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上海弄堂鄰居(二)

作者:玉米穗  於 2020-1-27 22:3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評論

阿訇不曾再討老婆,但他並非不想討。不僅他想討老婆,他媽也就是姨姆也很著急,到處託人物色人選。可是姨姆是個小腳老太太,身體肥胖行動不便,通常下樓都有困難,生活範圍行動半徑極小,能接觸到的就那麼幾個人,物色來物色去,就想到了我們門洞里的另一個鄰居老姑娘。

老姑娘那時大概三十五六歲,從不曾結婚。她看著比實際年齡大些,抽煙,臉色蠟黃,臉上一點膠原蛋白殘留都沒有,兩隻眼袋很大。她平時人挺和善,但不能同她提男人。她老說:男人沒一隻(個)好東西,看到就「挫氣」(上海話,表示十分看不慣)。住我們樓上的國慶喜歡逗她,說:儂講得對,男人沒一隻好東西,除了我以外。老姑娘搶白他:儂啊(也)不是好東西,會打老婆的有什麼好東西。國慶聽了也不生氣,嬉皮笑臉哈哈笑。姨姆以前是看不慣老姑娘的,說:這種女人嫁得出去才怪。可是看到阿訇單吊著,眼看著他老是揍兒子也不是個事兒。她託人就托到了國慶。國慶嘿嘿一笑,一拍肚子說:現成的老姑娘,被頭都用不到搬,叫她去你家跟阿訇睡覺不就好了嗎?國慶果真就去找了老姑娘,說姨姆看中她了,要她去跟阿訇睡覺。話沒說完,老姑娘就一陣破口大罵堵住了他的嘴。老姑娘罵的既大聲又難聽,說:死不掉的「冢牲」(畜牲)十三點,真是眼烏珠瞎掉了,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面孔。那話是罵給姨姆和阿訇聽的。不光他們母子聽到,我們幾家鄰居的好幾個人都聽到了。姨姆非常生氣,事後老在背後嘀咕說:阿拉麵孔哪能啦(怎麼啦),配不上儂嗎?儂面孔好,哪能沒男人要儂呢?阿訇那天被罵臉也氣得漲成了紅豬肝,但他覺得理虧,就做出一副好男不同女斗的樣子聽憑老姑娘罵只是不吭聲。他責怪他媽吃飽了撐的自找麻煩,但他主要還是把挨老姑娘罵的賬記在了國慶頭上,他把握十足地說肯定是國慶在當中搬弄是非「調撥離間」添油加醋兜售了許多私貨。

阿訇和國慶一向互相看不起。他們兩人年齡相仿,性格截然不同。國慶是工廠里搞銷售的,「路道蠻粗」(上海話「門路廣」意思)。他隔三差五帶點內銷的開司米羊毛衫還有牛仔褲之類的回來,半送半賣給我們幾家鄰居的女孩和老太太,我們門洞里的幾個鄰居老太太只要一看到他從大包里往外掏東西就眼睛放光雞啄米似地爭先恐後腦袋往前湊,唯恐拉下什麼稀罕東西。阿訇在一旁看了就一臉不屑,對也往前湊的兒子說:回房間去,男子漢混在女人堆里軋啥鬧忙,一點出息都沒有。國慶聽了就說:赤那(上海話罵人話),儂有出息,只會給兒子吃生活(揍兒子)。阿訇反唇相譏:給兒子吃生活比給老婆吃生活好點吧。國慶說:赤那,儂只阿烏驢(卵)尋(找)得到老婆伐?阿訇就不說話了。

國慶老是說阿訇是阿烏驢(卵),那是那時候上海人的罵人話,跟現在的「傻*」有點類似。阿訇那時常自覺不自覺提到他以前做工宣隊的光榮歷史,說:老早阿拉做工宣隊的辰光(時候)如何如何。國慶聽到就譏笑他,說:儂是阿烏驢冒充金剛鑽,工宣隊要儂這隻阿烏朋友還搞得好嗎?又怪腔怪調用普通話說:你是我們工人階級隊伍里的異己分子,是顧順章。阿訇大概不知道顧順章是誰,一時被噎得講不出話來,一急憋出一句話:至少我沒進過宮(被公安局捉過意思)。他那話是指桑罵槐揭國慶的短。國慶曾被公安局拘留過,那是因為他在197699日全國人民最悲痛的日子裡,居然冒天下之大不韙喝了兩瓶老酒還放了幾隻炮仗,結果被公安局捉進去關了十多天。國慶聽阿訇揭短也不生氣,他總是說自己臉皮可比大象皮,百毒不侵。他說男人要臉皮有啥用?麵皮老老肚皮飽飽,不要臉才配做男人。

