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文化人決不能做現代科技的走狗

作者:農家苦  於 2019-4-7 13:55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水磨坊|通用分類:文史雜談|已有33評論

關鍵詞:中國文化人, 現代科技, 走狗

有人發現,中國最早接觸並研究甲骨文的三個人,王懿榮、劉鶚、王國維,最後的結局都很慘,不是自殺,就是客死他鄉,一個善終的都沒有。

不明就裡的人因而誠惶誠恐地得出一個結論:甲骨文上有魔咒。什麼魔咒?沒有人知道。奇怪的是,這三個人倒霉的時候,恰好都趕在西風東漸、洋人的勢力開始進入中國的時候。

我發現,美洲的印地安人是沒有文字、不寫史書的,他們的部落歷史、生活經驗和人生智慧,甚至包括草藥方和巫術,都是靠部落老人口耳相傳的。

1782年那場天花瘟疫,短時間內殺死了他們四分之三的人口,大量的部落「老掌故」被奪去了生命,剩下的老人全部腦殘。這對印地安文化的打擊是致命的。巧合的是,當印地安老人被天花病毒大量殺死的時候,正好是歐洲文化洶湧進入美洲大陸的時候。

我因此得出一個驚人的結論:如果說,美洲印地安人與我們中國人同宗同源,他們是中國殷商古人的分支,那麼,甲骨文所隱藏的秘密與印地安老人所知曉的秘密,應該是同一個東西。

甲骨文是大道隱沒、神州無神后,中國古人求神問事的占卜靈物。它隱含了大量的神秘信息,與印地安老人口耳相傳的神秘信息一樣。上帝之所以要在西方勢力升騰之際,滅掉中國的甲骨文先驅,殺死美洲的印地安老人,想來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不想讓科技掌握神的秘密,不想讓淫巧獲得神的大能。

想想後來美國冒出的那家神通廣大的甲骨文軟體公司,我們便恍然大悟上帝當初那樣做有多麼英明。至此,籠罩在甲骨文上面的魔咒,也就被我解開了。

不過,悲催的是,我解開甲骨文魔咒的獎賞,卻是領受另一個魔咒:中國的文化人決不能做現代科技的走狗,否則,定會遭遇甲骨文先驅和印地安老人的滅頂之災。

凡是盲目拜倒在現代科技的腳下,跟風起鬨說中國人的祖先來自非洲,中華文明是外來文明的網紅文化人,你們真要警醒了,無論出門還是回家,都要高抬貴手,擺正居心,摸摸再摸摸,問問復問問:我頭在否?我心安否?

眾所周知,科學起初是神學士們為了探究自然、洞明萬物以證明神創真理的傳教手段。早期的大科學家、大發明家、大醫學家,多半也是大善人。他們的理論發現和技術革新,通常都會造福眾生,或減輕勞作之繁重,或緩解疾病之痛苦,或消除交通往來之不便。

那時的科技大腕們,無不把發現的榮耀歸給神,沒有人敢擅天之功,為自己謀取專利,把上天賜給中國人的生活智慧、西方人的造器之能,據為己有。

後來風氣驟然大變。科技變壞的時間節點從1900年開始,地點從美國開始。二十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把科技的神聖屬性和善良功能全部改變了。美國的科技發明,令人懊喪,沒有一項不是以謀財害命為目的的奇技淫巧。

大衛.鮑森認為,大英帝國的衰落是從1947年開始的,原因是英國政府原先支持猶太人復國,後來又變卦了。

我不認同這個說法。我認為,英國人的倒霉,實際上是從1900年開始的,原因正是英軍糾集八國聯軍,攻進北京城,屠殺無辜市民,羞辱天朝皇帝,逼簽《辛丑條約》,殘害中華天生良民。人作孽,不可活。大英帝國的小人政府,豈能商運長盛、永立不倒?

