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我堂哥在北京人眼中窩囊漢一個,

作者:花名雞仔  於 2017-11-15 05:3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通用分類:熱點雜談

我的故事說給家人聽的,我在老家花名叫雞仔,45年日本投降那年出世,原姓古淡水古屋人,出世三天不到被送至媽廟村李家做養子,過去人很迷信養子會帶給家庭興旺,5年後我媽真的生了第一個弟弟,十年後第二個弟弟出生,兩弟弟取名興旺,我父親起的名有家庭興旺的意思。

在我到李家之前,我母親生了個女兒不到滿月夭折了,聽我母親說是借紅雞蛋給病人沖喜死的,過去農村聽說未滿月嬰兒紅雞蛋有沖喜用作用,用紅雞蛋沖喜能救病人,當時有家病人病得就快死了,來借紅雞蛋希望沖沖喜能保命,我婆婆初時是不肯借的,后來為了救人一命才借給了他,最終害了自己孫女夭折了,有些迷信東西寧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是否紅雞蛋害死的另作別論,過去嬰兒未滿月連門都不準出,借紅雞蛋是沒有人肯借的,迷信的東西誰也說不準。

兩家人直到我20歲離開家鄉,遇見不理不睬從來不說話,我母親女兒夭折后沒多久就抱養了我、我出世不到三天就抱回李家,從抱回李家那天起從來沒有人提起過,我原來姓什麼是那裡人也沒有聽別人講過,我十七、八歲時是伯娘告訴我才知道,我伯娘一個人在家,兒子在武漢上大學,伯娘要工作家裡用水都是我挑的,寫給兒子信也是我寫的,我伯娘對我很好,逢年過節都叫我到他家裡食飯。

伯娘兒子也是抱養的,伯父早早過世,伯父什麼時候去世我也不知道,我伯娘一個人帶大兒子,堂哥大我十多歲從小讀書聰明節儉,鉛筆用到指頭長短都不願丟留下給我小學用,當年媽廟只有兩個人能上大學,他是其中之一另一個姓蘇的,我堂哥讀高中時由於家裡窮學費免了,雖然學費免了生活費還是要交的,我父親重視教育那時我們三兄弟還小,那時父親在商業單位工作,遇到有舊報紙爛畫報就撿回家,我和我母親晚上把舊報紙爛畫報粘紙角,粘好后我父親拿去賣給商店,我父親工資加紙角供他讀完高中。

我堂哥髙中畢業成績優秀,政府準備包送北京科學院就讀(是準備保送到北京讀大學,年代久遠,是否北京科學院還是有其它名稱科學院記不清楚了),那個年代上大學審查非常嚴格,重複三次到媽廟老家調查,最後一次問到同年齡的其他堂兄弟,說我堂哥生父在香港,就這樣取消了保送北京科技院資格,最後在武漢大學的讀土本工程,五六還是五七年大學畢業,分配到水利部門全國到處去,長期上山下鄉搞水利建設,后來落藉湖南長沙市水利部門工作,從長沙回家坐火車再轉當年那然公交車,往返都要一個多星期,由於老母在廣東回家探望不方便,申請回廣東工作,據他說當時廣州沒有位子要他等,如果不想等惠州有位問他去不去,老母年老探望比較方便,願意到下級單位也不想留在長沙,後來一直在惠州工作到死。

我堂哥在北京人眼中窩囊漢一個,不會往上爬還自己自動降級,省級單位不做跑回縣級單位,工作了幾十年到退休還是個小科長,我堂哥也是苦命人,娶個老婆生孩子月子期間洗頭死了,堂哥工作后每月幾十元工資,每月都有十五元寄回家,給老母親母十元給我們五元,有時也有糧票寄回家。

再說我,我父親當年在商業單位工作,我母親帶我三兄弟在農村,我們兄弟每人相隔五歲,我七、八歲開始讀小學,我不愛讀書又蠢又笨,小學一年級和四年級都留過班,讀一年級時由於母親要工作,每天都背著小的弟弟上課,課室設在姨婆家祠堂,這就是我的童年,公社成立后60年神差鬼使進了中學,讀到初二上學期六二年退學,退學后在生產隊工作了兩年,64年偷渡離開家鄉到香港,這也是我青少年在家鄉的日子。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評論 (0 個評論)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18 21:44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