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二):童年生活…(風水?不滿老母「偏袒」拆牆再走)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19-3-9 20:38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家庭新聞

()童年生活…(風水?不滿老母「偏袒」拆牆再走)

 世上無奇不有,不滿老母「偏袒」拆牆再走叔叔由於不滿意他母親因(三籮谷)「偏袒」我父親,導致和我父親感情不好,也有可能祠堂風水問題,我祠堂所出男丁,沒有一家兄弟是和的。叔叔由於不滿意他母親(我婆婆、北方人叫奶奶)因三籮谷「偏袒」我父親,臨去香港謀生前拆了老家一面牆再走,叔叔說房子四面牆有一面是他的,他的兄弟姊妹一共四個人,父親和叔叔那時沒分家當時他老媽還在怎能拆得落手,是否做得太過絕情叔叔到香港后一直做「行船」在船上工作在船上工作有走遠洋的有近海的,走近海的還好可以經常回家看看,遠洋時間就長了幾個月或一兩年才回一次,行船最大好處是退休金制度老來不怕無錢花,公司先把每期工資部份扣下來給家屬管理,如果全部交給他手上不知那個岸上姑娘代收了。叔叔自從到香港后一直沒有回過鄉叔叔一生沒成家

 由於「行船」幾個月甚至更長時間才回港一次,回港後過不了幾天又要走,加上兄弟不和連累下一代,所以親人之間一直以來沒來往。我在香港時和叔叔一共見了三次面,他每次回港幾日都是臨時住在土瓜灣「李竹林堂」。「李竹林堂」一共有兩處,除了香港外老家媽廟還有一處。「李竹林堂」是媽廟李姓人到香港發達有錢佬出資,在香港土瓜灣買了一層樓和在老家媽廟建了三層小樓,初衷是一間供同鄉會之類用地,香港「李竹林堂」提供給媽廟人初到香港無地容身者作臨時居所,象徵式收點水電費。媽廟好多人都在那裡住過。叔叔「行船」回港每次都是住「李竹林堂」。

 叔叔由於沒成家,所以香港沒有產業沒有家,每次回港就到大坑東姑姑家坐一會,姑姑家地方太小不能住,我父親到香港后也沒來往,他們兄弟在「李竹林堂」巧遇也不說話,有什麼仇恨我不知道,只聽我媽說過就是因為那三籮谷。叔叔回香港我一共找過他三次。都是我父親叫去的,他們兄弟之間之事本來就與我們這一輩無關,我第一次到「李竹林堂」找他,我們第一次見面經人介紹說我是他侄子時,他只說了一個字「吾」意思是知道了,也沒多句話。本來我就不愛說話,就這樣傻呆沒多久我就走了。這就算第一次見面了。第二、三次好一點,都是我問一句答一句,記得第三次還送我一點小禮物。就這樣一共見了三次面,叔叔什麼時候離家去香港我不知道,那時我還是嬰兒,幾十年了什麼仇恨也應該過去了,但還是那種性格以後我到英國了再也沒見過面。

 叔叔「行船」有一份家屬金,好像是扣下百分幾作為家屬金,因他沒成家這筆家屬金一直由我姑姑代收代保管,退休后聽說取回姑姑保管家屬金,在香港租房住,期間親戚之間走訪,認識一位同祠堂孫侄子,我曾經寫了一篇被野獸咬傷后變了「仙婆嫲」的兒子。中國改革開放初期,很多港人回大陸發展,「仙婆嫲」的兒子叔叔同祠堂孫侄子也不例外。同祠堂孫侄子也是我侄子,雖然和我同年但我輩分高。孫侄子想到海南島發展但無錢,孫侄子知道我叔叔有筆家屬金,叫我叔叔借給他到海南島發展用,在孫侄子甜口滑舌死磨爛打之下,我叔叔終於把一生積累80萬家屬金全部借給他。後來聽說孫侄子在海南島長居,叔叔的錢有借無還說虧了本。叔叔老來遇人不慎導致一生積累全部付之東流。

 叔叔不信我們這枝最親的反而相信外人,香港海南島各一方,是否真虧誰知道,也有人說孫侄子在海南島過得很好。沒幾年聽說這位我的堂侄子在海南島病死了,叔叔這筆錢也永遠收不回了。叔叔年老無錢又無家,在香港很難生活下去,中國改革開放后選擇回老家余度晚年。這也算落葉歸根吧。這時我父親也回鄉了,八十多歲兩兄弟在路上遇見,還是不理不睬各走各的,這是什麼仇?叔叔拿著一點「香港公援?」回到離別幾十年的老家大亞灣,聽說買了一個小間房(九十年代那時房還很便宜),由於年老雇了一個湖南婆照顧他,後來叔叔去世了,聽說那個小間房被湖南婆佔了,後來聽說搞了很久才收回,叔叔去世一切後事也是我弟弟辦理。父親和叔叔去世后,我弟弟還是把他們放在一起,看來地面和解不了地下還要繼續斗。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8-22 02: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