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小小說:漢卿的外遇

作者:蘇小白  於 2015-10-15 01:1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小小說|通用分類:原創文學|已有8評論

漢卿的外遇

 

真他媽傻X

漢卿二十九歲這年才醒悟過來——過去的日子簡直白活,靠,沒明沒夜的採訪、寫稿,到頭來,儘是垃圾!漢卿睜大了眼,刷刷刷在電腦屏幕上打上一行字:「雲籠月,風弄鐵,兩般兒助人凄切。剔銀燈欲將心事寫,長吁氣一聲欲滅。」漢卿心裡真有事,煩事惱事恨事亂七八糟盡事。漢卿是這小子的網名,這小子原名毛小崗,是個小報記者,一篇《藥材打假會:代表沒有靚女多!》得罪了上邊的頭頭,上邊的頭頭找報社的頭頭,報社的頭頭把責任一古腦全推給他:政治敏感性不強,認真回家學習馬列主義新聞觀!他媽的!老子敏感性不強?老子寫了,發不發是你老總的事?咋全怨俺?!可終是小胳膊扭不過大腿。這小子被解聘。

 

於是,這小子就回家,搖身一變,改名漢卿。

之所以取網名漢卿者,緣於他對關漢卿的崇拜,想想關漢卿嘻笑怒罵盡華章,然而,這小子也在網上嘻笑怒罵,不過是瀉私憤!泄私憤也還罷了,還有些青春勃動不安份的想法,但終是擔心被熟人一眼識出,於是男扮女裝,模擬女子口吻,寫下一篇《女孩日記》的連載紀實小說。在這篇小說中,這小子逮住他媽的報社頭頭腦腦們一一罵個遍,罵個透。當然其間也加雜些年輕人精神上的迷亂騷動,與對情愛的渴望。不想,這小說,竟然火了。小說火了,粉絲就多,當然也有些女粉絲的。對於長期跟自己帖的女粉絲,漢卿加了關注,有時發點悄悄話,起開始,這些女網友皆覺著他也是一女人,但見網名取作「漢卿」,倒又像一個男的,一時分辯不清的,時間久就有幾個好奇的打問,一般情況下,漢卿一笑置之,不作答的。儘管如此,畢竟終日上網,家務不做,恣意弄文,他的小嬌妻就不樂意,恨他一眼,道:「往後你跟電腦睡去!」轉身將卧室門關上。忽然,竟有一個叫溫柔坑的跟貼。漢卿點開一看:嘻嘻~~你這人真逗。有心事吧?點回復,填上名字與密碼——「酒杯深,故人心,相逢且莫嘻笑問。君若有言我慢斟,君若有歌我撫琴。」發送!漢卿點上一支煙,往後一靠,吐出口煙圈。

 

多天來,這「溫柔坑」老跟他的貼。

男人女人?漢卿咬一下嘴唇,將身子往前一探,睜大眼盯著屏幕看,好象那邊站著一個靚妹妹。漢卿除妻子外,還沒交過女朋友呢,「沒有情人的男人那能叫男人嗎?」忽然一天,「溫柔坑」發來這樣一句悄悄話。漢卿看過,其情莫名。漢卿點上一枝煙,陷進椅內,閉目玄想一場外遇。驀的漢卿坐直身,盯著電腦屏幕,明顯的是,那個「溫柔坑」已向他發出交友信號。可到底不知對方是男是女呢?請將E__mail告知,有事。不久,悄悄話過來:「o8o.68@163.com。」於是,他們私信不斷——

多管是春秋高,筋力短;

莫不是食水少,骨毛輕?

待去后,愁江南網羅寬;

待向前,怕塞北雕弓硬。

 

烏云云過來一片黑

青春歲月咱怕誰

 

蜘蛛牽絲絲掛屋檐

俺愛哥哥不沾她閑

 

真金不怕紅火爐子燒

真情不怕爛舌頭嚼

 

見面?

見!星期天。早八點。清河橋東。黑色連衣裙是我。

 

看看日曆,星期三。

還不睡呢?妻在卧室里喊他。不顯,月余了竟沒向妻交公糧——沒趣兒嘛,老夫老妻的,變著化樣也不行,何況心裡又有了「溫柔坑」。漢卿洗澡刷牙,上床去了。還是不行!妻子就質問他:「你這是咋啦?」妻伸過手去,道:人說網上寫作者多是意淫犯,你真的不行了?!妻拍拍他,翻身睡去。漢卿睡不著。漢卿不出門掙錢還騙妻子說,他要當一個網路作家呢,並聲稱網路小說可掙錢了——出版一本書就夠買套房子的!其實,漢卿其初就是這樣想和做的,要不,他咋會依然決然地不找領導送禮不託人去說情了;要不,他咋會突然有一種再活一把的衝動呢。可是,漢卿遇上了「溫柔坑」,當網路作家的想法便也就淡卻。天,粉白得如妓女的臉。一縷縷風,妓女的手一樣,恍惚之間,能看見青筋。星期天。漢卿來到了清河橋。雲收雨過波添,樓高水冷瓜甜,綠樹陰垂畫檐。紗廚藤簟,玉人羅扇輕縑。」「嘻嘻~~真是一個才子呀。兩人通過手機,對上暗號!乖乖,日他豆兒,若不是她站在跟前,漢卿一直不信這世上會有這等尤物——想到會美,卻沒想到會恁美!『溫柔坑』——你是漢卿吧?」「是,是是。漢卿說話有些失態。奶奶的,當了那麼多年娛記,啥美妮沒見過,就是沒見過這美妮。到我家去吧——賓館里老感覺不安全。」「公安來了,我願意他們也沒法。漢卿第一次見面竟構思這樣一個對話場景!——結過婚的男人遇見一個漂亮女孩愛他時,想的第一件事就是勾引她上床。漢卿也一樣。以後,便是買鮮花、看電影、吃館子。自然做這一切,漢卿都是瞞著妻子的。明天我到網吧體驗一下生活,準備搞個中篇出來。漢卿又撒謊。不知是誰說過這樣一句話——當一個男人有了外遇后,最後一個知道此事的是他的妻子。這話,講的真有道理。漢卿,笑笑,又有些許的愧疚。