八國聯軍因冒犯天朝而受到的咒詛更大。1914年他們分裂成兩個陣營,互相廝殺了整整四年,進入紫禁城的那幫洋賊兵,自相殘殺到片甲不留;1939年他們又分裂成另外兩個陣營,拼死拼活地惡鬥了六年,進入紫禁城的那幫洋賊兵,連他們子孫後代的妻兒父母,都受到了連累。

德國因羞辱天朝而受到的羞辱,百倍更甚;俄國因殘殺天朝百姓而遭到納粹的殘殺,千萬倍更甚;八國列強從中國搶去的錢財,兩次大戰便打得精光。

「不瑞題西」之罪,罪在查爾斯.羅伯特.達爾文的進化論,罪在路易斯.利基的人類非洲起源說,罪在幾乎所有的知識分子都處心積慮地繞開中國、貶低中國,莫名其妙地高舉埃及、推崇非洲。我看出,這是英國人嫉妒中華文明以至心理變態的癥狀。

利基博士在肯亞的奧杜威峽谷等地發現了史前人類父子的遺骸,他就宣稱人類起源於非洲,而不是聖經所說的中東。250萬-400萬年前的人骨化石,何以見得就是我們的祖先?這中間經歷了多少地質變遷、氣候變化,那群古人類是靠什麼能安居福地,沿著一條線索緩慢地進化的?

科學研究有一個特點,就是結論帶有不確定性。前段時間說,嬰兒的性別是由XY染色體決定的,這段時間又說不是。前段時間說,氣候變遷是由全球暖化造成的,現在又說不是。把這個結論不確定性的方法用於人類學研究,那可就要加以分析了,否則,今天說你祖宗在亞洲,明天說你祖宗在非洲,這不是婊子兒的行徑么?

科學講物證,人文靠酌理。為學之基,以存思為首。用科學支離破碎的幾點物證,就想改變人類數千年的文化可傳之統,簡直是愚妄。

沒有理性分析的頭腦,實際上比不懂科學更麻煩。中國現時那些網紅文化人,因為不懂科學,怕被別人貶抑,反而裝作很前衛的樣子,急忙要跟國際觀點接軌。

想當年,摩西帶領著250萬以色列人從埃及出來,本來11天即可到達迦南美地,結果因為以色列人沒有信心,害怕那地人高馬大的亞摩利人,結果在曠野里兜圈子,整整蹉跎了40年,而且絕大多數人都死去了。埃及到以色列,咫尺之遙尚且如此,你說,早期的非洲人,他們又憑什麼本事,能一下子穿越到遙遠的中國呢?

至於說走狗,乏走狗,現代獵人已基本上不帶走狗打獵了。西方城鄉也很少能見到Running dog,因為走狗不似走地雞,它們現在出門,都改乘汽車了,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一副科協領導和文化部文化科技司司長的架勢。難怪當下有那麼多文化人,熱衷於謀求這個神氣活現的科技走狗職位哩。


圖片來自網路,感謝原作者。


 

2019.4.6


高興
1

感動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2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3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3 個評論)

回復 Brigade 2019-4-7 19:01
王懿榮略通醫術,服藥時每味藥材,都親自查看。偶然中,他發現其中一味稱作龍骨的葯上刻有文字,於是將藥店的龍骨全部買下,並通過其他渠道廣泛收集。經過研究,金石功底深厚的王懿榮最終確定「龍骨」是中國上古——殷商時期的占卜用骨,而龍骨上刻畫的是比籀文更為古老的文字,也就是後來所稱的甲骨文。[4]此後,王懿榮開始大量收購甲骨,短時間內即得到一千五百多塊,並使甲骨文為世人所知
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庚子事變爆發,八國聯軍逼近燕京。王懿榮與侍郎李端遇同被任命為京師順天團練大臣。王懿榮指出:「拳民不可恃,當聯商民備守御。」但形勢已無法挽回。同年七月二十日(1900年8月14日),八國聯軍攻入東便門,王懿榮率眾抵抗失敗,回家對家人道:「吾義不可苟生」。家人跪泣勸阻,王懿榮不為所動,服毒自盡,未死,在牆上題下「主憂臣辱,主辱臣死。於止知其所止,此為近之」的絕命詞,投井自盡。其妻謝氏一同殉難。
回復 Brigade 2019-4-7 19:04
劉鶚祖籍江蘇省鎮江府丹徒縣,1857年10月18日出生於江蘇省六合縣,幼年隨父親移居淮安府城(今淮安市楚州區)地藏寺巷。劉鶚青年時期不願走科舉入仕道路,而是廣泛研習水利、算學、醫學、金石、天文、音律、訓詁各種學問. 他對西方的學問也不會抗拒,並鼓勵「洋為中用」。他亦曾興辦實業,但對外商多所遷就,「世俗交謫,目為漢奸」。

