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牙疼拔牙,腿酸放血,最近我對自己有點狠

作者:農家苦  於 2017-6-25 05:01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草原的天空|通用分類:移民生活|已有63評論

關鍵詞:拔牙, 放血, 冒失就醫

我是個講究計劃的人,做事一般按計劃進行,很少有例外,唯獨看病,從來不按計劃,想到什麼,當場就做決定。為此,我也吃過不少苦頭,惹過很多麻煩,可我就是改不了。改不了呀,改不了。

51號那天,我本來按照預約,只是想看看牙醫,問問dentist,為何牙齦總上火老發炎。沒想到,她卻讓小助理幫我做了整個口腔檢查,還拍了片子,當場放幻燈給我看。檢查結果顯示:右下齒一顆鬆動,左上牙一粒有洞。

「你有辦法固定鬆動之齒嗎?」我遲疑地問。

「沒有。必須拔除。」女牙醫堅定地回答。

「什麼時候可以做手術?」我用舌頭攪開小護士放在我嘴裡的金屬探棒問她。

If you will, I can take it off right now.

我用耳朵聽見,就用耳朵想了一下,立即回答牙醫說,Yes . I will

接著是唏哩嘩啦一陣忙亂。小護士幫我戴上圍脖,穿上衛生衣,披掛整齊后躺在手術椅子上醞釀情緒。五分鐘后,牙醫端著盤子進來,在我鬆動門齒的里側牙花上,以鬼的速度打了一針麻藥,囑告我,靜等十分鐘。

我躺在椅子上,有眼無光地端詳著天花板,感覺右下巴漸漸地麻木了。大約在六分鐘上,小護士用了個小鎚子敲了敲我的局部麻醉處,問我有沒有感覺,我說沒有。於是,醫生就進來了,撬開我的嘴巴。我還以為她在查看,一丁點兒感覺都沒有,而她卻對我說:「Done!」然後,「倏」地往我嘴裡塞了一個棉球,讓我咬住。「Now, you can go home.

媽呀,這哪是拔牙,分明是神雞啄米嘛。

我心裡直犯嘀咕:西方有很長時間的女巫史,很多女人都會巫術。我今天遇到了兩個蒙面女巫,誰說沒有可能呢?她倆好象看出了我的心思,付款台前,倆人同時脫去口罩和白大褂,出現在我面前的,竟然是兩個嫵媚動人的女仙。這就更讓我相信,我的牙米是被天雞啄了去,啄食費$236,仙人嘛,當然是天價。

大約六個小時過後,嘴巴里的麻醉效果如風散去,我的腦子也清醒了:咦,我怎麼稀里糊塗地就把牙拔了?而牙齦為什麼發炎,牙齒為什麼鬆動,口水為什麼「朝朝朝朝朝朝朝落」,牙疼為什麼「長長長長長長長消」,竟還是浮雲一朵。西牙醫混蛋,我跟著吃洋蔥炒雞蛋,咱倆誰也不怨誰。哈哈

610號傍晚,我從農場剪完草,回到鎮上中餐館填肚子,喝咖啡。女老闆神秘兮兮地對我說,她從群里搧呼來一位大陸女中醫,租用了她的門面房做「撕扒馬薩雞」(Spa Massage),生意很火。她還說,一會兒等她忙完,讓她幫我也捏巴捏巴,放鬆一下肌肉。

我一聽有這等好事,馬上就感覺有點半身不遂了,渾身哪兒都疼。

女中醫出來的時候,我正做著白日夢,想象著被一雙纖纖玉手按摩的情景哩。

「哥,你哪兒不舒服?」

「我,我,我……右腿有點酸麻不利索。」

「來,我給你看看。」

瞧我這德性,一見到醫生就犯渾。人家在國內是中醫師,現在只做按摩針灸,我說肌肉酸痛就得了,幹嘛非說有病?

進了理療室,遵照醫囑,脫去褲子,保留underwear,趴在手術台上,下巴被墊上好幾個小枕頭圈圈,臉埋進一個洞里。女郎中在我的右腿上戳戳點點,從屁股到膝蓋窩,一邊點穴,一邊問我哪兒脹痛。最後,她把手指點在我的膝蓋窩上對我說:

「你酸麻脹痛,有多長時間了?」

「從去年11月幹活時摔跤,跌坐在地開始。」

「我給你放點血吧,化瘀效果會很好的。」

「什麼?放血?」我趕緊扭頭看看她,心想,按摩怎麼跟放血聯繫到一塊兒了?這個身材不高,眼大眉長,滿臉精明,一身幹練的太原美眉,你想幹嘛?

「你認識郭文貴嗎?他——,他住紐約曼哈頓。」

「別緊張,不疼的,一會兒就好。」

完嘍,我上了賊床啦!