國慶並不只嘲笑阿訇一人,他看到誰都會嘲笑兩句。比如我們有一家鄰居一家人都是馬臉小眯縫眼。他說那是一門老鼠,又給那家人起了個外號叫「一尺一」,說是那家人的臉有一尺一寸長。他還嘲笑過我姐夫。我姐夫是外地人,是個胖子,肚子很大,說話結巴,那時來我們家,一家人圍著桌子吃飯。正吃著,國慶赤個膊晃蕩晃蕩溜達進來,看看桌上的菜,問我媽說:阿姨做點啥好吃的啊?我媽就叫他一塊兒吃,他說不要不要,我肚子吃飽了。然後就上下打量起我姐夫來,說:你都那麼肥了還吃那麼多啊?我們差點把飯笑噴出來。我姐夫趕忙正當防衛,說:你自,自,自己也夠肥的嘛。國慶哈哈一笑,用上海腔十足的普通話說:你說話就說話,眨巴眼睛做什麼。然後拍拍肚子說:我不是肥,是壯,看到吧?我是肌肉,你是肥肉;我是牛,你是豬。曉得吧?

國慶雖然嘴巴比較「賤」,喜歡嘲弄人,但我們並不討厭他,而且覺得他很搞笑很好玩。他那時候天天聽蘇小明的《軍港之夜》,一邊將卡式錄音帶播放的很大聲,一邊搖頭晃腦和著磁帶錄音瞎唱。還篡改歌詞深情款款朗誦:年輕的女兵頭枕著波霸,睡夢中露出甜美的微笑。

但國慶確實會打老婆。他老婆是醫院化驗室的化驗員,經常會拿點常用藥給鄰居老太太們,有時還送點人蔘蜂王漿之類的給我媽和姨姆,老太太們都說「這個女人好,國慶尋到這樣的老婆真是運道好」。可是她經常同國慶吵嘴,詞蜂尖利語速極快,國慶話語跟不上,撩起就是一反手耳光。她就一邊捂著臉一邊哭一邊變本加厲大罵。國慶就加勁揍他,弄得鬼哭狼嚎,我媽我爸和其他鄰居都衝上去拉架。國慶打他老婆,但他老婆不似阿訇前妻,從未說過要離婚,偶爾賭氣示威跑回娘家去過,國慶也不去接,若無其事繼續朗誦《軍港之夜》:年輕的水兵頭枕著波霸,睡夢中露出甜美的微笑。他老婆看國慶無所謂,過幾天就自己乖乖回來了。最搞笑的是好多次國慶剛揍完他老婆,兩人就上床干那事兒。他家住在我家樓上閣樓里,只一板之隔,他家地板就是我家天花板,那地板走路咯吱咯吱響,隔得開視線隔不了聲音,有時候前幾分鐘還聽得上面鬼哭狼嚎,幾分鐘后就開始悉悉索索異常響動,聽到他老婆說:死開點,不要碰我,死了遠點。國慶也不說話,但不久就傳來國慶氣喘如牛的聲音夾雜著他老婆唧唧歪歪的呻吟聲。再之後就聽到國慶鼾聲如雷。

姨姆經常八卦聞慶夫婦的上述那檔子事兒,有時同我媽說,我媽也會附和著議論幾句。我爸就會說我媽:人家的事情管你啥事?不要瞎說八說。阿訇雖然平時不說,但與國慶你來我往唇槍舌劍時就會話中有話拿國慶打老婆和進過局子的「軟肋」說事兒,可是天有不測風雲,沒想到他自己後來也進了局子。(待續)

1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6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一頁知天下 2020-1-29 03:16
很好笑,很有生活氣息,等著看下一段,阿訇怎麼進了局子。
回復 玉米穗 2020-1-29 03:34
一頁知天下: 很好笑,很有生活氣息,等著看下一段,阿訇怎麼進了局子。
謝謝博友。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6 19:25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