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思考知識分子的價值

作者:CQ1203  於 2015-12-14 02:4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13評論

關鍵詞:知識分子, 價值

        這幾天,我在看許紀霖先生的《中國知識分子十論》。
       據他介紹知識分子一詞其實最早出現在十九世紀的俄國。當時,俄國社會裡有一批本屬於上流社會卻接受西方教育的人。他們對比西方,觀察俄國的專制制度時便深覺不滿。「這樣一批與主流社會有著疏離感、具有強烈的批判精神、特別是道德批判意識的群體,當時就被稱為知識分子。」  
       第二個來源是法國。1894年法國發生了一起著名的德雷福斯事件。德雷福斯上尉由於猶太人的關係遭受誣陷,這引起了包括左拉、雨果等文人的義憤,為德雷福斯辯護。後來,這些批判社會不正義的人士就被他們的敵對者蔑視地稱之為「知識分子」。
       我上網查了查,近年在中國推出了一個公共知識分子概念,其標準有三:1.具有學術背景和專業素質的知識者;2.對社會進言並參與公共事務的行動者;3.具有批判精神和道義擔當的理想者。
       所以,知識分子就應該是接受過較高的教育,並帶有一定的批判精神和批判意識的一個群體。
       從區分社會來看,社會可以分為:1.上層社會,2.中層社會,3.底層社會。
       從資產層面來區分:1.富裕,2.中產,3.貧困。
       那麼,知識分子怎麼著都屬於中間那一部分。
       上層社會富裕階級他們總是利益的受益者。底層社會貧困百姓那就是永遠的被動的受剝削和受壓迫者,而且他們連如何保護自己的權益都不知道。
      於是,中間階層的知識分子的作用就尤其顯為重要了,他們就要代表著良知、正義和真理,並且為這些的價值而呼籲和干預社會,為底層的老百姓反抗壓迫和剝削而進行呼籲和吶喊就變成理所當然了。
   
   一、知識分子與政治權力
   政治權力削弱的時候,知識分子的力量就強;國家政權非常強的時候,知識分子就會變成了很無奈。
   如果知識分子依附於政治權力,依附於政治意識形態,就會喪失獨立的人格和自由的思想。就會產生思想上的浮躁空虛,喪失了批判精神和批判意識。
  如果知識分子不滿足於自己研究的狹小領域,想以自己的學識,對社會施加影響,改變社會不合理與不公平的現狀。那知識分子的這種行為就會把自己推到極端危險的境地。
         
          二、知識分子與商業經濟
       知識分子必須是「為了思想,而不是靠思想而生活的人。」
       馬克思和恩格斯的關係是很明顯地可以證明到這一點:流亡英國倫敦的馬克思一家經常以麵包和土豆充饑,過著貧困的生活時,恩格斯就拋開了棄商的念頭,咬緊牙關,堅持下去,並取得了成功。這樣做,為的是能在物質上幫助馬克思,從而使朋友的《資本論》得以出版。 
         知識分子一旦與商業經濟聯繫在一起,思想上求真、善、美的力度不足,過多地出現作秀、唱高調、煽情這種追逐時髦的現象,其背後就直接影響了其文章的論點、論據和邏輯思維的嚴密性,那種優美的辭彙,華麗的修辭,是很會吸引別人的眼球的。可其表達的思想靈魂,就很容易出現蒼白和空洞無力,自然地結論就會是海市蜃樓般的美麗泡沫,既漂亮又容易破滅。
             
          三、知識分子與底層百姓
        現今的中國底層百姓幾乎到了任人宰割的地步,特別是農村那一塊。毫不誇張地說到了遍地是問題的地步。
       底層老百姓是弱勢群體,不僅要得到關注,還要得到特別的幫助,他們是最無助的一群人,而且人口的數量又極其的龐大,他們不知道怎樣保護自己,更不知道如何去維權,去爭取更大的權益。
       當知識分子依附於政治權力時,他們會得到好的回報,同樣,當知識分子與商業經濟掛上鉤后,就會產生經濟效益。何況去幫助底層老百姓不僅不會得到好的回報,也不會產生經濟效益,相反可能還會把自己推到危險的境地。
       權衡利弊,有思想的知識分子能留幾個下來去關心底層的老百姓,那是微乎其微呀,底層的百姓被遺忘了。
       當知識分子在思考如何能依附於政治權力、依附於政治意識形態的時候,怎能具有批判的精神?同樣,當知識分子在思考如何趨附於利益集團、在思考如何幫自己能讓自己的知識轉變成經濟效益最大化的時候,怎會具有批判的意識?
       知識分子徹底的麻木了,這樣的社會,問題還是問題。知識分子失去了作用,那其真正的價值也就不復存在了。
                
         四、 知識分子與時代潮流
        知識分子對時代潮流是敏感的,甚至還會比時代領先一步,他們會意識到時代將有可能會有大的變化。

   比爾·蓋茨在公司規模日益龐大、員工人數近2萬的時候,他卻因為「只有不到一半的時間用來思考技術,微軟也變得越來越官僚化」而萌生了退意。

   2000年初宣布辭去CEO一職,2006年6月表示將在兩年內逐步退出公司的日常事務管理,2008年卸任執行董事長,連「人」帶「錢」全部投入自己成立的慈善基金會。

       前後耗時超過8年、為繼任者鋪路、全心投入新事業,他步步為營、不急不躁,也使得繼任者史蒂夫·鮑爾默可以平穩地接過微軟的棒子,將日常管理的實權盡數收入囊中。

       思想領域何嘗不是要這樣的速度來更新換代。老抱著陳腐的、陳舊的、沒有新意的陳詞濫調,不進行推陳出新,而只是墨守成規,到底是推動社會的進步,還是在繼續誤導社會?

