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老地方老故事 一 遙遠的宿舍

作者:玉米穗  於 2019-1-22 02:2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4評論

雖說往事並不如煙,但也並非事事都能在記憶庫中佔據一席之地。至少於我而言是這樣的。

 

不過,兒時在復旦宿舍渡過的那些陽關燦爛的日子,卻是從來不需要想起,永遠也不會忘記。

落日黃昏,靜夜無聲,那些遠去的往事彷彿田野上的霧靄,悄無聲息地升騰起來,在心田裡瀰漫開去。。。。。。

 

那時候,我住在復旦第四宿舍,宿舍圍牆外是成片的田野。春天時盛開的油菜花金燦燦一片。那時復旦宿舍區是一片充滿鄉野氣息的地方,河浜溝渠交織、土路交錯、綠樹成蔭。藍天白雲之下,雖說是否悠然均不見南山,但路邊的野花青草和不遠處的田野,都令人心曠神遠。

 

清晨,天色剛微微泛白,四平路邊空四軍大院內的起床軍號悠悠響起。號聲劃破寂靜的天空,掠過青靄未散的田野和幾處為綠樹環繞的村屋,掠過散落在田野中當年董存瑞漏炸了的幾個孤零零的混凝土小碉堡,越過復旦附中沉睡的空曠操場,把人們從睡夢中驚醒;

朝陽中,宿舍院里出現幾個取牛奶的孩子的身影,小木偶般踟躕著,睡眼惺松懵懵懂懂,窄小的肩膀上耷拉著大腦袋。空奶瓶在手中的小籃里輕輕晃動,在靜靜的晨曦中發出綿密清脆的「叮叮」聲。

中午時分,門房老李照例在宿舍院內走一圈,一起一落手搖著銅鈴,「咣啷噹咣啷噹」提醒人們結束午休去上班上學。

傍晚,透過前窗,只見戴著草帽荷鋤而歸的男女社員踏著夕陽,三三兩兩行走在牆外土路上,身後留下一串呱嘰嗚哇的談笑聲。

遠處,暮色彌合,田野漸漸變得朦朧空寂。

此時,伴隨嘰嘰喳喳歸巢倦鳥的嬉鬧,宿舍里不時會響起父母呼喚孩子的聲音,「玉蛋,玉蛋,回家吃飯」,「潘啟明,回來吃西瓜」,呼喚聲此起彼伏,迴響在宿舍上空 。那是一天宿舍里最為鬧忙的時刻。逐漸降臨的夜色暗和著廚房裡飄出的菜香,催促瘋累了的孩子回家。帶著疲憊和興奮,即便有再多不舍,小孩最終還是髒兮兮地回到已被爹媽抹乾凈了的飯桌旁,張著疲憊了的雙眼,坐等著香噴噴的米飯上桌。

那時,窗戶會被一盞盞黃色的燈泡點亮,喧鬧一天的院子變得安靜下來,偶有碎言細語、鍋碗飄勺聲從窗中飄出,短暫地劃過夜空,消失在暗的深處。

院子復歸平靜。

 

「醬—油—醬—菜!豆板醬—甜蜜醬!」那時候每到周末,宿舍里會響起這熟悉的叫賣聲。

聽見吆喝,家長便把孩子喚到身邊,遞上空瓶,再塞上二毛錢,「呶,去打半瓶醬油買五分錢醬菜回來。——表忘了找錢!」沖著孩子的背影,家長末了還不忘叮囑一句。

賣醬菜的是位個子高高、身板直溜、五十開外、走路有些外八字的男人。每逢周末他就用自行車拉一輛老舊的拖車,在各個宿舍里轉悠叫賣。拖車裡挨個擠滿了一個個深褐色的陶土罐,裡面分別裝著豆板醬、甜蜜醬、什錦菜、蕭山羅卜干、醬油、醋、麻油等等,貨品齊全,除了地溝油,三鹿奶粉之類不該有的,應有盡有。醬菜男不苟言笑,童叟無欺。戴著袖套圍著圍裙,一邊忙著舀醬油稱醬菜收錢找錢,一邊也不耽誤拖著長腔繼續吆喝:「醬—油—醬—菜,豆板醬——甜蜜醬!」(玉米沖沖沖 文)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9-1-22 02:27
甜蜜!講!
回復 南沙2 2019-1-22 08:46
半瓶醬油5分醬菜,2毛錢找2分
回復 玉米穗 2019-1-22 16:05
fanlaifuqu: 甜蜜!講!
謝謝翻老!問好!
回復 玉米穗 2019-1-22 16:06
南沙2: 半瓶醬油5分醬菜,2毛錢找2分
南沙兄一定也熟悉那樣的場景吧。呵呵。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5 16: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