明天?不行!我才買了件衣裳,要給孩子他姥送去,再說他姥爺最近有些不舒服。妻一邊漫不經心地說。

啥時有病的,我咋不知?

你上網寫作哩,也不是啥大病,明兒我過去看看就行了。

啥時回來?

晚上吧。

真是天賜良機。然而不大完美的是,妻子竟又將小孩子丟家裡讓他照看,可能是她起了小小疑心,漢卿管不得那麼多了,妻子剛出門,他便忙忙地登上QQ,將這好消息告訴了「溫柔坑」。妻前腳剛走,「溫柔坑」後腳就進門。好險!漢卿擦了擦臉上的汗。這小孩兒叫啥名字?真俊哩。」「寶寶。說著他就去吻她。寶寶坐在童車上玩。她一把將他推開了,道:「你兒子在一邊看著呢」「他能知道個啥,才三歲!」漢卿邊說,邊去動「溫柔坑」。她嘻嘻笑著,一隻手擋著臉,道:你呀——完了!」「我是完了。漢卿又動手。有哪個嗎?」「什麼?」溫柔坑見他不知會,頭一低,羞羞的眸子垂下去。二人的衣服已解去一半,「安全套?」漢卿問,然後雙手一攤,「還真沒有。」「我怕——」漢卿聽了,只得重整衣衫,心跳跳的出了門,老關畢竟是興奮啊!然而,估摸半個小時,老關回來后,房間里卻不見人。輕聲地喊喊。沒人應。漢卿一下子慌了神,跑到各房找看,三歲的孩子也沒影兒了。漢卿腦子一片空白。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怎麼回事?漢卿一時如熱鍋上的螞蟻。各種不祥的念頭紛至沓來。這是一場騙局呀!漢卿頓時發懵。報案吧,咋說哩?不報案吧,孩子哪兒找去?漢卿左右為難,心慌意亂了,快回來一趟,孩子沒影兒了。漢卿只好跟妻子打電話,商量商量再說。你來吧,我現在回不去!妻子冷冰冰的聲音。事到如今,還有啥隱瞞的。漢卿蹬上車子,飛也似地向岳母家奔去。當漢卿搭拉著腦袋推開岳母家的門。妻和那個網名叫「溫柔坑」的女子正坐房檐下閑聊天呢。敢情他們認識!漢卿一時羞愧難當,有些無地自容,一雙眼盯著二人,只是不說話。二人扭臉也看到漢卿,相互看看,一併笑起來。

 

這時,大門忽然推開。

岳母娘帶著兩個警察走進來。「溫柔坑」的臉色,刷的一下子變白。「就是她,——人販子!」妻子陡然站起身,手指「溫柔杭」,嚴厲地說道。二警察過去「啪啪」將一副手拷給「溫柔坑」拷上,押走了。漢卿忽然目睹這一切,呆若木雞——原來,妻子剛走到半路,忽想起給老人買的衣裳忘帶,就匆匆回趕,在大牌坊下,忽見到一個女子扯著兒子的手剛要乘三輪走掉,這個女子並不認識,情急之下,又擔心傷著孩子,妻子靈機一動便編了個名字喊那女子,並喊寶寶,寶寶見到媽媽,一口一聲地叫。那女子慌了神,要想跑掉,見對方認錯了人,遂將錯就錯,冒充熟人,給漢卿妻打招呼,因心裡還僥倖著與漢卿有別一層關係,便也就放膽一道坐三輪車來到南關岳母家,再伺機脫蹓。誰知,趁聊天間隙,漢卿妻已小聲叫其母去叫警察來,於是,就出現了上邊這一場景。漢卿聽罷,長出口氣,癱坐在椅子上。夕陽,如血樣紅,撲撲地打在漢卿的臉上身上。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6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8 個評論)

回復 秋收冬藏 2015-10-15 03:26
最後一段有點倔
回復 蘇小白 2015-10-15 03:35
秋收冬藏: 最後一段有點倔
謝謝賜評
回復 徐福男兒 2015-10-15 12:38
小白兄這是煙士披里純,靈光一現,抑或親身體驗?   
回復 蘇小白 2015-10-15 12:47
徐福男兒: 小白兄這是煙士披里純,靈光一現,抑或親身體驗?    
徐福師,這全是虛構的
回復 T26118 2015-10-15 19:37
"人說網上寫作者多是意淫犯" --------我決定戒了網上寫作,勉強保個晚節
回復 ryu 2015-10-15 23:40
為何不整些有洋味的,上面的活莫言是行內的了。
回復 蘇小白 2015-10-16 01:38
T26118: "人說網上寫作者多是意淫犯" --------我決定戒了網上寫作,勉強保個晚節
哈哈,小說人物的胡謅,當不得真的。
回復 蘇小白 2015-10-16 01:39
ryu: 為何不整些有洋味的,上面的活莫言是行內的了。
哈哈!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2-2 05:01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