為他在作品《老殘遊記》內利用角色「剛弼」對當時的酷吏剛毅影射,被剛毅設計陷害,光緒二十六年(1900年),八國聯軍攻入北京,劉鶚從俄軍處賤價購買太倉糧轉賣給居民,賑北京飢困,被劾私售倉粟。1908年,劉鶚在南京對岸的浦口購地準備開商埠,因不肯讓售地皮予陳瀏,陳瀏便寫信到北京給舊日的同僚,誣劉鶚替外人購地,唆使同僚提出彈劾。時袁世凱已入軍機處,和劉鶚素有私怨,以私購太倉粟和在浦口為外國人買地的罪名,密電兩江總督端方將劉鶚緝捕,發配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次年因腦溢血病死,死後歸葬於江蘇淮安。
回復 Brigade 2019-4-7 19:11
文人看上去死不得其所,也不知被誰所害。其文為當世所憎,被後世拿做行騙道具。
回復 yunmu 2019-4-7 19:25
看來甲骨文大有神通。    但是似乎沒有什麼新科學說嬰兒的性別不是由XY染色體決定的
回復 農家苦 2019-4-7 21:55
Brigade: 劉鶚祖籍江蘇省鎮江府丹徒縣,1857年10月18日出生於江蘇省六合縣,幼年隨父親移居淮安府城(今淮安市楚州區)地藏寺巷。劉鶚青年時期不願走科舉入仕道路,而是廣
旅座可愛,你在給我作備註哪?   還差一王國維。
回復 農家苦 2019-4-7 21:59
Brigade: 文人看上去死不得其所,也不知被誰所害。其文為當世所憎,被後世拿做行騙道具。
文人士大夫與科技專才不同,既要積學,還要酌理,更要察明天意。科技專才善於洞明一物,推及事理,但卻又常常拘於微而昧於巨。所以,文化的解釋權不能交由理工男掌握,否則一定會全民變傻。
回復 農家苦 2019-4-7 22:01
yunmu: 看來甲骨文大有神通。    但是似乎沒有什麼新科學說嬰兒的性別不是由XY染色體決定的
不是似乎,而是已然。再過一段時間,這種說法又會變成主流。在科技發展史上,后論推翻前論的例子實在太多了。
回復 Brigade 2019-4-8 00:03
農家苦: 旅座可愛,你在給我作備註哪?     還差一王國維。
這種文章都是反理性的。什麼軟體公司甲骨文,實際人家叫ORACLE,跟中國的甲骨文沒關係。
王國維早有定論,封建遺老,應該做大清陪葬品。這是共產黨的定論。現在中國沒有文人,只有文字流氓,顛來倒去炒故紙堆,為共產黨封建復辟服務。
回復 農家苦 2019-4-8 00:11
Brigade: 這種文章都是反理性的。什麼軟體公司甲骨文,實際人家叫ORACLE,跟中國的甲骨文沒關係。
王國維早有定論,封建遺老,應該做大清陪葬品。這是共產黨的定論。現在
我看你這個人就是反理性的,理性與感性是相對而言,相互為用的。你不去談戀愛又怎麼能知道婚姻不好玩呢?思而不學則殆。是不是?
回復 Brigade 2019-4-8 00:20
我的模糊記憶還是可以的。封建遺老,是中學老師這樣說的,他這樣說對不對,我是無法考證,姑且信了。寫完上面一段,我得查證一下這種說法到底是否可靠。查到這個描述:魯迅在《談所謂「大內檔案」》一文中,稱王「在水裡將遺老生活結束」。
回復 Brigade 2019-4-8 00:23
王國維,劉鶚,魯迅這些人,已經不是傳統的文人了,接受了不少理工教育,劉鶚還寫了數學方面的書。只是他們在新舊交替中,仍然有深厚的文字功底,因此作文寫書順理成章。
回復 農家苦 2019-4-8 00:23
Brigade: 我的模糊記憶還是可以的。封建遺老,是中學老師這樣說的,他這樣說對不對,我是無法考證,姑且信了。寫完上面一段,我得查證一下這種說法到底是否可靠。查到這個
陳寅恪《王觀堂先生輓詞》的序言中寫道:「或問觀堂先生所以死之故。應之曰:近人有東西文化之說,其區域分劃之當否,固不必論,即所謂異同優劣,亦姑不具言;然而可得一假定之義焉。其義曰:凡一種文化值衰落之時,為此文化所化之人,必感苦痛,其表現此文化之程量愈宏,則其所受之苦痛亦愈甚;迨既達極深之度,殆非出於自殺無以求一己之心安而義盡也。」、「吾中國文化之定義,具於白虎通三綱六紀之說,其意義為抽像理想最高之境,猶希臘柏拉圖所謂Idea者。若以君臣之綱言之,君為李煜亦期之以劉秀;以朋友之紀言之,友為酈寄亦待之以鮑叔。其所殉之道,與所成之仁,均為抽像理想之通性,而非具體一人一事。」

