對那女孩動了心思,想把師徒關係比「阿訇哥哥」往前更推進一步,可是那女孩沒有那意思,見「阿訇哥哥」越來越熱情,開始往回縮。但阿訇欲罷不能,頻繁失態,於是女徒弟開始躲避阿訇,事情變得越來越尷尬彆扭。導火索是阿訇聽說有人給女徒弟介紹對象,女徒弟打算去見面「扎朋友」(約會)。阿訇對女徒弟大發雷霆,發出嚴重警告,威嚇說那是一條不可逾越的紅線,過了紅線,就會地動山搖天崩地陷,一切後果必須自負,勿謂言之不預。女徒弟不勝其煩,乾脆去找了車間黨支部書記和車間主任要求換崗位與阿訇你是你我是我徹底不搭界。書記和主任找阿訇談話,正告阿訇要擺正師徒關係,不得糾纏女徒弟更不可干涉女徒弟個人生活。阿訇惱羞成怒感覺蒙受了奇恥大辱。再後來他聽說女徒弟不顧警告果真逾越紅線去「扎朋友」(約會)了,於是某日,阿訇跑到工廠食堂,在入口最顯眼玻璃門上貼了一張小字報還配有女徒弟相片,小字報的標題是:揭穿某某人(女徒弟名字)的破鞋騙子真面目。內容可想而知,當時正是吃飯時間,小字報前人頭攢動,螞蟻似的圍了許多人,等廠領導責令保衛科科長趕快清除小字報消除不良影響時,那「破鞋騙子」的消息已經遍布全廠。許多沒有親眼看到小字報和相片的人還在相互打聽,是哪個車間的哪個女的啊?

女徒弟受到了嚴重心理傷害,她在廠領導那裡哭腫了眼睛。她的父母也來了,說他們一家都受到了無法忍受的名譽傷害,他們擔心女兒會輕生,從此失去繼續生活下去的勇氣什麼的。廠領導便報警,於是警笛轟鳴,公安局開了輛吉普車來廠里把阿訇直接銬走了。

阿訇進局子的消息一傳到家裡,姨姆就嚇傻了。老太太一邊乾哭(沒看到眼淚)一邊吶吶自語:哪能辦哪能辦啊(怎麼辦)?。我媽我爸安慰她,不要急不要急,總歸有辦法的。但他們哪裡會有什麼辦法。危急時刻還得找國慶,他是我們鄰居里最見多識廣的,也是路道(門路)最粗辦法最多的。姨姆對國慶說:好壞多年鄰居,儂和阿訇也是兄弟道理,儂要想想辦法救救阿訇啊。國慶一副天塌下來我頂著的氣概,老神在在叫姨姆不要慌慢慢說,等終於聽完姨姆顛三倒四的凌亂敘述大致搞清楚事情的來龍去脈后,國慶眨巴眨巴眼睛若有所思的說,家裡先要搞定,不能亂。想了想又對姨姆說:你回去找找看,有沒有那個小姑娘寫給阿訇的情書或者信什麼的,那個是證據要收好。姨姆馬上想起了什麼,說道:對了,想起來了,每次那個「小逼」(由此開始小姑娘變成了「小逼」)來屋裡,走了以後,阿訇都會拿個本子坐在檯燈下面寫老半天,不曉得寫點什麼。國慶說:快去找出來,那個不能給公安局看到。姨姆立即邁動小腳搖晃著身體儘快回屋去,片刻拿了一本包在手絹里的土黃色中號工作手冊回來交給國慶,說:就是這個本子,我反正也看不懂,儂幫我看看裡面寫了點啥么事(什麼)?(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一頁知天下 2020-1-31 00:54
阿訇哥哥那麼早就知道「地動山搖天崩地陷」啦,很有慧根啊,前途無量。期待續集!!!
回復 玉米穗 2020-1-31 01:08
一頁知天下: 阿訇哥哥那麼早就知道「地動山搖天崩地陷」啦,很有慧根啊,前途無量。期待續集!!!
哈哈哈,是啊是啊。謝謝博友。問好!
回復 tea2011 2020-2-1 09:52
玉米兄文筆一級,邪氣吸引人,期待下文。
回復 玉米穗 2020-2-2 01:40
tea2011: 玉米兄文筆一級,邪氣吸引人,期待下文。
謝謝tea兄支持鼓勵。也是上海人啊。呵呵。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7 23:3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