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逛逛上海南京路 中 (回國雜記)

作者:玉米穗  於 2015-12-24 00:2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回國記錄|已有10評論

關鍵詞:奧巴馬, 百貨公司, 大學生, 普通話, 南京路

  當初,許多顧客不知道自己花錢買東西原來是可以做「上帝」的,結果角色錯位,「上帝」反讓櫃檯里的售貨員做去了。顧客掏錢買氣受的事情是經常發生的。特別是南京路,外地來的顧客多,擠在櫃檯前的人群里招呼幾聲售貨員而不被理睬的情況時常可見。有的顧客想多看幾件貨物,比較一下,售貨員的臉便會不好看。「你買不買啦?都是一樣的東西,多看有啥好看啦?」若顧客不買轉身離去,背後也許會送來一句:「曉得伊買不起的,扎啥鬧忙(湊什麼熱鬧意)。」如果那顧客不甘受氣,迴轉身來理論,就有可能發生爭執。這種爭執就像奧巴馬想要普京低頭認錯一樣是不會有結果的,所以受氣的還是顧客,有什麼辦法呢?誰讓自己不做「上帝」。不過偶爾也有顧客戲謔售貨員的。有一回,在南京路浙江路處的第十百貨公司的皮鞋櫃檯前,一個大學生摸樣的年輕人擠在顧客里看別人挑皮鞋,忽然滿臉認真用帶有上海地方口音的普通話對櫃檯里的售貨員說:「師傅,這雙皮鞋蠻好的,多少錢一斤啊?」

 讓顧客更加頭疼無奈的是買到品質質量有問題的貨物后,不讓退貨,甚至想要換同樣貨物也經常遭到拒絕。「你買的時候怎麼不看看清楚呢?」「這不是品質問題,是你使用不當造成的。」售後概不認賬,顧客通常只有自認倒霉。不過如果遇到厲害的顧客就是另外的故事了。那時南京東路有家工藝品商店,裡面有賣各種景泰藍花瓶,唐三彩之類的。有一回有個顧客在那店裡買了件景泰藍花瓶,回去細看之下發現花瓶上有小小瑕疵,回店去交涉,想換一件同樣的。結果去幾次,吵幾次,愣是不給換。無奈之下,那顧客便去找了一個姓吳的哥們幫忙。那哥們看上去斯斯文文,卻是個厲害角色,打架不要命,具有「與自己的敵人血戰到底的勇氣」,而且有心機,懂得「有理,有利,有節」。那哥們受託之後,有一天背著書包,裡面藏著那只有瑕疵的花瓶去到那家店裡,看到同樣的花瓶放在櫥窗里,便和顏悅色地要售貨員拿出來看看。仔細看過確認沒有瑕疵之後,他旁若無人毫不理會售貨員由疑惑變驚訝的表情,直接把那隻花瓶裝入到書包里去了。然後又從書包里取出原先有瑕疵的那隻放在櫃檯上說:「呶,這隻還給你們。」裡面售貨員反應過來后,惱羞成怒,出來幾個圍住那哥們不讓走,並說要叫警察。那哥們毫無畏懼,雙眼圓睜,怒髮衝冠(其實頭上沒戴帽子),理直氣壯說:「我有發票(收據),花的是買正品的錢,就要拿正品走,叫警察來又怎樣。」邊上的顧客齊聲叫好,紛紛圍上來聲援那哥們,最後經理出來息事寧人,只得讓那藺相如似的哥們「完璧歸吳」了。

 那時南京東路華僑商店對面有一家頗具規模的醫藥商店,既賣各種藥物,也賣醫療器材。那店裡還可以免費領取安全套(那時稱呼比較不講含蓄,直截了當叫做「避孕套」)。有不同尺寸的,每盒好像十來只。然而,那時許多年輕人去領取避孕套時總有些彆扭不好意思,對店裡售貨員意味深長的眼光有些顧忌。不過也有不顧忌的。有一天,有個比櫃檯高不了多少,系紅領巾的小男孩興沖沖地跑到店裡,大模大樣對櫃檯里的售貨員說「阿叔,給我兩盒避孕套,大號的。」那櫃檯里的售貨員驚訝意外之餘,啞然失笑,說:「去去去,小赤佬,你知道什麼是避孕套,還要兩盒大--號的。」「是我阿哥叫我來拿的」那個小紅領巾說。「叫你阿哥自己來拿,這種東西小朋友不好拿的噢,」邊上另一個售貨員說。小紅領巾懵懵懂懂「噢」一聲,又興沖沖原路跑出店去,背後是幾個售貨員說笑著的議論聲:「要兩盒,還要大-號的,嘻嘻嘻,哈哈哈」。