旅座對陳寅恪這段評價怎麼看?
回復 Brigade 2019-4-8 00:26
農家苦: 陳寅恪《王觀堂先生輓詞》的序言中寫道:「或問觀堂先生所以死之故。應之曰:近人有東西文化之說,其區域分劃之當否,固不必論,即所謂異同優劣,亦姑不具言;然
陳寅恪是共產黨害死的,是大學生害死的。
回復 農家苦 2019-4-8 00:29
Brigade: 陳寅恪是共產黨害死的,是大學生害死的。
共產黨說他是畏罪自殺
回復 慈林 2019-4-8 05:08
將國家興亡歸於天意,歸於某種神秘的詛咒,倒也省事,歷史學家學點算命巫術即可勝任。
回復 慈林 2019-4-8 05:08
哈哈哈
回復 ryu 2019-4-8 05:18
農兄自覺成了封建天朝的衛士,沒有中邪嗎?
回復 Brigade 2019-4-8 05:30
北方人?南方人?看刻薄看心狠手毒在哪裡:
https://big5.backchina.com/blog/364935/article-304539.html

光緒三十一年(1905年),劉鶚與長江水師提督程文炳合夥買下江浦縣九濮洲3890畝地皮,其中劉鶚名下為1945畝,並辦理了執照。九濮洲原為江中蘆洲荒地,早年地方開荒慣例,佔有為己產。劉鶚認為這個地方將來會成為商貨吐納之所,故而與人合夥買下,一時成為轟動江浦(今南京市浦口區)一帶的頭號新聞。

  流放新疆客死戍所

  劉鶚辦工商業?當洋買辦,行蹤不定,但他有一個訊息網,他的朋友鍾笙叔任職外務部,兼任《上海時報》駐京記者,京中有什麼情況,即可通過《上海時報》發密碼電報轉劉鶚;劉鶚的親家羅振玉在京中做官;軍機處章京(相當於秘書)張少純則為劉鶚的京中坐探;劉鶚親戚王孝禹在兩江總督府任電報局總辦。從1907年冬天起,他們不斷向劉鶚傳遞朝廷要拘捕他的消息,並建議劉鶚最好暫避一下。為此,劉鶚曾到駐上海的一家日本洋行躲避了十幾天。



  1908年正月十二日,《申報》刊載一條上諭:「開缺山西巡撫胡聘之……其隨同辦事之候補道賈景仁?已革職知府劉鶚膽大貪劣,狼狽為奸。賈景仁著革職永不敘用,劉鶚著一併永不敘用,以示薄懲。」劉鶚看了甚覺奇怪,胡中丞罷官之事已過去幾年了,怎麼又舊事重提了呢?劉鶚推敲了許久,以為是軍機處為處分他的事爭論不下,慶親王不想逮捕他問罪,但又不能不照顧袁世凱等人的面子,因此才發了這樣一道可笑的上諭,表示劉鶚已處分過了。劉鶚自以為自己已經平安無事了,於是依然僕僕風塵往返滬寧道上,並在南京正式成立三洲地皮公司,高價出售沙洲地皮。

  但劉鶚估計錯了。六月十七日,袁世凱密派親信候補道員楊文駿來到兩江總督府衙,面見端方,催促捉拿劉鶚。



  老殘遊記(作家榜插圖珍藏版?2017全新未刪節足本)

