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的名表「刁陀」被騙故事、賭錢遭老千、巴士遇扒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18-10-26 00:1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已有1評論

老李的故事:香港篇 (卅九) 我的名表刁陀被騙故事賭錢老千、巴士遇扒手。香港是三教九流之地,龍蛇混雜、處處是陷阱,賭錢老千有之、巴士扒手橫行、行騙比比皆是。我在香港時,工余時間一班工友都愛圍在一起賭錢打十三張。工余時間賭錢各路人馬都有。有段期間遇見一個出老千賭仔,他出老千很難被發現,就算髮現他出老千也不敢說最多自己不賭就是了這個人每次來賭十三張都要做莊,每次都大殺三方次次贏我們輸到無錢賭站在他旁邊看,看久之後發現他派牌出老千,派牌之快其它三方很難被發現,只顧自己牌無閑留意他罷了,但站在旁邊就能看得一清二楚。他收牌時不把牌弄亂,原裝不動的一家一家收,好牌最後收到底下,無論怎洗都不可能把他收牌時一張張洗亂。派牌時飛快的把上面牌一張一張派,派到自己時全是底下的一張,十三張牌全是底下的

 60年代香港扒手猖獗特別是搭巴士,扒手們前後左右夾攻防無可防,我就遭遇過多次,前袋、后袋、西褲前面兩指大的表裝袋無一倖免。那些扒手不是單獨行事的,幾個人一起合作,得手后就將贓物一個傳一個傳走,就算被你發現也無證據贓物不在他手裡。夏天通常只穿件恤衫一條西褲,在衫袋褲袋裝有東西一眼就可看出,特別是的確涼恤衫。上班不可能不帶錢,坐車吃飯都要錢,我覺得錢放在西褲小小表裝袋最安全,因為表裝袋在前面,扒手要動手也容易被發現。

 我坐巴士被扒多次光顧後有所小心,出門都把錢和鑰匙放在西褲前面小小表裝袋。過去穿衣服都是西褲把恤衫包在裡面的,表裝袋裝有東西凸出來很容易看出。扒手們專在上下班人多時動手,他們是有目標的,他們幾個在巴士站找尋目標,目標一出現幾個人就一齊跟著目標你推我擠上車。上班下班在中途站上車是很難有坐位的,左右前後擁擠站在一起。扒手們跟著目標上車后,在目際左右和車門站有同黨,得手把贓物很快傳到站在車門同黨,車一到站就下車。

 有一次我自作聰明想看看他們怎樣偷我錢,我明知左右後和車門口三個人是扒手,所以我整個過程非常警惕,一手抓穩車上橫樑扶手,一手放在表裝袋口。車到站后見車門那個下車了,左右兩個也跟著下車。心想這次安全了扒手目標不是我,因為我一隻手從來沒有離開過表裝袋袋口。回到家裡掏鑰匙開門,鑰匙一下掉在地上,原來表裝袋表面被刀橫割了兩寸長,錢拿走了鑰匙還在。等我兩指伸入去拿鑰匙時,把表裝袋撐開鑰匙才從洞口掉下來,什麼時候動手的都不知道。可能行車時車在搖擺時動的手。

 我的名表刁陀被騙故事,我織毛衫收入比較好,這段時期是毛衫廠最旺學人威下買了個有期星有日曆的刁陀,刁陀在當年屬於名表,當然比不上勞力士、阿米加、但也是名表那時做工每天都飲完茶才上班,一天早上我如常在九龍城飲茶,每天都是到這間茶樓飲茶我自己坐一張兩人小台,我習慣一邊飲茶一邊看報紙。忽然一個男子走來坐到我對面和我說話,我不認識他他問我記不記得他,當時我想不起他是誰,但他說認識我,還說出我在工廠的一班工友名字來,我想可能是我想不起來吧。

 閑聊間他問我什麼時候買個刁陀,他說以前沒見我帶過,越聊越像熟人這時他問我手錶可不可以被他看看,他也想買一個,我想朋友看一下也沒什麼他叫我脫下給他看是什型號,當時我也沒多想就脫下給他,他看了一下摸摸口袋好像在找煙抽,起身說去櫃檯買包煙,當時我忘了手錶在他手上,等他走到櫃檯我才覺得不對路,即時追出去這時他已跑了,看著他向城岩老城區跑去,城岩老城區地方複雜是香港政府三不管地帶,龍蛇混雜毒品橫行,不屬租借地。老城區很亂道彎曲小,閑雜人很多,他城岩我緊跟其後,街道彎曲轉眼間他左穿右插人不見了。當年我也在城內山寨廠織過毛衫。在老城裡面也認識幾個朋友,他們說城岩找人有如大海撈針,三山五嶽人馬都有到那裡找當時我還不死心天天跑到那裡希望能碰到他,現在想來真愚蠢可笑,賊人怎會站在那裡等你捉,這是我做過最蠢一件事。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1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1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18-10-26 06:38
黑社會。。。只有老共吃的住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2 09:17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