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日中學院同學趣事和憾事 (東京往事)

作者:玉米穗  於 2017-1-4 04:0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2評論

說了日中學院的老師,再說說日中學院的同學吧。

如前所述,我們那一期日文科同學共六十來人,分在ABC 三個班級。除了少數幾個同學如本人一樣是從其它語言學校轉去的以外,其餘都是直接由國內各地去的。東北的較多,其餘有北京西安上海江蘇四川和廣西等地的。年齡大的三十四五歲,小的二十來歲,最小的一個東北女孩十七八歲,高中一畢業就直接奔去了日中學院。

日中學院的一樓有個不小的休息廳,裡面置有沙發,茶几,書架,還有販賣飲料的自動售貨機。那裡是個溫馨熱鬧的地方,中文科的日本學生,日文科的中國學生,有時還有教師和員工都會在那裡歇息小坐,三五成群聊聊天,也有圍在一起下象棋的。ABC三個班級的學生在那個休息廳里時常有所接觸,加上學校組織過數次郊遊合宿和爬富士山之類的集體活動,所以雖然分在不同班級,三個班的同學大多都相互熟悉。有的與日本學生也有接觸或交往。

先說說給我留有印象的本班同學和趣事吧。我在A班,我們班裡有兩個同學給我印象較深。一個是蘇州來的賈君,另一個是東北來的郭君。賈君是個細皮嫩肉的小白臉,長相清秀,說話帶著明顯的江南口音,他時常戲謔一個來自西安的張君是吃黃河水長大的,說他自己是吃長江水長大的,所以分屬不同人群。那個張君原本做過日文導遊,自覺日文不錯,上課時常常踴躍發言,回答老師的問題,可是經常說錯,這時賈君就會嚷嚷著對老師說:張君是吃黃河水長大的,搞不清楚的,不要聽他的。老師問賈君自己是吃什麼水長大的,賈君說他是吃長江水的。又說:黃河水濁,長江水清;所以吃黃河水的人搞不清楚,吃長江水的人才搞得清楚。他的這套說辭開始使得另外幾個同樣來自西安的女同學有些不快,一個來自大連的男同學也抱打不平,斥其為胡說八道,但賈君總是笑嘻嘻的,並不爭論,卻依然故我,而且乾脆把那個來自大連的同學也一併歸入「吃黃河水的」,結果反倒使得大家覺得他性格開朗,為人風趣。那個「吃黃河水的」張君後來與他還成了形影不離的朋友。

郭君好像原是北京某個不出名大學的日文老師,他自稱來自北京,但有地道北京的同學質疑他的東北口音,他便解釋說他是在北京讀的大學,老家是長白山下的(亦或是大興安嶺,記不太清了),有同學於是便開玩笑說他是來自夾皮溝(《智取威虎山》里的窮山溝)的,連黃河水都喝不到。郭君個頭矮而微胖,皮膚黝黑,看著確有幾分「夾皮溝」風貌,但他頗有艷福,搭訕到了一個中文科的日本女生。那個女生叫花子,後來大家背後稱之為郭花子。郭君毫不避諱眾目睽睽,經常領著郭花子堂而皇之穿梭往來於大夥面前。那個花子個頭略高於郭君,穿著時髦,與「夾皮溝」風貌的郭君站在一起十分引人矚目。有人起鬨要郭君傳授搭訕日本女生的經驗和心得,郭君當仁不讓,一臉得意,說:啊呀,日本女孩真是太浪漫,太有情趣了。眾人要他少賣關子,直奔主題。他便繪聲繪色地講述他的艷遇。將他如何從開始教花子中文入手,到終於將花子入手的過程描述給大夥聽。使得他的浪漫故事廣為流傳。然而過了一段時間,忽然不再見到郭君與花子成雙結對出入日中學院,有一次上課時,說到辭彙「振」(讀作「夫魯」,可用作結束情侶關係之意),有人大聲問郭君是否甩掉了人家花子姑娘,郭君假哭兩聲,抬手裝出抹淚的樣子說:芙拉來打喲(我被甩了)。

B班最具話題性的自然是「破壁堂」堂主愛平君。愛平君有時會來我們班裡給女同學按摩肩膀,但最常看到的是他在休息廳里找日本女生聊天,他對那些女生介紹說他是北京人,普通話標準,可以教她們地道的中文。但他似乎一直沒有找到想要拜他為師的女弟子。後來同是「破壁堂」的郭君捷足先登,使熱心學習中文的日本女生花子姑娘變成了郭花子,那事似乎使愛平君頗受刺激和打擊。同學們在背後議論說愛平君看著郭君與花子成雙結對出入日中學院時的背影,目不轉睛兩眼發綠,凸出的喉結上下移動,不住地吞咽口水。那之後不久,愛平君忽然穿著有了很大改變,西服領帶,外面裹了一件米黃色的長風衣。那裝束在日中學院學生里絕無僅有。每次愛平君裹在衣領豎起的黃風衣里的粗壯身影搖搖晃晃出現在休息廳里時,有同學就會大聲叫到:啊呀,阿蘭德龍來了。許多人便笑。愛平君在沙發空位上坐下,兩手湊到嘴前哈幾口氣,說:外面冷啊。有同學做出一本正經的表情建議他再搞一頂許文強式的禮帽戴戴,邊上同學又笑。愛平君裝傻充愣,還是說:好冷啊。

然而愛平君教中文的事業還是裹足不前。而且與他聊天的日本女孩似乎也是越來越少。有一天在休息廳里,有兩個中文科的女孩正巧坐在我的附近,愛平君去找他們搭話,我便聽到了他們的交談。他們說了幾句后,愛平君見其中一個女孩意興闌珊無精打采,便問她是否不舒服,那女孩說有一點。愛平君稍停之後,忽然改用日文問:生理戴斯卡?(是不是來月經了)。那兩個女孩聞言,勃然變色,說:W桑(指愛平君)真失禮,對女孩子這樣說話,真粗魯。愛平君訕笑著不知如何作答,情形頗為尷尬。

愛平君後來不似從前般活躍,在休息廳里出現的次數也不似之前般頻繁。日中學院畢業后,不知他去了哪裡。但在日中學院的那一年裡彷彿到底未能遇上郭君那樣的艷遇。(待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4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1-4 04:26
情商不高?
回復 玉米穗 2017-1-4 06:19
fanlaifuqu: 情商不高?
欲速不達,可能太急吼吼了。呵呵。翻老新年好!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2 21:0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