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閑話紅樓勢利眼

作者:蘇小白  於 2015-11-28 07: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讀紅瑣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評論

閑話紅樓勢利眼

 

 

「頭如雞,割復鳴;發如韭,割復生。

吏不必可畏,小民從來不可輕!」然而,就有人不信。這些人一時得了利、有點權,便覺得自己是個能人,一雙勢利眼只瞅上邊人,恣意對待弱者,結果招致反抗,丟人打臉。比如《紅樓夢》里就有這樣一位勢利婆,柳嫂子。她借廚房管事的職務之便,存私心謀私利,為想叫女兒送進怡紅院,兩隻眼睛往上翻,圍繞勢利人,不屑勢弱者。結果,引火燒身,被人教訓。

 

一般社會上那些個勢利人,笑臉迎上邊,冷臉待下人,特別是對待弱勢,一蔑視,二作弄,三苛刻,更是屢見不鮮,常有的事兒。試來看,《紅樓夢》第六十一回書,柳嫂子便這樣的。迎春在賈府那是出了名的弱小姐,脂硯齋就曾批她曰:「總是懦語」,可以說是一個息事寧人、針扎一下也不出聲兒的弱主。偏她房裡的三個丫頭,個個剽悍有性格,她們依次是司棋,綉橘和蓮花兒。但柳嫂子眼睛是不夾她們的,柳嫂子只對有怡紅院背景的人「來電」。所以,當這天司棋一時想吃些燉嫩雞蛋,派小丫環蓮花兒去廚房,對柳嫂子說:「司棋姐姐說了,要碗雞蛋,頓得嫩嫩的」的時候,且聽柳嫂子道:「就是這樣尊貴。」這聲口兒,活脫脫一個蔑視,看不起么。其實,這之前,司棋要吃豆腐,她便「弄了些餿的」作弄了一番。這次小蓮花來,她不但口氣輕忽,接下來還是一大片話:「不知怎的,今年這雞蛋短的很,十個錢一個還找不出來。」竟是要不給吃的意思。那,就是荷刻。真的沒有嗎,小蓮花兒過去「揭起菜廂一看,只見裡面果有十來個雞蛋。」此時,小蓮花就有些生氣了,且聽她說道:「這不是?你就這麼利害!吃的是主子的,我們的分例,你為什麼心疼?又不是你下的蛋,怕人吃了。」說得很對的,同樣是國民,改革紅利大家有,憑什麼不給吃!

 

且來看,柳嫂子的解釋:

一,「預備菜上的澆頭,姑娘們不要,還不肯做上去呢,預備接急的。」這,也就是說,你們不夠資格吃。

二,「你們深宅大院,水來伸手,飯來張口,只知雞蛋是平常物件,那裡知道外頭買賣的行市呢。別說這個,有一年連草根子還沒了的日子還有呢!我勸他們,細米白飯,每日肥雞大鴨子,將就些兒也罷了。」這,也就是說,你們不能夠吃,你們吃了,便是不體恤民情。這是她真的意思嗎?且看下邊——

三,「我到別伺候頭層主子,只預備你們二層主子了。」原來,這柳嫂子一心一意是要伺候頭層主子的,你們還是沒資格吃;但接下來,蓮花兒一氣之下,將她的皮揭開:「前兒小燕來,說『晴雯姐姐要吃蘆蒿』,你怎麼忙的還問肉炒雞炒?小燕說:『葷的因不好才另叫你炒個面觔的,少擱油才好。』你忙的到說自己『發昏』,趕著洗手炒了,狗顛兒似的親捧了去。」為什麼柳嫂子會這樣?晴雯原是怡紅院的人呢。大家不會不知道,怡紅院賈寶玉在賈府中的地位吧。

 

綜上所述,還是能看見這個柳嫂子原也是長著「一顆富貴心,兩隻體面眼」的勢利人兒,也就是一心只伺候上頭主子,滿眼只瞅著得勢人兒,還一再排揎欺負弱勢者。這一派作風,勢必導致小丫頭蓮花兒「賭氣回來,便添了一篇話,告訴了司棋。」,也就是,這小蓮花兒幹了些宣傳發動的事,結果司棋聽了,揭竿而起——「帶了小丫頭們走來」同時號令大家:「凡箱櫃所有菜蔬,只管丟出來喂狗!」「小丫頭子們巴不得一聲,七手八腳搶上去,一頓亂翻亂擲的。」司棋更是「連說帶罵,鬧了一回,方被眾人勸去。」這時,再看柳嫂子「只好摔碗丟盤自己咕嘟了一回,蒸了一碗收令人送去。」

勢利眼柳嫂子這玩的是什麼「節奏」?欠打嘛!

 

 

2015/11/28,磨硯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曾經以為的凝視 2016-4-25 21:15
紅學專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9-27 02:4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