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腐敗,希特勒最大的政治武器

作者:綠野仙蹤  於 2016-4-3 21:0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歷史細節|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希特勒, 腐敗, 納粹, 真相

       腐敗是極權機器的生存策略,而反腐是極權危機的公關方式;在極權統治之下,腐敗不僅是被默許的甚至是被提倡的,因為腐敗是極權體制的組織原則之一。                      ——弗蘭克·巴約爾

作者  張明揚

與以苛刻官僚階層而著稱的朱元璋相比,希特勒是一個再慷慨不過的帝國領袖了。

讀《納粹德國的腐敗與反腐敗》一書,在希特勒身上看到了杜月笙的影子:一位不治私財,不敲詐下屬,反而無微不至地滿足下屬經濟需求的良心黑老大。

【希特勒製造的高層腐敗】

在如何鞏固黨政軍高層對他的忠心這個問題上,希特勒表現得特別樸實,一點都不整虛的。他依靠自己名下的小金庫建立了廣泛的私人「慈善圈」,用遠高於國家正規工資的水平向他的親信們發放各種饋贈和資助。

據說德軍的高級將領們對這位一戰下士持鄙夷態度,希特勒的回應是以德報怨,砸錢改變他們的三觀,陸軍元帥人均贈送24萬帝國馬克。著名的凱特爾元帥收到過希特勒76.4萬馬克的禮金,古德里安大將更是收到了價值124萬馬克的地產。對於希特勒與軍隊此種錢濃於水的聯繫,一位仇視希特勒的德國反對派只能哀嘆: (希特勒)用一根黃金的、但非常有效的韁繩駕馭他們。

除了槍杆子,希特勒的錢袋子對黨政精英也同樣敞開。德國外交部長里賓特洛甫在50歲生日時一下子就收到了元首100萬馬克的禮金。應該說,整個黨政高層都感受到了元首的出手闊綽,生日禮金向來是10萬馬克起的。當希特勒得知柏林警察總長參與了1944年的政變陰謀時,他的第一反應竟然不是背叛國家背叛黨之類的,而是憤怒地指出他曾多麼慷慨地資助過這位叛徒。

更感人的是,希特勒對那些失勢的前納粹高官們也全無俗世間的世態炎涼,甚至那些被希特勒親自搞下台的也能得到一大筆補償金或者乾脆一套別墅,比杯酒釋兵權還充滿誠意。

希 特勒就是第三帝國這場腐敗賄賂大戲的總策劃,當然,我明白,中國語境下是無法理解此種「從上而下」的腐敗的。必須予以澄清的是,元首的腐敗資金大多並不是 貪污公款而來,其中最主要的是自德國工商界給「希特勒基金會」的募款。最特殊的是兩筆錢,一筆是納粹追隨者去世前留給希特勒的遺產(制定元首為繼承人), 一筆是來自《我的奮鬥》的版稅,可以說,元首的精神境界已經達到了「公私不分」的無我境界,為了收買帝國精英們,元首竟然連私房錢都貢獻了出來。

榜 樣的力量是無窮的。在希特勒的帶動之下,納粹德國在全國範圍內都出現了此種腐敗風潮,各路高官們都建立了各自的私人基金,資助親信以及藝術家和科學家。 《納粹德國的腐敗與反腐敗》展現了希姆萊的龐大「慈善帝國」,他幫黨衛軍幹部們支付度假費用,甚至還包括還債這麼私密的事情,泛濫到連那些中低層的下屬們都不放過。

由此,我們可以發現希特勒政權的另一面:除了恐怖與暴力之外,還有系統性的金錢饋贈和收買;除了意識形態上的高調與洗腦之外,還有特別接地氣的物質主義。

【「老同志」的腐敗福利】

足 以讓納粹全黨感到振奮的是,納粹式的腐敗絕非高層的特權壟斷,也制度化地「普惠」到了全黨上下。希特勒與納粹高層對「老同志」們有著一種慈父式的懷 舊,1933年納粹上台之後,納粹二號人物赫斯就發表講話稱,「每一個負責人都要確保,不能讓任何一個生活上出現困難……供養老同志的物質條件必須籌措完 備」。

