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六四前後的個人經歷

作者:田間地壟  於 2019-6-4 04:17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1988年研究生畢業后,分配回原來工作的油田,從事石油勘探。由於上研究生前有幾年工作經驗,也在油田最基層的鑽井隊工作過,加上有黨票,因此,到油田研究院工作后還是頗受重視的,工作不到一年單位就要給晉級工程師,然後準備提拔。畢竟那時這個擁有近十萬職工的油田只有三個研究生,其中一個還有些精神問題。

由於我是研究生班畢業(學制兩年),還需要做個碩士論文回學校拿碩士學位。895月底回四川的某石油學院去答辯,正趕上6.4,這下就攤上大事了!禍來了!

由於89年上半年一直忙於做論文,加上媳婦剛生完孩子,因此,對學潮基本沒有什麼了解,光聽人們說今天北京學生遊行、明天天津學生遊行的,但到底為什麼遊行,不知道。剛回到學校時,還沒畢業的同學們(他們學制三年)一陣嘲笑,「你連劉曉波是誰都不知道!?」,「什麼是民主你都不知道?」。惡補幾天,總算知道劉曉波和民主了,也能跟他們聊天了。

 6.4事件發生后,學生們包括我們這幫哥們都很激動、焦躁,從我們那幾天的情緒和行為可以準確地理解「熱鍋上的螞蟻」這句話的含義。每個人都在樓道里、宿舍里竄來竄去,打聽消息、交換消息,聽美國之音、聽BBC,罵李鵬、罵開槍殺學生的人。當然也有很到謠言和誇張,什麼成都死了幾百人啦,女生被當兵的先奸后殺等等,讓學生們更加激動、激進。

可能是66號,學校領導到宿舍區視察,被對面本科樓上的學生們仍酒瓶、飯盒等砸了一通。研究生樓上畢竟文明一些,有人邀請領導們上樓座談。座談會開始后,大家先請5月份到過北京的一個同學介紹北京學運及天安門廣場的情況(這哥們也是我一個班的,畢業后回來答辯。他後來改行自學計算機,幾年後考上了清華計算機的博士生,現在是清華計算機系的副教授),本來挺好。不料他講完后校長反駁道「你這是胡說八道!我和我北京的同學每晚通電話,根本不是你說的這樣」。本來是「實話實說」,確被說是「胡說八道」,這哥們就急了!同學們尤其是這哥們就和校領導拍了桌子、吵成了一鍋粥。

我本來是站在靠牆的後排當聽眾、看熱鬧,這時覺著要出事,就出來說了幾句大家別吵,有話好好說之類的。由於我比多數同學大幾歲,很多小兄弟對我還挺尊重,也許他們已經意識到剛才太激動了,聽我這一說,就都不吭聲了。座談會也就匆匆結束了。

 哪想到第二天學校研究生部就通知我:由於局勢緊張,你的論文答辯不能接受了,你儘快回單位去吧。雖然做了很多努力,但最終未能改變他們的決定。我也就在69號左右回單位去了。

回單位后的頭兩個月一切照舊,單位上也抓的緊,老寫「動亂」期間的活動之類的材料,每當這時,我都是「動亂期間堅決跟黨中央保持一致」,從容過關!之後一天,突然接到通知讓我到單位組織部去一趟。到了組織部,寒暄幾句后一個幹事問我關於「動亂」期間在石油學院的表現,我還是外甥打燈籠照舊。可幹事說「不對吧,要是有揭發材料證明不是這樣呢?」 我回答說「現在可不興匿名揭發,有證人讓他們當面對質,要不我可不承認!我還可以說你殺人了呢!」。但幹事說,你先回去寫個材料吧!

回去后思來想去,確實回憶不起來到底當時幹了些什麼事, 但也知道不交代點啥是過不去這一關的。就在不涉及其他人的前提下,編了一些大家在6.4的當天晚上寫了些大字報、紀念死難烈士,自己也寫了幾個字,具體寫了什麼已經記不清楚了之類的。哪想到交上去后,組織部幹事說,「不對,這不是材料上說的。回去重寫!」。再想、再寫,還是不對。直到第三次,寫完後去組織部交材料,還差幾步就進門了,突然一個阿姨過來說「小X,你跟我來」。原來是我職大(職工大學)上下鋪同學的媽,剛退下來一年的前組織部長。老太太把我叫進她辦公室后看了看我的「交代材料」后說,今天是規定的最後期限,再不交代清楚性質就變了。我告訴你:揭發材料就四個字,說你穿著一件前面寫著「強權」後面寫著「暴政」的T-shirt 在學校里走了一個星期。趕緊回去改了,別的什麼也別說!My God 我突然想起來了,是有這麼回事!怎麼忘得一乾二淨了呢???趕緊照辦,「正確」材料交上去后,一切又風平浪靜!但到底是誰揭發的,永遠不得而知。

這事兒是沒事了,可提拔的事兒也沒事了。之後幾年,院里一波又一波地大力提拔年輕幹部,比我晚的、比我差的、比我學歷、水平低的都提了,就是沒有我。咱也有自知之明,這件事後就開始走黑道,鑽研業務,幾次得到表彰,成了學術帶頭人。在英語上下了很大功夫,水平大大提高。雖然還不敢奢望出國,但已經開始想著到海南這種地方找些機會。

可能是院領導覺得沒有提拔、重用我有點過意不去,正好93年總公司在加拿大開展業務,我的一個已經當了院里總工程師的師兄推薦我去參加考試,三個油田12個候選人中選三個人,我運氣不錯、也是由於這幾年英語水平的提高,考上了。就這樣因禍得福地來到了加拿大落基山下。

后話:一、 這件事後,正好趕上我的黨員預備期轉正,室里黨支部壓著三年不討論,三年後討論通過按期(1年)轉正。這黨是支部的好意,黨章里好像沒有這種情況,預備期不轉正就退黨;二、93年辦理出國手續時,油田對6.4中「有事兒的」看的還是很重。我怕有問題,又找這個阿姨去問,哪知道她說:沒事兒,揭發材料我們沒給你放到檔案里,局裡來考察的人查不到!哈哈,天下還是有好人的!三、2014年回國,和為6.4受了「黨內嚴重警告」鐵哥們同學老粟(他正好從貴州出差來北京)喝酒聊起此事,他說當時石油學院的Z書記讓他把責任都推到你身上,可以把老粟的處分給免了,他堅決沒幹。最後他得了「黨內嚴重警告」的處分;石油學院給我們單位寫信,說我是研究生的幕後黑手。理由就是座談會上小兄弟們聽我的話,加上「T-shirt」事件!Z書記本人是老高幹子弟,58年反右中受了處分,當了半輩子右派,是學生們比較敬重的領導,也干這種損事。Z後來官運亨通,到總公司副總經理位置上退休。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7 01:0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