 南京路上名家老店多。賣眼鏡的吳良材,賣剪刀的張小泉,賣西服的培羅蒙,不一而足。這些店對本人而言雖無多大興趣,但名字卻是常聽到的。張小泉剪刀據說不生鏽,且鋒利無比,本以為大概同楊志殺潑皮無賴牛二的寶刀差不多。家中正巧有一把,拿來試試卻也未覺得比普通剪刀鋒利到哪裡去。

 培羅蒙的西服做工好,那時還是比較牛的。記得當初有個同學常穿著一件粗花呢西服,就是那裡買的。那哥們常常顯得漫不經心地將衣服掀開,露出裡面的口袋給人看,口袋上面綉著「培羅蒙」三個字。

 那時還有一家叫朵雲軒的字畫店,賣筆硯宣紙,刻圖章的石頭之類的,店裡寬敞明亮,牆上掛著不少名家的書畫。有徐悲鴻的各種奔跑姿勢不同的馬。記得在那裡還看到一個叫任政的書法,行雲流水,瀟灑飄逸,印象很是深刻。可是,後來聽幾個書法愛好者評論說任政的字俗,我卻橫豎沒看出俗在哪裡。又有人說任政有求必應,字寫得太多,所以字不值錢。當時覺得不無道理,現在想想又覺得似是而非,值不值錢其實未必在字本身。許多人認人不認字,比如本山大叔的字時價幾十萬,可如果沒有本山大叔的落款在下面,許多人便根本看不出那是誰的字,自然那字也就一錢不值了吧。

 

                  (待續)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9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0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0 個評論)

回復 sousuo 2015-12-24 00:50
大家都出國去做皇帝了。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12-24 02:18
任政是郵電局工作人員出身,因此有些自命清高的所謂「書法家」就有些看不起他。其實起起底牌,那些書法家也不見得有什麼學問。任政的字還是不錯的,至少看著覺得漂亮。
回復 西施 2015-12-24 04:03
售貨員都是病態。貨物又不是她個人的,鬧起來為哪樣?
回復 玉米穗 2015-12-25 05:08
sousuo: 大家都出國去做皇帝了。
謝謝博友閱讀評論。問好。
回復 玉米穗 2015-12-25 05:13
徐福男兒: 任政是郵電局工作人員出身,因此有些自命清高的所謂「書法家」就有些看不起他。其實起起底牌,那些書法家也不見得有什麼學問。任政的字還是不錯的,至少看著覺得
我不懂書法,但還是挺喜歡任政的書法的,行雲流水很流暢的感覺。倒是前一段時間馬雲的那幅畫實在不敢恭維,賣了三千萬,我覺得三千也不值。馬雲自然是糊弄人,不過也有很多願意瞎起鬨甘願被糊弄的人,這世界就是這麼有趣。呵呵。
回復 玉米穗 2015-12-25 05:16
西施: 售貨員都是病態。貨物又不是她個人的,鬧起來為哪樣?
博友一定比較年輕,不知道那時候的情景。現在人看來很可笑,可那時候卻是普遍現象。不光售貨員,連計程車司機,甚至看門的也常常很拽的。呵呵。聖誕快樂。
回復 tea2011 2015-12-25 08:22
玉米穗: 博友一定比較年輕,不知道那時候的情景。現在人看來很可笑,可那時候卻是普遍現象。不光售貨員,連計程車司機,甚至看門的也常常很拽的。呵呵。聖誕快樂。
   即使是現在,換可以,退也是難的。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12-25 10:58
玉米穗: 我不懂書法,但還是挺喜歡任政的書法的,行雲流水很流暢的感覺。倒是前一段時間馬雲的那幅畫實在不敢恭維,賣了三千萬,我覺得三千也不值。馬雲自然是糊弄人,不
馬雲的書法就像他的臉一樣,所謂字如其人,誠非虛語。
回復 Kalco 2015-12-26 03:33
寫的好! 行雲流水,歷歷在目,記憶猶新。
回復 前兆 2015-12-26 04:15
寫得真好!你的這篇詳細描述南京路的文章讓我想起小時候跟著大孩子去逛南京路的情景!
聖誕節快樂!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0 05:2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