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紅樓第一痴男

作者:蘇小白  於 2015-11-18 02:0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讀紅瑣記|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3評論

關鍵詞:三國演義, 水滸傳, 紅樓夢, 金瓶梅, 西門慶

紅樓第一痴男

《水滸傳》人搶"",《金瓶梅》人瀉"",《三國演義》人爭"",《紅樓夢》人為""
搶錢的喪人性,瀉淫的壞人德,爭權的失人倫,為情的傷人心。人性,有善惡,俗世中往往無錢的是善人,搶錢去了,便變惡,惡人得了錢,"倉檁實而知禮節",眼見一部分富人便做善事去;人德,有好壞,人世間壞人多自在,好人常吃苦。好人要尋自在,便要變壞些,壞透了,俗世人生大自在,也有厭煩的,幡然醒悟了,當個好人去,當然還有不夠的,就像西門慶,死在這上面。人倫,有親疏,太重人倫親疏難得權,殺父戮子,殘兄害弟,古來歷史多演繹,人倫盡失,權則大矣,然而終有得權者不安了,仁政親民便施現,自然仍覺權力不大的,欲霸唱天下,惹得民怨沸騰,推下他去;人心,知冷暖,得到情愛心暖和,失卻情愛心灰冷。情,乃人生大關目,多少英雄豪傑,大家閨秀,終不破情關而英雄氣短,抱恨綿綿。大情人,處處留情,若寶玉,終不情,當了和尚去;痴情人,堪不破,兩個極端,要麼變得風流浪蕩,如賈蓮;要麼就去死,如賈瑞。

是的,賈瑞,賈天祥乃是紅樓第一痴男。
著者寫紅樓,筆意有兩重。此正是風月寶鑒有正反二面,假作真時真也假,我們讀者,不能只望紅樓正面,當個大笨伯,而不看背面識破著者真意,而被作者蒙蔽去。著者作紅樓最大的筆法,正如脂硯齋所批,有映帶,有對峙,明修棧道,暗渡陳倉。比如他濃墨寫賈府,而筆筆直透甄()府事;重筆繪賈寶玉,實則是烘托甄()寶玉。人物也有兩套,比若寫了黛玉,必寫一個相似人晴雯;寫寶釵,必出脫一個相似人襲人。褒中藏貶,貶中隱褒。明寫晴雯心比天高命比紙薄,處處尖俏,得勢便嘗試小姐作派,實際暗隱書中黛玉的某些作風;又明寫襲人看似正派良善,大好人一個,實則與寶玉暗試雲雨情,這也暗含了寶釵的某些作派。正是不寫之寫,也即脂硯齋所批的,畫家煙雲模糊法。

作者寫賈瑞,正是用了畫家煙雲模糊法。
書中正面寫盡了賈天祥的不堪,看似大貶筆。實則不然,這正如書中風月寶鑒所哭,誰叫你們看正面去的,將假的當真?由此可推,著者真意,是為賈瑞這紅樓第一痴男作傳,而非貶罵。

說賈瑞是紅樓第一痴男,我有證據。
我們看前八十回書,若只從書「正面」來看,很會產生賈寶玉為第一痴男的印象,再說書中也不只一次寫明他又犯「痴」了,然而當我們看到,寶玉在與可卿雲雨之後,便將這偷情的滋味傳授於身邊大丫環襲人,並強與花襲人再偷試一回之後,便會感覺到納悶。繼爾接二連三地看到,他在黛玉處用心,在寶釵處用心,在各個丫環身上用心,甚而還在鴛鴦金釧香菱平兒身上用心,並與妙玉也揮不斷一縷情絲,以致於書中黛玉都伸出指頭嘲他到底有幾個妹妹做幾次和尚。由此,我們可以得出寶玉,實則是大情之人,最終看透了這些個女子們,不情了,便作了和尚去,而非一個情痴男人。

真正的「情種」情痴,是為情死的。
書中秦鍾(脂批乃情種意)便是為智能兒死了的。
細看紅樓,那麼多男人,還有哪一個為情去死的大情種大情痴呢?便賈瑞賈天祥一人也。書中賈天祥為風姐去死,映帶的則是秦鍾(情種)之死,是著者的匠心運筆。而又寫秦鍾似與寶玉要好,不離左右,實則是引讀書人的眼球只隨寶玉走,來看看這個富貴場中的公子哥是如何用情的,無非是嘲諷,原來這個大情種,竟是一個處處留情用情不一的男人。又以秦鍾為一個尼姑死,映射前書天祥為風姐死。尼姑不能愛,正如風姐不能愛;秦鍾摒棄世人偏見而愛尼姑,正如天祥不顧世人偏見而愛風姐。情種(秦鍾),為愛死了;為愛死了的天祥,便是真情種!著者筆墨真是狡猾!

也許,有人會問:賈天祥真的是愛風姐嗎?
答案當然是肯定的。愛之真假,說好辯也好辯,說難識也真是難識得。著者就明白告訴我們,假作真時真也假,無為有處有還無。世上男女,最揣摩不透的便是一情字。看紅樓富貴場中的那些男女,一個個被情折磨得死去活來,快活淋漓。然細究,那些男人們到底誰的情是真的呢?

