倍可親

文姬歸漢與「科妓」歸漢

作者:農家苦  於 2017-3-5 03:52 發表於 最熱鬧的華人社交網路--貝殼村

作者分類:倒騎毛驢看天下|通用分類:熱點雜談|已有35評論

關鍵詞:蔡文姬, 楊振寧, 歸漢

一千八百年前的文姬歸漢,那是歷史的美談;一千八百年後的「科妓」歸漢,卻成了當今的笑談。嘻嘻!

蔡文姬與楊振寧,這一男一女,一老一少,一個才女,一個才子,兩個大漢子民,雖然去國殊途,歸漢異道,但卻頗有些可比之處,可賞之趣。



先說出國原因。

兩人都是生逢亂世,但蔡文姬是被胡騎擄獲出國的,是難民;而楊振寧卻是公費留學出國的,是留學生。

蔡大才女出國12年後,什麼文化成果也沒有,只是與左賢王合作,胎生了兩個兒子,老大的叫阿迪拐,老二的叫阿眉拐。而楊大才子出國12年後(19451957),與李政道合作,發現了一個物理高論「宇稱不守恆定律」,並因此獲得了諾貝爾物理學獎,科技成果,驚天蓋世。

在國外的時候,文姬很想家,每當風起雪落之時,她總是一個人佇立在風雪之中,遙望南天,長噓短嘆,思念故土。而振寧呢?

上個世紀五、六十年代,也就是所謂的愛國主義風行的年代。當時西方先進,中國落後,共產黨便喊出了「子不嫌母醜,犬不擇家貧」的口號,主要針對在西方混得好的理工人才說的,勸他們不要忘本,學成后回來報效祖國。

可振寧他毫不動搖,概不理會,堅決選擇留在美國;1964年他乾脆棄漢歸番,加入了美國籍,並不怕別人指著他脊梁骨,罵他不忠不孝,勢利狗一條。

再說回國原因。

蔡文化人回國,主要是曹公念及私情舊誼,仗著大漢威嚴,花錢贖回來的。

楊科技人回國,完全不是共公的意思,或者說,出乎共公的意料,讓其喜出望外,因為楊振寧慮及自身的處境:在美國老不堪用,而在中國卻老餑彌香,於是,丟掉拐棍,自己挺著走了回來。

兩人回國后的待遇。

曹公真情率性,共公虛情假意,然而,兩造卻都喜歡撮合男女,成就因緣,以此安撫遠投,籠絡人心。

曹公給孤苦伶仃的蔡大姐介紹了一個名叫董祀的小鮮肉,3523,整整大了一輪。董祀這廝不僅青春年少,一表人才,而且通文史、識音律,自視甚高。

你再看那蔡大姐,雖然「博學有才辯,又妙於音律」,絕對能配得上董祀,可她畢竟飽經離亂,憂傷過度,而且是三婚之人,35歲,看起來早已是殘花敗柳。她從朔漠歸漢以後,時常思念嬌兒,神思恍惚,如此不堪的姐弟婚,再「董祀」的人,也會變得不懂事了。

鬱悶了咋辦呢?犯事,結果被判死刑。於是,蔡大姐抓住機會,蓬首跣足到相府為丈夫求情。曹公神武明哲,當場成全了蔡大姐的美人救英雄壯舉,董祀因感激蔡大姐的救命之恩,恩情填補了愛情,從此便服服貼貼,更加懂事了。

共公,則通過不公開的「統戰」手段,為老來無伴的楊老爹物色了一位名叫翁帆的海棠花,8228。文學的說法,叫「老牛吃嫩草」;科學的說法,叫「宇稱不守恆」;而農學的說法,則叫「一朵鮮花,插到了牛糞上」。

管他娘的別人怎麼說,反正正反,歸根的落葉非但沒有飄零成泥,反而落到了花朵上,正中花托部位,讓老楊青春煥發,壽增一紀。那翁帆小妹也絕不象董祀老弟拎不清,她深知中國人都懂嫁接技術,老砧木上新接枝,冒號:一旦老楊寂滅守恆了,她便可以駕著老留給她的名譽之船,揚出海了。

文姬與「科妓」的貢獻

文姬歸漢,說實話,曹公並沒有給她工作上的壓力。她回來就是勝利,免得大漢聰明的基因流落番邦,替匈奴生下更多聰明的王子,與大漢作對,滋生邊患。

她把自家4000多部藏書中的十分之一400多部,背誦出來,「文無遺誤」,不僅鍛煉了記憶力,而且為大漢文化的延續和傳播做出了貢獻。不過,這只是文姬歸漢的意外收穫,並非曹公原意。

而「科妓」歸漢,楊振寧回國,共公的手段和目的,卻不那麼簡單易懂了。

對共公來說,我讓你老楊出有車,食有魚,物質上享受副國級待遇,精神上享受太上皇的艷福,可你得給我拼著老命地招搖才行,梨花壓海棠,秀得越噁心越好,因為這樣可以招攬更多的海外科技精英回國,奇技淫巧一起上,確保我紅色江山萬年青。

而對老楊來說,中了人家的六合彩,可不能領完錢就躲進深山,悶聲發大財去,得替人家作宣傳。當初你對我說「子不嫌母醜,犬不擇家貧」,現在我要對你說「母不嫌子老,家不擇犬瘦」了。

老楊知道,海外遊子,哪個對母親沒有拳拳之心?可「母親」她對「兒子」卻不是這樣。沒本事的兒子,她連小名兒都懶得叫你,乾脆稱你「海龜」、「海帶」、「海妖」、「海怪」,回國簽證到期,立刻滾蛋,否則,判你個非法居留。

而對出息如我老楊者,卻處處優禮有加:榮譽院士、無限期綠卡、公民待遇,孫子輩的少妻,等等,等等。那更深的用意,明顯是在駁斥抱怨中國的實驗條件不如西方的科技精英,回來吧,兒子,孫子。

至於貢獻,算了吧,只要我不作,肯定不會死。我早年所取得的成就,餘輝足夠照耀我拄拐棍的路。我在婚姻上創立的「宇稱不守恆定律」,李政道他休想再與我爭功。單憑這一條,我得為共公招來多少貪財好色的星彈航母人才啊!

