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巴黎大火,有人哭喪,逗得我童聲大笑

作者:農家苦  於 2019-4-20 01:5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倒騎毛驢看天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46評論

關鍵詞:巴黎聖母院, 火災, 文明與文明人

我有一個保健秘訣,即喜歡在不該笑的時候,不該笑的場合,針對不該笑的對象,突然噴發出童聲大笑來。因為不合時宜,也不合地宜,所以很容易把別人嚇一跳,從而讓我更加開心,越發想笑。

笑一笑,十年少。笑是一劑最普通、最便宜、同時也是最有效的營養保健品。但它和壯陽葯一樣,對強者和善於滋補的人有效,而對弱者和不懂保養的人沒用。

所以說,「十年少」的「少」,音多義歧,既可以讀作「多少」的「少」,也可以讀作「年少」的「少」。會笑,笑對了,壽增一紀;不會笑,笑錯了,陽壽減損十年。

中國人在國內是大多數,喜歡聚集,故而叫做「眾」人。可出了國,特別是到了美國,華人卻變成了一小撮,而且要融入主流,學會「猛獸的獨立」。不曾想,西方的一切,都是與中國倒過來的。這「眾」里人一分散,一倒個,竟然變成了「丫」——丫環生的,小娘養的,婊子兒。

老婆被鬼子騙走了,他不去惋惜;兒女被左棍教壞了,他不去痛哉;美國有那麼多優良傳統和淳樸民風被資本與科技聯手破壞了,他也不去傷感;氣候變遷了,他感受不到;環境污染了,他麻木不仁。

就這麼個「丫」,他卻對巴黎聖母院一次不大不小的火災,捶胸頓足,呼天搶地,如喪考妣,妣考喪如,還可著破鑼嗓子,發出撕心裂肺般地鬼哭狼嚎。

伽馬個射線,天底下還有比這更好笑的事嗎?

我放過火,也闖過大禍,知道祝融老爺的厲害。木結構的老房子,百年老屋,一旦火起,那是根本來不及救援的,只能任由大火肆虐,看著它burn down,就象看著娘嫁人、天下雨一樣。

房子老了,大樹老了,任何人造建築老了,它們都有「自殺」傾向,也就是不想活了。不管你維護不維護,修理不修理,它們就是「想死」。其中一個最明顯的特徵,就是大樹容易招惹雷火,老不死的建築會發生自燃。迷信的人說,那是因為大樹太老,上面會寄居藤精樹怪;房子太老,裡面會窩藏千年邪靈。上天不允,所以要追殺它們,於是就有了雷劈和自燃。

我也去過歐洲,親臨過巴黎聖母院,而且是在氣候明顯變遷、人心大壞之前。我就發現,歐洲的教堂建築大同小異,雷同的地方甚多,除了聖彼得大教堂以外,其餘的都很類似。若單從建築上來講,巴黎聖母院實在算不上藝術的殿堂。歐洲的古典建築,精品都在義大利,法國只是模仿而已。

所以,從物理上講,巴黎聖母院失火,燒掉天靈蓋,一點也不值得大驚小怪。尖頂的倒掉,與雷峰塔的倒掉一樣,象徵著某種權威壓迫的解除。世事無常,物質無常,世界上沒有那一座古建築、千年建築,不是屢經維修,滿身瘡痍。趙縣的安濟橋,杭州的保俶塔,論年齡都比巴黎聖母院老,可也都被修繕的靈魂出竅、真身不再,哪裡還有當年的風采?

巴黎聖母院的建築,雨果在寫《巴黎聖母院》小說之際,就提到它年久失修。小說第三卷重點講了聖母院在不同時代的修繕工作。雨果似乎對聖母院曾經的壯麗與輝煌十分懷念,而對大革命后的時尚建築修復頗為不滿:

「是誰把這些『色彩強烈』的玻璃窗換上了冷冰冰的白玻璃呢?」、「又是誰偷梁換柱,把精工堆滿聖骨盒和聖物盒的那哥特式古老祭壇去掉,換上了刻著天使頭像和雲彩的那口笨重的大理石棺材,彷彿是聖恩谷教堂或殘老軍人院的一個零散的樣品?」可以看出,雨果當時就認為聖母院的翻修是時代的划痕,無法修復的不幸。

我們作為《巴黎聖母院》小說的讀者,大文豪雨果的崇拜者,為什麼還要去惋惜「時尚與革命」的惡果,對掉進碗里的一顆「假牙」而痛哭流涕呢?