當然,我們先紅樓男人對女子的情分分類。
一色情,二淫情,三情死。色情:此類男子,多是見了美色,便生出一段情來。比若寶玉,他是認為女子好的,凡女子都是水做的,自有一股清秀,故而但凡見到這水做的女孩他便興起一段憐香惜玉之情來。寶玉對女孩這鐘情,是一種大情表現,是因了清麗之色而來的,因色而情。為了女孩,他付出了情,用了一番心了,他便覺得有意思。寶玉只對好的女孩用情,卻十分討厭女人。他不"",頂多是意淫罷了。因而,他的因色起情是相對潔凈的,但也末免用情過亂了,以致害死了金釧,不值得稱道。淫情:最典型的當屬賈蓮之流了。不管好的壞的,用賈母的話來說,就是不論香的臭的,只要是個女的,管她是多姑娘或者是鮑二家的,總要盡床第之歡,方才了結。這種男人對於女子過於淫亂,也許他們當初也有真的情,受了傷害了,例如賈蓮受了風姐的傷害,起了報復的心了去,便到處尋花問柳。假如賈蓮的老婆王風姐不與她小叔子賈蓉有一腿,門風正些,賈蓮很可能會是第二個賈政,也是說不定。當然賈珍也夠淫情的,雖然與兒媳婦,小姨子皆有了私情,但畢竟還顧些臉面,還沒惡劣到賈蓮那樣不顧廉恥的地步。賈珍的老婆尤氏也沒風姐那樣壞,這也許是賈珍還有些檢點的緣由吧。這就正謂「一個好女人,能使壞男人變好;而一個壞女人,足使一個壞男人更壞!」

相對於以上兩類男子,賈瑞對風姐的情,便來的真些,來得熱烈。
縱觀紅樓,沒見得賈瑞還有其他女人,他見了風姐之後便鍾情風姐,發起了攻勢,甚至說就是死了,也要去約會風姐的。這樣的男人,別說是在紅樓那年代,哪怕就在當下,也可歌可泣!試問當下鬚眉,有幾個能為愛一個女子而赴湯蹈火,置生命於不顧的。只不過賈瑞是家裡貧些,愛的女人富貴些,他的這種愛,便在當時顯得荒謬了。最可不幸的是,賈天祥這個血性男兒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那女人視他的愛為不屑,還處處捉弄他,玩他於手掌心,讓他心力交悴,一病不起,最終為風姐死掉。這正是因情而死的人,是大情種,活脫脫一痴情男兒!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5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shen fuen 2015-11-18 04:19
《風月寶鑒》就是《紅樓夢》的初稿
回復 蘇小白 2015-11-18 05:59
shen fuen: 《風月寶鑒》就是《紅樓夢》的初稿
歷來多少評家只看了正面!難怪秦鍾死去一折中,寶鑒哭道「誰叫你去看反面的?」可見反面的,竟是書中之大關目,大主旨!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11-18 06:55
「比如他濃墨寫賈府,而筆筆直透甄(真)府事;重筆繪賈寶玉,實則是烘托甄(真)寶玉。人物也有兩套,比若寫了黛玉,必寫一個相似人晴雯;寫寶釵,必出脫一個相似人襲人。褒中藏貶,。。。。。。。正是不寫之寫,也即脂硯齋所批的,畫家煙雲模糊法。」  這段分析的好。仔細再讀,的確如此。小白寫的好!
回復 sissycampbell 2015-11-18 07:06
「最可不幸的是,賈天祥這個血性男兒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那女人視他的愛為不屑,還處處捉弄他,玩他於手掌心,讓他心力交悴,一病不起,最終為風姐死掉。這正是因情而死的人,是大情種,活脫脫一痴情男兒!」   這段分析得也透徹。小白若不寫,恐怕很少有人去注意賈瑞。此人是昏了心。看上不該看上的人。連性命也搭進去了。但他確實是你說的是個情痴。為情而死!其實很可憐。王熙鳳不要他又何必至他於死地呢?我不明白作者為何這樣處理。
回復 蘇小白 2015-11-18 08:48
sissycampbell: 「最可不幸的是,賈天祥這個血性男兒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那女人視他的愛為不屑,還處處捉弄他,玩他於手掌心,讓他心力交悴,一病不起,最終為風姐死掉。這
髒的丑的,往往是世界的真實。這,也是寶鑒之背面。


當一個窮小子愛上貴婦人,貴婦人是不屑這份情的。對方再不明白,再去一味追求,貴婦人就會嫌惡而起殺心。其實風姐是有「外遇」的,通部讀來,她與賈蓉的關係,就不大正常。
回復 蘇小白 2015-11-18 08:56
sissycampbell: 「最可不幸的是,賈天祥這個血性男兒愛上了一個不該愛的女人,那女人視他的愛為不屑,還處處捉弄他,玩他於手掌心,讓他心力交悴,一病不起,最終為風姐死掉。這
謝謝您仔細讀我的分析文章,而不是一看我反對慣常觀點,便不聽我分辯。

再次感謝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1-18 11:47
這個,挑個小錯,不是賈蓮而是賈璉,我有點吹毛求疵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1-18 11:54
賈瑞大情種?未敢苟同。倒是柳湘蓮柳二爺近點。
回復 蘇小白 2015-11-18 12:29
秋收冬藏: 這個,挑個小錯,不是賈蓮而是賈璉,我有點吹毛求疵
挑得好!謝謝。
回復 蘇小白 2015-11-18 12:30
秋收冬藏: 賈瑞大情種?未敢苟同。倒是柳湘蓮柳二爺近點。
柳湘蓮退婚。談不上情痴。哈哈。
回復 蘇小白 2015-11-18 12:32
痴者,明知不可為而為之,有點「執迷不悟」的感覺。
回復 君子愛蓮花 2015-11-28 17:57
喜歡你寫的紅樓文章。謝謝!
回復 曾經以為的凝視 2016-4-27 06:46
終於認識一位傳說中的紅學專家。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7 08:10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