 

2017.3.4


高興

感動

同情
3

搞笑

難過

拍磚

支持
5

鮮花

剛表態過的朋友 (8 人)

發表評論 評論 (35 個評論)

回復 fanlaifuqu 2017-3-5 08:52
想象力不錯,把他們扯在一起了!
回復 mali50 2017-3-5 09:37
楊做學門還是認真的,算不上科妓。至於回國否,還是將心比心好理解。同是天涯淪落人,自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09:40
fanlaifuqu: 想象力不錯,把他們扯在一起了!
我是周末扯淡,為大家找樂。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09:47
mali50: 楊做學門還是認真的,算不上科妓。至於回國否,還是將心比心好理解。同是天涯淪落人,自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我在另文有科妓的定義。美國的科技體制擺在那裡,想不當娼妓最好回中國。老楊和文姬因同中有異,異中有同,所以蠻搞笑的。
回復 徐福男兒 2017-3-5 10:11
董祀更懂事了。贊!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10:14
徐福男兒: 董祀更懂事了。贊!
我有點懷疑是曹操故意整他,讓他老老實實地當小鮮肉
回復 mali50 2017-3-5 10:17
農家苦: 我在另文有科妓的定義。美國的科技體制擺在那裡,想不當娼妓最好回中國。老楊和文姬因同中有異,異中有同,所以蠻搞笑的。
也許楊的回歸正是看透了西方科學的偽善,尤其是難以驗證的微觀理論物理,所以才拒絕當科妓合污,放棄美國的。
想起方勵之在國內高踞科大校長,在天文學方面頗有造詣。他提出的內稟紅移的理論不無道理。但來美后屈居三流大學教授,無法繼續自己的學術研究。拿人家的科研經費就只能做別人想要的課題,終於明白什麼叫資本主義。十多年一事無成,抱憾離去。有人怨他失去鋒芒,實在是不知人心之苦。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10:21
mali50: 也許楊的回歸正是看透了西方科學的偽善,尤其是難以驗證的微觀理論物理,所以才拒絕當科妓合污,放棄美國的。
想起方勵之在國內高踞科大校長,在天文學方面頗有
贊同。資本這個老婊子,她霸佔科技最力,所有科學才俊都被她視作小鮮肉。
回復 dongfang2006 2017-3-5 13:16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滴······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13:20
dongfang2006: 榜樣的力量是無窮滴······
是啊,當場就有一個跟老楊一同棄暗投明了。
回復 dongfang2006 2017-3-5 13:34
農家苦: 是啊,當場就有一個跟老楊一同棄暗投明了。
你可以呀,大農場主,回去后也可以弄一個嫩草掐掐!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13:52
dongfang2006: 你可以呀,大農場主,回去后也可以弄一個嫩草掐掐!
我是說與楊振寧同時加入中國籍的姚期智,不是說翁帆
回復 dongfang2006 2017-3-5 14:11
農家苦: 我是說與楊振寧同時加入中國籍的姚期智,不是說翁帆
說你呢,你也可以找嫩草吃吃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14:16
dongfang2006: 說你呢,你也可以找嫩草吃吃
我的牙都吃綠了,所以才定居下來
回復 Nanshanke 2017-3-5 14:50
楊振寧給中國社會人倫帶來的絕不是正能量!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14:55
Nanshanke: 楊振寧給中國社會人倫帶來的絕不是正能量!
他故鄉合肥罵他的人遠比贊他的人多。
回復 Nanshanke 2017-3-5 14:57
農家苦: 他故鄉合肥罵他的人遠比贊他的人多。
理解。群眾的眼睛是雪亮!
回復 農家苦 2017-3-5 15:00
Nanshanke: 理解。群眾的眼睛是雪亮!
老共在利用他招攬海外人才,給他正國級待遇都沒什麼,反正他那麼大了,風燭殘年,揮霍不了幾天了。
回復 Nanshanke 2017-3-5 15:01
農家苦: 老共在利用他招攬海外人才,給他正國級待遇都沒什麼,反正他那麼大了,風燭殘年,揮霍不了幾天了。
  
回復 綠野仙蹤 2017-3-5 22:01
分析的角度挺新穎,象那麼回事。
據說楊老給清華捐款,清華分給他一套幾乎等值的房子;
就像楊瀾捐款給紅十字會,也獲得同等的利益交換。。
12下一頁

facelist doodle 塗鴉板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評論 登錄 | 註冊

關於本站 | 隱私權政策 | 免責條款 | 版權聲明 | 聯絡我們

Copyright © 2001-2013 海外華人中文門戶:倍可親 (http://big5.backchina.com) All Rights Reserved.

程序系統基於 Discuz! X3.1 商業版 優化 Discuz! © 2001-2013 Comsenz Inc.

本站時間採用京港台時間 GMT+8, 2022-10-2 18:47

返回頂部