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中美複合,最後還是要靠孔子

作者:徐罡博士  於 2019-5-14 21:40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最後的輓歌|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2評論

關鍵詞:孔子, 專業精神之父

當然,標題里的孔子,是真正的孔子。孔子生活的時代,存在著市場,競爭,向上流動性,言論自由、遷徙自由這幾樣東西。孔子是殷人之後,商朝貴族後裔。商朝部落以善於交易聞名,我們現在使用的「商人」一詞,即源於這個歷史。孔子是很有商業頭腦的。孔子又是儒,而儒又源於商朝神職人員巫師;巫師是人類歷史上最早的專業行業。

三年多前我就對我的一個學生家長斷定:中美之間的破裂不可避免。以後在不同的場合我都說過類似的話,那時很少有人把我說的當回事。現在中美進入了對抗階段,但對抗不是目的,中美最後還是要和平相處的。而中國和世界的融合,最後還是要靠孔子。

有一點,日本是真正保留繼承了很多孔子的原始思想和精華. . . (無語)

 

我為孔子辦妥了美國移民():孔子,專業精神之父、市場經濟的踐行者

《論語》最早的英譯本是James Legge1861年完成出版的。像很多早年的經典文獻的譯本,第一位譯者往往最下功夫,其翻譯往往也最權威。時至今日,James Legge翻譯的《論語》,仍是最廣為發行的譯本。

James Legge的譯作,有兩個不足:第一,他的翻譯是基於朱熹註解的《論語》。朱熹對《論語》加了很多自己的見解,暫不論其觀點,朱熹這個人數學不行,一旦遇到量化的概念,就犯糊塗。《論語》第一句話「學而時習之」的「時」,是個和時間頻率有關的副詞,朱熹上來就搞錯了;對他,20% 80%沒有差別。

第二,James Legge所處的年代。我有時想,如果James Legge今天才著手翻譯《論語》,又會如何?這個感觸是有原因的。孔子價值體系的核心概念是經他轉變的「仁」。James Legge大多數時候把「仁」翻譯成「virtue」暨「德」,有時翻譯成「benevolence」,後者已成「仁」的一個標準翻譯。但從一些翻譯看(包括James Legge自己對「有德者必有言;有言者不必有德。仁者必有勇,勇者不必有仁」這章中「仁」的翻譯),顯然,一些敏感的譯者已經注意到,「仁」不是簡單的慈愛,相反,它帶有一絲權威、理性和原則的色彩。

其實,孔子之仁,真正對應的英文是「empathy」(注)。但「empathy」這個詞,在James Legge逝世后的1909年才第一次出現,而且當時這個詞的含義和現在常用的含義有些不同。

Empathy這個詞,不少美國人將其作為「同情 (sympathy)」的同義詞使用,這個詞聽起來好像更有檔次,愈來愈多的人在愈來愈頻繁地用它,呵呵。

在現代西方社會,「empathy」是人和人交往的行為準則,在專業行業尤其受到推崇。

Empathy是一種專業態度和情感,它要求專業人士能夠推己及人,理解客戶,也指望專業人士在和客戶接觸時保持一定距離(別和客戶打得太火熱了),以維護專業標準。後面一點,當然不會大張旗鼓宣傳。

終其一生,孔子教育就是在打造一個行政管理的專業行業 (profession),與之相配,孔子借鑒儒的一些規矩,建立完善了一套從業標準和道德規範,即專業精神 (professionalism)。他心目中的理想人物君子就是一個行政管理的專業人士 (professional);而「仁」暨「empathy」,是當今專業行業道德規範的靈魂.

