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哥們阿宏的「芳華」年代(下)

作者:玉米穗  於 2018-1-8 01:44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4評論

卻說我那哥們阿宏在寶山水泥廠的食堂里燒了幾年飯後,被廠里選送到嘉定的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大學里去學習,由炊事員一躍華麗轉身為大學生。他在那個大學里刻苦攻讀了三年,讀的最多的是金庸的武俠小說。據他自己說常常讀的熱血沸騰,欲罷不能,到夜裡寢室熄燈后拖張板凳坐到走廊里的廁所門口,一面將呼吸道閥門關閉到最小限度以儘可能限制來自那裡的有害氣體的侵入,一面藉助那裡的昏暗燈光連夜奮戰,通宵達旦。刻苦鑽研之下,他的有關丐幫與俠客的學問大有長進,同時也成了金大師和金式武俠小說的鐵桿粉絲。

使我覺得有趣而又不可思議的是:我那哥們似乎把金大師妙筆生花出來的虛擬世界與真實世界混為一同,把小說里那些個神通廣大,無所不能的乞丐與俠客都當成真的,對他們百般推崇。他相信那些神出鬼沒的乞丐和俠客真的會飛檐走壁,上天入地;似乎以為這世界上沒有他們做不到的事情,比如隨手扔一把梅花針或繡花針就足以叫美帝國主義的核導彈立馬統統變成核廢料之類的。我雖然常給他潑冷水,嘲笑他中了金大師的毒,但他不以為意。嘴上不辨,但依然故我。對金大師的信仰可謂堅定不移,牢不可破。

三年修鍊完畢,阿宏回原廠做技術工作。那時我們一起玩的幾個哥們有的已經開始約會,大夥兒嚷嚷著要替他也找個對象。阿宏表示: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他要先替別人排憂解難。原來他家隔壁有個姑娘,比他大幾歲,學歷高,眼界也高,結果曲高和寡,一直形單影隻,孤掌難鳴。那姑娘沉得住氣,無奈她娘在釣魚台上坐不住,跑到外面推銷閨女,託人尋找如意郎君。阿宏他媽也在受託人之列,而阿宏則自告奮勇承擔此項大任。恰巧我們有個哥們的同事那時也正尋偶心切。聽說有此機會,積極應徵。而阿宏也以為機會應該留給有準備的人,兩人一拍即合,由阿宏穿針引線將此男士的情況通報給了那姑娘的媽。老太太覺得應徵男士的年齡學歷等條件都與她家閨女相符,一時心潮起伏難以平靜。激動之下,等不及與她閨女商量,當時便自作主張與阿宏一起替她閨女約好了初次約會的時間和地點。幸好那姑娘孝順而善解人意,雖說對她媽和阿宏越俎代庖替她做主十分生氣,但還是如約去與那應徵男士見了面。只是見了一面之後就沒了下文,弄得那男士心裡七上八下的坐立不安。於是阿宏便去打探消息。打探結果是那姑娘覺得對方不注意儀錶。那應徵男士對此結論大為不服,說他那天洗漱整潔,穿著得體,不僅頭上擦了髮蠟,連腳上穿的765式豬皮鞋(七元六角五分一雙,當時不少人穿)都新上了鞋油。於是阿宏再去陳情,希望對方酌情考量。但那姑娘心意已決不肯回頭。後來姑娘他媽悄悄告訴阿宏真實原因:原來是那男士生機勃勃的鼻毛惹的禍——跑到鼻孔外面嚇壞了她家閨女。

上述因緣無疾而終。哥兒們又舊話重提替阿宏張羅對象。這次阿宏表示沒有不同意見。於是大夥兒緊鑼密鼓尋找合適人選。那時有個哥們在上海外國語學院夜校部里讀許國璋英語,說他班裡女生資源豐富,從中應該不難物色。果然不久就物色到一位。是個在工廠工作的姑娘。據我們那哥們說:那姑娘學許國璋對所做工作沒有幫助,而且學的既無起色也無熱情,推測去夜校的目的不在於國璋,而在於覓偶。那哥們試探著把阿宏的相片給那姑娘看,那姑娘一看,果然表示願意與阿宏交個朋友。於是兩人開始約會。一來二去,那姑娘進入佳境,感覺抓住了夢的手,腳步越來越輕,越來越溫柔。但阿宏說他沒感覺,也不相信夢有手,問哥們兒怎麼辦。哥們兒提議他把姑娘帶來讓大夥兒瞧瞧,以便替他把把關。後來他真把那姑娘領來了,那次就成了他們約會的最後一課。大夥兒覺得那姑娘太沉悶,性格與阿宏不一致。此外有哥們說那姑娘眼睛小,說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小不得。那天阿宏送走那姑娘回來后,大夥兒就把集體討論的意見轉達給他,並建議他結束沒有感覺的約會。阿宏從善如流,說他相信集體的智慧,並堅決服從組織決定。第二天他便給那姑娘打電話,通知結束約會。那姑娘不解,問他為什麼,阿宏也不拐彎抹角,回答說:依拉岡儂心靈咯窗口忒小了。(滬語:他們說你心靈的窗口太小了)。這樣,阿宏自己的初次因緣也告結束了。

但當然這對阿宏的快樂生活並沒有什麼影響。後來別人給他又介紹了一位姑娘,那姑娘很快成了他的太太,不久又成了阿宏兒子的娘,之後他們一家三口在上海其樂融融地建設小康,過著幸福生活,一直到今天。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 個評論)

回復 tea2011 2018-1-8 10:07
各人自有各人福
回復 秋收冬藏 2018-1-8 12:12
噢,相親就是這樣的啊,真爽快。
回復 玉米穗 2018-1-8 14:34
tea2011: 各人自有各人福
沒錯。茶妹說得好。呵呵。問好。
回復 玉米穗 2018-1-8 14:36
秋收冬藏: 噢,相親就是這樣的啊,真爽快。
我那哥們有趣的是都聽大夥兒的,大夥兒說這個可以,他就認了。而大夥兒所以認為可以,是因為可以一起打牌。那女孩兒也喜歡打牌。哈哈。問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2 03: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