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面對射來的子彈

作者:Nanshanke  於 2016-12-16 01: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往事回眸|通用分類:政經軍事|已有6評論

關鍵詞:六四, 死難學生, 民主運動, 屠夫, 天安門

一九八九年六月三日晚七時左右,天安門廣場高音喇叭一遍又一遍地播放那位男高音嚴厲的警告聲:你們必須離開廣場,否則生命安全不能得到保證。
八點左右,我騎著自行車從廣場向木樨地方向撤離。經復興門立交橋時,一位二十多歲的小姑娘聲稱是中國青年報社記者,她要我帶她去木樨地,那裡是學生堵軍車的前沿。我讓她坐在自行車後座上,我一邊騎車一邊跟她聊當前的形勢。我問她:目前報紙上的導向全變,你們為什麼不再寫有關學生請願抗議的文章?她說寫還是寫,只是不讓發表。
臨近木樨地,我們聽到零亂清脆的槍聲劃破夜空。女記者跳下自行車說她要去採訪,我自己繼續騎著自行車向木樨地奔去。
我將自行車停在木樨地路口的東北角,看見一輛熊熊燃燒的公交車橫停在木樨橋上,橋東邊是大專院校(中央民族學院為主)的學生揮舞著旗幟,橋西邊是倚仗坦克等重型武器的軍人。學生一邊的路兩旁擠滿了憤怒的市民,不斷有人用三輪車將滿身血污的傷員載離現場,叫罵聲、哭聲、槍聲、機械聲混在一起,路旁的樹枝上有人不停地用石塊砸向對面荷槍實彈的軍人。人們撬開路面的水泥板作為抗爭的武器,傳給隱蔽在樹枝上的人。而軍人則躲在坦克後面向著橋東路兩邊的人群射擊。
當時情緒極度衝動,只有憤怒,沒有懼怕,個人生死已經被置之度外,不顧一切,撿起地上的石塊奮力扔向對面的敵人。
突然鼻子受到一陣強烈刺激,接著是眼淚控制不住。敵方施放了摧淚瓦斯,人群失去秩序,我推著自行車離開了現場。
回到單位后,領導下令封鎖院門,任何人不得離開大院,那已經是晚上十一點左右了。
六月四、五日連著兩天去木樨地一帶尋找失蹤的同學,多次路過現場,見到許多斑斑血跡的自行車散落在長安街兩旁,上面還有人留言:你靜靜地離去了,你的自行車卻留在這世界。
來美多年,一值惦記著那位勇敢年輕女記者的安危,但願她平安脫險,長命百歲。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4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 個評論)

回復 琴瑟 2016-12-16 13:34
佩服你的勇敢!不過,從廣場去木樨地是往西走,不過建國門,對等的位置上應該是復興門。
回復 Nanshanke 2016-12-16 14:01
琴瑟: 佩服你的勇敢!不過,從廣場去木樨地是往西走,不過建國門,對等的位置上應該是復興門。
你可能是對的。二十七年前的地名已經有些模糊了。謝謝。
回復 leeliu 2016-12-17 11:20
當時我校一個研究生槍擊死。兩個學生受傷。對政府也很不滿。後來到美國,發現那些所謂的學生領袖和嚴家其之流都給自己留了後路,跑來美國。才知上當。他們才是真正的罪人,要為六四死難者們復仇。那個什麼柴玲,吃了血饅頭,到美國發了財,不說給天安門死難者們,天安門母親們建立個基金。卻拿來給自己打官司。可恥。老天要報應這些手上沾滿學生血的罪人。
回復 Nanshanke 2016-12-17 11:25
leeliu: 當時我校一個研究生槍擊死。兩個學生受傷。對政府也很不滿。後來到美國,發現那些所謂的學生領袖和嚴家其之流都給自己留了後路,跑來美國。才知上當。他們才是真
人民的正義要求不會因為個別人的品質不好而變得不正義。這是兩碼事。
回復 ryu 2016-12-18 10:37
Nanshanke: 人民的正義要求不會因為個別人的品質不好而變得不正義。這是兩碼事。
有理。
回復 Nanshanke 2016-12-18 11:15
ryu:    有理。
謝謝。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12 15:18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