這是孔子之「仁」的又一層意義。

專業這個詞,在中文世界已經用濫了,好像沒什麼大不了的東西。但在美國,如果說某人是個專業人士professional,還是有很強的社會經濟學的言外之意,這也是empathy這個詞流行的原因。要知道,直至1846年,美國公認的專業行業還只有三個,其從業人員分別為牧師,醫生和律師。

因為要作為一個專業行業,必須符合一定的標準。以下列舉專業行業的幾項主要指標,並和孔子的「君子」標準作個對照。

  1. 專業行業不只是謀生的手藝或職業,其從業人員必須具備使命感。這點上,孔子晚年的學生子夏總結得很清楚:各種工匠呆在作坊做自己的事,而君子通過學習實現他的「道」(「百工居肆以成其事,君子學以致其道。」);他把君子和工匠分開了,如同將「profession」和「occupation」區別一樣。他和孔子所說的君子之「道」,就是英文的「使命 (mission)」或「召喚 (calling)」。需要說明一下的是,近年推行政治正確的結果,一些原來定位為「occupation」的職業,現在也被稱作「專業行業」。但我是在比較中國早期歷史的一個現象,按傳統的定義進行分析可能更合適。以下同。
  2. 從業人員需要完成正規的(往往長期的)教育、要掌握一套系統的知識和理論並用這些知識和理論提供服務。我們不妨看一下君子是如何造就的。 關於學習對成為君子的重要性,無需贅言。君子的學習內容(包括專業理想和倫理教育),孔子作了非常全面系統精悍的概括:「志於道,據於德,依於仁,游於藝」;這裡的「藝」,主要指當年的6個學習科目暨「六藝」。有一點很多人沒注意到或不願正視,孔子心目中的君子是做實事的,不是書生。《論語》第一句話就是:學習知識,時候到了,運用知識,不是很愉快嗎? (學而時習之,不亦說乎?)孔子又說:天性多過知識就顯得粗野,知識多過天性就顯得迂腐,天性和知識相稱相宜,才是君子 (質勝文則野,文勝質則史。文質彬彬,然後君子。) 。所以君子不是皓首窮經做一輩子學問的,而是學以致用、做知識應用的,而這恰恰是專業行業的傳統定位。
  3. 專業行業有組織性和一套認證推薦機制,受到社會的認可。這點孔子活著的時候就已經有了雛形。他晚年一些學生擔任了重要行政職務或臨危受命,都是經過孔子推薦的。孔子死後,他的弟子和一些魯國人,在他墓旁居住,以後這裡就成了儒生定期舉行講禮鄉飲大射的場所,儼然是行業年度大會了。
  4. 從業人員有自行決定的自由或自主權,換句話說,有權威性和獨立性。這點稍後再談。
  5. 從業人員說話謹慎注重專家形象,既敬業又讓客戶放心。這方面,孔子說:「君子不重,則不威;學則不固。」 子貢說:「君子一言以為知,一言以為不知,言不可不慎也!」 曾子說:「君子所貴乎道者三:動容貌,斯遠暴慢矣;正顏色,斯近信矣;出辭氣,斯遠鄙倍矣。」孔子很反感賣嘴皮子的:「君子欲訥於言,而敏於行。」他乾脆定了一條規矩:「故君子名之必可言也,言之必可行也。君子於其言,無所苟而已矣!」
  6. 從業人員和同行保持適當的專業關係。曾子說:「君子以文會友,以友輔仁。」在尊重同行方面,孔子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 曾子說:「君子思不出其位。」
  7. 從業人員遵循一定的著裝標準。這方面孔子自己就是最好的說明,他對服飾的講究是一絲不苟。他的學生子路死前,也要系好帽子的帶子:君子死,冠不免。
  8. 最後一點,以前雖然迴避,但現在學界已不忌諱,那就是,專業行業從業人員享受較高的社會和經濟地位,可以這麼說,這種社會和經濟地位就是區分professionoccupation的一個實質性指標;有的甚至主張,專業行業的出現,一個作用就是保護從業人員的利益。關於這點,和後世人們對儒家的印象不同,孔子和他的早期弟子是追求個人名利的。孔子「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嘗無誨焉。」這裡的「誨」字,是指點教導的意思,沒有指明時間長短或次數。孔子號稱弟子三千,但大多數人估計就是提著一束肉乾向孔子請教幾個問題而已,這種情況下,把肉乾解釋成諮詢費可能更妥當。總之,孔子明碼標價,想空著手求教於他,沒門。《論語》最後一篇應該是孔子的學生髮揮創作的,裡面有一段:周朝大封諸侯,讓好人富貴。(周武王)說:「我雖有族親,不如有仁德之人。百姓有錯,我一人承擔。」(周有大賚,善人是富。「雖有周親,不如仁人。百姓有過,在予一人。」)這是假託周武王,以「仁人」或「君子」自居的孔子學生向當權者的軟性訴求:要財富要地位而且還要享受免責待遇。這是非常典型的專業智庫諮詢師的思維了。

