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媒體男女》(2)

作者:蘇小白  於 2019-11-4 12: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媒體男女》|通用分類:原創文學


2

  

  一星期之後。下午。天熱得要命。知了,如難纏的潑婦,在窗外柳樹蔭里沒命聒噪。中午喝了酒的姜主任歪在躺椅上,扯呼嚕大睡,涎水,淌滿嘴角。「豬,大瘦豬!」沈少白瞥一眼老薑,心裡罵著,隨手將筆擲在桌子上。響聲驚動了老薑。老薑伸伸身子,並不睜眼,只順勢扭扭脖子,嘴大張著,又是一陣轟雷閃電。太痛苦了,沈少白又不便發作,只好欠屁股走人,徑往衛生間去了。


沈少白本不內急。但他既已進來,只得裝裝樣子。

忽然,他聽到隔壁女廁里進來一人。男廁與女廁相連就是這樣不方便!特別是單位里,男女同仁都熟悉得不得了,解起手來總有種被人窺聽的擔心,不敢太暢意,要說這裡邊鬧出的笑話還真不少呢。


總編室那個方玲,四十多歲的女人,平時大碗與男人喝酒,豪放得很。

一次,她與幾個同事地攤吃小吃,剛圍矮桌子坐下,就有人打趣她:「你那上下嘴都大哩!』』方玲一急,哈哈笑說:「你又沒從我下面出來,咋知下面大?」「你尿尿聲跟黃河決口樣的,全報社誰不知?!」眾人哄然大笑。於是,方玲編輯得外號:「黃河決口」。還有李總那「哼哼先生」的外號也緣於廁中逸事。據說,李總前幾年得腸胃病,大便時總用勁,還伴有「哼哼」之聲,女同仁們坐一處閑聊時便笑罵他:「解手跟做愛似的,哼呀嗨的,叫得人心焦。」不大久,李總「哼哼先生」之名便傳。也許是為了避免落下把柄充當笑料,同事們入廁時,只要聽到隔牆有聲,都盡量壓低聲音,小動作來。若一方來晚了,聽到隔壁有聲,皆要先停下來,盡量等對方聲息出了門后,再解決問題。這已成為報社不成文的規定的,大家都心領神會遵守。可這次女廁里過來的那女子明明來得比沈少白晚,卻不顧他這方反映,便很響地打開格子門扉。

  

「絕對是外來戶!」沈少白笑著,心下暗想。

為了檢證自己判斷的正確性,沈少白故意輕手輕腳走出,往不遠處一個窗檯下站了,點起一棵煙,單等那女的出來。她會是誰呢?窗外正破土興建的是報社的印刷大樓。《蓮城日報》這幾年在報社「頭兒」孫總的領導下,發行量和廣告收入年年翻番,有了錢了,報社編委會又提出「第二次創業」的口號來,創業先從硬體入手,於是決定先蓋印刷大樓再蓋辦公大樓,同志們心裡說實話有些小看法:辦公樓破成這兒樣不先蓋,咋先弄起了印刷樓?再說,現在誰不知當幹部的發財途徑有兩條:動幹部與搞建築!「嘿嘿,你老孫頭再狡猾,這回不是也沒料到本公子揩了你『老不死的』油!」沈少白倚窗台上想著,搖搖頭笑,「蹼」就朝窗外吐了口唾沫。「啪!」一聲脆響嚇了他一跳。他忙轉過身,忽見那女衛生間里走出的,竟是幾天前在冷飲店旁碰見的王瑩的江大同學蔡逸凡!

  

怎麼-------她也來報社實習了?沈少白剛要張口喊,只見她也被剛才那聲響嚇得一愣怔,回過頭喃喃低語了一聲:「這風咋這麼大。」說完,不好意思地順下眸子,好像沒看見沈少白似的,徑往東走去。沈少白「嗯」一聲,裝作清嗓子,意思是想逗那女生回一下頭的,不想沒辦到,便偷眼跟著她,想看看她在哪個部門實習。

  

報社編輯部共分四個編輯室:總編室、經濟部、政教部和副刊部。除副刊部在一樓外,其它三個部(室)都在二樓。總編室因為除負責一版的編輯外還要輪流值夜班,人多些,七個,佔三間房;其它部室都是佔了兩間辦公室。經濟部在衛生間西邊,政教部在樓道盡東頭,政教部與衛生間之間這幾間房,歸總編室。那個叫王瑩的江大學生就在他們經濟部實習,不過她與小沈不在同一辦公室,她與上官主任在一屋辦公,是跟小吳做實習的。——這,都是上官雲婷主任特意安排的,箇中玄機與隱秘,大概只有沈少白一人知曉。蔡逸凡剛走過樓道口,不知是否要往總編室拐呢,沈少白就聽到樓梯處傳來一聲輕輕的咳嗽聲。沈少白一驚,趕忙扔了煙頭,手忙腳亂往辦公室奔去。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3 19:1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