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進入香港第一晚被「村長」特意安排在「廁所」度過。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19-7-16 17:03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進入香港第一晚被村長安排在廁所度過。在鐵絲網走到村子前,沒有見到狗也沒有聽到狗吠。一進到村子一大群大狗小狗還有狼狗迎面走來,小狗吠聲四起但始終不見有人出來。我們在農村長大不怕狗,我們知道只要不站著不動狗就不敢上來從狗吠聲方面看真無法解釋,途中華界一片沉靜雞無啼狗無吠,進入港境狗吠聲驚天動地狂吠不停

這個村子我們所見,村民大部傷在屋外做飯,有些在屋外吃飯,可能室外涼快吧。大約十一、二點屋外的人都全部回屋后我們才敢進村,由於幾天幾乎沒有東西進肚,進到村子里家家門前找剩飯,我們每家每戶挨著找始終什麼都沒找到,找不到食物看見門前有水龍頭,我在農村沒有見過水龍頭,當時不知道這種東西是何物快速走過找下一家,同伴他知道這東西,因他廣州有位姐姐母親也是廣州人,他媽帶他去過廣州他知這是水龍頭,在又渴又餓之下同伴用口對著水龍頭用手扭開開關,水直往喉嚨沖衝到喉嚨連咳幾聲,本來屋內有燈光還有講話聲,此幾下咳聲使屋內燈光立即熄滅,講話聲也停止了。沒有一個人出來,沙頭角村民看來很怕事,一有風吹草動立刻關燈熄火。

狗的吠聲驚動整個沙頭角,但一般村民都怕事都不敢出來。我們放慢腳步不敢跑怕狗追,沒多久見到一個人從遠處走來他說他是這些狗的主人,同時也是這個村子的村長,他和我兩簡單談了一陣后,了解一些情況后當晚就收了我們我兩帶進一間小屋子,小屋子是放草兼廁所用的,農村都一樣草間內都帶有大便用的地方隨後給了我兩每人一大碗飯和一條大花池魚,這是我兩六天六夜第一次進餐,也是一次非常豐厚晚餐,實在大餓了一大碗根本不頂用,當時也己感覺很滿足了。

我們進入港境見到「村長」時己是午夜了「村長」當晚給我們提供了一頓豐厚晚餐后,開始和我們交談了解情況。問了我們在港親人情況后,叫我們先在草間臨時住一晚,同時吩咐我們不要離開這間屋,說被人看見就有麻煩,當年收留偷渡者是犯法的一經抓到要判罪。經過詳細交談寫下我兩人在港親人地址,「村長」說明天一早會到香港和我們在港親人接頭「村長」拿到我兩在港親人地址后已是後半夜了進入港境第一晚在「村長」善意安排下在放草「廁所」度過香港第一晚

五十多年前的事隱隱約約還記得,「村長」告訴我們這是禁區被人看見很危險,那一晚過後一整天我們都沒出過「廁所」門,「村長」還把「廁所」門鎖上我兩走出草屋被看見告發。隱約記得這一天天亮后「村長」女兒還走進草間方便,「村長」女兒方便完后告訴我們,她爸一早就出門到香港(港島)找我們親人,這一天我們在「廁所」睡了一天,我們以為「村長」家人會給我們再提供一餐,這一天「村長」家人只給我們幾個紅薯。

我們寫給「村長」的親人聯絡地址是,同伴父親在大古船塢工作地址和宿舍地址,同伴父親在大古船塢做鏟漆工作,當時住的是陸架床上層的籠屋,是大古宿舍還是外面租的忘了,總之是住籠屋我兩去找過他。我父親地址是中環荷李活道中央警署(大館),我父親在洗衣房工作住洗衣房宿舍,洗衣房宿舍和工作地方都是在中央警署總部內。

洗衣房老闆「娘」(老闆是女的所以稱呼加個「娘」字,並非老闆的老婆),老闆「娘」是我們媽廟人也是同伴堂姑姑,老公也是我們鄰村人,夫婦兩在解放前己移居香港。洗衣房老闆「娘」的老公找了個年輕漂亮姑娘做二奶,洗衣房老闆「娘」后來和老公離了婚,洗衣房老闆「娘」和離了婚老公生有兩男一女,三個兒女選擇和母親一齊住,全在政府部門工作。離了婚老公和二奶也生有多個小孩,在電車公司工作是電車司機。

聽說有一次電車出意外撞死人,離了婚老公親人找到洗衣房老闆「娘」叫她幫忙擺平,初時老闆「娘」不願意幫忙,後來朋友親戚說一夜夫妻百夜恩救救他吧,老闆「娘」才免強出面把案件壓下來。洗衣房老闆「娘」有點人事背景,整個香港警界和小販管理隊的衣服洗燙幾乎全歸她管。我在洗衣房幫忙工作時,雷老虎(雷諾夫)那件衣服老闆「娘」親自洗燙別人無法插手。大館警察從上到下都怕她,警察都爛賭洗衣服錢都輸光欠債又欠債何有不怕之理。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0-15 00: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