在就業上,納粹老黨員們獲得了超國民待遇,用赫斯的話來說就是,「對老黨員在舊體制下遭受的歧視和抵制加以補償」。在納粹統治的最初 幾年內,納粹以幫助那些生活困難的老同志為名義,將幾十萬納粹黨員安排到了國內公共事業單位的新崗位上,僅帝國郵局一家,在幾年間就接納了三萬多名「有功 的納粹黨員」。當然,這些國家單位是不需要這麼多崗位的,老同志們快樂地在其中人浮於事。甚至在私人企業中,資本家們也被迫雇傭「老同志們」,納粹甚至在招投標時,將雇傭老同志作為競標成功的一項潛規則。更誇張的是,身為納粹黨員,在招投標中也能獲得黨和國家的特殊照顧,經常上演高價招標成功的奇迹,據說納粹有明文規定「將國家出資的項目都交給黨員同志去做,因為這個國家的存在本身就要感謝國社黨」。

【全民的腐敗狂歡】

為什麼德國民眾可以容忍政治高層腐敗,甚至納粹的全黨腐敗?《納粹德國的腐敗與反腐敗》很直白地指出:「雖然德國群眾對腐敗進行了大規模的口誅筆伐,但德國社會的確是通過腐敗獲得了很多好處。」

事實上,本書的最後一段話就是,「如果我們不把納粹統治視為自上而下的獨裁政權,而把它看作德國社會以各種方式廣泛參與的社會行為,那麼我們就會看到,腐敗將納粹統治和德國社會緊密交織起來,許多『普通的德國人』也通過中飽私囊參與到了納粹的壓迫和滅絕政策中來」。

但可惜的是,這本書對德國所謂的全民腐敗有些語焉不詳,其中的細節可以移步《希特勒的民族帝國》一書。

一個關鍵的邏輯在於,如果全民都參與腐敗,並且能廣泛地獲得好處,那麼,誰來提供其中所需的巨大資源?《希特勒的民族帝國》給出的答案是:希特勒是以犧牲其他民族的生存基礎為代價來「賄賂」普通德國人的。或者說,就是通過掠奪被侵略國家的經濟資源,而提供德國國內全民腐敗的物質基礎。

一戰給普通一兵希特勒留下的最大夢魘就是前線物資的極度匱乏,以及國內的大飢荒與通貨膨脹。作為一種以史為鑒,希特勒在二戰中簡直是近乎偏執地與經濟專家對著干, 對德國民眾始終堅持「永不加稅」的康熙式仁政。希特勒相信,只有不降低戰時德國國內生活水平,才能獲得德國民眾的長期支持,杜絕一戰末期的後院起火。

不得不說,希特勒竟然奇迹般地做到了。無怪乎,《希特勒的民族帝國》給希特勒的統治冠以了「受歡迎的獨裁」的高度評價,「他們日復一日地收買了人們公開的讚譽,或至少是漠不關心」,「不斷地運用社會政策進行賄賂構成了希特勒民族國家內部政治統一的基礎」。

為了讓國內民眾滿意,又要負擔這場歷史上最昂貴的戰爭,第三帝國政府只有強征不斷提高的佔領軍稅,摧毀了歐洲的貨幣體系;為了保證本國的食品充足,納粹在佔領國搶掠了數百萬噸的食物供應給德軍官兵,之後還大量運回德國利益均沾。

納粹高層明確地制定過一條原則:「如果在這場戰爭中誰要挨餓,那麼一定是別人。」為了供養德國人,納粹甚至因此加速了對歐洲猶太人的屠殺,而理由僅僅是省下口糧。

即使在前線戰況不利的情況下,普通德國人仍能吃飽喝足,而後打個飽嗝,繼續表示對希特勒政權的支持。希特勒對此再清楚不過了,納粹的「千年帝國」理想,無論聽起來如何花團錦簇,餓上三天就會讓德國民眾道路以目。

對於德國在戰爭期間的飽暖程度,德國婦女們最有發言權,據說他們曾在1945年之後的十年中,還充滿懷念的暗示:「即使在戰爭期間我們也沒挨餓,因為一切運 轉正常!而戰爭結束后一切變得糟糕。」當然,德國婦女們選擇性遺忘了一些事情:在德國戰俘營中每天餓死無數的蘇聯戰俘,歐洲那些飢腸轆轆卻還要將糧食優先運往德國的國家們。

同賄賂他的高級官員以及黨員同志們一樣,這一次,希特勒用社會福利賄賂了整個德意志民族。而德國民眾們則隨波逐流,為小恩小惠歡喜不盡,提供了希特勒最需要的被動忠誠。

從上述意義上來說,腐敗,而不是《我的奮鬥》,才是希特勒的最大政治武器。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2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ChineseInvest88 2016-4-4 02:15
精確!
回復 綠野仙蹤 2016-4-4 03:49
ChineseInvest88: 精確!
高層腐敗、全民腐敗、老同志——真像天朝的現狀!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0 14:4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