通過對比,可以看出,孔子是在做一個以知識為基礎的專業行業,他所謂的「君子」,按照現在的標準,實際上是專業人士,從事行政管理或政府諮詢服務。鑒於孔子一生追求專業精神,並且提出了專業精神的兩個核心概念暨「君子」和「仁」——分別對應於「professional」和「empathy」,孔子應享有「專業精神之父」的歷史地位。

但孔子孜孜以求的行政管理職業最終並沒有發展成一個專業行業,一個原因是,這個職業和專業行業的資格要求有內在的衝突。這是前面第四點我留下來要討論的內容。

和秦始皇統一中國后不同,孔子生活的年代,國與國之間也好,一國之內也好,諸侯卿大夫之間勾心鬥角, 競爭很厲害,而靠血緣繼承的當權者未必有管理能力,這為行政管理和政府諮詢創造了一個市場,也給平民提供了向上流動的機會,這是孔子辦學得以成功的大環境。專業行業的一個特徵是其權威性和獨立性:在專業領域由專業人士說了算;這點在春秋戰國時期,確實是有機會的。比如管仲,就擁有相當大的自主權 autonomy discretion),孔子當官的時候也爽過,後來蘇秦六國封相,都是實證。孔子回答齊景公問政:「君君,臣臣,父父,子子」,其中「臣臣」就是職業經理人的態度。但在人治的政治結構里,行政管理要長期擁有自主權,是不現實的。 有利益衝突的。即使在西方,公務員或政府管理的職業傳統上並不屬於專業行業。

更廣義地看,自商鞅變法在秦國開始,再往後秦始皇統一中國后,其它行業在中國也沒能發展成專業行業;專業精神在中國更沒有成為一種真正被認可的社會價值觀。(沒時間再寫了,以下省略幾千字,有機會再補,懂英文的可參閱筆者論文,鏈接在最下面。)

然而,孔子確實給中國人賦予了追求專業生活的渴望和潛能,這點明顯反映在美國的中國移民和他們的後代身上:他們中的很多人在美國釋放了他們的潛力,活躍在專業領域。

專業精神,是一種尊嚴,是一種人道,是市場經濟的重要力量。專業精神作為孔子的真正遺產,最終將幫助中國走出其朝代循環,並為其和世界其它國家的融合,提供一個共同的基礎。

「仁」就是普世價值。

註:empathy這個詞還在演化過程之中,有的美國人發現其原意后,覺得這個詞有點冷冰冰,有點失望,孔子之「仁」,就溫煦得多,恰恰是美國很多普通人對empathy這個詞的預期。討論見原文。

點擊下載原文:Defining Junzi  and Ren:  Confucius as the Father of Professionalism (定義「君子」和 「仁」: 孔子系專業精神之父)



高興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鮮花

發表評論 評論 (2 個評論)

回復 浮平 2019-5-14 22:30
靠孔子?

制度不改,孔子只能用來約束被統治者,已經試了千年,解釋得天花亂墜也無用。

或者輸出,想用來約束外國人。

一有機會就約束他人,讓自身利益最大化,這就是不受制約的權力之惡性膨脹的因果關聯。
回復 病枕軛 2019-5-15 05:29
靠孔子?不不不,這是一個靠盜跖的時代,孔子靠邊站吧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1-29 11:56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