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一個機械工程師筆下流出的藝術丹青 -從海群的幾幅畫作想開去

作者:曉田  於 2021-5-3 05:0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詩與畫|通用分類:詩詞書畫

一個機械工程師筆下流出的藝術丹青
        -從海群的幾幅畫作想開去
曉田
     海群(又名海君)是我四十多年前的一個同班同學,我們讀的專業是『機械製造工藝及設備』。當時我們從各自的工廠走進學校,可能很大一部分原因只是為了改變自己的工作狀態,或給自己留取一個可能獲得上升機會的台階和通道。
    之前,海群在上海一家大型國企的車間里好像是做輔助工的。我是在一家部屬工廠的產品車間里做車工,其實和輔助工沒什麼區別,整天割料,還要翻早中班,由於動手能力差,也只配割割料,然後沒事就做做白日夢。
    還有一個走得比較近的同學叫小立,他原來是在一家熱工電器廠做拉絲工的,這份工作比我們還苦,工作環境惡劣,又熱又燙。他是一個音樂欣賞愛好者,但一走進這樣的工作氛圍,那一份崇尚音樂的雅興頓時就被蒸發得毫無蹤影。
    海群是很有繪畫藝術天賦的,時而他會帶一些他的油畫作品到學校和我們一起分享。有一次我們在自修室閑聊,話題是「等我們老了沒事做了怎麼辦?」很清晰地記得海群這樣說:「我不怕,只要手還能動,我可以畫畫。」其實那時候我們都僅二十歲出頭,可見海群的心裡還藏著另外一個夢。他還會為朋友結婚新房的整面牆畫壁畫,幾十年後我曾在同學的微信群里提及此事,他說:「有這事,當時還被人家窩裡廂大人罵。」是呀,不罵才怪呢,這在八十年代初的中國也未免太前衛了吧!
    學校畢業后,我們都分散到各個不同的工廠做著最基礎的技術工作。小立沒有做過技術工作,正開始做著他的出國夢,他主動要求到廠里的教育科工作,給青工們補習文化,這份工作既輕鬆又有閑,還有寒暑假,這樣他就有充足的時間去充實他的出國夢。後來他考到上海機械設備進出口公司做外銷員,好像時間十分短暫,他便在八五年底去美國留學了。幾年後,小立在美國中部小城他就讀的那個大學為我辦了一個入學許可,於是在八九年底我拿到了美領館的簽證,就這樣莫名其妙來到美國開始了闖蕩生活。那時候的海群正在他的那個技術領域裡篤學不倦、克盡厥職。
    一晃幾十年過去了,我們也都已經成了曾經口中的「窩裡廂大人」了,腦子裡常會出現些從前的一些人和事來。電腦和網際網路的出現,把世界拉得很近了。我曾經把海群的名字放到網際網路上去搜索后得知,海群早已是教授級高級工程師了,好像還是工學碩士研究生的企業導師。他是中國最早從事FMS(柔性製造系統)技術研究的專家,並率先提出用可變系統來適應批量生產柔性的概念,在專業雜誌里多次發表學術論著,所以稱海群是機械製造技術領域的權威人士實不為過。
    多年後的小立也早已是美國一家著名的大型跨國企業中國公司的高級主管。這倒讓我想起三十六年前我在搬運結婚傢具時,請海群和小立兩位幫我用黃魚車把傢具從店裡拉到住所,再搬到五樓。現在想想如果用當今充滿銅臭的社會觀念來衡量,是難以估量這兩位老同學今天的人工所值,當年僅憑一個招呼就甘願付出的是無償勞動。後來我在微信群里也講起此事,他倆都說「想不起來了」,這「想不起來了」就是價值的所在,也是為什麼在上海的那七、八個老同學四十多年了一直維繫存在的原因,雖然有些理念也會不盡相同,但這不妨礙彼此的相互念及。
    現在在上海的這些老同學都已經退休好幾年了,海群是在五年前他六十歲的當年,一刻都沒有留戀地離開了那個令人尊敬的技術權威職業。因為他正迫不及待地要啟動另一段的人生旅程,幾十年前的一個夢想一直沒有泯滅,今天終於可以盡情地、放肆地、無所顧忌地去追逐了。對海群來說,如果六十歲前那個還算圓滿的職業生涯是為了生活、為了家庭、為了孩子,抑或是為了自我人生價值的定位。那麼六十歲后才開始的新的人生,那純粹是一個圓夢的人生,一個走出刻板的邏輯思維去擁抱跳躍奔放的藝術靈魂的人生。
    一個生物人的生命長度只是一個個數字的累加,人們常常把退休生活稱作安度晚年,就像生命正在進入尾聲。我們如果能把一次生命活成兩次人生,那麼生命的價值就不再是簡單個數追加,而是一個平方值的呈現。海群正在踐行著人生意義量化的最大值。
    退休后海群已多次將他的畫作放到我們這小小的同學群里和大家分享,大家無不嘆為觀之。而且他涉獵的繪畫種類甚廣,有油畫、水彩畫、水墨畫、國畫、鋼筆畫等不一而足。從前年輕時看到的僅是他的油畫作品,其他種類的畫作都是在他六十歲后看到的,真可謂是浸溺和傲游在藝術海洋里的另一段令人羨慕的人生旅程的開始。
    海君的幾幅不同形式的畫作,卻激發了我想為它們寫點文字的靈感和衝動。於是就有了附在此文後面的幾則所謂的詩配畫,和海群的畫放在一起,實在是卑不足道。在這裡願海群在新的一段人生旅程中,輕鬆、愉快、自由、奔放、充實、滿足,也期待看到海群有更多的畫作呈現。