西方有位名人說過,文明,永遠只屬於文明人。

我補充說,文明人,永遠是極少數。

如果沒有《巴黎聖母院》這部小說,還有後來的電影、歌劇,如果沒有作家雨果和他悲天憫人的偉大靈魂,巴黎聖母院何以「物以文傳」?

聖母院里的孚羅諾神父,是個殘忍歹毒、控制欲強、表面仁慈、內心邪惡的壞蛋;愛絲米拉達是個吉普賽人,全巴黎人都討厭她。重溫名著,我們便能找到對巴黎聖母院火災的正確態度。法國不代表文明,巴黎人也不代表文明,巴黎聖母院更不是西方文明的象徵,而雨果和他的小說《巴黎聖母院》才是。

歐洲人喜歡打仗,善於搞破壞。歐洲真正的文明人非常少,多數人都是賊賤的強盜和唯利是圖的奸商。他們在全世界破壞掉的文明古迹不勝枚舉,自己的古迹也大多在兩次世界大戰中毀於兵燹。能發明飛機,會用飛機丟炸彈的野種,鬼才相信他們會珍惜文物,保護文明。

論到可惜,世界上每時每刻都有好東西在消失中,而且一去不返,永不再來。比如說,中國的傳統白酒釀造工藝。喜歡喝白酒的人哪個不感到痛心?我們要惜物、惜非物,就應一視同珍,不能只把歐美人的好東西當作人類珍品,阿富汗、巴格達、敘利亞的好東西,比歐洲的好東西珍貴多了。

那些連自己是誰都搞不清,連什麼是文明,什麼是文明人都分不清,你們有什麼資格妄談文明,妄議巴黎大火,胡亂地面對巴黎聖母院屋頂被燒毀撒出你們的鱷魚淚?

人文,不是一門學問,而是一種情懷。這種高貴的情懷,只有真正的文明人、文化人才有。

共產黨和美國人最敵視人文,唯物主義教育出來的大陸知識分子,學外語的,學經濟的,學理工的,最是重物輕文,對文化的價值,文明的內涵,一竅不通。這些人清明節祭祖掃墓不哭,十天後卻遙望巴黎,泣不成聲,淚流成河,而且是摸到墳頭就哭,也不管是親人還是仇人,是狗墳還是人墓。

你們敢假哭,我就敢真笑。哈哈,呵呵,嘿嘿,嘻嘻!

哭巴黎者的搞笑尊容

 

2019.4.19

1

高興

感動

同情
1

搞笑

難過
3

拍磚

支持
3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46 個評論)

回復 qxw66 2019-4-20 02:21
共產黨和美國人最好同歸於盡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2:23
qxw66: 共產黨和美國人最好同歸於盡
我早就希望如此了。
回復 qxw66 2019-4-20 02:40
農家苦: 我早就希望如此了。
偶用外交性的語言說出了農兄的心愿
回復 mali50 2019-4-20 02:53
不知道極度藐視上帝的伏爾泰見了這場大火會說什麼。
農兄好眼力。聖母院遠不如義大利和德國的宗教建築來得輝煌。像中國戰國初期的三家分晉一樣、當年的法蘭克王國一分為三。東面的義大利和德國繼承了羅馬和天主教正統。法蘭西成了棄兒。聖母院不以上帝為名也許正是為了表達一種暗藏的反叛精神。這種精神成了法蘭西精神的核心並延續至今。聖母院更像是英法的私生女。也說明了為什麼法國人對她情有獨鍾。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2:53
qxw66: 偶用外交性的語言說出了農兄的心愿
不錯,我看可以到外交委員會當顧問了
回復 qxw66 2019-4-20 03:00
農家苦: 不錯,我看可以到外交委員會當顧問了
太好了,然後蹲秦城,就可以吃到200一天的伙食了!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3:05
mali50: 不知道極度藐視上帝的伏爾泰見了這場大火會說什麼。
農兄好眼力。聖母院遠不如義大利和德國的宗教建築來得輝煌。像中國戰國初期的三家分晉一樣、當年的法蘭克王
我是08年春節期間跟台灣團去歐洲玩的,當時還感冒,到巴黎就好了。所以,對聖母院看的比較仔細,覺得它確實不如義大利的雄偉壯觀,論精雕細刻更是遜色。

