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的第二故鄉…資本主義社會「洗衫房諞閑」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17-12-22 19:59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前塵往事

提前祝各位聖誕快樂,不經不覺在網上閒遊了兩年多,見識真不少,都是避談政治為妙,爭來爭去都是那幾樣,不是文革就是六四,還有就是餓死多少多少人,真沒意思,輸贏得益何在?還不如聊聊自己,回憶一下過去,看看自己痴獃了多少,還能記憶多少。

六四年我20歲,到了香港第二天到警察理髮室剪頭髮,那些理髮佬不知是有心還是無意,用燙斗燒紅同我們燙頭髮,把頭髮燒得又焦又臭,農村土老帽從沒見過真難受,又焦又臭不難受是假的,由於剛到香港沒有身份證,做什麼都不方便,首先要搞張身份證成年人申請身份證要有親人要有住址,所以在政府工作的堂兄搞到了張兒童證,(申請兒童證比較容易,不用本人親自去)我做兒童證17歲,少報了三歲從此之後身份證件一直沿用少了三歲。

到香港后,白天在冼衣房幫忙洗衫,晚上行夜街或看電影或找同學閑聊,那時剛到香港沒有朋友只好找62年先到港的同學聊天,同學住在港島筲箕灣西灣河山坡十字徑村木屋窮人區,那時由中環坐電車到筲箕灣,票價樓上樓下不一樣,遠近一個價樓上兩毫子樓下一毫,有次我們上錯車門本想坐一毫,上了樓上兩毫車門無錢買票,車剛一動幾個人勿勿忘忘跑下去,那年代電車坐位是車廂兩邊長條硬板凳經常有臭蟲出現,晚上行街最旺的地方是廟街,做衣服的、賣舊書的、賣熟食的什麼都有,一到晚上人山人海,我最記得第一套西裝就是在廟街做的29塊錢做一套西裝,廟街做西裝便宜很多人在那是做。

我喜歡看武俠小說也是到廟街買,看過一本滄江七女俠,什麼五朵修籮呀看得津津有味,也喜歡看瓊瑤寫的小說啞女情深、煙雨矇矇,還有封神榜、隋唐演義、薛仁貴徵東、薛丁山征西、五虎平南、羅通掃北那幾本,最怕看聊齋志異恐怖嚇人但也看過,住在木屋點煤油燈,微風一吹忽明忽暗看鬼故事書最嚇人,那時單身喜歡看看書報,

洗衣房廚房用柴做飯,我人每天天還沒亮就跑到中環中央市場撿些木箱拿回當柴用、或從小販隊拿那些沒收小販木頭車,(小販隊不是白給的,用作洗衣費用,所以小販隊經常無故沒收木頭車)。我最喜歡看警察晨操,天天一早跑去中央署廣場看他們早操,鬼佬亞頭一邊走一過叫OneTwoThreeGo腿抬得高高姿勢很美妙,操得不好鬼佬一腳踢在屁股上很好看。農村人大鄉里入城見識少,閑來無事坐在窗口汽車,一輛、二輛、三、四、五、六、七、現在想起來都覺得幼稚可笑。

初到香港由於洗衣房在差館內,洗衫房就在中央警暑內,我臨時性幫忙洗衫,那時剛到香港對差佬了解不多也不覺得害怕,收工后經常到警察宿舍洗澡和看電視,晚晚都去警察禮堂看麗的電視,那時市民很少有電視的除非有錢人,那個年代香港只有一個麗的有線電視台,每次差佬收更回來都欺負我們,一邊上樓一邊大聲罵,經常語言歧視侮辱我們大陸仔、客家仔

每次都受到歧視和侮辱他們欺人太甚,我們每次看完電視上樓梯他們都攔著不讓我們走,我兩人早己約好整他們一次,如果再攔就起腳把他踢下去,這一次他們幾個人收更回來,上樓梯習慣性出言侮辱,剛好我兩看完電視下樓梯,幾個人攔住樓梯不讓我們下去,還邊上樓邊大聲罵,我們早有準備每人一腳把出口罵人的其中一個踢倒滾落下樓,兩個拚命跑回洗衣房,幾個警員追來洗衣房,投訴老闆娘說我們打差佬,反倒被我們老闆娘大罵一頓,小孩看電視怎麼啦妨礙你啦。看電視又不影響你們。

我們晚上經常到警察宿舍洗澡,那裡有煤氣爐水洗澡,那年代相信很多人連煤氣爐是什麼樣都沒有見過,更別說用了,初出來的土老帽開煤氣爐洗澡,()一聲響好像爆炸一樣,嚇了一大跳。我倆常被請去同偷竊犯人站在一起,給受害者辨認,其實犯人和我們還是很容易辨認出來的,我們穿得乾乾淨淨從頭髮就能辨出來,疑犯已關押了一晚頭髮毛蓬四射,從精神狀況還是衣著都能看出來每次認人我們每人都有五元酬勞,那個時代警察每月工資才百多元,我們每次能有五元非常開心,就十多廿分鐘過程,總會希望多來幾次。由於沒有正式工作,以後還是要離開,所以只住了三、四個月,就決定離開洗衫房到處找工作。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1-26 07:13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