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貓頭鷹復仇記,排長搞男女關係送勞改,兒子被一槍爆頭。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18-10-29 23:36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

貓頭鷹復仇記,排長搞男女關係送勞改,兒子被一槍爆頭。

 運轉腦筋最好方法就是懷舊,過去農村非常落後窮困特是是我老家那一帶,我老家屬丘陵地帶山嶺多耕地少,大部耕地都是在兩山之間,一塊田高過一田塊此類耕地是梯田吧,此類耕地分佈很散離村子也很遠,每天工作到太陽下山才收工,要走兩三個小時才能到家荒山野嶺野獸多,通常都是三幾個人工作完后一起回家,人多壯膽。如果想要多做一些,那就只好一個人走了。太陽下山後各種野獸開始出沒,狐狸、野豬特別多,夜晚比較靜,滿山遍野都會聽到野獸聲、雀鳥聲特別是貓頭鷹叫聲陰森恐怖聽起來非常凄慘。天黑之後一個人走路總覺得後面有東西跟來,只能邊走邊唱歌壯膽不敢回頭。

 我國民間有把貓頭鷹當作「不祥之鳥」,稱為逐魂鳥、報喪鳥等,當作厄運和死亡的象徵。貓頭鷹客家人叫「仇母堀」在黑夜中的叫聲像鬼魂一樣陰森凄涼,更覺恐怖,使人們產生了種種可怕的聯想。童年時最怕一見二聽兩種東西,見,就是在荒山野嶺或在屋后看見靈火(客家人叫「人養」)。聽,就是貓頭鷹(客家人叫「仇母堀」)叫聲了,再者貓頭鷹那對眼睛會嚇死人的。老人經常說如果那戶人家屋後有「人養」飛出,那家就會有人死,見到「人養」會行衰運不是好兆頭。

 老人有種說法生擒貓頭鷹三年不吉利。是否有其事讓我慢慢道來。我村一共有六姓之多,大約有百多兩百戶人家,公社初期一切實行軍隊化,我鄉叫八連一共分有三排,我們第二排有四、五十戶人口。當年我排排長收工時捉到了一個貓頭鷹「仇母堀」,排長把貓頭鷹「仇母堀」帶回家用雞籠裝著。貓頭鷹叫聲在荒山野嶺很常聽到,陰森凄涼有如鬼叫,不間斷的…唔」聲,但親眼見到就很少人,好奇人人有之,所以很多社員和小孩都跑到他家看。的確貓頭鷹「仇母堀」很少見,特別是那對眼睛,排長老母親叫他放走他不放,沒多久衰運到了他家。

 捉到貓頭鷹排長開始出事,我第二排的排長搞男女關係東窗事發,排長思想有問題開大會批鬥。當時男女三十多歲都有家庭,排長一家五口老母、老婆、兒子、小女兒,過去家裡很窮,靠老母親用石磨做砵仔板」賣。解放后,排長很積極還是個民兵。女的結婚沒多久丈夫新在57年偷渡到了香港,家裡沒在兒女自己一人在家。也是一個積極分子,幾個年輕積極分子晚晚開會,荷爾蒙泛濫雙方搞在一起。幹部思想出現問題,大隊準備開大會批鬥,排長得到消息后怕批鬥,連夜帶得女的離家出走,計劃準備去偷渡。但臨時沒有時間作準備,乾糧什麼都沒有,只好把家裡唯一老母雞帶走當時思想還沒準備好,偷渡去與不去還在掙扎。所以跑到家鄉附近一個山洞躲藏起來,先等幾天看看情況再說,臨時在山洞躲了幾晚。

 兩人在山洞躲了幾天,過著神仙的快活日子,不想回家也不敢回家。過了幾天幾個小孩上山摘野果,在附近聞到香味,大山之中那來香味幾個小孩好奇之下沿著香味找來,看不到人聽見有人說話。那時到處都傳國民黨要反攻大陸,到處都傳有特務。幾個小孩以為是特務,嚇得往山下就跑,回到村裡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傳開,民兵得到消息后家鄉有特務還了得,十幾個民兵上山抓特務。圍捕之下一抓一個著,一男一女雙雙在山洞裡受擒經過交代批鬥,男的進了勞改場,女的好像沒什麼照常在隊里工作。

 64年到香港之後,聽說女的也偷渡香港,後來聽說過氣排長」跟女兒遷居到了深圳過氣排長」唯一兒子到了香港,在香港入了黑社會,聽說還是個小小頭目。改革開放后「過氣排長」兒子回到村裡,弄到一些地皮。改革開放初期聽說很容易就能弄到地皮。過氣排長」兒子經常一批馬仔回鄉92年回鄉還見到「過氣排長」兒子,小頭目在鄉間撈得風生水起幾個馬仔在門口打撞球。聽鄉中兄弟說,有他照著村裡治安還算好,沒有人敢來村裡搗亂。第二次回排長兒子己死,聽說香港黑社會派人尋仇黑社會成員來到村裡不認識他只能叫名,他連聲回應被一槍斃命。

 

1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4 人)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其它[前塵往事]博文更多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7 23:5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