法國人一直被英國人壓著。他們信的是天主教,敬拜的是聖母瑪利亞和天主,而非英德的新教,敬拜耶穌。他們那個聖女貞德,也是被英國人當成女巫處決的。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3:08
qxw66: 太好了,然後蹲秦城,就可以吃到200一天的伙食了!
幹嘛總往壞處想?可以學李銳嘛。
回復 qxw66 2019-4-20 03:12
農家苦: 幹嘛總往壞處想?可以學李銳嘛。
學李銳幹嗎?人家反革命,偶真正的共產黨員!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3:16
qxw66: 學李銳幹嗎?人家反革命,偶真正的共產黨員!
李銳是反革命?不會吧。我看李鵬才是。
回復 mali50 2019-4-20 03:21
農家苦: 我是08年春節期間跟台灣團去歐洲玩的,當時還感冒,到巴黎就好了。所以,對聖母院看的比較仔細,覺得它確實不如義大利的雄偉壯觀,論精雕細刻更是遜色。

法國人
英法聯姻帶來的是百年戰爭和拿破崙入侵。法國人又在美國獨立中報復了英國。想起中美夫妻到反目成仇不禁令人唏噓。
回復 qxw66 2019-4-20 03:23
農家苦: 李銳是反革命?不會吧。我看李鵬才是。
怎麼不是?反對中國革命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5:33
mali50: 英法聯姻帶來的是百年戰爭和拿破崙入侵。法國人又在美國獨立中報復了英國。想起中美夫妻到反目成仇不禁令人唏噓。
美國壓制魁北克獨立,這讓法國很不爽,感覺還是英美較親,法國是外人,所以法國在國際舞台上,逮住機會就會往美國背上捅幾刀。中法現在都想「傍」對方,共同擠兌美國。這恐怕才是某些哭客向法國潎情的真正原因。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5:36
qxw66: 怎麼不是?反對中國革命
李銳反對中國革命?我被你搞糊塗了。
回復 mali50 2019-4-20 06:34
農家苦: 美國壓制魁北克獨立,這讓法國很不爽,感覺還是英美較親,法國是外人,所以法國在國際舞台上,逮住機會就會往美國背上捅幾刀。中法現在都想「傍」對方,共同擠兌
有些是、但多數只是效仿龍應台而已。龍的兒女便天下。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8:19
mali50: 有些是、但多數只是效仿龍應台而已。龍的兒女便天下。
華人的模仿功夫確實是世界第一。有個日本人,他在日本專門訪談旅日華僑,彙集成冊,然後拿到中國播出,沒想到一炮走紅。結果就喜劇了,全國自媒體節目都在搞訪談。最近這種自媒體形式又被傳到加拿大,從溫哥華到多倫多再到我們小城裡迦納,是個鳥都在做訪談,訪談所謂的「成功企業家」。
回復 qxw66 2019-4-20 08:24
農家苦: 李銳反對中國革命?我被你搞糊塗了。
共產黨員多數只是革命的同路人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8:27
qxw66: 共產黨員多數只是革命的同路人
您意思說,共產黨員都是革命者?
回復 qxw66 2019-4-20 08:28
農家苦: 您意思說,共產黨員都是革命者?
自稱是
回復 農家苦 2019-4-20 08:45
qxw66: 自稱是
明白了。原來共產黨分兩類,真革命的和假革命的。而革命者也分兩類,一類是共產黨員,一類是國民黨員。
123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0-2-22 16:32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