「一休哥——嘿……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咯吱,我們愛你!」不記得是她播放的音樂,還是我過度緊張時的幻覺。反正,我事後只記得這首歌了。

今天不湊巧,人家忘了帶采血針,僅用普通針頭加一個吸氣血拔子就完成了手術。我的感覺,一開始象螞蟻吻,後來象鱷魚啃,拔出來的兩杯血,紅里透黑,說是靜脈淤血。手術后的醫囑就兩句話:今晚不能洗澡,不能喝冷水。

「我能開車回家嗎?」

「沒問題。」

其實,還是有問題的。我右腿的膝蓋窩被活生生地劃開,每次踩剎車都會有針刺、鹽腌一樣的痛感,一百三十公里的車程,一路疼到家,焉能沒有問題!我奇怪並憤怒,這些職業女性,為何如此缺乏婦人之仁呢?不過,幾天以後,我的腿還真的不再酸麻了。

連續兩次武斷隨意地「糟蹋」身體,我都快被太座罵成了一團狼煙。我自己也覺得有點冒失,並自罰三杯辣椒水(蘸麵包吃的)。可是,這樣做有用嗎?

想當年,蔡桓公因為諱疾忌醫而死,曹公因為不相信手術方案拒絕治療而亡,梁任公因為醫療事故被錯割好腎而殞,喬治.華盛頓公恰恰就因為不當放血而歿。我呢,雖然亂搞,卻也無甚大礙。這叫「世無常理,理無常是」。

與其人為地精心防備,倒不如隨遇而醫,隨緣就治地好。

 

2017.6.14


高興

感動
2

同情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7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63 個評論)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6-25 05:08
下回去吃飯,老闆娘請你吃紅白豆腐。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5:10
舌尖上的世界: 下回去吃飯,老闆娘請你吃紅白豆腐。
紅豆腐是什麼豆腐?豬血?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6-25 05:12
農家苦: 紅豆腐是什麼豆腐?
瘀血豆腐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5:15
舌尖上的世界: 瘀血豆腐
怕讓豆腐愛好者聯想,我就沒敢上圖片了。夠嚇人的。
回復 舌尖上的世界 2017-6-25 05:49
農家苦: 怕讓豆腐愛好者聯想,我就沒敢上圖片了。夠嚇人的。
夏侯淳先生教導我們說:「父精母血,不可棄也!」 瘀血沖了馬桶,不合倫常啊。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5:55
舌尖上的世界: 夏侯淳先生教導我們說:「父精母血,不可棄也!」 瘀血沖了馬桶,不合倫常啊。
被她用紗布包了去,我本想學夏侯惇刺溜一聲留住的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6-25 06:02
職業女性,缺乏婦人之仁。哈哈哈!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6:06
徐福男兒: 職業女性,缺乏婦人之仁。哈哈哈!
從徐福兄的笑聲中我聽出了支持。
回復 mali50 2017-6-25 06:13
你的牙就是牙醫的搖錢樹。牙垠萎縮發炎在中年以上的人是常事。一有疲勞就發作。休息好吃幾片抗菌素就好。過一陣又發。拔掉不一定能根治。接下來會讓你情理牙根牙垠,植牙做牙冠。我做完牙根清理后照樣發炎,與以前沒兩樣。牙醫建議做更大的手術。真不知道有什麼用。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6:19
mali50: 你的牙就是牙醫的搖錢樹。牙垠萎縮發炎在中年以上的人是常事。一有疲勞就發作。休息好吃幾片抗菌素就好。過一陣又發。拔掉不一定能根治。接下來會讓你情理牙根牙
西牙醫就知道拔了再植,循環生意。
回復 fanlaifuqu 2017-6-25 07:58
給你看的是假的,真血賣了!
回復 tea2011 2017-6-25 08:27
mali50: 你的牙就是牙醫的搖錢樹。牙垠萎縮發炎在中年以上的人是常事。一有疲勞就發作。休息好吃幾片抗菌素就好。過一陣又發。拔掉不一定能根治。接下來會讓你情理牙根牙
同,儘可能不拔牙
回復 mali50 2017-6-25 08:36
tea2011: 同,儘可能不拔牙
沒錯。我還有顆牙還被實習牙醫打洞時當場打斷。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8:38
fanlaifuqu: 給你看的是假的,真血賣了!
啊,有這回事?我問問她去!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8:40
tea2011: 同,儘可能不拔牙
我老婆和我爹都是這意思,可我還是拔了一顆。好在沒有影響觀瞻。   以後就有經驗了。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8:41
mali50: 沒錯。我還有顆牙還被實習牙醫打洞時當場打斷。
倒霉呀,丞相。把他當馬謖斬了
回復 tea2011 2017-6-25 08:45
農家苦: 我老婆和我爹都是這意思,可我還是拔了一顆。好在沒有影響觀瞻。    以後就有經驗了。
問題是如果拔掉的牙是在二顆牙中間的,你就要裝假牙的,否則一口牙都影響的。怪不得你夫人要有異議呢。
回復 農家苦 2017-6-25 09:16
tea2011: 問題是如果拔掉的牙是在二顆牙中間的,你就要裝假牙的,否則一口牙都影響的。怪不得你夫人要有異議呢。
不用裝,就那麼豁著,涼快。而且,我發現拔了牙運氣變好了。
回復 曉田 2017-6-25 09:37
你如果牙到了非拔不可的時候,千萬不要只做拔牙,而是說:「拔掉後我要植牙。」那牙醫就不給你另加拔牙的錢了。我已經植了六顆牙了,效果很好,一勞永逸。
回復 mali50 2017-6-25 09:51
農家苦: 倒霉呀,丞相。把他當馬謖斬了
沒有,我還是很乖的。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19-12-9 11:19

返回頂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