  端方與劉鶚原是戊戌前的老相識,端方有古董癖,辛丑年(1901年)間,端方聽說劉鶚購得孤本《劉熊碑帖》,便託人問劉鶚要求割讓,劉鶚開始不肯,后經人說合,索性將碑帖贈與端方。端方要給錢,劉鶚不肯收,但端方執意要給,於是劉鶚又將自己所藏《宋拓道因碑》?《王書聖教序》?《醴泉銘》與帖及「秦漢璽印」等,作價七千元,一併給了端方。端方與劉鶚有此交情,故想在不影響自己的前提下,拉劉鶚一把,遂發一電:

  北京袁宮保:楊道文駿本日到寧,面述尊諭,囑拿革員劉鶚即劉鐵雲解京。刻查得該革員適因浦口議開商埠來此,具呈聲明,應用地段,全行報效公家,其鐵路碼頭應用地畝,亦全行報效。應否即行捕獲?請示遵行。再該革員就獲后,應如何奏明起解,並解交何處?祈示。方,筱。光緒三十四年元月。



  兩天後,袁世凱以外務部名義複電端方,口氣十分嚴厲,要求「希即密飭查拿,先行看管,獲后複電。」

  端方接到複電,知道不抓捕劉鶚已不可能,便想法在捉拿過程中做手腳,他一面布置巡警道總監去拘捕劉鶚,一面又說這是袁宮保奉密旨交辦之事,不能打草驚蛇,抓捕行動放在後半夜更為妥當,故留巡警道總督吃飯喝酒,同時又讓王孝禹急速派人通知劉鶚,趕快逃離南京避禍。誰知陰錯陽差,劉鶚當晚外出未歸,通知之事又為劉鶚僕人所誤,當劉鶚半夜歸家后,正好被逮個正著。

  袁世凱得知劉鶚已經拿獲,即刻發電兩江總督端方:「……革員劉鶚違法圖利,怙惡不悛,著發往新疆,永遠監禁。該犯所有產業,著兩江總督查明充公……」

  六月二十五日,巡警總監委員親自乘兵船將劉鶚押至漢口,隨後改由湖廣總督督標親兵押送,取道陸路北上,然後由沿途河南?陝西?甘肅巡撫派兵接差。當年秋天,劉鶚被押解至新疆迪化(今烏魯木齊)。第二年(1909年)七月初八,劉鶚突然中風,當天病死在迪化戍所,終年59歲。1910年,其靈柩由家人運返江蘇淮安安葬。
  江浦有個劣紳陳瀏,字孝威,他仗著做過五品京官,回鄉后不甘寂寞,包攬官司,魚肉鄉里,敲詐勒索,無惡不作。這時朝廷決定築津浦鐵路,以浦口為終點,地價勢將攀升,他見劉鶚佔先買了浦口附近的地皮,佔了便宜,豈能就此罷休。於是設下毒計,通過京中御史吳文翰將稟帖投到軍機處?外務部?郵傳部,控告劉鶚「私集洋股,攬買土地」,欲將劉鶚置之死地。

  劉鶚慘遭厄運究為何因?其實,浦口買地只是導火線。他的兒女親家羅振玉(劉鶚四子大紳娶羅振玉之長女)曾為劉鶚作傳說:「君既受廩於歐人,雖顧惜國權,卒不能剖心自明於人,在君焉得無罪?」連劉鶚的親家兼朋友都認為他「焉得無罪」,守舊派將他視為漢奸,「人皆曰可殺」,也就不奇怪了。

  恰巧此時,朝中權臣袁世凱以直隸總督奉詔入軍機處,不久又以太子少保兼任外務部尚書。袁世凱入軍機處接觸到的第一個案子便是控告劉鶚的,而袁世凱與劉鶚素有積怨,正好藉此落井下石。



  袁世凱出生在一個四世同堂?代有顯宦的封建大家庭,叔祖袁甲三因鎮壓捻軍起義有功,官至漕運總督。袁世凱自幼過繼給叔父袁保慶,他10歲時,袁保慶任江寧鹽法道,他便隨嗣父袁保慶來到南京,呆了5年。期間,小小年紀的袁世凱作詩《雨花台懷古》:「我今獨上雨花台,萬古英雄使劫灰。謂是孫策破劉處,相傳梅鍋屯兵來。大江滾滾向東去,寸心鬱郁何時開?只等毛羽一豐滿,飛下九天拯鴻哀!」盡顯其勃勃野心。不料,嗣父袁保慶?生父袁保中相繼故去,大家庭頓失支柱,在他20歲時分了家。袁世凱在河南參加了鄉試,結果名落孫山,此後投奔父執,輾轉潮州?山東?上海等地求發展,迭遭挫折,一事無成。