       條條大路通羅馬,守著特定時期、特定階段、特定環境的思想,這種固步自封,誰知道這樣的堅持和堅守能有多大的意義?

      在這速度時代的今天,當知識分子的思想跟不上時代的節拍的時候,他們的思想是引導前行的步伐,還是在拖著前行的後腿?那就很值得深思的問題。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1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1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3 個評論)

回復 淡淡的米蘭 2015-12-14 10:14
中國知識分子是負重前行的一個群體,民眾寄希望於成為公眾良心,執政者寄希望於成為維持政權之知識工具,而他們自己卻是最無可奈何的一個群體!守良知,可能要付出沉重的代價,不守良知充其量不過是搖旗吶喊的工具,維持獨立的人格尚且艱難,更難以形成合力引導社會前行,社會轉型時期的中國知識分子現狀複雜又多元~
回復 CQ1203 2015-12-14 11:33
謝謝!我想過你的問題。我想表達的是:中國知識分子是中國素質最高的一群人,他們現在不覺醒,還要等到何時?
回復 淡淡的米蘭 2015-12-14 15:11
CQ1203: 謝謝!我想過你的問題。我想表達的是:中國知識分子是中國素質最高的一群人,他們現在不覺醒,還要等到何時?
我明白你的憂患。但是你想過嗎,如果沉睡可能名利雙收,最起碼可以保平安,要是醒來睜開眼睛,或許隨時需要付出代價。今日之中國物慾橫流,思想禁錮遠超改革開放初期,人們信仰缺失,處於這樣大環境中,知識分子自身價值觀也在變化,這個群體明顯缺失上下求索全心全意為國家為民族的胸懷~
回復 CQ1203 2015-12-14 23:59
淡淡的米蘭: 我明白你的憂患。但是你想過嗎,如果沉睡可能名利雙收,最起碼可以保平安,要是醒來睜開眼睛,或許隨時需要付出代價。今日之中國物慾橫流,思想禁錮遠超改革開放
正因為如此,我們更要去喚醒這一群人的蘇醒。我們有有利的條件,我們可以發聲、呼籲、吶喊。當然,改革要從那些不太敏感的問題開始。在體制內,慢慢開始。我的個人觀點。
回復 淡淡的米蘭 2015-12-15 03:19
CQ1203: 正因為如此,我們更要去喚醒這一群人的蘇醒。我們有有利的條件,我們可以發聲、呼籲、吶喊。當然,改革要從那些不太敏感的問題開始。在體制內,慢慢開始。我的個
絕對支持!
對於我們來說,沒有別的更好辦法,唯有發聲、呼籲,希望有一天社會整體自醒~
回復 borninheaven 2015-12-16 02:04
當今社會,那「知識分子」一說該淘汰了。知識普及了,只是人的相信不同,利益關係不同而已。
回復 CQ1203 2015-12-21 12:09
borninheaven: 當今社會,那「知識分子」一說該淘汰了。知識普及了,只是人的相信不同,利益關係不同而已。
謝謝!
回復 whyuask 2015-12-25 03:23
在一個群體意志普遍拒絕普世價值的國度,要從人文和思辨上說點什麼也難有基礎。在中國當知識分子太難。
回復 CQ1203 2015-12-25 12:06
whyuask: 在一個群體意志普遍拒絕普世價值的國度,要從人文和思辨上說點什麼也難有基礎。在中國當知識分子太難。
你說得對,可中國知識分子是中國素質最高的一群人,他們不覺醒,還能指望誰哪?
回復 whyuask 2015-12-25 14:32
CQ1203: 你說得對,可中國知識分子是中國素質最高的一群人,他們不覺醒,還能指望誰哪?
我的意思是說在中國當一個知識分子想傳播思辨太難,比如柴靜
回復 CQ1203 2015-12-25 14:45
whyuask: 我的意思是說在中國當一個知識分子想傳播思辨太難,比如柴靜
謝謝,我知道您的意思。敏感的大問題要避開,在體制內開始不敏感的問題。象經濟改革初期一樣。當然政治改革大的問題,知識分子別碰,那是搞政治的人的事。您說柴靜的事,是不是指霧霾的問題?如果是,有關改革與環境的問題,挺敏感的問題。我個人的看法。歡迎探討!
回復 whyuask 2015-12-25 15:22
CQ1203: 謝謝,我知道您的意思。敏感的大問題要避開,在體制內開始不敏感的問題。象經濟改革初期一樣。當然政治改革大的問題,知識分子別碰,那是搞政治的人的事。您說柴
其實呢,比如象柴靜談霧霾,最讓人心累的阻礙並非來自政治或官方(因為官府現在對太多事疲於奔命),反而是民間一些頭腦不清又自作聰明的人,讓人哭笑不得。
回復 CQ1203 2015-12-26 00:24
whyuask: 其實呢,比如象柴靜談霧霾,最讓人心累的阻礙並非來自政治或官方(因為官府現在對太多事疲於奔命),反而是民間一些頭腦不清又自作聰明的人,讓人哭笑不得。
謝謝您!對柴靜談霧霾,她的文章我還沒有看過,只是聽了報道。具體的更不清楚。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1-21 03:2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