詩歌《傘下的女人》
-為海君畫作《雨中漫步》而作

作者:曉田

雨,洗滌了城市的喧囂
夜,降下了一簾的幽夢 
傘下獨自漫步的女人
有一路盞盞街燈相隨           
有一汪蜿蜒清流相伴 
她,不孤獨 

萬籟俱寂下的雨中城市 
傾聽著傘下女人無聲的敘說           
她安然的背影 
描述著心靈的淡泊和寧靜 
她悠然的步履 
書寫著人生的信念和憧憬 

剪不斷的絲絲纏綿細雨 
驅不走的縷縷斷霧殘雲           
有人給孤獨者莫名的憐憫 
她卻把憐憫扔回給憐憫者 
因為靈魂充實才選擇孤獨 
因為孤獨才學會了自信 
                             
傘下獨自漫步的女人呀 
漸行漸近便是路的盡頭            
徑直走,無需盼顧左右 
把昨日的陰影留在身後 
因為隱約閃爍的亮光在前頭
在路的盡頭等著與她邂逅

2015年5月2日

望江南·中華新韻
-讀海君《塞外江南》畫所填
作者:曉田
看塞外
雲薄蒙青山
萬里白駒雲霧破
黑犎悠樂澗溪邊
仙境在人間

驚塞外
山谷脈相連
綠葉黃花鑲石間
雲前溪畔夢炊煙
何必嘆江南

2017年2月10日

歸田樂(詞林正韻)·夢安枕
-讀海群《朝霞日薄》畫所填

作者:曉田

秋降至,
日薄朝霞留谷嵴。
楓紅葉,
翠蕉扇,
聞瀑激。
一簾安枕夢,
念余憶。

簡宅舍
藏山谷,
不聞人間諽。
問君否,
年年秋至,
夢降安枕得?

2021年3月6日

詩歌《筆尖下流出的丹青》
-為海群鋼筆畫作而寫
作者:曉田
用工程語言的刻板筆觸
劃出了氤氳韻味的從容線條
用三維構件的幾何圖案
尋找出四維循環的空間破口
用簡單明了的黯黛青墨
勾勒出一座城市的沉重背負

稠密的枯枝遮擋著破敗的軀幹
維多利亞外殼裹著羅馬的筋骨
色彩的剝落留下了歲月的包漿
凄涼的花園失去了從前的華容
低矮的鐵柵攔不住野草的瘋長
古老的街燈閃爍著昏黃的光亮
青石板的行街不見路人的探訪
草叢裡的長椅不見情侶的相伴

曾經的絢麗丟失在昔日的匆忙
今日的荒蕪掩不住過往的輝煌
於是,
在繪製機械圖案的筆管里
注入了留住歷史記憶的墨汁
於是,
在邏輯嚴謹的工程思維里
游弋出散漫放縱的藝術靈魂
於是,
在方圓成規的筆尖下
流出了片片栩栩欲活的丹青

2021年3月30日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6-27 08: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