  據說,袁世凱曾投奔與生父袁保中?嗣父袁保慶均有舊交的山東巡撫張曜,但張曜對他並無提攜之意。時劉鶚也在張曜手下任職,頗得張曜信任,袁世凱就托劉鶚在張曜面前為他說說好話。誰知張曜對劉鶚說:「袁世凱這個人雖有才,但其性之善惡未定,現在他還年輕,還是多加磨鍊為好,假若現在提拔他外派職務,只會將事情做壞,豈不是害了他嗎?」劉鶚將張曜的意見告訴袁世凱,袁世凱認為劉鶚兩面三刀,表面上敷衍他,背後卻說了他的壞話,十分惱恨,遂打點行裝,前往登州改投吳長慶軍中。

  吳長慶曾與袁保慶訂兄弟之好,其後袁保慶任職江寧,吳長慶駐防浦口,兩人過從甚密。如今吳長慶見袁世凱來投奔自己,大動惻隱之心,當即讓他留下,願代亡友扶孤成材。他讓帳下名士張謇等輔導袁世凱,提高其知識水平,不久又委任袁世凱為慶字軍營務處幫辦。后袁世凱隨吳長慶赴朝鮮,平定「壬午事件」,從此走上中國近代政治舞台。如今,權傾一時的袁世凱豈能讓劉鶚輕易逃脫?



  丁未年(1907年)間,軍機大臣均奉旨兼會議政務大臣,當袁世凱將控告劉鶚的奏摺帶到會上時,參加會議的新授文淵閣大學士世續聞知是控告劉鶚,也勾起他的一段回憶。原來世續的父親與劉鶚的父親劉成忠是好朋友,當年世續考中舉人後,也像一般讀書人一樣,向親友「打秋風」。世續帶了一塊家藏端石,來到劉成忠府上請謁,以求資助。誰知劉成忠見了世續,擺出老輩面孔,教訓他說:「你方年少,前程不可限量,卻為何學起世俗子弟,打起秋風來了?你到京后,如果真的發生困難,來信相告,我當會匯款接濟。」年輕氣盛的世續秋風沒有打成,反挨了一頓訓,從此跟劉家結下冤讎。如今劉家兒子落在自己手裡,正好公報私仇,當即同袁世凱唱起一個調子,主張密飭兩江總督端方嚴密查報,如系屬實,應即請旨逮捕法辦。

  軍機處領班慶親王奕對劉鶚一案尚存疑慮,故持謹慎態度。經過一番了解,並無證據證明劉鶚私集洋股購買地皮,就將此事擱了下來。袁世凱?世續見沒了下文,很不甘心,兩人認為慶親王庇護劉鶚。袁世凱對世續說:「劉鶚這漢奸是饒他不得的,辛丑那年,他和俄軍勾勾搭搭,以辦賑為名,盜賣倉粟牟利,現在戶部里報失的案子還沒結呢!中堂(指世續)見到肅王(善耆)和澤公(載澤)時提一提,叫他們報了上來,來個併案辦理,好歹總有個結束。」

  善耆和戴澤都是戶部尚書,世續與他倆關係很好,說了這事後,戶部很快奏報劉鶚「擅賣太倉存谷牟利」之罪,再加上為外人在浦口購地一案,慶親王奕便同意依議處理了。袁世凱立即以外務部名義密飭兩江總督端方,將劉鶚密捕歸案,時為光緒三十四年(1908年)五月。
回復 農家苦 2019-4-8 06:34
ryu: 農兄自覺成了封建天朝的衛士,沒有中邪嗎?
沒有中獎,我就中邪 現在想想,蔣先生有多麼不易,他居然敢叫「中正」。
回復 Brigade 2019-4-8 07:20
朱元璋的18代100多萬子孫 全被殺光
在「制度」決定之下,皇族們展開了激烈的生殖競賽。到明朝末年,朱元璋的子孫已繁衍至100萬人之多。作為大明王朝最大的既得利益集團,皇族確實是「最幸福」的群體。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6-19 05: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